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glass:我們究竟需要幾塊屏幕?

7d222e22jw1edfvglwqkxj20vk0n6agk_副本本質上 ,Google glass就是一塊隨身的半英寸屏幕。在一個消費電子玩傢擁有40英寸的電視、25英寸的臺式電腦、13英寸的筆記本電腦、10英寸或者7英寸的平板電腦、5.5英寸的大屏手機、3.5英寸的小屏手機、2寸的智能手表之後,半英寸的智能眼鏡到底能幹嘛?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場景問題。

在去年12月期間,谷歌大量釋放glass2.0開發者版本的購買邀請碼,於是有不少谷歌眼鏡被帶回瞭國內。而春節期間隨著在美留學生回國過年,國內也迎來小范圍的又一輪Google glass熱潮。

防火墻等妨礙Glass體驗

事實上,在內地,無論是防火墻還是國行版本的安卓都對Google glass極不友好。這使得在經歷難以忍受的翻墻註冊,以及國行安卓版本沒有谷歌服務框架的折騰之後,Google glass仍沒有提供很好的體驗。但拋開這些問題,Google glass足夠讓人驚艷嗎?

答案是否定的。糟糕的是,這並不是這個產品本身的品質問題。

本質上,Google glass就是眼前的一塊近景屏幕。Google glass獨有的棱鏡顯示器是各種仿制智能眼鏡廠商巨大門檻,這塊屏幕可以隨時被喚起(抬頭動作可以喚醒),然後利用語音處理一些關鍵信息,比如搜索,比如快照,比如電話(在國內無法使用)。

但是,我們究竟需要幾塊屏幕呢?

業內曾經有這樣的論斷:認為手機屏幕替代PC屏幕的原因是手機的刷新頻次比PC要多很多。這使得移動互聯網隨時隨地的優勢得以呈現。

而此前在智能手表領域,核心邏輯也在於:平均一個用戶一天要解鎖數千次手機屏幕,而其中有三分之一可以在手表上完成。

那麼,對於Google glass而言,這就是一塊抬頭喚醒的屏幕而已,我們需要這塊屏幕做什麼呢?

拍照確實是個不錯應用。因為相比掏出手機來、打開App、點擊拍攝這一系列動作,一仰頭一句“OK glass”確實方便很多。但除此之外呢?

比掏出手機更便利在大部分場景下並不成立,因為掏出手機並不麻煩。智能手表目前遇到的困局就是如此——人們對於一天解鎖幾千次屏幕還沒有產生厭倦之意。同樣的,Google glass也沒有找到足夠吸引人的場景。

甚至於,Google glass的所有設置,都需要在手機上設好,通過二維碼傳遞到眼鏡來完成。甚至於谷歌官方建議在沒有wifi的室外,將手機熱點打開為眼鏡提供wifi。那麼,我已經有手機這個屏幕的情況下,為什麼還要眼前的這個屏幕呢?無數的開發者在努力地讓手機屏幕更加無所不能。這間接地降低瞭其他屏幕的價值。

對於更多屏幕的作用和功能,在手機屏幕的想象力達到極限之前,是很難有革命性突破的。

所以,Google glass的場景是不存在的。回想一下Google glass那個嚇死人的發佈會,但是從跳傘到BMX,視頻采集都是類似go pro這樣的運動相機能完成的。說句不好聽的,僅僅是視頻采集的話,華強北十年前就出現的偷拍眼鏡或是偷拍鋼筆等可以達到同樣的效果。

相比Google glass的實時直播,其實定向把wifi信號發送到兩千米高空飛艇上的技術更加迷人。

那麼,Google glass還有救嗎?

有,但解決方案甚至不在google身上。

嚴格意義上,如果說gear就是三星note3的一個附屬設備,那麼可以把Google glass描述為是google+的附屬產品。但這種媒體訂閱類的SNS社區目前並不流行。對中國人而言,無論微博還是微信朋友圈,Google glass都不是足夠理想的設備——需要文字輸入,需要點選操作,而不是一個指令能夠完成。

Google glass的殺手級應用是類似“啪啪”這種語音圖片社區,或者是snapchat類的應用。快速拍攝一張照片,即興錄制一段語音,然後分享到社區。但他們都還不是主流社交應用。

目前主流的社交方式還是文字,限制瞭Google glass的場景。

此外,Google glass有限的傳感器也是硬傷。目前Google glass在棱鏡顯示器內測有一個鏡頭,用於檢測眼動以適配操作(比如可以設置眨眼拍照),此外有陀螺儀(沒有GPS,GPS信息需要手機讀取再通過二維碼同步進眼鏡),可以監控眼鏡的水平傾角,實現摘眼鏡鎖屏和抬頭喚醒等。其他的傳感器似乎沒有瞭。這限制瞭Google glass應用的想象力。在想象力匱乏的Google glass開發者應用市場,有三十多個不痛不癢的應用,大部分是閱讀類的。但Google glass本身是個糟糕的閱讀器,且不說半英寸屏幕的顯示體驗完全不能和平板電腦相比,長時間收近右眼焦距是容易造成眼球疲憊的。

而添加更多的傳感器意味著耗電量的評估和電子結構的重新設計。這是很要命的事情,對於一個摸索中的硬件來說,這簡直是推倒重來的災難。

所以如果非要下一個結論的話,目前版本的Google glass似乎是沒得救瞭。

Google glass是可穿戴設備的先烈。

毫無疑問,Google glass雖然不是第一件隨身的智能設備,但確實因為廣泛的影響力而開啟瞭可穿戴設備的時代。這個時代給開發者和消費者都有一個初始的錯覺:硬件創新是一切,把傳感器裝進所有物件就是未來。

顯然世界還是講邏輯的。對於軟件、運營以及場景重現的一攬子產品規劃,才能帶來良好的用戶體驗。

而Google glass太冒進瞭。

“軟硬結合”也是2013年的一個熱門詞匯。而越來越多智能設備成為負面教材似乎也不斷在提升這個詞匯的含金量。

在先烈之後,許多智能硬件的開發者,也許會更關註場景、體驗和軟硬件結合。從而推出真正改變用戶生活的產品來。

從這個角度而言,Google glass亦有其可貴的價值。

從我個人的角度,我仍推薦沒有使用過Google glass的軟硬件行業從業者,應該去深度使用一周,拿其中的產品方法論來比照自己的工作,會有些心得。

 

=====================================

本文來自謝闐地的個人微信公眾賬號智齒(zhi_chi)。

getqrcode

智齒:最終,智能設備會武裝到牙齒。歡迎訂閱最務實的智能設備與創意硬件玩物賬號“智齒”。《闐地的願望清單》智能設備格調指南連載中。

.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