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S徐韻中:影遊戲結合平臺月流水2000W


GameLook報道 / 隨著國內智能手機出貨量的快速增長,國內整體的互聯網流量正呈現出快速向移動端轉移的趨勢,而這其中,影視娛樂類互聯網應用首當其沖,在PC遊戲時代、作為國內主要的網頁遊戲聯運平臺的PPS即在最近經歷瞭一次快速的轉型,今年一季度PPS開始正式發力手遊業務,在很短的時間內即取得瞭良好的業績表現。

今日,gamelook專訪PPS遊戲平臺負責人徐韻中,其表示:“雖然今年第一季度才剛開始做,但目前手遊月流水大約在2000萬左右。有一些帶有IP的產品,我們的分發量是其它平臺的4倍以上。發行的話在手機網絡遊戲這一塊我們在互聯網渠道大概排到5-8名,好的遊戲全渠道收入我們可以排到第一第二名。”考慮到PPS做手遊時間還相當的短,且本身是影視類大應用而非垂直類的應用商店,這樣的成績超出瞭很多人的預期。

過去一年因為手遊的快速爆發,IP概念在手遊市場已經被炒的火熱,各類知名吸量IP基本已經被收購的七七八八。PPS多年來一直深耕於影視娛樂領域,而此前PPS已完成瞭愛奇藝的合並與品牌升級,對影視類IP的情況PPS可謂知根知底。在采訪中,徐韻中即向gamelook介紹瞭PPS獨特的“影視結合遊戲”的分發方式,並且介紹瞭有影視、動漫IP概念的手遊產品在PPS呈現的強勢數據表現。影視大應用是如何成功做好手遊分發分發的?PPS對手遊發行又有怎樣的思考和佈局,請看本次專訪。

以下是GameLook采訪PPS遊戲平臺負責人徐韻中實錄:

影視流量轉移移動端:PPS轉型手遊平臺

整個互聯網流量向移動端轉移是大趨勢,對愛奇藝的視頻來說是否明顯?

徐韻中:確實有這個情況。去年的話移動端占比大概占瞭50%,到今年大概占瞭60~70%。我們買的一些大劇在這方面上的情況更加明顯。所有的內容流量都在轉,且像我們的獨播劇、《爸爸去哪兒》這樣的獨播綜藝,它們的移動端轉移傾向更加明顯。

pc端流量是否嚴重下滑?具體流量轉移是怎麼樣的?

徐韻中:pc端流量確實下滑明顯。我覺得是從一個人的時間分配上來說,pc上這一塊以後可能更多的是一個辦公的途徑,而移動端主要就是大傢的一個休閑娛樂環境,更多利用碎片化的時間流量轉移的話,目前還是以穩定增長為主:並沒有說移動端增長,導致PC端下降特別快移動端特別多這樣一個情況。目前流量的轉移還是屬於正常范圍,隻不過是大傢使用的環境不同瞭。

PPS遊戲以前是一個頁遊的主要聯運平臺,現在是不是積極在往手機這方面轉移?

徐韻中:是的, 原來我們這邊頁遊流水情況大概是占瞭70~80%,但在今年的一二季度的時候做瞭比較大規模的改變,把70%的人員和精力投入到移動遊戲這一塊,增長也算比較明顯的。從去年年底到今年,大概增長瞭3倍左右吧。

PPS遊戲發行手遊團隊大概有多少人?有沒有研發團隊?

徐韻中:我們也有自己的研發團隊,部門總共是180人的規模,50人是研發,40人是客服,剩下的負責運營和維護。現在大部分人都在上海,不過客服團隊還有一小部分還留在重慶,大概有20人左右。上海的商務團隊負責與外地的CP合作。

發力手遊分發僅半年:月流水已達到2000萬

您之前也一直在聯運頁遊。像現在您覺著比起流量變現能力的話,手遊強還是頁遊強?

徐韻中:這個比較起來不太一樣。因為移動端和網頁端的估值也會不太一樣。但是從現在目前的變現能力來說,肯定是手遊的變現能力會更強。因為頁遊的成本越來越高,而且基本上已經定型瞭,所以機會會少一些。

但是手遊這一塊,機會還是相對會比較多一些。目前來看,還是有一些暫時比較低價的渠道還在。

其實頁遊整個行業的跌勢可能是沒有辦法止住瞭,所以頁遊方面我們暫時隻能靠精做遊戲,另外一方面與影視IP進行捆綁,降低用戶引入的成本。

手遊產品接入PPS遊戲要經歷怎樣的一個流程?愛奇藝是否和其它百度系渠道也有合作資源?

徐韻中:網遊的話,首先要商務洽談,然後會把產品給我們的評測團隊,評測團隊評好級,B以上的產品我們會進行排期接入。當然,如果是特別高或者首發的遊戲我們會更加優先對待。

單機遊戲就是從運營商或者比較好的CP上面拿一些遊戲,然後評測會比較松,主要做上架的工作。

合作的話,我們其實也不算是百度系的(笑)。其實相對而言我們在遊戲發行還有渠道這一塊還是比較獨立的,與百度可能更偏向於戰略合作吧。我們的獨傢遊戲在他們那邊會得到比較大的支持,他們的產品在我們這邊也是一樣。包括我們的SDK也是獨立的。

愛奇藝和PPS合並之後,流量的疊加效應在哪裡體現?

徐韻中:原來PPS遊戲隻能使用自己的資源,現在可以使用雙方的資源。疊加效應目前的話,因為愛奇藝和PPS這兩個平臺的用戶重合度是5%的,所以疊加效應非常明顯。

像今年愛奇藝第一季度剛開始做這個這個手遊聯運,平臺月流水大概在多少?

徐韻中:手遊這一塊的月流水大約在2000萬左右。去年的話因為我們還是更多在做頁遊這一塊,沒有專心再做手遊這一塊。

因為之前愛奇藝和PPS合並,我們更多把工作重心放在帳號打通這些比較基礎的工作,所以沒有發力做移動端。像今年年初才開始發力做這一塊。

發行的話在手機網絡遊戲這一塊我們大概在互聯網渠道可以排到5-8名,排在前面的大概有360、百度、UC等等,有時候小米會比我們高一些,有時候能夠和小米持平。好的遊戲我們的收入可以排到到全渠道的第一第二名,最近發的幾個遊戲我們都達到瞭前5,甚至是第3、第2。

整個PPS遊戲聯運的產品有多少?單機和網遊所占比例大概如何?

徐韻中:手遊算上單機的話是有1000多款,如果沒有單機就是一些網遊大概100多款。

今年年初剛開始做移動遊戲這一塊的,現在的成長速度還是非常快的。可能目前來說還比較滿意,但業界知名度還不是很高。所以我們現在會精做一些遊戲,目前看來很多CP也是會慕名找過來,基本上所有的遊戲我們現在都是可以拿到首發。

因為我們做網遊是比較早的,前幾個月單機類遊戲才剛剛接好,所以現在單機的收入占比不算很高,大概占比30%左右,未來大概能達到互相55左右。這也是我們經過調研之後得到的結果,希望最後我們得到的比例能在對半開左右。

目前卡牌類手遊泛濫,你們平臺對於遊戲類型有沒有特別的傾向?

徐韻中:現在看下來中國市場還是以卡牌為主。但是之後的狀況,像最近出來的《刀塔傳奇》、《酷酷愛魔獸》等等已經有點偏向於動作類的瞭。之後也會慢慢往動作類轉,畢竟卡牌實在是太多瞭。

我們平臺現在還是以卡牌為主,當然將來也會出一些三代卡牌、甚至四代卡牌類等等。具體來說的話我們沒有特別的用戶歸屬度,隻不過是影視類或者是IP特別好的產品對我們來說分發更加容易一些。

愛奇藝的聯運是覺得首發就OK,還是也會尋找一些獨代產品?有沒有計劃要拿多少?

徐韻中:我們同時也在找一些獨代產品。聯運是我們剛開始第一步的策略,就是把分發量、渠道等等先做上去。然後第二步可能就會找一些獨代產品進行發行,我們會比較重視這個影遊合作。

今年獨代產品大概拿3-4款吧,我們已經在做的也有一兩款瞭。另外我們自己還有一些自制劇,如果覺得這個題材比較適合改成遊戲,那我們也會把這個IP改成相應的遊戲。

大概9月份的時候我們會有一個《逗比妹子傳》的動畫片,同時我們也與“坑爹”系列進行瞭合作,可能會出一個《坑爹4》,然後把這個IP改成一個遊戲同步進行發行。

很多發行商也采取投資的方式來和CP捆綁,這事靠譜嗎?

徐韻中:現在從我們體制上來說這方面還是有些難度,但是我們現在有3個自研團隊,自研團隊如果有一款產品能夠成功的話,我們可能就會用成立公司的機制獨立出來。

目前自研團隊產品的話估計還是要等一段時間。一個是9月,一個是10月份,還有個要等到明年年初。兩個手遊一個頁遊,頁遊的可能會上線比較早。

PPS分發手遊的優勢:影視IP、自制劇IP與遊戲的結合

你們采用什麼方式來進行手遊產品的分發?

徐韻中:第一,我們通過視頻端,提前在愛奇藝安卓啟動端裡面的遊戲中心進行分發。同時,我們的廣告也會進行一些引流。

第二,我們會做視頻用戶的結合。比如說用戶去搜《爸爸去哪兒》的時候,可以看到我們APP安卓端的搜索結果頁上,第一頁上顯示的就是《爸爸去哪兒》的遊戲。同時播放頁裡面提供的第一條緩沖欄裡顯示的也是《爸爸去哪兒》遊戲的情況。所以我們基本上能做到引流結合,特別是一些有IP的產品,能夠把IP和遊戲更好的結合起來,較精準的對目標用戶進行投放。

最後就是我們對手遊這塊也做一定程度的外投。就是這三塊內容。

有沒有想過依靠視頻大應用為基礎,多推幾個細分APP提高流量獲取能力?

徐韻中:這個我們已經有瞭。我們有愛奇藝動漫,包括愛奇藝電視劇、紀錄片等等專攻細分市場的APP,這些都是有的。但是這個不是主要的分發渠道,APP的人力、技術成本還有維護成本都比較高,所以暫時性的我們還是以主要的APP為主。

IP對吸量能力影響非常突出,您怎麼看IP呢?

徐韻中:其實IP也分很多種:有些是爆發型的IP,而有些是積累型的IP。積累型IP可能現在百度指數不算最高,但是看過他的人可能會很多,比如以前出過好幾部影片的這種IP。這種延續性的IP的價值會比較高一些。

爆發性的IP話,可以用電影為例。這類IP和制作、宣傳發行都是有關系的,相對而言的話,風險會更大。

對於開發商來說的話。影片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檔期。可能上檔前一兩個月才告訴你這個遊戲可以改編,但是這樣做出來的遊戲也好不到哪裡去。最好的話就是至少提前6-8個月就著手開始做這些工作。

你們覺著PPS遊戲 這種平臺適合聯運哪些類型的遊戲?

徐韻中:我們特別挑的就是我們平臺有版權的那些劇特別是獨播劇,像《愛情公寓》、《爸爸去哪兒》等熱門節目。包括像一些新的電視劇或者綜藝節目等等,這種類似的手遊在我們渠道這邊表現會特別好。但是IP的話我覺的還是一個市場性,他對於市場上的吸量效果會比較好一些,但是對於遊戲本身來說我覺著是要看內容的。

有IP的是不是轉化效果會比沒有IP的效果要好很多?

徐韻中:基本上能好4倍。之前我們做瞭一個有IP的產品,叫《愛情公寓》,但實際上我們分發量是其它平臺的4倍以上。包括《爸爸去哪兒》也是,《爸爸去哪兒》其實這個產品已經上線有一段時間瞭,但是我們每天持續的時間還是非常高的。

具體IP的話,影視劇比起小說之類的IP可能會更高一點,有影視劇的話我們分發的途徑也會更多。但是沒有影視劇也有希望。

比如說最近我們分發比較好的一個遊戲叫《去吧皮卡丘》,他其實是一個比較吸量的產品,像影視劇的話結合的點不算最多,我們可能隻不過是在一些像神奇寶貝、相關的一些小孩看的一些影視劇集做相關的推動。但實際上這個IP是非常吸量的,所以我們也在上面做大規模的推廣。這個產品現在應該是除瞭360以外我們收入是第二名的。

您說的這種情況很有意思,有影視和沒影視是兩個結果。對於CP來說,你們能不能做些影視片來提高下載量嗎?

徐韻中:這些也有的。像之後中手遊要發一個《全民封神》,他們也是要做一個類似《萬萬沒想到》這樣一個片子,最後也是會到我們平臺上播放,同時我們也會推他的遊戲。

但這個還是要具體而論,主要看CP的實力。如果CP實力、資金不算非常豐富的話,他可能就不會在這方面有所投入。像現在我們也在這方面有一些考慮,比如簽獨傢劇的時候,我們可能會跟劇組成立一個工作室,從他拍攝到一些遊戲、到電商我們都會整包的進行發行。

整包發行指的是?

徐韻中:隨便舉個例子:假設年底有一個大制作的片子,預計的票房也非常高。同時我們愛奇藝有一個前段時間剛剛成立的愛奇藝影業。那麼愛奇藝影業就會和比如光線同時發行這個片子,那愛奇藝遊戲同時也會發行相關的遊戲。

這就是整包發行的方案,同時將影片和遊戲一塊發行出來,能夠打造一個小型迪士尼的概念。具體遊戲的獨代權歸我們,同時找誰來開發也是由我們來決定。就是我們是IP的實際擁有者,同時我們會做發行的工作。但開發具體是不是由我們來做這個要看具體情況具體調整。

自制劇IP的價值和吸量能力和一般綜藝節目對比處於什麼地位?

徐韻中:跟有名氣、有積累的IP相比,自制劇肯定是比較弱的。但是對於渠道方來說,他肯定希望自制劇能夠在未來的日子裡占一席之地,所以大多數做出來的自制劇會動用全部資源進行推廣。

由於這類自制劇對於劇本策劃要求都非常高。所以,我們現在都是和一些有名的工作室進行合作。這類IP今年可能不算太多,大概在二三十個左右。不過在明年預計會有爆發性的增長。

像這類IP的話我們也可以授權出去,但剛開始的話我們會更傾向於自己試一試,同時我們自己做能夠發揮的效果也會更大。

產品的話,有些我們選擇單獨定向邀請開發商來做。當然,大傢來買也是可以的。但是現在來看的話,CP們選IP會傾向於沉淀比較多、用戶比較大的類型。這種情況下,可能自制劇對他們的吸引力還不是很大。

我們現在就是準備把自制劇IP和遊戲都拿在手裡,等到一兩款自制劇或者遊戲做起來,對大傢影響力比較大的時候,那時候我們再進行售賣。

在做產品的時候,我覺著有些產品要根據他的類型來做。比如說一個比較搞笑輕松的IP,我們就從單機這層面出發去做這麼一款產品。我們不希望做一個換皮的產品,這樣對自制IP也是一個比較大的損傷。現在也是在慢慢培養自己的IP,一邊培養一邊累積。

遊戲與影視結合有什麼成型的套路?

徐韻中:要想遊戲與影視深度結合,可能要在它的拍攝前期就已經做好比較好的工作,包括我們會派專門的人去劇組跟著項目,看看有什麼比較可以植入的地方,比較簡單就是片頭和片尾、口播的植入。另外發佈會的時候會做一些植入。上線以後影片相關一些位置上的展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