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員工自述哈佛教書和Google工作的差別

  編者按:2003年到2010年期間,原文作者Matt Welsh是哈佛大學工程和應用科學學院的計算機科學系教授。 2010年加入Google,是一名高級工程師。他當前的工作重點是廣域網性能和健壯性。下文由Matt所寫,文章對比了Matt在Google和哈佛大學時的一天作息,譯文由伯樂在線編譯。

  最近我在想,和在哈佛時的院系工作相比,在Google上班日子到底有多麼不同。最大的差別就是,相比之下,我曾在哈佛比較幸運,一周花半個小時做編程相關的事。而在Google,我花費將近(或超過)90%的時間在編寫代碼。另外,我拖延所耗費的時間和瀏覽大量“無意義”網站的時間更少了,這大致是因為我更享受工作帶來的樂趣。

Matt Welsh

  下面就是我在Google典型一天的過程:

  6:30 – 起床、把兒子叫起床、洗漱、早餐、帶狗遛公園。

  8:30 – 去上班(大多數時間是乘地鐵)。

  9:00 – 到公司。輸入6個不同的窗口密碼,讓我的工作場所返回正常狀態。檢查郵件。檢查我在不同數據中心的幾個部署任務的狀態,然後接著昨天的工作。

  9:30 – 10:15 – 開始編碼,給我所在的系統增加請求的功能。一直調試,直至正常運作,編寫一到兩個單元測試。處理代碼變動列表。去拿當日的三瓶免費的無糖可樂。

  10:15 – 11:00 – 轉到另外一個項目Git分支。查看同事給我所寫代碼的Review評論。仔細檢查代碼,並著手處理評論中所提問題。構建新版本,重新測試,重新修改代碼,以確保代碼看起來和運作都不錯。提交修改後的變動列表,回應評論。

  11:00 – 11:30 – 再次切換Git分支。安全起見,重構代碼,然後啟動一個需運行三小時的MapReduce任務,生成日誌數據,來分析網絡延遲。

  11:30 – 12:00 – 和在山景城的團隊成員開快速的視頻會議。

  12:00 – 12:35 – 在餐廳品嚐免費的美味午餐。和同事一起逗樂,分享我在中學時破解Apple IIgs的故事。

  12:35 – 14:00 – 返回辦公桌。檢查郵件。檢查MapReduce的工作狀態- 基本完成一大半。回應上午已完成的代碼Review的最新評論,然後提交代碼。合併並清理Git分支。查看任務列表,決定接下來做什麼事。

  14:00 – 15:00 – 和在劍橋、山景城和其他地方的團隊開視頻項目會議。這個會議是我一周之內唯一時長一小時的會議。這段時間比較有趣,我用來對筆記本做些小檢查,點擊“重載”MapReduce的狀態頁面,查看是否已經完成。檢查Buzz,並匿名發布一到兩條評論。

  15:00 – 16:00 – 灌點紅牛,保持能量,繼續奮戰剩餘時間。 MapReduce已經完成。生成(MapReduce的)結果數據圖,並仔細凝視觀察一會。分析結果為什麼和預期結果不一樣,並編寫新版本代碼,來生成另外一套統計數據。在結束當日工作之前,盡可能把代碼整理到可以啟動另一個MapReduce。

  16:00 – 17:00 – Whiskey Thursday!一群同事聚集到一塊,喝蘇格蘭威士忌並彈吉他。 (我辦公桌下面收集一些蘇格蘭威士忌。不知怎麼的,我被指派為“酒會”的護衛,不過這挺適合我的。)

  17:00 – 收拾筆記本,回家。

  17:30 – 20:00 – 晚餐,家庭時間直至兒子去睡覺。

  20:00直至睡覺- 如果晚上有事做,就做事。如果沒事,就喝些雞尾酒。

  相比之下,我在哈佛典型的一天工作:

  6:30 – 起床、把兒子叫起床、洗漱、早餐、帶狗遛公園。

  8:30 – 去上班(從家走到辦公室是20分鐘路程,我會帶著狗一起去)。

  9:00 – 到辦公室。檢查郵件。抱怨下午會議之前我必須要做的大量工作。

  9:15 – 開始寫資助申請書。大約三分鐘後,我不知道我要寫些什麼東西,所以接下來的約45分鐘時間是在看Engadget、Hacker News和Facebook。

  10:00 – 盡力迅速從看網站的昏迷狀態中恢復過來,盡力在一堆必須寫的推薦信中有所進展。幸運的是,這些工作容易,可以藉鑑我以前寫給其他人的推薦信,大部分是“拷貝粘貼”的工作。

  11:00 – 查看日曆,發現我僅剩一個小時來完成實質性的工作。回復一些在我收件箱呆了幾週的郵件。給助手發郵件,安排下週的三次以上的會議。

  11:30 – 起草一份預算,給不同的支持人員發送三封郵件,盡力在資助申請書方面有所進展。給申請書取一個標題和全額預算,使其聽起來合理。不過仍然還不知道項目內容會是什麼樣的。

  12:00 – 帶著狗狗,在校園溜達20分鐘。如果遇到其他狗狗,花的時間會更多些。

  12:30 – 跑到法學院餐廳,打超貴又不怎麼好吃的午飯。回到辦公室一個人鬱鬱寡歡地吃,邊吃邊看Engadget和Hacker News。

  13:00 – 當日的第一個會議,和隨機來自台灣公司的隨機人員開會。他們並沒有給我任何費用,但卻想讓我花費半個小時時間,來超詳細地解釋我給他們做的研究項目。

  13:30 – 當日的第二個會議,和一位二年級的學生開。他突然決定,在漫無目的的四年大學生活後,他想去伯克利或麻省理工攻讀哲學博士。雖然我解釋說,沒有相關研究記錄,不大可能有機會了,但他最後請求我無論如何要寫一封推薦信。 (於是)狡黠地留意可以藉鑑哪些推薦信。

  14:00 – 想到不得不做半個小時的講課。 (於是)找出去年的講課筆記,把幻燈片標題中的“2009”改成“2010”。大概瀏覽一下,雖然想起來這個講課完全是個災難,但我並沒有時間來修正了。

  14:30 – 16:00 – 向大約70名又困又煩的本科生講了緩存算法。為了讓講課更加令人興奮,我用了大量的PPT動畫,也用激光筆狂熱地做手勢。在回答大量問題後,讓我想起來,這個幻燈片去年為什麼是災難了,發誓一定要在來年再次使用這個幻燈片之前要修改它。

  16:00 – 16:10 – 關門躲在辦公室,盡力平靜心情,平復在講課過程中飆升的腎上/腺。狂灌可樂來補充能力和水分。

  16:10 – 16:20 – 查看郵件;瀏覽Engadget;查看Facebook。

  16:30 – 17:00 – 當日的最後一次會議,和兩位研究生討論所剩時間不到一周就要提交的論文。儘管他們沒有大綱和結果,但他們非常樂觀,相信能及時完成。我在白板上花約半個小時概述思想和可能的圖表,他們則在筆記本上龍飛鳳舞地記錄。許下一個模糊的承諾,如果本週我可以看到草稿,我可以檢查。

  17:00 – 帶著狗狗走路回家。這是一天中最爽的時候。

  17:30 – 回到家,立刻坐下來查看我在演講和會議中積累的大量郵件。給我助手發送五個新的會議請求,讓他在下周安排好。

  17:45 – 20:00 – 家庭時間,晚餐。

  20:00 – 通過查看郵件和修改我下週要用到的幻燈片,來假裝“工作”。由於太累,啥正事也乾不了了,喝點酒,然後再次瀏覽Engadget網站。

  編者後話

  也許你看過此文後,會覺得哈佛教授的一天工作時間怎麼有點懶散,其實原文評論中也有類似疑問,Matt在回復中解釋說,這是他個人不善於時間管理,並非所有哈佛同事都和他一樣。

  來源:伯樂在線投稿,原文鏈接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