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ld不住了吧,理科生們,讓你們看看文科帝! !

原英語版本:“My enemies are many,my equals are none. In the shade of olive trees,they said Italy could never be conquered.In the land of pharoahs and kings, they said Egypt could never be humbled.In the realm of forest and snow,they said russia could never be tamed.Now they say nothing.They fear me ,like a force of nature,a dealer in thunder and death.I say I am Napoleon,I am emperor…….. Burn it”

以下為正常翻譯版:

“我樹敵無數,卻從未逢對手。在橄欖樹蔭下,他們說意大利永遠不會被征服。在法老和國王的土地上,他們說埃及永遠不會臣服。在森林與暴雪的國度,他們說俄國永遠不會被征服。現在他們已無話可說。他們畏懼我,如同畏懼帶來雷霆和死亡的自然的力量。我就是拿破崙,我就是皇帝…….燒掉它!”

文言文版(“仇寇”“寂然”深得中國史書之精髓!):

朕之仇寇多矣,然敵手則未之有也。大秦、大食、羅剎,皆自詡不可勝之,而今寂然。彼畏朕,猶若畏天。朕,天之子也……焚!

拖沓文言版:

吾敵者眾,橄欖蔭之意,曾言未可徵,法老萬丈國,誓書絕不臣。林海雪原深處,俄之不敗如神。俱往矣,唯今皆為廟堂之下,俯首叩拜。吾之天命皇者,吾名天之子也,燃盡天下皆為我枕!

白話文版 :

“朕樹敵無數,平生未遇對手。油欖樹之蔭,或曰意大利不可戰勝;法老與諸王之地,或曰埃及永不屈服;莽林白雪之國,或曰俄羅斯誓不低頭。今日,人皆詞窮無語。爾等懼朕,如天地之力,雷電死神。朕為拿破崙,九五之尊……焚之! ”

京劇版(西皮流水)

歐羅巴賊寇紛紛來交戰

棄兜鍪丟鎧甲那堪我一擊

只嘆是人世間無有敵手

揚長劍四野顧心下茫然

橄欖林密森森枝葉婆娑

意大利小賊人竟敢跳梁

倚仗著阿爾卑斯山

不把那降書順表呈軍前

黃沙漫漫埃及地

古來帝王做戲場

而今也敢把亂作

聚兵馬結營寨抗拒天兵

聞聽得羅剎國風雪正緊

林海中莽滔滔好藏大軍

那沙皇據寶座銀牙咬碎

心思思一念念要舉叛兵

將麾下兒郎們征伐四方

到如今天下平意氣洋洋

獻降書遞順表卑躬屈膝

誰曾像前日里恥高氣昂

怒雷霆震天地撼動四方

觀古今帝王將誰可比肩

(白)

三軍地!

(眾軍士應)

有!!

(白)

與我焚燒了它!

評書版:

話說朕的敵人那~叫一個品種繁多啊,可咋樣?都被朕連鍋端了!不說那窩在樹陰子裡的意呆利小兒,就連法老國王滿地亂爬的埃及老頭,還有林海雪原嘩嘩的老毛子,可都給朕滅了!朕!奏是那上天入地驚雷霹靂人稱教皇見也要了抖三抖皇帝拿破崙波拿巴是也!給朕(啪!)燒~

古詩版:

大王賦

平生善殺敵,

未見真丈夫。

青青橄欖枝,

三秋成病木。

塔陵四五列,

黃沙淹故土。

北國寒寂寂,

罡風摧鐵骨。

俯首慢稱臣,

夜半聞鬼哭。

揚我帝王威,

震我雷霆怒。

天子是為此,

祝融開我路!

打油詩版

仇滿地,敵手無。

諸候空言何其響,遇吾頭皆伏。

地吾獨尊,神鬼化灰飛。

古詞版:

破陣子

數載干戈快意,一生刀劍稱雄。聞有欖枝折不易,難渡黃沙卻王公。北原盡雪熊。

青樹摧自鐵蹄,諸侯屠於強弓。且看九州誰不懼,劃地指天亦從容。 (焚)克里​​姆林宮!

詩經版:

法風·陣前

矯矯橄欖,其葉蔭蔭,風過未折也,吾且斫之。

幢幢王丘,其貌巍巍,引爾未歸也,吾且移之。

木林莽莽,漫其雪原,促彼未臣也,吾且摧之。

仇讎擾擾,其意揚揚,吾至矣,灰飛煙滅。

大王怒也,若雷霆萬鈞。

前路遙遙,彼可燒之。

賊寇皇皇,其眾怡然,吾至耳,狼奔豕突。

大王怒也,死生之間。

前途漫漫,彼可焚之。

武俠版

仇人。

曾經我有很多仇人。

摘葉手,不死法王,綠眼人熊,這些人平生未嘗敗績。但現在,他們都死了。

而我活著,活得很好,很快活。

我即江湖,江湖即我。

燒吧。

聖經版orz

我在地上的仇敵無數,可是沒有一人在我面前站立得住。

橄欖樹的綠蔭底下,他們說巴比倫永遠不會傾倒。

法老的權柄下,他們說埃及永遠不會敗落。

北方的極處,他們說羅施永遠不會滅亡。

現今他們都俯伏在塵土裡,吻我的腳跟。他們見我的面必震動。山嶺必崩裂,陡岩必塌陷,牆垣必坍倒。我告訴你們,我是今在,夕在,永在的王。我要降硫磺和火在地上。

強大滴JAVA版(不知道運行結果如何)

import java.util.HashSet;

public class Napoleon {

private HashSet enemies = new HashSet();

// cdps = Chrysanthemum Damage Per Second

public int cdpm = 100000;

Napoleon() {

enemies.add(new Enemy(“Italy”, 100));

enemies.add(new Enemy(“Egypt”, 100));

enemies.add(new Enemy(“Russia”, 100));

}

private void speak()

{

System.out.println(“My enemy number: ” + enemies.size());

HashSet trueEnemies = new HashSet();

for (Enemy e : enemies) {

if (e.cdpm > cdpm)

trueEnemies.add(e);

}

System.out.println(“The number of enemies who can beat me: ” + trueEnemies.size());

for (Enemy e : enemies) {

do {

e.shout();

} while (e.canBeatNapoleon(this));

}

for (Enemy e : enemies) {

e.shout();

}

cdpm = 10000000;

System.out.println(“I am Napoleon cdpm ” + cdpm);

System.out.println(“Dispose enemy list…”);

enemies.clear();

System.out.println(“Enemy list disposed!”);

}

public static void main(String[] args) {

(new Napoleon()).speak();

}

}

class Enemy {

private String name;

public int cdpm;

Enemy(String name, int cdpm) {

this.name = name;

this.cdpm = cdpm;

}

public void shout() {

if (cdpm > 0)

System.out.println(name + ” says: we are invincible!!!”);

else System.out.println(name + ” says: ……”);

}

public boolean canBeatNapoleon(Napoleon n) {

if (cdpm < n.cdpm) {

cdpm = -1;

return false;

}

return true;

}

}

output:

My enemy number: 3

The number of enemies who can beat me: 0

Egyptsays: we are invincible!!!

Italysays: we are invincible!!!

Russiasays: we are invincible!!!

Egyptsays: ……

Italysays: ……

Russiasays: ……

I am Napoleon cdpm 10000000

Dispose enemy list…

Enemy list disposed!

國外同好各版。 。 。

亞歷山大大帝版:

他們說希臘永遠不會統一,他們說波斯永遠不會被攻克,他們說印度永遠不會被征服,從今以後,他們什麼也不會再說…… 他們對我的恐懼就如同恐懼災難,雷霆和死亡,我是亞歷山大大帝,我是王者!指著一頭印度大象戴上他的頭盔說“打倒它!”)

凱撒版César:

他們說高盧永遠不會被攻克,他們說不列塔尼永遠不會被戰勝,他們說元老院永遠不會屈服……從今以後,他們什麼都不會再說,他們恐懼我就如同恐懼災難,雷霆和死亡……我是凱撒,我是執政官!

希特勒版Hitler :

在猶太聚居地的樹蔭下,他們說法蘭西永不會馴服,在泰晤士河上,他們說英吉利永不會墜落,在裝甲艦的甲板上,他們說美利堅永不會戰敗……從今以後,他們什麼也不會再說……他們恐懼我如同恐懼災難,雷霆和死亡,我是希特勒,我是獨裁者!指著一艘戰敗的美國航空母艦“炸了它”!

北京話版 :

小爺茬架從來誰也不吝。橄欖樹底下內意大利吹牛B說丫誰也不服,法老國王遍地都是內埃及也跟這兒地葛,齁兒B冷的老毛子都TM跟爺這兒拔份,純粹蹬鼻子上臉!爺讓這幫孫賊立馬歇菜!他們丫跟爺跟前兒都得露怯,跟TM耗子見了貓一德行。爺就是拿破崙,爺就是皇帝老子,給爺幹!

上海話版:

寬無伐色衣額寧叫叫乖乖,但是麼撒寧好撩特無。了了橄欖樹額陰陰豆無豆。伊拉剛內意大利作特是想啊法要想呃。了樂木那依特子國王呃地盤高豆,伊拉港埃及寧狹氣老卵。樂樂凍色特寧呃地方,俄國是永遠化胖額。內麼現在伊拉饞部特無關特了。伊拉現在寬到無慌,就像無是伊拉牙叔一樣,無就是老法師,無就是鍋王……乃一作特!

天津話版

“哥哥仇人不Sao(三聲),就似沒人弄地倒。在陰涼地方,也不內家兒子非說意大利不會玩完。法老和國王的地介兒桑,也不誰說埃及則輩子不會咯屁。現在他們都不敢BB。他們都怕你爺爺我,就跟怕雷劈和翹辮子那種自然力量。我就是拿破崙爺爺,我就是皇桑……給我弄(neng)它!”

四川話版

以前有一車皮人跟老子對到干,現在沒得哪個敢在老子麵前提勁。橄欖樹涼壩兒,有人說意大利那個娃兒不得被踩扁,在出乾木乃伊那個咔咔角角,他們又說埃及那娃不得虛,山喀喀的老毛子也說過他們雄的起,現在一個都不敢冒皮皮。他們虛火我的很,就像怕打雷扯火閃一樣。老子是拿破崙,老子最大,燒它龜兒子的!

廣州話版

我有鬼死感過對頭,但係冇一個對手。系橄欖樹噶陰影下,佢地話意大利系唔會被比人對霖。法老同國王噶地頭上,佢地又話埃及永遠唔會認低威。到左深山老林白雪茫茫噶俄羅斯,佢地仲話冇可能打得贏。依家佢地乜都講唔出啦。果班蛋散驚曬我,好似怕掛柴同埋閃電感鬼樣。我話我係拿破崙,我係皇帝……燒左佢!

廣州話版2:

我有n咁多個敵人,但係冇一個人ko到我。 o系果棵橄欖樹下面,班友仔話永遠冇人打得羸意大利;o係法老同國王塊地上面,班蛋散話永遠屈到埃及機;o系森林同暴雪o既國度入面,班粉腸又話永遠冇人對得冧俄國。但係依家成班HIHI AE都AE冇得喇,佢地驚我,就好似驚俾雷劈同去賣鹹鴨蛋o既自然力量!我話你知,我就係你老闆拿破倫,我就係皇帝……燒、左、佢!

無錫話版:

看否慣你阿哥個擰有否得了的,就是從來麼擰打的過俄,哪說法。意大利埃及俄羅斯個幾隻表獎算個P啊,伊幫小赤佬全部見俄哈,一個個里討切生活個面孔,俄就是拿破崙,俄就是皇帝……搭俄燒落!

南京版:

老子活鬧鬼,吊嘚麼的人跟我嗆。不就是橄欖樹下面蠻,那群小比樣說意大利才是頭。就那個法老和國王的過過拉上面啊,那群小比樣說就是不服。森林和下雪天,小比樣的說俄羅斯就是不服。現在他們麼得話說賴,他們怕我,怕老子和閃電死亡一樣吊。老子就是拿破崙,老子就是活鬧鬼……燒嘮!

湖南話版:

老子出手就冇得輸。意爹叫腦殼,埃及板硬。俄國也咻人,恆之都是屁彈琴。於至今皆送我赫倒,只扮得矮的。

我是崙爹我怕哪個————燒!

東北話版:

咱這輩子碰見各種嘎咕人,可從來沒叫人整倒過。橄欖樹內疙瘩,他們說意大利是爺們。法老和國王內片地兒,他們說埃及倔著呢。在深山老林大雪片子內塊兒,他們說老毛子可硬實了。現在他們一個個的裝孫子呢,都沒詞兒了。怕咱怕得跟內打雷天兒窩裡的耗子似的,咱就是拿破崙,咱就是老大……一把火給它燎了!

最後來個耽美版:

我閱人無數,可從沒遇見真正滿足我的攻。意大利的色狼以為自己是技巧高超的情聖,埃及人偷用印度神油裝金槍不倒,俄羅斯的熊男以為自己有最堅挺的JJ。遇見我,他們都吃不消了,他們不敢再撲上我的身體怕精盡人亡。我是萬人迷黑洞受,我是雷文中的傳說……吃點偉哥再燃燒一次吧!

再增補一個網絡用語版

“哥的對頭多,可哥的寂寞沒人能懂。橄欖樹那頭的意大利號稱他們就沒杯具過,法老多如狗國王遍地走的埃及說他們不知道啥叫餐具,就連鑽林臥雪的老毛子也吹自己沒見過大茶几。現在這幫SB都讓哥給挨個爆了菊花,再也沒得吹了。丫們怕哥,哥就是神,敢跟春哥鳳姐雙飛。哥就是拿破崙,傳說中的洗具帝…給老子放火燒”

via/link

                                

Game2遊戲冷笑話分享: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本文來自冷笑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