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的利益抉擇:從SOPA到CISPA


假如你在2012年的1月18日訪問Google或維琪百科,你會發現它們的主頁與平時完全不同,維琪百科改了自己的主頁,Google把自己的logo遮了起來,這一天對大多數人來說或許是平凡而普通的一日,但對大多數互聯網公司來說,卻是生死攸關的漫長一日。在這一天,他們團結起來,以“熄燈”的方式抗議《停止網路盜版法案》(Stop Online Piracy Act, SOPA)的通過,儘管國會還受到不少來自更有權勢的傳媒公司和藝術家組織的電話信件以表達對SOPA的支援,但最終,這項法案還是沒有被通過。

SOPA本身就是一部存在著太多模棱兩可地方的法案,即使沒有互聯網界的群起反抗,在很大程度上也有可能不會被通過。而根據Google披露的一份院外遊說報告來看,2012年第一季度公司在遊說方面的花費超過了500萬美元,遠遠超過了微軟(179萬美元)、蘋果(50萬美元)、Facebook(65萬美元)和Amazon(65萬美元)的總和,相對去年同期漲幅高達240%。

在2012年第一季度,兩大版權組織MPAA (美國電影協會)和RIAA (美國唱片協會)的遊說費用分別為57萬和167萬。媒體公司迪士尼和新聞集團在遊說上的投入不過130萬和157萬。

曾經有文章指出整個娛樂工業投入了遠遠超過互聯網公司的遊說費用以推動SOPA法案的通過,然而這篇文章只指出娛樂產業的總投入卻沒有講明每家公司分別的支出,它只說了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在遊說上的巨額投入,卻故意忽視商會的投入同時維持著十幾個和SOPA或科技完全無關的遊說活動。如果我們順藤摸瓜追尋這篇文章的後臺,就會發現一個叫陽光基金(Sunlight Foundation)的組織,而該組織的董事會成員中“碰巧”有Google的前遊說專員。

Google在自己的遊說支出中沒有列出針對斯坦福等大學的捐款,但斯坦福大學曾經發起了一個關於SOPA負面問題的討論會。它也沒有將付給像Engage等諮詢公司的費用計算在支出中,這些諮詢機構在網上搭建網站來為抵制SOPA造勢。

當然,或許一切都只是巧合,碰巧與Google前員工有關的基金會下的網站會寫出一篇攻訐性的文章來,碰巧斯坦福大學發起關於SOPA的討論,碰巧受到資助的諮詢公司見了網站來抵制SOPA。只是一下發生了這麼多和Google有關的巧合,不得不讓人感慨它在反SOPA活動中所扮演的舉足輕重的角色。

由於SOPA法案要求互聯網企業必須確保自身內容在智慧財產權保護方面的合法性,必然會導致自我審查成本的猛增,這是任何一家企業尤其像Google這樣的內容提供者不願意承擔的,所以,我們會看到當時的Google會如此激烈地反對該法案。但是,《網路情報共用與保護法案》(Cyber Intelligence Sharing and Protection Act ,CISPA)僅僅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要求互聯網公司同政府實現彼此之間的資訊共用,Google不會因此受到任何損失,於是,它不僅沒有對該法案提出任何異議,反而出資進行遊說以推動該法案的通過。

由於這次的CISPA沒有損害到Google等互聯網公司的利益,所以從公民自由的角度來看,CISPA的危害雖然遠甚于SOPA,公民和人權組織對該法案的反對也更強于SOPA,但Google等大公司卻依舊袖手旁觀,使得與CISPA的抗爭成了不願被“老大哥”監視的線民的孤軍奮戰,而最終,CISPA還是被眾議院輕而易舉地通過了。

從Google對SOPA和CISPA不同的態度中,我們看到了那個曾經堅持Don’t be evil信念的公司漸漸背棄自己的理想,籠罩它身上的光環也漸漸消弭。在今天這樣一個商業利益遠遠大於使用者利益和社會利益的時代,理想主義者或許真得無法生存了,Google做了這麼多年的好人,最終也變了,這次,它做出了自己的抉擇,一個為惡的抉擇。

文章翻譯轉載tech2ipo.com.若需要轉載本文,請註明轉載自tech2ipo.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