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的社會化夢想

  從1997年創立起,Google的搜索引擎就佔據了互聯網十餘年的主導位置,設置Google為主頁遠比Yahoo、MSN要有用得多,在Google搜索框背後是服務器、蜘蛛與數據算法為你尋找內容,這些內容可能是網頁、圖片、視頻甚至一個PDF文檔,Google從整個互聯網信息爆炸中獲益,事實上Google已經在搜索領域做得足夠出色,還創造出了Gmail、Android、Google Docs一系列深植於Google價值觀的產品。

  作為曾經的規則創立者,Google深刻了解創造並引領互聯網新趨勢的重要性,而社會化被廣泛認為將會是徹底改變我們生活的下一個新趨勢,這一概念的革命性遠遠超過我們之前了解的博客、視頻、LBS.儘管目前Facebook、Twitter已經足夠紅火,但個人並不認為他們就是社會化概念的終極體驗,相反還存在著著巨大的空間能夠去想像與探索。

Google的社會化夢想

  一個可供參考的案例是2004年創立的MySpace,僅僅一年之後就被新聞集團以5.8億美金的天價收購,當時每個月有超過2000萬用戶訪問,2008年底MySpace的估值甚至高達650億美元。那時候每個人都在討論MySpace,每個人都在讚美MySpace,認為他給用戶帶來了全新的不一樣的生活,而現在的MySpace早已不復當年風光,曾經大張旗鼓進軍中國的聚友網也沒有了動靜,目前新聞集團則在謀求快速出售MySpace套現的方法。

  歷史不會簡單的重複,但歷史總會驚人地相似,放到一個足夠大的高度看MySpace與Facebook、Twitter沒有太大區別,今天我們為他們作的頌歌可能明天就變成安魂曲。互聯網總會出現新的致命吸引力產品,Facebook、Twitter可能在那時候會被我們拋棄,用戶總是喜新厭舊的,這也正是互聯網讓人害怕卻又不得不靠近的獨特魅力。也許過個三五年,Facebook、Twitter早就淡出了我們的視線,但是他們消失並不意味著社會化探索的失敗,相反他們會成為社會化發展壯大過程中的一顆小小螺絲釘。

  與MySpace、Facebook、Twitter不一樣的是,互聯網總有無數的起起落落,但是Google十多年的堅挺證實了強健的生命力。儘管有無數新事物出現,但是我們發現Google的狀況其實是越來越好了,信息索引的需求客觀存在並且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鬥無法被取代,現有的社交網站並不能對Google形成致命一擊,當然Google對自身服務的持續改進也至關重要,例如推出Twitter的實時搜索。

  業界盛行威脅論、陰謀論太久了,個人並不認為Google在社會化領域的探索是為了阻擊誰,即便客觀存在也不一定是主要訴求。 Google Buzz可以被理解為向Twitter致敬,但是更多是希望成為一個信息中心,Wave更多是Google獨自進行的有益探索。 Google在社會化不斷嘗試更多是不希望錯過什麼,或者是可以創造一些新的想法來提升自己,也許Google在Orkut的時候已經看到了社會化的一些端倪。

  Google+更多是Google積累後的一種爆發, Google在這個項目中投入了巨大的努力,超過500名工程師,多個語言版本同時發布,整個項目的界面設計由蘋果前Mac軟件團隊設計師安迪。赫茲菲爾德帶領,第一時間提供了Android客戶端,iOS的客戶端也即將上架。看到Google+你很難講這是在模仿誰,整合了Google Talk、Picasa,創造了社交圈讓用戶可以快速整理好友關係,多人消息、多人視頻聊天可以讓大家便捷地進行交流,他們是想要打造一個新的社交目的地。

  很難去判斷Google+是否會成功,但是Google對社會化的探索一定會繼續,因為社會化完全可能是互聯網下一個新趨勢,Google如果不想要在新一輪洗牌中落後,是會不斷進行這種嘗試的。

  來源:XJP投稿,原文鏈接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