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u CEO:[卡戴珊姐妹]5天收入破440萬元

GluLogo

【Gamelook專稿,轉載請註明出處】

Gamelook報道/在明星IP改編手遊方面,Glu Mobile是目前最成功的開發商,當然,該公司也一樣經歷瞭起起伏伏,《金·卡戴珊:好萊塢》成功之後,該公司的第二款明星IP-根據‘水果姐’凱蒂·佩裡改編的遊戲並為成功。不過,最近根據卡戴珊傢族Kendall和Kylie Janner姐妹改編的手遊《卡戴珊姐妹(Kendall & Kylie)》在全球發佈之後獲得瞭成功,發佈2天登頂美國iOS免費榜,未進行付費推廣情況下,5天收入破440萬元,打破瞭此前《金·卡戴珊》所創造的記錄。

在最近DICE峰會的一次采訪中,Glu公司CEO Niccolo de Masi對於明星IP改編手遊表達瞭自己的觀點,他透露這種模式在ROI方面是非常劃算的,明星IP改編手遊沒有固定的成功法則,Glu公司目前隻做擅長的遊戲類型,和電影IP相比,明星IP改編的成功率更高一些,以下請看Gamelook編譯的采訪稿:

13

成立於2011年的在手遊領域已經有很多年的經驗,但直到2014年《金·卡戴珊:好萊塢》發佈之後,該公司才算是獲得瞭有史以來的巨大成功。據該公司透露,2014年7月發佈的《金·卡戴珊:好萊塢》累計收入突破瞭1.46億美元,並且隻用瞭很低的用戶購買成本。對於競爭日益激烈的手遊市場來說,這無疑是很多開發商都希望出現的情況。

由於《金·卡戴珊》的成功,其CEO Niccolo de Masi決定簽約更多的名人,這些名流的粉絲量超過瞭十億級別,去年12月中旬,該公司簽約瞭‘水果姐’凱蒂·佩裡(Katy Perry),但這款遊戲的表現並不好,在接受采訪時de Masi承認該公司做這款遊戲時犯瞭一些錯誤,不過這也為後來的遊戲成功奠定瞭基礎,目前《卡戴珊姐妹》已經進入瞭美國收入榜Top 10,前五天的下載量就突破瞭130萬,比之前的《金·卡戴珊》同期下載量多瞭一倍。發佈5天之後,該遊戲的IAP收入超過瞭68萬美元(約444萬元人民幣),是此前《金·卡戴珊》同期收入的3倍多。而且,《卡戴珊姐妹》發佈2天就在美國iPhone免費榜奪得瞭冠軍,《金·卡戴珊》則用瞭24天,用戶評分也比之前的兩款同類遊戲更好。

考慮到還有多款明星IP手遊尚未推出,Glu在這個方面有可能實現更好的成績,即將發佈的遊戲擁有泰勒·斯威夫特、妮琪·米娜、《全民突擊》、戈登·拉姆齊以及‘小甜甜’佈蘭妮·斯皮爾斯等,在此前DICE大會上,de Masi接受瞭采訪:

明星改編手遊沒有固定成功法則:每一次都要有新東西

在社交策略上,你們根據凱蒂·佩裡改編的遊戲並沒有像之前的那款一樣成功,這方面你們學到的教訓是什麼?

我們不妨先看看電影、遊戲和音樂業務。我不認識電影導演、演員、作傢或者能夠知道成功法則的任何遊戲開發者,詹姆斯·卡梅隆或許離答案很近,但他的電影大片也是10年才出現一次,而音樂傢們幾乎沒有誰可以累計有10個專輯大賣,導演、演員也是同樣的道理。對於Glu來說,我們隻是覺得ROI是比較樂觀的,我們沒有預測任何一款遊戲成為大作,因為誰也沒辦法預測。不過我個人相信的是,在內容創作業務領域,不管你做的內容是什麼,這都是你所有能做的事情,人們會用自己的才能、品牌、市場營銷以及創新等嘗試成功,你必須做所有的努力。

根據凱蒂·佩裡改編的遊戲最主要是團隊執行方面出現瞭挑戰,我並不認為這是凱蒂個人品牌的問題,我們需要在遊戲中加入她的音樂,因為這才是她的最高價值所在,或許我們會針對她的粉絲重新設計設置重做遊戲,但我絕不相信2億的粉絲沒有可能帶來成功的機會,隻要我們做適合的或者更好的遊戲,還是有機會的。我們做瞭一些決定並沒有起作用,過去幾個月裡我們進行瞭很多次的復盤,學到瞭很多經驗,還有一點是,我個人的野心太大瞭,一年就簽約瞭好多個大腕,我們對過去表現不錯的工作室都進行瞭擴張,可能一些團隊的擴張速度本不應該這麼快的。我過去說要慢慢增長,謹慎擴張,但這個建議我自己沒有嚴格執行,為瞭快速增長,我們去年發佈的一些遊戲是由不擅長此類內容的工作室做的。

所以有些經驗是已經知道的,但我們又重新學瞭一遍,我自己違反瞭之前學到的東西,而且也看到瞭後果,在2016年我們會更加謹慎,發佈的遊戲數量也會更少。由於《卡戴珊姐妹》收入表現非常好,所以我覺得Glu Mobile在今年的表現還會持續增長我們還有《穿越火線》、《前線指揮官》等IP,與騰訊的合作對我們來說很重要,《卡戴珊姐妹》推出瞭很多天之後,我們其實都沒有在市場營銷方面投入過任何的付費營銷。

對於明星改編手遊來說,你們已經有瞭不錯的開始,那麼當所有人都玩過《金·卡戴珊》這款遊戲之後,他們會不會不想重復玩這類的遊戲,你們在創意方面怎麼考慮的?

其實並不是這麼回事,這兩個遊戲的玩法模式是不一樣的,你可以聽取Kendall或者Kylie的建議,你的目標是要成為社交明星,而不是名媛,新遊戲裡有更多的社交元素,除瞭和金探索出來的一些特色之外,我們還加入瞭部落、軍團之類的玩法。我們再來說名人,業績是名人的品牌效應,人們用這些品牌銷售很多東西,從洗發水到電影等等,之所以可以這麼做,主要是他們的明星效應在裡面,我們的方式不同的是,傳統媒介的廣告變成瞭社交媒體推廣,但這兩種模式有很大相似性。

由於明星的粉絲群足夠大,所以我們做這類遊戲的風險並不是那麼大,《金·卡戴珊》和《卡戴珊姐妹》兩款遊戲的用戶群是有重合的,但我們也從評論中看到兩款遊戲同樣存在不同的用戶群體,如果重合度隻有10%的話,那麼你就可以持續不斷地創造大作,很明顯,男明星則需要做不同類型的遊戲。

KendallKylie

我們在其他幾個明星IP改編方面的挑戰是,如何找出足夠差異化的玩法,但同樣確保是與核心粉絲的需求是息息相關的,在金的改編遊戲上,我們做到瞭,kenddall和Kylie這款遊戲似乎也找到瞭這個點,所以我們未來的遊戲還需要時間和市場的考驗,我並沒有期望他們像《金·卡戴珊》那樣成功,隻要有一半就可以瞭,這對於Glu來說就是有利潤的。

明星改編比電影IP更靠譜:隻做擅長的領域

在明星改編和電影IP改編方面你更傾向於哪個?

在過去3年裡,我們其實也做瞭4款電影改編遊戲,《機械戰警》、《終結者》、《碟中諜》和《詹姆斯·邦德》,但這幾款遊戲的表現都比較失望,因為它們不容易和玩傢產生個人的共鳴,目前來說,自Kabam的《霍比特人》之後,手遊平臺還沒有任何一款電影改編的遊戲能夠達到《金·卡戴珊》這樣的級別,這是非常有趣的趨勢,其他人也嘗試過明星改編手遊,但也沒有做好,因為他們沒有做自己擅長的內容。

Glu擅長4類遊戲:射擊、模擬、體育和競速遊戲,明星IP就是這幾類遊戲的標簽,射擊遊戲和明星改編遊戲將成為我們今年收入最高的遊戲類型,但起起伏伏是在所難免的,這時候我們還有模擬遊戲和體育遊戲,這就是Glu的產品策略。

我們聘瞭2名新的工作室領導者,在EA和Kabam工作過的Nick Earl以及在EA工作過的Tim Wilson,他們兩人曾在EA公司共事瞭13年,分別擔任我們的新工作室總裁和CTO,之前所有工作室都是直接向我匯報的,現在我改變瞭參與產品研發的角色,他們現在都向Nick以及Tim匯報工作,他們兩人運營工作室的經驗比我更多,所以更適合Glu的發展。我們在全球有10個不同的工作室和20個團隊,一個產品從創意審核到正式發佈需要經過5-7個環節,所以中間需要開很多會,我肯定是應付不過來的,但過去都是我自己在撐著,所以難免犯瞭不少錯,特別是團隊增長瞭之後,一個人就更難處理這麼多事情瞭。

現在我們的工作流程比之前更流暢,我們有瞭品牌領導者,這在之前是沒有的,我們有瞭工作室領導者,他們直接向工作室總裁以及CTO匯報,我們有瞭更好的工作方式,不隻是創意提交,還包括後續環節,在此之前,或多或少都是我來決定的,當然也有其他高管參與。

在公司運作方式方面,你們更像是哪一種?是Supercell式的探索多種領域然後砍掉不合適項目,還是Wooga式的做40個原型挑出來2個發佈?或者是其他方式?

更像是騰訊式的做法,他們也有大量的內部工作室,其中三分之一的項目會通過審核,但他們有很多不同的評級方式,比如拿不到微信推薦的話,那麼這個項目在其他騰訊應用當中獲得推薦的機會就更少。

其實這個問題是一個誤導,因為你沒有太多可以學的,這不像是電影行業,皮克斯可以用5-10年的時間打造一部電影,在這期間,你隻需要支付2個人為你寫劇本。而在遊戲業務中,腳本劇情並不是那麼重要,PPT的意義也沒有那麼大玩法、核心樂趣才是最重要的,你必須投入的更多,我們要投入十多個人才能把它做成可玩的版本。Supercell的做法很不錯,至少他們發佈的上一款遊戲也是大作,但到目前已經很久沒有他們的新遊戲出現瞭,一年一款遊戲都很難出來。平均來說,遊戲就像是男性網球比賽,如果你如果在20名以內也並不安全,或許你可以做一個5億美元收入的遊戲或者贏得Wimbledon大獎,和女性網球賽不一樣,Steffi Graf每年都可以拿獎(也就是說榜單頭部的競爭很激烈)。

這是一個現象,Glu仍處於有利地位,和King或者Supercell相比,我們創造一款5億美元的遊戲可能性並不比他們多,我們目前收入最高的遊戲是在1-2億美元之間,而不是5億美元,對我們來說,打造一款年收入5億美元的遊戲是真正非常困難的,然而對於King來說,雖然他們2011年的規模隻是Glu的一半,但由於Ricardo的巨大成功,目前該公司收入已經突破瞭20億美元,但Glu在2015年的收入也隻有2.5億美元,所以我們之間的成功標準是不一樣的。

這仍然是我們在追求的目標,我們在努力變得更好,Glu不會在自己不擅長的領域競爭,我們不做博彩、不做RTS或者RPG,我們也不做三消。雖然也有其他公司嘗試在這些領域做到最好,但我們不希望這麼做,除非我們覺得有能夠做出這些類型內頂級遊戲的團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