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A創始人南場智子:日本創業者眼界太低

本著名手機社交遊戲平臺DeNA創始人南場智子近日對日本媒體談到她對2014年業界發展的看法,同時她對日本創業者匱乏的情況闡述瞭個人意見,其表示,日本一直以來的教育都是“不要想著世界第一,要腳踏實地”,而在美國不以世界第一位目標的企業和個人是無法吸引到投資的。

幾乎沒有日本企業涉足系統級平臺業務

技術革新與創業數是成比例的。日本應該多一些創業者,根據Global Entrepreneurship Monitor(簡稱GEM)的調查,“認為創業很有趣”的人群比例,日本是54個國傢中最低的,而“害怕失敗”則排名第7,這就是日本的現狀。

日本的競爭力在於為其他國傢提供價值,這也是日本存在的價值。曾經將無數問題一一解決的日本、可以成為全球科技創新的中心。

為什麼日本缺乏創業者

(創業)需要有徹底打破固有框架的對策,但是日本的創業者眼界都太低瞭,而且產業界缺乏優秀的風險投資公司。

日本一直以來的教育都是“不要想著世界第一,而要腳踏實地”,而在美國,不以“世界第一”為目標的企業和個人是無法吸引到投資的。

在矽谷,印度、中國、新加坡等來自全球的創業者,他們為瞭在全球市場大顯身手而將美國作為據點,因為(他們)最初就是以全球作為目標市場。如果全部放在矽谷做成本太高的話,他們會把開發交給印度、設計交給新加坡公司外包。

所以,我希望東京未來能夠成為全世界創業傢、工程師、投資傢智慧聚集的地方、並在將來在世界范圍內具有強大的競爭力。為此,政府需要大膽實行稅收方面的優惠政策,建立一套像矽谷那樣支持創業者的體系。

然後是教育。到目前為止,日本的教育都是基於戰後日本作為“加工貿易立國”這樣的理念。在如今這個跨國活動都理所當然的年代,(現行的教育體系)能夠培養出用自己的智慧活躍於世界的人才嗎?在歐洲,用英語來讀寫不會有任何的障礙,而日本在這一點上卻相當落後。我認為今後除瞭日語和英語,程序開發語言的加入也是很有必要的,程序開發語言就是將創意實體化的武器。

此外,我聽說美國的小學每天都會讓孩子們就自己喜歡的東西進行探討。身擁有領導能力的人往往能夠將自己的想法、想象力、熱情分享給別人。而現行的日本教育能否孕育出具有領導能力的人才?我覺得日本至少要花好些年時間把這些問題思考一下。

2014年會是怎樣的一年?

基於Google、Apple、Facebook、Amazon這些富可敵國的超大平臺,作為(這個市場的)企業,任何人都能輕松放眼世界,然而,卻鮮有提供實體產品的企業從中獲利。接下來,業界需要思考的不僅是那些擁有高度壟斷能力的平臺類業務,還要讓擁有著作權、技術、專利的企業也能從中獲利。

此外,平臺和市場全球化的今天,全球化企業制定的規則、與日本國內法律所存在的差異讓雙方都疲於應對。比如在遊戲裡使用的虛擬貨幣,在日本資金結算法中,如果虛擬貨幣的有效期在半年以內則無需申報,但根據Apple的規則,這類虛擬貨幣的有效期必須是永久性的,同時蘋果規定,跨應用使用同種虛擬貨幣是被禁止的,每一款遊戲必須有自己獨立的虛擬貨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