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ulus:沒有我們就不會有專屬遊戲存在

18

隨著基於PC的虛擬現實遊戲開始騰飛,Oculus專屬遊戲的做法引起瞭遊戲社區的質疑。批評者認為這限制瞭虛擬現實硬件的市場,是不公平的。而且這與傳統PC硬件市場配件與控制器互通互用的理念相沖突。

在這周的E3大會上,Oculus為專屬遊戲進行瞭辯護,而他們的保護措施則意味著要封殺像Rivive這樣的軟件。

Oculus認為,如果沒有Oculus的大規模投資,這些專屬遊戲根本就不會存在。Oculus的執行總監Brendan Iribe表示:“如果沒有我們,這些開發者通常不能制作出這樣的遊戲。”

作為對Oculus全額投資的交換,Oculus工作室的遊戲都為Oculus永久專屬遊戲。但是Iribe表示,其他工作室仍然擁有其遊戲的知識產權,他說:“如果他們想的話,他們(這些工作室)以後可以把IP拿到其他平臺上。”

對於Oculus發行的遊戲,他表示:“他們可以放在其他的平臺上(經過一段專屬遊戲時期之後),我們永遠不會以任何形式禁止他們與其他平臺合作。”

四處撒網

Iribe強調Oculus不會強迫開發者簽署任何的專屬遊戲協議,他說:“有些開發者會說他們不需要額外的投資,同意專屬遊戲協議的都是需要更多資金的開發者。”

從另一個角度看,這些拒絕Oculus專屬遊戲協議的廠商其實是放棄瞭厚厚一疊的資金。這也是《英雄薩姆VR》開發者Mario Kotlar在Reddit上所說的一樣。Kotlar表示,CroTeam拒絕瞭Oculus的專屬遊戲協議,因為CroTeam相信,真正好的遊戲不愁銷路,遲早都會實現盈利的,CroTeam和大傢一樣十分討厭專屬遊戲。

CroTeam的技術總監Alan Ladavac隨後澄清說:“Oculus的確接觸瞭我們,並且願意贊助《英雄薩姆VR》,以換取該遊戲首先在Oculus平臺發行,並在一段時間內成為Oculus的專屬遊戲。他們的提議旨在幫助我們加速遊戲的研發過程,也知道我們的遊戲將會支持所有的虛擬現實平臺。我們考慮瞭他們的提議,最終還是認為這不適合我們的團隊。”

Oculus很明前在四處撒網,為不同的廠商提供資金援助,以增加Rift頭顯的內容優勢。但是這些廠商也認為Oculus的舉動可以幫助這個新生的虛擬現實市場加速發展。

Oculus的內容總監Jason Rubin(YiViAn註:他同時也是《古惑狼》的創作者)表示:“隨著虛擬現實生態系統的日益壯大,我們相信,為有潛力的開發者提供大額資金,讓他們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我們也會得到更多引人入勝的內容。這會吸引到消費者,而消費者也會令其他的開發者進入到這個領域並且制作更大場景的遊戲。我們推動瞭原被需要30到40年才能走完的過程。我們相信這(專屬遊戲)是推動虛擬現實生態系統發展的正確方法。”

技術挑戰

在一個頭顯上加載虛擬現實軟件並不僅僅是商業模式與投資規模之間的理論之爭,現在更像是貓捉老鼠的遊戲。之前,Revive可以讓Vive的用戶使用Oculus平臺的內容,但隨後Oculus更新DRM,試圖封殺這個軟件,Revive再次更新,破壞瞭Oculus遊戲的DRM,這有可能催生盜版行為。

Rubin表示,Oculus是堅決反對盜版的,Oculus也不會過度介意系統底層的黑客行為,但如果有人在購買內容後作出修改並隨意做其他事情,那麼Oculus就絕對不會同意的。而Rubin說Oculus也沒有任何方法檢測到個人修改遊戲的行為。

Rubin認為這個問題主要來自於像Revive這樣的社區性黑客行為,而不是個人的黑客行為。個人黑客行為跟一個入侵工具(社區性黑客行為)有很大的不同,入侵工具可以分發給許多人,破壞DRM,剔除平臺的功能。如果隻是為自己而這樣做我們不會介意,但是大規模分銷則是完全另一回事。

Iribe表示,Oculus的經常性更新或許會在“無意間”破壞一個黑客軟件。他補充說,這些更新是為瞭保護開發者的內容以及這個平臺。

他說:“我們對這些內容(專屬內容)做出瞭很大的投資,是非常大的投資。我們希望確保人們購買的內容是開發者付出辛勤勞動的內容,是我們花費大量資金投資的內容。”

他們同時希望人們購買Oculus頭顯。Palmer Luckey在三月份的時候接受采訪時曾表示:“現在在這一階段,我當然希望人們購買Rift。我們的目標是並不是鎖定這些軟件,正如我們也有把內容提供給GearVR一樣,我並不介意消費者從哪個平臺購買軟件。”

但事情並不總是如此。Iribe表示:“我們現在已經優化瞭Rift上的體驗。Oculus在未來將會支持其他的頭顯,但是現在我們隻專註於Rift,確保內容和平臺可以為消費者最好的體驗。”

或許正如Lucky在三月份所說的一樣:“Oculus最終將會支持更多的頭顯。”

from:YiViAn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