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回憶錄37:2003年西安WCG決賽

人皇SKY

  離開了MU之後,我再次回到了星際爭霸和魔獸爭霸交替的懷抱。
  2003年的WCG分賽區似乎比2002年的WCG要來臨的早上很多。
  才感覺回到正規的遊戲生活後沒多久,我就在網上看到了關於2003年WCG各個地方分賽區預選賽開始的消息。
  但這一年的WCG預選賽消息出來後實在是太勁爆了,有在這一年打星際爭霸的朋友們應該知道,這一年星際爭霸居然是在浩方平台上進行網絡選拔賽並直至選拔出冠軍為止。
  線下的比賽並非不是不舉辦,只是線下的比賽只有魔獸爭霸和反恐精英和其他項目而已。
  星際爭霸作為一個1998年出來的遊戲,在魔獸爭霸的衝擊下,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星際爭霸的遊戲人數急劇下降。
  所以我想WCG中國區組委會可能正是考慮到這些原因吧,所以就把這一年的星際爭霸放到了線上來打,並且沒有絲毫的獎金。
  其他的項目的獎金依舊存在,並為5000,3000,1000.
  所以這一年的星際爭霸預選賽是飽受爭議啊。

  只有星際爭霸沒有獎金,我也真的為星際爭霸而鳴不平。
  雖然我也有玩魔獸爭霸,但是我也還沒有傻到以為自己的魔獸爭霸的實力可以拿到某個地方分賽區的冠軍。
  不過還是糾結的考慮了一下後,我還是最終選擇了報名西安賽區的星際爭霸項目。
  WCG西安分賽區臨開賽的一個多月,我也停止了交替玩的魔獸爭霸,瘋狂的練習了一個月,為了彌補自己已退散的水平。
  在這一個月裡我也無數次的聽到其他一些賽區的熟人,從星際爭霸轉到了魔獸爭霸後,以其還並不嫻熟的魔獸水平,迅速的拿到了一些偏遠地方WCG分賽區魔獸爭霸項目的冠軍。
  真的是有點讓我心動啊,那可是5000人民幣的分賽區冠軍獎金啊。
  但再三考慮之後,我還是斷絕了自己去參加魔獸爭霸比賽的願望,只是兩個簡單的原因。
  一,我真的覺得自己的水平還不夠。二,偏遠賽區的巨額參賽路費更是要無比麻煩的東湊西湊。

  雖然有大半年都沒碰過星際爭霸,但是畢竟曾經是高手過,所以這一個月的練習還是幫助我很輕易的就恢復到了那時的巔峰狀態。
  這次2003年星際爭霸西安分賽區的線上賽事打的比以往其他賽事都要輕鬆。
  或許是去年WCG參賽的經驗給自己帶來的幫助吧,也或許是因為自己的水平真的到達了省級高手以上的級別了。
  但直到線上西安分賽區的決賽來臨時,我看到對手的ID時,我知道真正的困難要來臨了。

  這個對手我熟悉但又陌生。
  HT戰隊的HOPETERRAN.
  我熟悉是因為就是他在去年的WCG西安分賽區第一輪把我淘汰了出局。
  我陌生是因為就算他把我淘汰出局後,我還是依然沒有在中國的星際屆內過多的聽到關於他的消息,或者看到他的戰報。
  所以他對於我來說是個熟悉的舊人,但卻陌生的選手,因為我對他的打法依然不甚了解。

  還依稀記得決賽來臨前的那個晚上,雷雨交加,閃電在不停的刺向大地。
  窗外又傳來了一陣陣“轟隆隆”的巨大雷聲,而我坐在電腦面前在整理著自己的思緒。
  BO3的決賽已經打到了第3局了。
  前兩盤1:1的比分,讓我現在整個人都繃成了一根弦,無論是誰來撥動上下,我都會立刻爆發。

  在這個雷雨季節的氣候,房間內的溫度也並不熱,但我卻能感覺到我額頭上在不停的滲出著一滴滴的汗水。
  在這個看不到對手的決賽現場,就在我自己的房間內,浩方的線上平台內,也用著這一台被我在這一年MU遊戲生涯內加裝過無數次硬件設備的實達電腦,在最後的決賽里。
  我和對手一起在等待著最後一盤開始前的倒數。
  看著眼前的熟悉電腦,這是我離WCG分賽區冠軍最近的一次了吧?只需要一盤,只需要再贏下TMD的一盤,我就可以拿到WCG西安分賽區星際爭霸項目的冠軍了吧?
  忽然一陣心悸湧上心頭,因為我想到瞭如果我輸了哪……?
  我用力的攥緊了手心,我能感覺到指甲已深深陷入到掌心的感覺,我獨自在這個小房間內低聲喃喃道“不,我不會輸掉的,我一定要贏得這場比賽,我一定要……”。
  “嘀,5,嘀,4,嘀,3……”到計時的遊戲聲音響起了。
  我竭力的把自己的所有思緒盡快的再次拉回到遊戲內。

  從剛開始分農民,到分礦的建立。
  一些小規模的偵察型戰鬥,都沒有太大的意外。
  出生在LT地圖上9點鐘位置的我,在第一時間就出了上隱身的小叮噹去了對手3點鐘的位置偵查好對手的思路。
  對手的戰術並沒有走出我的思路之外,是時下最流行的正常的不能再正常的常規戰術,先速科技,再慢慢的內雙基開局後,把指揮中心再飄到分礦的常規打法。
  “好吧,常規打法的比拼?那我就早點把分礦放下。”我暗自默默的在心裡思考著。

  放下了分礦後,我又持續的造了大量的部隊,並提防好對手很有可能隨時出擊的坦克雷車等混合部隊。
  我無數次的把屏幕切換到對手的基地上空,觀察著對手的部隊,但對手的部隊卻一直呆在那裡毫無任何進攻的動向。
  “他怎麼還不進攻?這麼多部隊,為何還在這裡?”我飛快的擦了下一滴就要掉進眼眶裡的汗水,我在內心裡已經反問了自己無數次了,很早前就已經覺得他的部隊已經多到​​了錯過了最佳進攻我分礦的時機了。
  我再次持續的補充上了大量的龍騎,運輸機,金甲,以及狂熱者的組合部隊,但此時對手的部隊數量的補充速度似乎已經在以一種並不比遜色我的速度在瘋狂的生產著。
  “噢~,我明白了,原來他的這個打法就是為了先盡一切能力把經濟補充好,然後再來用最快的速度生產出大量,甚至滿200人口負荷的部隊再來進攻出來。”我恍然大悟過來。
  可惜我前面已經浪費了太多的資源投入到了部隊的生產以及建設中​​去了,那麼我現在拿這些部隊去來進攻對手會如何哪?

  我再次切換到了對手所在的3點鐘的路口,在那個路口處,那是個狹隘的U字形地形,U字形的內部為一處窪地,可以在這裡建造分礦,U字形的兩邊則是兩處高地,我的部隊如果想進攻對手,就必須經過對手高地上的部隊的瘋狂攻擊後才能通過U字形內的一處斜坡而爬上高地後再來攻擊到對手。
  這是一個神族和人族的對戰中,最讓我討厭的一個進攻地形,往往人族都可以用一些少量的兵力就可以防守住N倍於自身的兵力的進攻。
  對手的分基地在U字形的最深處,而那些射程無比遠的坦克也已經完全以最佳的分散保護狀態支起在U字形路口最外圍的地方,看著那些坦克威武的砲筒,就讓我完全的打消了進攻對手的慾望。

  我短暫的思考了下後,我就決定放下第3片分礦,并快速的發展下經濟來保證自己在後期的運營上並不會吃虧。
  神族打人族總是需要比人族多上那麼1-2片礦來保證好全場壓制的節奏的。
  當我正在為第3片分礦瘋狂的補農民時,而對手的部隊卻有了動向。
  我看到了那些在高地上支起的坦克全部都收起了支架,並開始往路口處集合,一輛接著一輛,並在中間也夾雜著一些埋雷車。
  我暗自冷笑的看著這些部隊。 “你的一舉一動全部都在我的監視之下,雖然就在剛剛我把所有的資源都用來發展經濟了,但如果不能保證好我自己的之前所生產的部隊能夠一舉擊潰你的進攻的話,那我拿什麼來抵擋你的進攻?”

  正當我在猶豫是否利用對手收支坦克的間隙來乘機進攻對手時,我卻感覺到了那裡有點不太對。
  我再用心一看。
  “這怎麼可能?”我吃驚的看著失落神廟這個地圖3點位置的路口處已集合起1隊(星際1裡1隊為12個單位編制)以上的坦克部隊了,可從斜坡上還是不停的在源源不斷的走下來更多的坦克。
  我有點抓狂了,剛剛明明我只偵查到了1隊不到的坦克,所以我才來安心發展經濟的,但現在這個坦克數量卻明顯已經在2隊以上了。
  2隊以上的坦克,那麼我最起碼不得要3隊以上的龍騎和狂熱者的混合部隊才能夠抵擋住對手的進攻?
  我一邊在不停的切換到家裡去用我最快的手速來一個個的點擊那些兵營並分別造上龍騎和狂熱者,同時也在生產著運輸機,以在正面交戰時來空降狂熱者來吸引對手的坦克互相攻擊。
  同時我也在不停的思考著為什麼對手會有這麼多的部隊。
  莫非……莫非對手也是看到了我的叮噹偵查他,所以他故意把他後面生產出來的部隊放在了基地主礦區的內部?
  是了,肯定是這樣。
  我恍然大悟道,我中間兩次用小叮噹去偵查對手的基地內部建築,但每次都因為對手的防空塔實在是太多,而未能進入到主礦區內部偵查到情報,所以我一直都偵查到的情報只是對手路口處得那些兵力情報,但我卻潛意識的以為礦區內部無非就是一些農民和科技建築而已,就沒有再堅持偵查內部了。
  是的,我被騙了。
  我被對手騙了!

  我瞬間明白了過來。
  但此時已有點遲了,剛剛的第3片礦的放下,以及大量採礦農民的補充,導致我現在有將近一半的人口都是農民,而作戰部隊也就剛好不到3隊的編制。
  如果對手能夠再稍微晚上3分鐘出來,我肯定可以在良好的經濟運營狀態下生產出2倍以上對手的部隊來一舉擊潰對手的坦克雷車混合部隊。

  我在以最快速度生產部隊的同時,而對手也在不停的從3點鐘的位置往我礦區9點鐘位置推進。
  前線作戰的龍騎士在我的操控之下再一次次的以優美的龍騎步伐集中攻擊到每一個膽敢大膽走向前方的坦克。
  HOPETERRAN他在損失掉幾輛坦克後,並沒有冒然的一次性的以全部兵力大膽的直接衝鋒過來,而是選擇了謹慎的用雷車埋雷,再架起坦克,同時再用SCV來在架起的坦克身邊造上一個防空塔,以防止好我的運輸機來空投狂熱者到坦克群內。

  我又操作了幾次龍騎士去齊射對手的前線單位,但這次卻被對手架起的坦克後打到了自己的龍騎士。
  就這樣,我再死掉了好幾個龍騎士後,我就停止了操作它們對坦克的攻擊。
  只是盡我最大的能力來保證對手的雷車,坦克,SCV,防空塔的陣地推進不會那麼快。
  但無奈之下,我的屏幕上的區域還是在一塊塊得在黑掉,每當對手造好了一個防空塔後,我的叮噹就必須後撤到對手防空塔的攻擊距離之外,那麼此時這塊被陰影所籠罩的區域則代表了失陷。

  看著一塊塊區域的淪陷,我的思緒又緊張了起來。
  我飛快的擦了下鼻尖上的汗水。
  不,那好像不是汗水,有點像是淚水。
  不知不覺我感覺到自己的眼眶有點濕潤了起來。
  是因為對手已經佔領了全部地圖中間區域的原因嗎?

  對手已經馬上就要進攻到了我的第3片礦區了。
  雖然此時我的兵力多於對手一些,但是在雷車加坦克陣的面前,純粹的龍騎士和狂熱者的組合,如果沒有2倍以上對手的兵力,那麼自己的進攻是肯定沒戲的。
  還有時間留給我來喘息嗎?
  沒有,我的對手的坦克還在不停的往前推進著,離我第3片礦區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看著即將發生的一場大戰,我咬緊了牙關,握緊了鼠標,我能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在不停的加快中,甚至似乎還能聽到我自己濃重的呼吸聲……

  當對手的坦克第一炮打到了我的第3片礦區時,我同時也用我最快的戰爭操作來給我4個以上作戰編制的部隊下達了進攻的指令。
  (小貼士:戰爭操作是你在即時戰略遊戲裡交戰時的操作,這個操作的APM峰值是不同於初期運營的峰值的,可能你初期運營的峰值會在200左右,但是戰爭時我相信你可以輕易的達到400甚至600以上,因為此時的每個操作都是最為關鍵的,你會想辦法的控制好每個作戰單位,並保護好他們,所以此時的操作也就是最快的,有些韓國的變態職業選手,甚至可以達到1000以上)

  海量的龍騎士發射著白色的光子子彈,並配合著狂熱者雙手揮舞著光之劍沖向了對手的雷區和坦克身上。
  只見那些雷車埋下的地雷也在一個個的從地底爬起,並自動的跟踪起那些沖在最前線的狂熱者們,並再狠狠的撞上去後四散式的爆炸開!
  一片片沒能及時分散開的狂熱者被這種地雷造成了大量的傷害,甚至有些狂熱者在這種傷害中化為了一絲絲白煙,消失於這片遊戲中的太空世界。
  還是有上一些狂熱者衝到了對手的坦克附近,並利用那些跟踪而來的地雷也對對手自己的坦克造成了大量的群體爆炸傷害,也還有少量的狂熱者在經受了傷害後並沒有死掉。
  但對手在後面架起的坦克並沒有因為這些狂熱者和自己的坦克混在一起而心慈手軟,他們用自己那最大的砲管,對著前面那些和狂熱者混在一起的坦克,無差別攻擊的轟了上去。

  我同時還在不停的操作著運輸機去空降下一個個敢死隊一般的狂熱者戰士,去在對手雷區埋的最集中的區域,去引爆這些地雷,引爆到他們的自己單位附近……
  坦克,龍騎士,雷車,運輸機,狂熱者,SCV等等……大量的作戰單位交織在這個戰場上。
  這片史詩般的失落神廟戰場上發生著一次次雷同的故事。
  只是這次的故事對於我來說是如此的不一般,他決定著我是否能夠進入到2003年WCG中國區總決賽。
  WCG中國區總決賽,我曾做了無數次夢並夢到的地方,那寬大的舞台,那雄偉的場館,那高高飄起的會旗。
  還記得當初剛在電腦攻略書上看到WCG比賽消息時的場景嗎?
  一個人呆呆的看著這片文章,不敢相信的質疑著有如此大的比賽嗎?再重複的看了好幾遍後!
  然後像傻子一樣瘋狂的拿著這本書,傳閱給身邊的每一個打星際的朋友,給他們看。
  並告訴他們,我的夢想就是進入到WCG中國區總決賽,並殺進決賽,像書上寫的這些人那樣能夠代表中國出國去打上一次比賽!
  再看著他們捧怀大笑的模樣……

  不知何時,一滴淚水也在此時靜靜的從我的臉龐滑過。
  屏幕裡的那些狂熱者和龍騎士在一個個的魂飛煙散,我的人口也在急劇的下降。
  我的APM也下降到了200不到了吧,戰爭操作已經過去了,能讓我操控的部隊已經不多了。
  雖然我抵擋住了對手的這波進攻,並把對手的進攻前線壓制回到了失落神廟的地圖中間。
  對,就是那個神廟的位置,但我的部隊卻損失殆盡。

  看著對手迅速補充到前線的兵力,我用盡全身的力氣想來穩定住自己的雙手,因為我感覺到它們正在微微的發抖。
  雖然連我自己也都不相信自己是否還能夠取得勝利,但我需要一雙穩定的雙手,用它最快的APM來繼續的運營,操控,拉兵,來爭取那最後一絲希望。
  一個又一個神族的兵營被我點過,再次的從那遊戲中遙遠的太空空間傳送來作戰的狂熱者和龍騎士……

game2.tw遊戲網誌提示:若未特殊說明,所有文章均轉載來源網絡,若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繫站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