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2.TW::臺灣遊戲攻略

華語手機遊戲攻略,遊戲資訊專業網站

暢思廣告李健:積分墻將死?言之尚早

GameLook報道 / 近日,圈內一直在傳”蘋果對積分墻攔腰一刀,積分墻沖榜宣告無效”,gamelook其實很早就撰稿談過積分墻未來將被削弱,但眼下是否積分墻已經到瞭覆滅的時刻呢?今日GameLook聯系瞭一位一線的戰將,觸控旗下暢思廣告總經理李健。李健向行業全民解釋瞭目前積分墻廣告的變化、以及手遊沖榜、手遊投放變化和趨勢。

采訪中,李健表示:“積分墻沖榜現在出瞭一些變化,沖榜變得更加困難,導致的原因主要是,iPhone 6上市,很多新機器的出現使得用戶對必備應用的下載需求增大,導致遊戲沖榜需要比以前更大的量;另外,因為積分墻操縱榜單的原因也使得蘋果在嚴厲打擊積分墻沖榜。”

那麼積分墻沖榜是否會無效呢?李健表達瞭個人觀點:“雖然現在整個市場積分墻廣告的存量和新增量都在下跌,積分墻確實遇到瞭問題,但這是短期的波動,現在所謂的“權重調整”、“積分墻失效”等結論都言之尚早。另外,過度的做關鍵詞優化,會導致被蘋果直接下架。”

在被問及交叉換量是否會成為下一個主要手段時,李健說:“交叉換量不好做,貢獻方太少,大傢不願意將自己的量與別人分享。大傢最終能接受的方式是按激活換量,超出部分按費用結算。”詳細內容請看采訪實錄。

以下是采訪實錄:

近日業界流傳iOS積分墻無效,現在積分墻和沖榜方式是否有很大變化?

李健:積分墻沖榜的確出現一些問題,但說積分墻沖榜無效實屬無稽之談。蘋果如何變化,都不是我們能夠那麼容易給出結論的,隻能根據一些現象和經驗來做相關分析。變化主要是兩個方面:

第一,iPhone 6上市,很多新機器出現,像微信、QQ、優酷等用戶必備軟件每日安裝量非常大,新增量變大就變成變相沖榜,這種情況導致沖榜比以前需要的量更大。從這個角度來看,沖榜比以前更困難。

第二,蘋果在嚴厲打擊積分墻沖榜。現在積分墻廣告的新增量和存量都在下跌。

蘋果主要從什麼方面打擊積分墻沖榜?

李健:應用內嵌積分墻SDK,蘋果審核是不通過的,所以大傢都紛紛把積分墻SDK去掉。無論是App,還是遊戲,隻要是蘋果上的應用積分墻廣告都要被管。

現在積分墻廣告流量是來自目前沒有更新的應用嗎?

李健:對,都是以前的積分墻廣告存量。現在積分墻的確遇到問題瞭,但是所謂的“權重調整”、“積分墻失效”等結論都下的有點早,另外付費用戶權重一直都比較高。

眼下有個別手遊產品花很長時間在付費榜上,這是出於沖榜效率的考慮?比如考慮付費用戶的權重影響?

李健:其實手遊以前一直就是這麼做的,因為付費榜沖榜比較容易,且成本低,所以都在沖付費榜。蘋果有3個榜單:付費榜、免費榜、暢銷榜,如果像《太極熊貓》這樣的產品在付費榜和暢銷榜排名都比較高,那麼對免費榜、暢銷榜的沖榜急迫性就不是很高。

iOS新增設備這麼多,對遊戲推廣是否帶來困難?有效的方式是什麼?

李健:積分墻現在的確遇到問題瞭,現在沖榜成本會比較高,展示廣告和積分墻廣告都要使用。像以前比較簡單粗暴,直接投積分墻廣告一定會沖上去的,但是這個時候積分墻遇到問題,兩種廣告必須要同時使用。

積分墻出問題是短期波動,還是說持續減量,到最後無法使用呢?

李健:我覺得是短期波動。蘋果的規則都不好說,蘋果究竟會怎麼變,誰都不能給一個準確的答案,邊走邊看吧。

積分墻被限制,那麼蘋果現在對哪種廣告形式接受度比較高呢?

李健:其實蘋果對積分墻也不是特別的苛刻,現在打擊積分墻的原因是積分墻能夠操縱榜單。蘋果對於使用哪一種廣告形式並不太在意,它在意的是操縱榜單這一件事情,如果積分墻不能操縱榜單,你用積分墻蘋果也不會管的。

當積分墻沖榜效率對榜單影響不大時,蘋果可能會睜一眼閉一眼?

李健:對,蘋果對廣告沒有明顯偏好,或是過多的限制,它打擊積分墻的原因就是積分墻在操縱榜單。

關鍵詞優化效果怎麼樣,是否如一些人說那麼重要?

李健:過度關鍵詞優化,蘋果會直接將產品下架。我們已經看到像圖片、壁紙類等應用已經被下架瞭。對遊戲來說關鍵詞優化是一種比較有用的方式,但是不能成為決定勝負的法寶。

交叉換量會成為積分墻後下一個主要的手段嗎?

李健:交叉換量不好做,貢獻方太少,大傢不願意將自己的量與別人分享。

采用什麼樣的方式換量是有效果的?

李健:大傢最終能接受的是按激活換量,超出部分按費用結算。

什麼樣的手遊產品可以完全廣告投放掙到錢?

李健:遊戲有評級劃分,如S級、A級、B級。S級靠投廣告是可以賺錢的,投廣告虧錢的是B級產品。完全靠廣告投放能否掙錢,這取決於產品自身,高留存、高付費率、吸金能力強的產品肯定是能掙到錢的。

《海島奇兵》是由暢思廣告全案投放的,全案投放的價值在哪兒?

李健:全案投放將會成為暢思廣告的一個主要的業務方向。

不管是廣告平臺,還是渠道都是希望拿到更多的預算,賺到更多的利潤,這跟廣告主本身的要求是相悖的,廣告主希望花少的錢,多導用戶量,而廣告平臺想要多掙錢,就要廣告主多花錢,

暢思廣告團隊本身就是做遊戲和廣告投放的,所以我們給《海島奇兵》做投放時經常會出現一個問題,假如給100塊預算,實際上隻花瞭40塊,有的錢沒有花出去,是因為暢思在為客戶節約成本。高成本渠道,要麼優化,要麼停止投放。你花100塊,收回來200塊,是掙錢的。如果你花100塊,收回來50塊,是虧錢的,客戶就不會形成長期投放瞭。我們把效果不好的直接屏蔽瞭,不去做投放。

因此,在全案投放上暢思廣告錢掙的是少的,但是我們希望做長期。

全案投放是不是廠商將遊戲官服交給暢思廣告運營呢?

李健:不是,我們扮演一個有技術背景的投放人的角色。

暢思做全案投放錢掙的少,是否會通過流水進行分成?

李健:沒有,我們有兩種賺錢方式。第一種,收服務費,客戶給暢思廣告多少錢,暢思廣告就花多少錢,收取一定的服務費;第二種,賺取渠道投放差價,客戶不需要再給額外的服務費。

廠商對全案投放這種模式需求高麼?畢竟有些公司經驗不足

李健:這得分廠商來看,有些廠商沒有專業的投放團隊,他們對這塊需求會比較強烈,這塊服務對他們是有幫助的,有必要的。如果廠商本身對投放就有更充足的經驗,那麼他們也不會需要這塊服務。

暢思廣告現在是利用自有流量在投放,還是利用全行業廣告流量在做投放?

李健:暢思廣告一直在用全行業的流量去做投放,自有的流量做再大流量也不夠用。比如Admob,它是Banner展示流量最大的平臺,但是我們從來都不單一的使用Admob,因為隻用Admob量還是不夠,所以現在流量爭奪非常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