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r Faire開場:大佬們眼中的創客

Maker Faire Shenzhen開場論壇請出瞭很多重量級嘉賓,當然作為開場,他們說瞭很多關於創客的理念和想法。

潘昊:深圳能將制造和創客結合

深圳市第7個舉辦Featured Maker Faire的城市,能有這樣的地位得利於30年前騰飛的制造業。經過這幾年的發展,深圳的制造業非常成熟,大量的山寨、傳統制造出現,在全球都非常出名。這一點吸引瞭很多海外的創客來到深圳制造自己的產品,但究竟什麼才叫創客呢?

在我的概念裡面,創客並不等於硬件的創新者,創客的關鍵在於你做出來瞭什麼東西:把想法付出實踐,成為一個作品。這次我們主辦Maker Faire也增加瞭很多制造業的環節在裡面,旨在將中國制造和創客結合:這是我們長久以來追求的目標。

1

Dale Dougherty:創客的本源在於熱情和社群

Make 雜志的創始人秉持著自己對創造的熱情,在2005年創立瞭該雜志。他認為,說道創造他最先想提的就是蘋果電腦,第一代的蘋果電腦是用木頭做出來的。兩個創始人憑借著對創造的熱情和對個人電腦的願景,把這個產品做出來瞭,它粗糙、不完美,但是這個正式創客驅動力的體現:對創造的愛。

隨著制造工具的升級,如3D打印機,我們發現我們能夠更好的做東西。並且隨著技術門檻降低,我們發現物理世界也能夠像軟件世界一樣多元的控制和分享。

“我2005年創立的Make雜志,我當時就是想告訴讀者,怎麼去做一個發光的單車,或者可以拍照的風箏。我想分享每個細節,讀者能夠跟著這些細節一步步的做出這個項目。”2006年Dale舉辦瞭第一屆Maker Faire,它的精神和該雜志的期望相符:讓更多人樂於創造。“Maker Faire是一個創造者和愛好者對話的平臺,很多愛好者能夠通過這個平臺變成創造者,這就是我想打造的社群。”

在Dale的概念裡,創客分為三個等級:零基礎到創客,創客到更好的創客,創客到市場。“我在聖地亞哥Maker Faire上認識一個女性創客,它幾年前開始自學3D打印,並且開始做3D打印鞋子。鞋子非常粗糙,可能沒有人想穿,但是她的想法是對的!有一天我們能夠掃描我們的腳,並且做出隻屬於自己的鞋子。”創客激動人心的地方就在這裡,你提出瞭一個想法,會有更多人參與進來,改進、優化你的想法,你就從零基礎的群眾,慢慢向市場轉移:這就是社群的力量。

所以怎麼樣更好的擴大這個文化?那就找尋這些有熱情的人,並且帶給他們這樣一個健全的社群,給他們自由、快樂的創造環境。

Dale Dougherty

Chiris Anderson:創客改變企業模式

如果你要Chris Anderson告訴你創客是從哪裡來的,它會告訴你從互聯網而來,如果你將你所有的咨詢告訴你的潛在客戶,那麼你的每個客戶就能夠變成你的開發者。

這樣說起來還很模糊,Chris舉瞭兩個人,他們都對公司的意義提出瞭看法。第一個是Ronald Coase:公司存在的意義就是減少成本,我們找到合適的人,給他們相應的工資和職能,這樣他們就知道他們應該做什麼,減少瞭中間環節的花費。Bill Joy則說:聰明的人都在替別人工作,其實我們找到的不是最好的人,而是最容易找到的人。

所以創客的不同在哪裡?我們建立社群,給與我們所有的資源和訊息,他們就能夠自己做想做的東西,這些厲害的人會自己來找你,並且是非常樂意地為你做事。海爾做瞭一個叫Airbox空氣質量檢測硬件,結構非常簡單容易拷貝,但是它能夠提供一個非常好的平臺。這個硬件提供的數據能夠給很多開發者很多想法:例如應用到空調裡。而這些開發者都是願意為你做開發的,因為這個裡面也帶著他們的夢想。

所以,創客的出現預示著企業模式的改變。就像Kickstarter,微小貢獻的人可能隻能得到小獎品,能夠提供改造意見的人可能能夠成為核心成員,能夠引領這個產品發展的人就能成為員工。這時候你找到的就是最好的人,因為他確實為你的產品提供瞭寶貴的推動力,既然如此,又何必在意他們是什麼大學畢業的呢?

這樣的模式關鍵在於降低參與者的門檻,學會分享,就像互聯網一樣。

4

Tom Igoe:創客是科技和人文的平衡點

Arduino的開發者Tom Igoe有另外一個身份,就是紐約大學ITP的教授,他在那裡任教瞭15年。在那裡,他給瞭學生一個傳達自己想法的機會,並且把自己的想法變成現實。他有一個學生很喜歡把美國的諺語變成現實,他的產品沒什麼科技含量,但是很有趣:這也是他所鼓勵的,因為裡面帶有人文氣質。

另外,他還接觸過一個學藝術的學生,她想讓色彩斑斕的藝術品“活起來”。所以Tom就教她電子和編程,最後她做出來瞭一個漂亮的藝術品。“很多人會問,她用瞭什麼開發板、語言、電機。我不在乎,因為她的作品不是科技,而是藝術品。”而這些正是創客正在做的事:產品裡總帶有人文的情感在裡面。

對於Arduino來說,他們也是堅持著這樣的想法。“我們不想讓所有人都變成更好的程序員,而是想讓編程成為人們更容易使用的工具。”

5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