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tter創始人創業故事:性格內向隨性而行

導讀:國外媒體今日發表文章,講述了Twitter創始人傑克·多西(Jack Dorsey)的創業故事。

以下為文章全文:

上世紀80年代中期,在美國聖路易斯附近的一座小城,一個叫傑克·多西(Jack Dorsey)的性格內向的年輕人在他父親的辦公桌前一坐就是幾個小時。他在用一台老式的IBM個人電腦自學編程。

當時,這個後來創立Twitter的男孩正試圖做一副紐約生活地圖。打小開始,他就對紐約的城市風情著迷,那裡的汽車聲、人聲和商業區的喧鬧聲使城市鮮活,也令小多西無比嚮往。他想把這一切都搬到電腦上,於是,他開始照著紙質地圖的街道和街區在電腦上一步一步描繪,然後用浮點給繁華的街道作標記。

“城市讓我充滿激情和嚮往。只是在裡面隨便走走,我就能體驗到城市的活力和生命。”33歲的多西回想道,“所以我想把它們刻畫出來。”

但問題是:想像的泡沫是沒有任何意義的,而且多西做的很多事都只是隨性而行。自那以後的很長時間裡,多西每天都花費很多時間做那些浮點,然後把它們連接起來,同時組織城市交通、人流和商業活動。

多西花了很多年編寫用於調度出租車、救護車和消防車的軟件。此後,他終於想到了一個可以讓人們隨時隨地更新日常活動信息的通訊工具:Twitter。去年底,他又創立了移動支付公司Square。如果Square取得成功,它將重新定義小型企業和客戶的互動方式,為城市和全球範圍的現金流動提供便利。

當然,多西的一些夢想泡沫也曾破滅過。他曾被要求辭去Twitter的領導職務,這讓他很傷心,因為據知情人士透露,對多西而言,Twitter如同自己生活夢想的終極表達。而Square的命運尚未可知:儘管競爭者都想抓住類似機遇,但Square在創業初期的運行並不順利。

Twitter的高額股份

知情人士透露,隨著Twitter市值逼近15億美元,多西的股份價值達到1億多美元。但多西不喜歡談論錢財,他說,他從Square領工資,但僅僅是用來交健康保險而已。

單身的多西常常在全世界飛來飛去,居無定所,但他在紐約租了一套住房。當他在舊金山期間,他就住在一個獨立的商業區內。

他是慈善活動的常客,常常利用自己的產品宣傳慈善並為“慈善·水”和“社區臨界點”這樣的慈善活動募集資金:前者專門為第三世界的人民打水井,後者致力於抗擊海灣地區的貧窮。

人們說,多西最大的特點是安靜。他說話的聲音柔和,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時不時會沉默一陣,幾乎從不大聲感嘆。多西認為,這和他小時候患有言語障礙有關。

“小時候,我在腦子裡拼讀出了我要說的話,但它們總是不能自然而然地從我嘴裡說出來。”多西說。 “當我需要立即說話時,這個問題就困擾著我,因為我想確保我說出的每一個詞都完美無缺。”

為了克服這個毛病,多西去找治療專家,還主動參加學校的演講比賽。這種直面問題並尋找辦法的解決方式也是多西處理其他生活問題的方法。

多西出生在一個中產家庭,他是三兄弟中的老大。多西一家在美國中西部的很多地方都住過,其中最靠西的地方是丹佛,但在聖路易斯居住的時間最長。多西的父親是一名醫療設備工程師,他常常要到處奔波參與推廣活動,時不時還要找新工作。

每當一家人搬到一個新的地方,多西總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到處轉悠,或者到處步行溜達,花很長時間了解周圍的一切。

“這或許是出於一種自我保護的本能。”母親瑪西婭·多西說,“他喜歡認路,讓自己熟悉不同的地方。”

多西對城市及其基礎設施的痴迷源於他的成長經歷。每當一家人在聖路易斯住下來,多西總是不厭其煩地帶著兩個弟弟去鐵路站場拍照。有一次,當他從歐洲回到美國,他的包裡裝著數百張付費電話和火車照片。

多西說,如果當初他不是想把自己對城市的痴迷用電腦表達出來,他可能會成為一名城市規劃師。最初,他從電子公告牌系統中查閱數據,然後在電子地圖上用浮點標記出警車、送貨車和消防車的移動路線。

“不知不覺,我一下子就有了城市運轉的豐富圖景。”多西激動地說,“我在自己的房間裡掛滿了各種各樣的電子地圖。”

強大的編程能力

在年僅15歲的時候,多西就開始了作為程序員的工作:在Mira數字發行公司做實習生。當時該公司正爭分奪秒完成客戶的一個項目。多西第一天進入公司就拍了拍老闆吉姆·麥克爾維(Jim McKelvey)的肩膀說:“Hi”。

麥克爾維嘟噥著說一會兒再去找他,然後就回到工作站開始一天的忙碌。 45分鐘後,麥克爾維起身去上衛生間,他發現多西仍然站在原地不動。在將近一個小時時間裡,這個年輕人默不作聲、一動不動。

但多西的沉默寡言很快就被他超強的編程能力掩蓋,他總是能按照麥克爾維的要求完成任務,表現出非凡的緊湊代碼編寫能力。不久之後,多西就成了很多30多歲員工的上司。

看到這裡也許有人會問,多西此時的頭銜是什麼。對此,麥克爾維回答說:“夏季實習助理。”

世界上第一條Twitter信息

紐約調度管理服務公司創始人、董事會主席格雷格·基德(Greg Kidd)也注意到了多西的編程才華,但他是“被迫”發現的。

20世紀90年代末,多西發現了該公司網站的一個安全漏洞,於是他找到這家公司高管的電子郵箱清單,並向基德發出一條信息,給後者提出修復漏洞的建議。

這是一個找工作的完美計劃,但也有可能讓你蹲監獄。幸運的是,基德選擇了前者,他聘用多西編寫調度軟件。為了這份工作,多西從密蘇里科技大學退學,進入紐約大學學習,但在還有一學期就能拿到學位的時候,他又退學了。

2000年前後,多西幫助基德創立舊金山網絡調度公司dNet.com。該公司在網絡大爆炸中倒閉後,多西在各地輾轉了數年時間。後來他開始從事合同程序員的工作,同時學習按摩療法。

直到2005年底,多西才又找到一份有薪水的工作。當時他在埃文·威廉姆斯(Evan Williams)聯合創始的播客公司Odeo工作。

但該公司前途渺茫,於是多西決定重拾多年以來憧憬的夢想:開發一個能夠讓人們共享實時個人信息的系統,為了便於手機用戶使用,一條信息僅限140個字。

多西和Odeo創意總監比斯·斯通(Biz Stone)用兩個週時間做出了一個系統原型。 2006年3月21日,多西在@jack上發布了世界上第一條Twitter信息:“Twitter剛剛成立。”

擔任不同職位

2007年4月,在一個聲勢浩大的成立儀式後,多西、威廉姆斯和斯通開始正式運營Twitter,公司CEO由多西擔任。

經過數年的發展,用戶發布的Twitter信息從2007年初的每天5000條增加到現在的每天7000萬條。人們通過Tw​​itter更新自己的活動信息、分享新聞、愉悅粉絲。如此喧鬧的景像是多西孩童時代製作的電子地圖所不曾有的。

在這個過程中,三位創始人的人氣也急劇飆升,堪比搖滾明星。斯通出現在了美國喜劇中心頻道的“科爾伯特報告”(The Colbert Report)節目,威廉姆斯受邀擔任“奧普拉·溫弗瑞脫口秀”的嘉賓,多西受邀為美國職業棒球聯賽聖路易斯紅衣主教隊(多西喜愛的球隊)與芝加哥小熊隊之間的比賽開球。

2008年底,多西與威廉姆斯正式交換職位,成為公司董事會主席。但有知情人士透露,多西當時曾因交流問題和對公司發展方向有異議被要求辭職。

在談到多西變更職位時,斯通拒絕透露這個決定是否出於自願,但他表示:“我從未將這個決定看作他離職、下台,而是進入一個不同的角色。”

多西也拒絕談論此事。當被問到他擔任CEO是否有不足時,多西回答說:“交流是第一位的,內部和外部都是如此。我們可以做得更好,我個人也是如此。”

在Square承擔風險

Square由多西和麥克爾維在去年底創立。公司成立時引起了多方關注,科技媒體爭相報導,業界給出的評估價值也很高。以風投公司Khosla Ventures為首的第一輪融資就為Square帶來1000萬美元。據悉,參與投資各方對Square估值4000萬美元。

Square提供的服務讓用戶可以藉助一套簡單的外接設備和相應的智能手機應用程序來使用信用卡。通常,小企業必須申請商業賬戶才能處理信用卡,這就要求企業先期支付一筆費用,還要支付月費和每筆交易的手續費。但Square免除了申請程序,且只收取交易手續費。

“到目前為止,小企業使用信用卡的程序很繁瑣。”Square、Twitter和Odeo的天使投資者隆·康威(Ron Conway)指出,“所以Square的市場必將擴大。”

然而,目前為止,Square並未一一兌現它給出的承諾。按照原計劃,其產品應在2010年初就推出,但產品發布先後被硬件生產問題和信用處理及風險問題延誤。

沒有商業賬戶,信貸行業就無法評估客戶的欺詐風險。

“這怎麼可能實現呢?”互聯網數據中心金融業務分析師艾倫·麥克費森(Aaron McPherson)說,“免除商業賬戶就如同引誘犯罪。Square提供的服務被過分誇大了,看起來就像是完全以多西的名聲作基礎。”

多西承認,Square必須承擔超出平常的風險,但他指出,他們將會研發能夠快速檢測不當交易行為的軟件以解決這個問題。

正當Square的早期客戶等待享受服務的時候,幾個競爭對手已經開始提供借助智能手機獲取信用卡的工具,其中包括Intuit公司和VeriFone系統公司。這些公司仍然使用商業賬戶,而且已經在信用領域擁有長期關係網絡。

Javelin戰略研究公司支付研究總監貝斯·羅伯特森(Beth Robertson)指出,業內普遍認為,Square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他們在理解支付業務複雜性時未免有些天真。”羅伯特森說。

非凡的洞察力

密切關注多西職業生涯的人對此提出了自己的觀點:他是一個傑出的編輯,擅長優化軟件或概念;相比談論問題,他更願意著手解決問題;他或許缺少人際交往技巧,但他的社會洞察力是非同尋常的。

“傑克知道,人們需要一種不同的交流方式。”Square投資者和顧問基德說。 “Twitter將傳媒民主化,而Square將支付方式民主化。”

斯通也認為,多西擁有藝術家的頭腦。

“在他眼裡,這個世界就是一個他參與製造的一個巨型產品。”斯通說,“他曾經在Twitter上說,一個人可以用140個字改變世界。他的思維方式由此可見一斑。”

但公司創始人被職業經理人取代是很常見的事。發現市場機遇的創造性眼光不足以讓一個創始人管理好一家公司。

當被問到他的履歷是否說明他更擅長創造產品而不是管理企業時,多西並沒有像常見的矽谷CEO那樣表現出很不服氣的樣子。他說:“在你真正投入實踐並有所發展之前,這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我認為我在自己的職業生涯中已經成長、進步,但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子云)

來源:新浪科技

特別注意:本站所有轉載文章言論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所提供的攝影照片,插畫,設計作品,如需使用,請與原作者聯繫,文章轉自alibuybuy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