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ve已死,Google還將歸來

  Google本週三在矽谷宣布,該公司將放棄Google Wave信息及社交網絡服務,原因是該服務缺少足夠的用戶關注。

  看到有朋友感概:我靠,想當年誰要有個wave邀請,那感覺都變成人上人了一樣……

  的確,一點都不誇張,剛收到google wave的邀請碼時,那不知道有多激動,而且,為了自己那點可憐的英語,還一邊用google翻譯整了半天才明白(當時chrome還沒有集成翻譯),只是,由於這是一個全新的東西,加之非中文支持,試用起來真的很痛苦,所以在個把來星期的新鮮期過後,我就沒再用繼續探索了,這次,若不是這條新聞,我幾乎忘記了這檔子事。

  這是一條讓人遺憾的新聞,但或許,google過於悲觀了,依越石來看,wave雖死,但google還可以捲土重來,因為,waves所遇到的障礙,並不是一個無解的問題。老習慣,先分析問題根源,然而給方案。

  (一)用戶心中的鴻溝

  在google wave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找email的茬,因為這玩意似乎從會上網的那一刻就融入了彼此的生活,成了習慣,當成了習慣,潛意識裡就會錯當成與生俱來,所以,當google弄出這麼個高級產品的時候,Google的意圖是重塑人們對於通訊的理解,將其打造成一個新型的通訊平台。但是,正如一些人所言,google wave 太超前了,email雖然功能簡單,卻滿足了一般人的通訊需求,而人們要放棄email,卻意味著巨大的鴻溝。

  先看其次,協同通訊並不是一個具有廣泛意義的用戶需求,這個賣點託不起google對wave的期待。當然,以google的品牌,要吸引用戶對一款產品的興趣,那完全不是問題。所以,這不是最主要的因素。

  首先,當我們從163郵箱到QQ郵箱或者gmail時,這種改換門庭的代價並不大,我們只要調出聯繫人名單,通訊照常進行。

  但我們從email跳到google wave,一個無法逾越的溝壑出現了,你需要你的朋友同樣擁有google wave的帳號,並且還要保證他有耐心會再次登陸,否則你的wave就變成獨角戲了。

  所以,最主要的因素是,挑戰email跟挑戰QQ有異曲同工之理,不僅僅是產品本身的問題了。

  長久以來,業界只知道QQ這種SNS軟件忠誠度無敵高,高到我們將來入棺了,QQ也倒不了。可謂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的東方不敗。但是,這個忠誠度是怎麼來的,卻比較模糊。這裡,越石給出一個多餘的量化解釋。

  四年前,新浪前創始人王志東逆天行事,試圖正面挑戰QQ,已經失敗過一次了,其實期間迅雷呀也乾過這麼一件本質同樣的事,結果當然不會有多少不同,甚至連個華麗的氣泡都沒冒出來一個,估計各位連知都不知道。

  討論王志東的lava-lava可能沒什麼新意,我們不妨來討論討論下載這個概念。

  通俗意義上,我們眼中的下載比較狹義,即將文件從網頁弄到自己的電腦上。但是,從結果來看,下載是數據從某一點傳輸到另一點的服務。

  以此來觀,廣義而言,用戶間電腦之間的文件傳輸和從網頁下載到用戶電腦是類似的的,本質都是點對點的傳輸,只不過下載源變了而已,概念上,下載<=文件傳輸。

  那麼,從以上邏輯上來看,迅雷沒有道理不涉足用戶間文件傳輸服務。你一直在用迅雷,但也許你從沒有想過,把你的文件傳到我的電腦上其實是可以用迅雷的,但是通常,我們都用QQ傳,不是嗎?

  份內的差事,迅雷居然不做!

  但是,現在我要告訴你一個殘酷的事實:雷友之間是可以相互傳輸文件的。

  也就是說,只要你和我都註冊了迅雷賬號,你可以用迅雷把你的文件傳輸到我的電腦。

  但是,用了這麼多年的迅雷,你居然不知情……

  所以此時此刻,當我表示迅雷在這個問題上乾得挺失敗時,你一定不會反對了。

  不過,接下來我又要為迅雷辯護了,那不是迅雷的錯:

  因為失敗是必然,天道所致,不以迅雷的意志為轉移。

  絕大部分時候,發生了文件傳輸的兩位用戶之間的關係,不會超出QQ的用戶關係範圍之外,如果你我之間已經在QQ上建立了關聯,那麼,你我何必捨近求遠反過來為了傳個文件而註冊迅雷帳號呢?正常的用戶自然不樂意了,幹嘛非要那麼麻煩用迅雷來傳輸呢?

  其實你我之間並沒有那麼遙遠,不過彼此就差了註冊個帳號這麼一步而已,但這簡簡單單的一步之遙就是騰訊給整個互聯網的壁壘,用戶永遠不會跨過去,於是騰訊萬世不敗,而迅雷,結局必然。

  也許到了今天,那些洞悉天機的智者至今也困惑不已,為什麼一步之遙的距離,用戶卻不能跨過去呢?這跟懶人法則是沒關係的。

  答案是:

  那不是一步之遙,而是N步之遙!

  數據說話,定量分析。我們每個人都有QQ帳號,以我為例,中性用戶,時而每天登,時常一個星期都沒登陸過,QQ好友247名,數量中等吧,假如我要給其中一名好友A傳文件,我將有兩種選擇:用QQ傳,或者讓A註冊賬號,用迅雷傳給他。兩種選擇看似只差別了一步,其實不然,因為A只是我247名好友中間的一位,即使這多餘的一步我不介意,並相信A也不介意,但其他246名好友呢?下一次換個人,我還要建議對方註冊個迅雷帳號嗎?人家不罵我神經病才怪了。

  古語云三人成虎,三重足以改變人的立場,何況247重阻礙?

  你有多少好友,迅雷和QQ的差距就有多少步!

  於是,最終,我們連迅雷早已經支持用戶間文件傳輸服務都不知道……

  同樣的結論應用到google wave,你的email有多少聯繫人,用戶的心理阻礙就有多少重。

  (二)穿越死亡之谷

  儘管如此,google對wave的野心還是太悲觀了,因為,這並不是一個無法破解的難題。明確定位了問題出在哪裡,破解之法就不難尋找。

  我們知道,email跟QQ是不一樣的東西,在《微博通訊與即時通訊對決》一文中,越石提到了一點,@這個符號,是一種通用通訊協議的象徵,若沒有這個符號,那麼通訊就變成了私有協議,email那些亂七八糟的協議之所以必要,恰恰就是為了滿足互通互聯的需要。即時通訊本質是以一種私有的通訊規則取代了通用規則,當然,如果QQ當初接受互通互聯,那麼今天的即時通訊跟email就沒什麼兩樣,不同的服務商需要好好的溝通這個通訊協議。

  那麼,反過來說,這個通用通訊協議就是email本身不存在多大忠誠度的原因。既然email本身不存在用戶忠誠壁壘,那麼理論上,一個新的通訊平台來顛覆email是可能行得通的。

  Google wave之所以失敗了,不是因為他必死無疑,而是因為google太心急了,或者說太直接了。還是孫子兵法指示,以迂為直,避開正面取代。

  第一步,也是最關鍵最基礎的一步:紆尊降貴,支持email通訊協議。如果google wave與email能像163郵箱和QQ郵箱那樣正常通訊,那麼首先,已有的wave用戶的忠誠度就可能培養起來,不至於直接被摧毀。然後,然後google愛怎麼乾就怎麼乾了,稍微把用戶體驗搞上來,功能強大的東西,又沒什麼後顧之憂,慢慢的慢慢的,用戶就過來了,多了,就成氣候了。

  這是個比較搞笑的結論,google想顛覆email,首先必須親近email。

  所以,雖然google wave失敗了,但是這個技術還在,要捲土重來不是沒有可能。當然,最大的可能是google把希望寄託在給gmail身上。

  來源:讀者投稿,作者:越石父,作者電子郵件:yueshif(at)gmail.com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