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Buzz路在何方

  Google Buzz其實是一個相當不錯的產品。筆者在buzz剛剛推出時就去試用過,但是當時對於這個相當社會化的產品還並不了解。時隔幾個月,現在已經對於這個全新的產品,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Google Reader與Google wave

  社會化,無疑是一個不可避免的詞。社會化網絡的出現,極大的增強了用戶的粘度。我曾經寫過一篇關於Google Reader社會化的研究。

  • Google Reader在社會化之路上堪稱典範,時至今日,已經近乎完美的實現了各種社會化的構想。
  •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正是Google Wave。
  • Google wave走的並不是社會化的路線,而更加類似於一種協作平台。

  Google Reader的成功,和Google wave的失敗,實際上恰恰正是因為同一個原因:用戶。由於Google龐大的用戶群,Google Reader的社會化之路才走的如此輕鬆;同樣,也正是因為脫離了這個用戶群,Google wave也不可避免的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尷尬境地。

  無論是gmail也好,wave也罷,最終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用戶。沒有用戶使用的服務,必然是失敗的。

  社會化之爭,實際上就是用戶之爭

   Google Buzz

  wave的失敗,顯然對Google觸動不小,於是他及時的推出了Buzz。 Buzz最大的優勢,便是這難以置信的用戶群——他是內置在Gmail 當中的。這樣的設定,使得Buzz從一開始就擁有龐大的用戶基礎,同時更加可怕的是,他也是基於Google另外一個最為成功的服務——Google Reader上的。

  在此前,Google Gmail的用戶和Google Reader的用戶雖然是同樣的一群人,但是他們之間卻始終缺乏一種有效的交流手段。

  明白了用戶的重要性之後,Google顯然不能對此放手不管。於是Buzz順理成章的出現了。

Buzz

   Buzz的出現,成功的在Gmail用戶和Google Reader用戶之間建立起了一座溝通的橋樑。原本可以說是完全被隔離的兩組用戶,現在微妙的融合到了一起。這無疑有效的增加了gmail用戶的粘度。

  但是,我想Buzz的出現,絕對不僅僅只是為了給這兩個服務搭橋的。

   Buzz的發展

  無論一個服務最初被設想的多麼完美,最終也都是需要交由用戶自己去判斷其價值的。而這也正是Buzz所面臨的尷尬。

  我相信在最初被構想的時候,Buzz顯然是肩負著更加重要的意義的,參見來自於維基百科的記錄——

Google Buzz是由Google開發的社會化消息工具,集成於該公司的郵件服務Gmail中。朋友分享的鏈接與信息會顯示在Gmail界面中。 Buzz中融合了照片、視頻、鏈接等多種元素,形成了Gmail會話的重要組成部分。

  是的。 Google Buzz一開始的目的也是本著社會化這條路而來。不論怎樣,他或多或少的實現了這一目標:Gmail的用戶之間的交流開始變的越來越多,停留的時間也越來越長

  在此之前,我從未想過自己還能夠和這麼多的Gmail用戶進行直接在線的交流,而這個平台甚至還是Google提供的。從這個角度來看,Buzz無疑已經成功了。但同時,Buzz也走上了另外的一條道路。

   Buzz的尷尬

Buzz
 

  雖然Buzz提供了多種不同的分享方式,包括連接自己的博客等等。但是每天看下來,裡面出現最多的,始終是來自於Google Reader的共享條目。

  Google的本意或許是希望Gmail用戶可以多一些交流,這現在已經無從分析。重要的是,現在的Buzz,直接導致了Google Reader的內容大量湧入Gmail。這樣做的結果,就是讓原本混亂的信息更加混亂,憑空增加了閱讀的成本。

  從我個人的角度來說,自己並不希望看到這樣的結果。尤其是當一條信息已經在閱讀器中重複出現了多次之後,又再次出現在了Buzz中。這真是一件令人相當鬱悶的事情。

  造成這種問題的根源在於定位。 Buzz最初的定位是一個介於Google Reader與Google Gmail之間的社會化交流平台,選擇同步Google Reader的分享不僅可以讓這種定位更加明確,也可以有效的促進初期的討論。

  但是這種定位並不明確。

  1. Buzz是Gmail的擴展,這樣一來Gmail的純郵箱用戶可以直接參與社會化的討論
  2. Buzz也是Reader的延續,讓Gmail用戶可以了解Reader中的好友分享的內容
  3. Buzz當然也可以獨立,成為同時擁有Reader與Gmail用戶的討論內容的論壇

  結果,Buzz可以以其中任何一個目標作為定位並專心的發展,但是他選擇的是模糊自身的定位,以求同時包括。

  這種模糊的定位所帶來的結果,並不是一個各方面都完美的突破性產品,而是一個只能說差強人意的Gmail衍生品。

  但凡是一個成功的產品,其自身都有著極其明確的定位,無論是twitter,還是dropbox,甚至於是evernote。他們的成功,都歸功於自身明確且唯一的市場定位,而不是期待能夠包括更多的內容。至少,這不是在一個產品成熟之前所需要考慮的。也即是說,一個產品的成功與否,並非取決於他能夠做到什麼,而是清楚的知道自己不能做到什麼​​

  Buzz不能說不成功,但他卻終究無法擺脫Google Gmail和Google Reader的陰影。只希望Google Me可以帶來一些全新的東西吧。

  來源:讀者投稿,原文鏈接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