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Play中國內測:4個問題決定成敗

01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據媒體報道,Google回歸中國進程再度向前走瞭一步,目前 Google 已經在中國設立服務器進行內測,特供版的Google Play 商店采用瞭紅色的設計,並不包括音樂、書籍和電影資源。屆時用戶可以通過綁定銀聯卡購買應用及遊戲。不過,由於本地化的一些障礙,原定今年年底上線時間可能要拖到明年。

隨著Google Play在中國落地日近,行業必然會關註Google是否可能徹底改變目前國內android分發市場的格局,畢竟Google Play采取的是3:7分成,更有利於國內發行商和CP。

在gamelook看來,Google Play中國落地之後的成與敗存在4個懸而未決的致命問題:

問題1:用戶哪裡來?手機廠商裝還是不裝Google Play?

沒有用戶量的應用商店即使再大的來頭也是虛妄,這在中國市場早有先例,此前亞馬遜中國就曾跟著Kindle的中國發售將亞馬遜商店引入中國市場,亞馬遜當時也是采取的3:7分成,但因為沒有有效的用戶群很快就脫離瞭國內遊戲業人士的視線。

那麼google通過什麼方式來保證自己有量呢?google其實早有準備,2007年google為瞭成功推出android成立瞭一個名為開放手機聯盟(Open Handset Alliance)的組織,目前該組織成員公司已達80多傢,其中中國移動、聯通、電信是其成員單位,同時手機廠商中華為、中興、聯想、OPPO、海爾已加入該組織。

該聯盟中的知名手機廠商比如三星,在生產android手機時必須與Google簽署“移動應用發佈協議”(Mobile Application Distribution Agreement),協議規定,需在設備中預裝十餘款Google應用,Google搜索需設置為默認搜索引擎,Google搜索和Google Play需出現在主屏,而顯示其他Google應用的操作最多隻需滑動一屏。

從上面來看,這是一個霸王條款、但可以理解,加入該組織的國內手機廠商應用商店已積累瞭一批用戶,但憑什麼拱手相讓給google呢?從此前的新聞報道來看,google現階段采取瞭給廠商補貼的策略,提供每部手機1美元的預裝費,不過相比手機廠商自己運營應用商店的收益,google的預裝費吸引力十分有限。

那麼假如手機廠商不預裝google play、采取對google不配合的態度會發生什麼?2012年發生的阿裡雲OS手機被google喊停事件值得參考,google之所以對阿裡雲OS憤怒有3點:阿裡對Android改動,且不承認是Android;對安卓應用不能完全很好兼容,將可能導致安卓陣營分裂;阿裡雲應用商店中有很多盜版應用。說穿瞭,就是“阿裡不聽google的話”。

gamelook認為,如果google回歸中國後核心利益受損,google不排除采取類似阿裡雲OS事件的方式,激烈表達自己的訴求,國內手機廠商可要糾結一陣瞭,因為一旦與google起沖突受影響的將不隻是中國市場、還包括海外。

問題2:google play進入中國之後與現有商店是競爭還是合作關系?

老外有老外的規則,中國則有中國的國情,假如各路手機廠商在google的要求下安裝瞭google play,長期google是否就高正無憂瞭呢?非也。

如果google把自己放到瞭國內各路應用商店的對立面,或者被他們認為是最大的敵人,那麼等待google的將是一場應用商店領域長期激烈的巷戰,且還是被一群中國公司群毆。

在gamelook看來,google在中國沒有自己品牌的手機硬件銷售將造成很多被動局面,比如手機廠商可以裝、但一旦手機進入線下銷售渠道、甚至互聯網渠道之後,這些銷售代理商還有“刷機”這關可以刪掉google play,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廠商先收google play預裝費,再把google給的錢以推廣費的形式給到代理商讓其消滅google play,然後把責任一腳踢給用戶,一個很簡單的把戲就讓google欲哭無淚。

很多歐美公司都瞧不起硬件銷售渠道中的預裝、刷機的把戲,但預裝從來在BAT眼中都是一項基礎性、戰略性的工作,接不接地氣將決定google是否有長期戰鬥的耐力。

如果google真的有魄力將google play打造成中國最大的android應用商店,gamelook認為真正長期有效的方式是與各大手機廠商采取分成的方式,比如google拿10%、手機商拿20%、CP拿70%,也許這樣做google在分發上最終隻是賺個瞭吆喝,利潤給瞭手機廠商,但google可以通過移動搜索、移動廣告來實現中國市場盈利。不過這樣做的副作用,會導致手機廠商渠道人員大量下崗。

問題3:中國用戶憑什麼用google play而不選擇其他商店?

根據騰訊的統計數據,目前國內有差不多50%的android用戶同時安裝2個、或2個以上的應用商店,多個應用商店在手機上共存並不罕見。google play重返中國的第一步是至少要成為安卓用戶下載應用的候選項,再成為首選項。

要成為首選,應用商店在用戶面前要比的就是誰更理解用戶的需求。相比iOS較為單一和海外市場類似的生態,國內android市場與海外存在極大的差異,國內渠道因為相互之間不存在真正的護城河,在商店功能、運營手段上可謂追求到瞭極致。雖然不能說google、蘋果那樣完全靠“算法+編輯推薦”的榜單呈現方式就是差的,但至少對國內android市場來說,這種國外應用商店的運營規則已大大落後於中國市場的實際情況。

舉幾個簡單的例子,比如國內商店玩的很轉的媒體化應用推薦、攻略、預約、紅包、抽獎、免流量下載、社交分發等等方式google在國外就沒有,而這些極具中國特色的運營方式google是學呢還是不學呢?

同時,中國市場的一些惡習,比如自充值、工會返利促銷手段,google如果不跟,玩傢很容易因為價格和福利因素倒向其他應用商店,如果嚴格遵守國外google play的運營套路,google play中國版將成為國內android市場用戶福利最差的商店。

很多國外互聯網公司之所以在中國市場屢屢失敗,就是因為中國本地互聯網公司在某項業務進入深度運營狀態後,各種運營手段開始與美國式互聯網分道揚鑣,google作為一傢全球性互聯網公司,是否會給中國版的google play入鄉隨俗的權利直接決定瞭這款商店能活多久。

問題4:如何獲得好遊戲、運營開發者社區?商店自動化未必適合中國安卓市場

對於遊戲內容的開發商、發行商來說,目前的國內android市場因為分成比偏低,肯定第一時間是歡迎google play在中國落地的,如果google能解決用戶量這個難題,那麼下一步所面臨的挑戰就是如何與中國的開發者合作瞭。

同樣,與海外的appstore、google play運轉機制不同,中國本地的android應用商店的運營更體現“人治”、而不是“機治”。遊戲開發者與應用商店初期的商務接洽、拜訪、測試安排、評級、上線資源分配、後繼運營資源的分配上,很多地方都體現瞭渠道“人”的要素的存在感。

如果google在中國市場采取跟appstore一樣的“黑盒式”合作機制、高排名主要靠廣告買量和推廣、同時推薦位資源隨大流傾向大型、和知名開發商遊戲,甚至再如海外市場一樣,主要推薦歐美產遊戲,那麼可以預見google play在中國將遭遇的問題是appstore化、去中國android生態化。

現階段,雖然國內已有瞭一批能夠自主發行的大型遊戲公司,但市場上還是存在大量的沒有錢買廣告、僅依靠android渠道推薦存活的中小CP,尤其是休閑、棋牌遊戲領域更是如此,如果google不能接地氣,看看appstore的現狀就知道,那麼未來將導致的是更加壓縮中國市場的休閑手遊、獨立遊戲、棋牌遊戲的生存空間,雖然“黑盒式”的自動化是公平的,但公平建立在一部分用戶確有需求、理應存在的手遊產品的死亡之上,那麼就是不合理的。

在gamelook看來,google play落地中國之後要長期存活、並得到手機商的認同、開發者和用戶的喜愛,最忌諱的就是自說自話以及直接照搬歐美的標準。誠然,android全球的生態確實是google打造的,但在中國市場google在移動分發市場的存在感還是僅限於android這個操作系統。

在google離開中國的這5年中,中國的移動互聯網正在以非google所能理解的方式生長,google play如果想在中國扮演分發市場革命者的角色並不現實,可取的方式是先成為改善國內android市場的良性催化劑,對中國市場認知深度和自我改變的決心才是google play的生存法則。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