Zynga轉型艱難 平卡斯深感無奈幾近落淚

Game2遊戲:


北京時間11月16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蘋果董事會董事比利·坎爾貝(Bill Campbell)日前透露,在今年9月與Zynga首席執行官馬克·平卡斯(Mark Pincus)舉行的會談中,平卡斯的淚水幾近奪眶而出。

坎爾貝是一位資深科技產業人士,曾為史蒂夫·約伯斯(Steve Jobs)、埃裡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等矽谷的首席執行官們輔佐意見。作為社交遊戲公司Zynga的投資人,風險投資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以下簡稱「KPCB」)請來了坎爾貝,邀請他為Zynga首席執行官平卡斯支招,因為Zynga的一些網路遊戲已經失去了吸引力,而且公司股價一直在不斷的下滑。一些KPCB的合夥人告誡坎爾貝,在此問題上他可能不會取得什麼進展。

但是在兩人的會談中,當討論到Zynga的管理挑戰時,平卡斯卻開放的接受了坎貝爾的建議。坎貝爾說,「平卡斯當時十分灰心,眼淚幾近奪眶而出。」他說,「平卡斯對公司發生的事情感到難受,他感覺非常的混亂。」

Zynga股價累計跌幅達到了75%

以上的場景折射出平卡斯當前所遇到的困境。平卡斯帶領Zynga在去年進行了首次公開招股,當時的發行價對公司的估值達到了90億美元。隨著成立已有五年的Zynga股價不斷滑落,平卡斯需要認真考慮如何進行改變的問題。這位46歲的首席執行官表面上依舊積極,而且在過去的幾個月當中,Zynga遇到的麻煩似乎已經結束。

但是在幕後,平卡斯經歷了一段更加困難的時期。他經歷了蕭牆之禍,包括高管的變節以及與員工的衝突。為了討好公司的員工,平卡斯曾採取了一些措施,其中便包括向員工授予更多的股票期權,但卻事與願違。

最終,平卡斯開始向坎爾貝和其他一些顧問進行求助。平卡斯對Zynga的內部架構做出了一些調整,並對自己的管理團隊進行了重組。平卡斯當前嘗試著讓Zynga在移動遊戲開發中處於更好的位置,而該項業務一直是Zynga的弱項。作為公司的首席執行官,平卡斯擁有Zynga 50.2%的表決權。他此前曾同外部顧問合作,來提升自己的管理技能。目前,平卡斯正通過把更多的管理權交付給副手,並改變自己的溝通技巧,來重塑Zynga掌舵人的形象。

通過對Zynga超過20位現任、前員工和投資人的採訪,可以明顯判斷出平卡斯當前面臨著很大的壓力。平卡斯拒絕就此接受採訪,但是在一封電子郵件回信中表示,「玩家習慣和社交技術的快速變化,迫使Zynga進行根本性的變革。當業務發生變化之後,一些人選擇離職會不可避免。」

平卡斯的復興策略是否能夠對市值僅剩下20億美元的Zynga奏效,仍有待于觀察。近期上市的一些網路公司,如團購網站Groupon和Facebook的股價也較首次公開招股發行價出現了大幅的下滑,只是Zynga面臨的壓力尤其大。

自去年12月首次公開招股至今,Zynga股價累計跌幅已經達到了75%,而且該公司的許多網路遊戲都已讓玩家失去了興趣。Facebook已經做出了一些調整,這也讓玩家很難在Facebook網站中上找到Zynga的遊戲。美國投資公司BTIG的分析師理查·格林菲爾德(Richard Greenfield)表示,「平卡斯當前面臨的挑戰是,在他的開發者一個個的離職時,他如何才能夠開發出在市場中引起轟動的遊戲。」

在Zynga首次公開招股時,雖然該公司首日的收盤價僅僅是略微高於10美元的發行價,但是平卡斯未能及時警醒。直到今年4月份,當Zynga收購的新遊戲《你畫我猜》(Draw Something)使用者數量開始下滑之後,該公司面臨的問題才一個個浮出水面。在OMGPOP推出《你畫我猜》僅僅6周之後,Zynga便斥資1.83億美元收購了這家遊戲開發商。當時,一些Zynga的Facebook大遊戲使用者數量已經開始滯漲。KPCB合夥人、Zynga董事賓·高登(Bing Gordon)就發現了這一問題。

高登表示,Zynga未能優先移動遊戲的開發工作,而且公司的網路遊戲不能輕易的轉換到智慧手機的小螢幕當中。他說,「就盈利能力和使用者體驗而言,向移動遊戲的轉換要比任何人預想的複雜。」

與此同時,Zynga的員工士氣也受到了打擊。Zynga的股價開始經歷連續的下挫。由於很難再複製早期遊戲取得的輝煌成就,Zynga的員工開始對公司的發展方向感到困惑。今年5月份,在加利福尼亞州蒙特利舉行的一場高級員工會議中,一群由產品總監喬納森·劉(Jonathan Liu)為首的員工與平卡斯就員工士氣問題發生了衝突。喬納森·劉說,他當時曾向平卡斯表示,Zynga需要一個清晰的戰略願景。他說,「員工並不清楚公司的主要戰略是什麼,或是他們為什麼要每天來到Zynga上班。」喬納森·劉表示,他當時在會議中幾乎在朝著平卡斯咆哮。平卡斯最終點頭並同意了他的觀點。

在隨後的幾個月中,平卡斯做出了一些調整。他罷免了首席運營官約翰·莎伯特(John Schappert),並對公司移動部門進行了重組,使其能夠整合到所有的遊戲工作室當中,而不再是一個獨立的部門。平卡斯同時還艱難的推進一些新業務,如網路博彩遊戲。

平卡斯同時每天還開始參加更多的產品會議,此前他曾避免參加這樣的會議。此外,他還把自己經常使用的黑莓手機換成了iPhone,因為Zynga的使用者更喜歡這款設備。

平卡斯做出的這些調整並未能提振公司股價和員工士氣。今年7月份,受營收增長速度放緩的影響,Zynga第二季度轉虧。該公司同時還下調了全年的業績預期。受此影響,Zynga股價從5美元滑落至3美元。

員工的離職已經成為了常態。在過去的三個月時間裡,Zynga已經失去了首席創意官、公司架構的首席技術官、技術高級總監以及其他一些高管。本周,Zynga又宣佈公司首席財務官將離職並加盟Facebook;公司的財務主管則跳槽到了Twitter。

Zynga董事高登表示,「當公司股價每天都在變化的時候,每一位首席執行官都必須得處理如何標準化行為的問題。」高登在今年夏季曾向平卡斯諫言,要求他開始與重要高管進行溝通,鼓勵他們繼續留在公司。

在今年7月份宣佈向全體員工授予股票期權的問題上,平卡斯又犯下了大錯。去年,平卡斯就曾因為撤回了授予部分員工的期權而遭受批評。在7月份向員工授予期權時,Zynga的管理團隊在如何分配期權的問題上發生了分歧。平卡斯當時傾向于向所有員工授予期權,而其他人則提倡僅僅想高級員工授予期權。Zynga管理層最終選擇了一種折中的方案:向所有員工派發期權,但是表現出色的員工能夠得到更多的期權。

當Zynga通知員工將向他們授予期權時,許多員工僅僅獲得了數百股期權,而且需要在幾年時間裡分批執行,其他一些員工則獲得了大量的期權。消息人士透露,部分的Zynga員工甚至詢問是否能夠拒絕接受期權,因為他們認為這是一種恥辱。

與此同時,平卡斯一直在改進自己的溝通技巧。今年9月份,他開始在公司推行「口哨專案」(Project Whistle),該專案旨在讓Zynga高層與員工進行交流。在過去的兩個月時間中,Zynga的「口哨專案」舉行了超過30場會議,公司高管在會議中探討了Zynga的戰略,並回答了員工提出的問題。

同時,坎爾貝還在培訓平卡斯的委託技巧。平卡斯太過於「盡職盡責,身體力行,」甚至會親自選擇遊戲的配色。

本周,Zynga宣佈提升首席移動官大衛·柯(David Ko)為首席運營官,並提拔了數位高管。其中,史蒂夫·蔣(Steve Chiang)將負責所有的遊戲業務–這一舉動意味著平卡斯將專注于對高層次的產品做出決定。

坎爾貝表示,在本月初的一場會議中,他已經注意到Zynga出現了一些變化。平卡斯在會議前已經對議程做好了準備,他鼓勵員工積極參加,而且在談話中沒有壓制員工。坎貝爾說,「我告訴他,你不可能面面俱到。」

from:qq

遊戲網誌: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