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DC 2010:人物觀點篇

Game2遊戲:


from:cng4u

我所看到的physics或者PhysX都是Nvidia的交易,他們有權利在遊戲中引入PhysX,但實際上游戲開發商並不真正需要PhysX。他們並不是因為需要而使用它,而是因為拿了別人的好處。

繼去年的“蝙蝠俠門”後,AMD與Nvidia再起爭端。在GDC上,AMD開發主管Richard Huddy指責Nvidia通過賄賂開發人員推廣PhysX。不過對於AMD來講,Nvidia的PhysX技術已經被應用多一些遊戲中,而AMD與Havok的GPU物理加速技術在去年GDC公佈後並未得到實際應用。

比起一般人來講我並沒有看過太多電影,我對這些導演非常敬佩,但並不意味著我會努力成為其中一元,他們已經給我帶來了成功的幫助。

《銀河戰士》製作人坂本賀勇在GDC發表演講,稱自己最早受到意大利導演Dario Argento啟蒙,也從呂克貝松(Luc Besson)、 布萊恩·德·帕爾瑪(Brian De Palma )、吳宇森以及香港電影的作品中吸取了很多營養。

我們的創意是使用視頻遊戲傳播那些不受歡迎的想法,將這些內容在網絡傳播,並在同一時間調查意識形態和娛樂之間的關係。

卡內基梅隆大學教授、獨立遊戲設計師Paolo Pedercini是Molleindustria網站系列遊戲的製作人,目前Molleindustria網站已經推出多款頗有深意的遊戲,通過反諷的遊戲形式傳遞遊戲背後的政治和藝術價值。

如果你想成為一個奇幻作者,小說家或者其他任何形式的作家,或者遊戲設計師,我認為你需要對歷史有深刻的理解。

《被遺忘的國度》系列作者RA Salvatore在GDC上發表演講,他認為網絡遊戲的世界觀設定最重要的是世界要夠大。

最有趣的事情是,我們從微軟獲得了大量的用戶反饋,而對此進行分析後我們得出了一個可怕的數字:60%的玩家對遊戲功能的理解不足50%。這讓我們極為失望,我們花費大量資金創造的內容,人們卻不關心,不使用。

寓言系列製作人Peter Molyneux在GDC上對寓言的RPG元素進行分析。 Lionhead正在開發的《寓言3》並非是一款單純的RPG遊戲,而是結合了RPG和SLG元素。

真正的次世代大戰發生在華爾街上,次世代戰爭不是由硬件的創新甚至創意的,而是股票的價格。

獨立設計顧問Don Daglow在GDC上如是說。

無論任何一種遊戲,遊戲性都是最吸引人的地方,我們做遊戲只是希望能夠象書籍、音樂等藝術形式一樣,讓人們的生活更加美好。

獨立遊戲製作人Chris Hecker認為,近年來Xbox成就係統被廣泛採用對提升遊戲性並不一定是好事,外在的獎勵容易使人們沉迷於獎勵本身,而忽視了遊戲的樂趣。

我們希望這能加強遊戲產業與政府之間的關係。

白宮首席技術官Aneesh Chopra。美國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和美國農業部發起了一個主題為兒童健康的應用設計競賽(3月10-6月30,獎金4萬美元),希望通過遊戲向兒童和家長傳輸正確的飲食觀念,從而降低肥胖兒童的比重。

我的結論是,在App Store購買遊戲的用戶並非真正的遊戲玩家。

獨立遊戲製作人Tommy Refenes在GDC上抱怨iPhone遊戲的用戶。 5個月前Tommy Refenes做了一個試驗,他做了一個擠青春痘的遊戲《Zits & Giggles》並通過了App Store的審核,該遊戲在0.99美元的價格下鮮有人問津,隨後他將價格提升至15美元-50美元-299美元,買的人卻越來越多,直到現在遊戲賣到349.9美元。

社交遊戲帶給遊戲界最深刻的革命,最重要的改變,也是社交遊戲的開發核心:人們希望他們的朋友與自己一起玩(而不是自己)

Facebook平台經理Gareth Davis。 2009年,借助社交遊戲的巨大推動力,Facebook的用戶從1.5億增長到3.5億。

人們經常拿Zynga作為賺錢的例子,但是從遊戲開發的角度講,Zynga卻一無是處,他們基本是照搬別人的遊戲。如果你想創造有趣的遊戲,那麼為這種公司工作也無甚樂趣可言。

在GDC上,Ready At Dawn總裁Didier Malenfant如此評論道。儘管Farmville日均用戶達到3200萬,但是其開發商Zynga的很多行為依然被業界所鄙視。

你們聽到Valve說過最多的一句話應該是:娛樂是一項服務,這是說要有一個態度:“我今天為我的客戶做了什麼?”。

在Ubi的DRM鬧得沸沸揚揚之際,Valve公司創始人Gabe Newell在GDC上稱反對數字版權管理(DRM),聲稱DRM削弱了遊戲的價值和真正需要服務的用戶的遊戲體驗。而在此之前,Gabe Newell便對包括DRM進行過對次批評。

當我早上喝咖啡時,我拿出我的NDS玩《Advance Wars》,我玩這個遊戲的時間超過我生命中的任何一款遊戲。我愛《Advance Wars》,它可以讓我在開動腦筋後得到放鬆。

作為世界上最著名的遊戲製作人之一,Will Wright每天早上都會​​玩15分鐘左右《Advance Wars》

雖然OnLive可以使用戶免於購買遊戲機,但是每月15美元的價錢算起來,一年的費用也達到了180美元,兩年則達到了360美元(已經超過了遊戲機的售價)

OnLive的發布日期和月費公佈後,Signal Hill分析師Todd Greenwald認為這一服務只是看起來很美,相對高昂的價格和很小的用戶基礎將製約其發展。

遊戲網誌: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