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2.TW::臺灣遊戲攻略

華語手機遊戲攻略,遊戲資訊專業網站

馮侖:創業是一種特別的人生 人生沒有高下

創業不是“創”的事,也不是“業”的事,是人生選擇的事情。創業是一種特別不同平常的人生。如果你要選擇一個特別的人生,那麼就選擇創業。如果你要選擇一種安安穩穩過日子的人生,那麼就不要去創業。

從我選擇創業的時候,我就經常碰到這個問題。以前從讀書、上學、教書、機關,這都是一樣的人生。突然有一天我做生意瞭,這個時候我父親很著急。質問我很多實際的問題。說我已經脫離瞭人生正常的軌道。看病怎麼辦?誰來報銷?那個時候脫離單位就不可能分房子,沒有房子怎麼辦?我是黨員,黨組織關系怎麼辦?你會發現,突然間很多實際的問題把你摔倒一個跟正常人生不一樣的地方。今天更是這樣。所有人從創業那天起要想好,你是要改變活法,而不是賺錢。賺錢隻是個形式,但你改變瞭活法。

我之前遇到一個想創業的人,告訴我他現在在打工,一個月多少錢,如果創業的話打工的收入就沒有瞭,還有實際的問題就是房貸很緊張、要創業還差一點錢,也不一定能成功,但是很想做。問我怎麼辦?我說回去做個夢。第二天問問自己想不想變成真的?如果想變成真的,那就什麼都不要想瞭,趕緊去做吧!夢很有意思,通常過三分鐘就說不清楚瞭,五分鐘就忘記瞭。如果你睡醒後想五分鐘以後還能說出來,這就一定是內心特別想做的事情。那那你就做。如果五分鐘之後忘瞭,就老老實實過日子。

他還沒聽懂,我就說,就是你想要現在的還是要未來?想要未來的話,就把現在都扔瞭。我有一個做醫療器械連鎖店的朋友,之前給一個老板打工,一直想創業。在結婚時候丈母娘給瞭40萬要他們買房,他拿這錢進行瞭第一次創業,結果失敗瞭,還欠瞭錢。但是他老婆沒有埋怨。他也就又回去還給以前的老板打工。原來的老板發現這個孩子特別好,有夢想,也特別實在,失敗瞭認賬,回來打工,踏踏實實。老板就給他說有件事想做,他兩一起做吧。給瞭他一部分股份。於是他又開始做,這次成功瞭,把老板的股份慢慢買瞭,房子車子慢慢都有瞭。這就是人生的改變。如果他打工朝九晚五還貸款,現在還是那樣。

創業就是失去現在要未來

創業是脫離多數人的軌道,選擇一種特別的人生軌道。其實創業也很簡單。如果不想脫離常軌,就不要創業。

大傢都知道,馬雲高考好幾年都沒考上,好不容易考上瞭杭州師范學院外語系,畢業以後當瞭五年英語老師。突然要到北京去做生意,中間做瞭很多小買賣都做不成,失敗以後去爬長城去瞭,不到長城非好漢,在長城上發誓要辦一個世界上最偉大的公司。現在才十幾年,居然成瞭。他為什麼成功瞭?那就是因為他變的和普通人不一樣瞭,他不再當老師瞭。不再朝九晚五瞭,不在課堂上講課瞭。改為開始求人做生意瞭。脫離瞭所有的常軌,肯定是社保也沒有瞭,當時的保障都沒瞭,然後就去做這件事情,雖死無憾。結果把這事慢慢做起來瞭。現在果然是全球最偉大的公司。這個公司目前有多大呢?按照市值全球排名前十位以內,未來可能進入前五位。全球有多少公司我不清楚,但中國民營公司就有1000萬傢。這就是脫離瞭常軌。

我們再講一個故事,女孩子都喜歡做夢,喜歡愛情。但真正把愛情當飯吃的在中國隻有一個人,就是瓊瑤。很多人談愛情都在常軌上,談戀愛,結婚、生子,平常人都是把愛情轉化成日子。瓊瑤把愛情和創業結合在一起。她大學的時候和老師談戀愛,出版瞭《窗外》,這就和正常人不一樣瞭。但如果到此為止她還可以變回成普通人,但她沒有,兩人結婚瞭,但是失敗瞭,失敗以後本還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但是又沒有,瓊瑤就開始寫小說,把自己心裡關於愛情的所有夢幻都寫成小說,然後投稿給瞭皇冠圖書公司,皇冠圖書公司是誰開的呢?老板是有夫之婦平鑫濤。有一天瓊瑤和平鑫濤見面瞭,結果聊著聊著就來電瞭。瓊瑤和他又產生瞭感情,這又不在常軌上。又花瞭很多時間,這位大哥做瞭一個“拆遷的工作”,讓大嫂往前挪瞭一步。他兩就在一起瞭。很多人到此就結束瞭,回去過日子瞭。但是瓊瑤沒有,她還是在愛情上折騰,把所有寫過的書再拍成電視劇,又通過“客廳、歌廳、餐廳的三挺文學“掙瞭錢以後,這兩人每天又唱戲,又享受生活。她就是把愛情變成瞭生活的一部分,一直在享受。眼看著錢花的差不多瞭,大陸又開始瞭瓊瑤熱,於是又在大陸賺瞭一票。所以瓊瑤也是企業傢。她和企業傢一樣,做瞭不同尋常的事情。如果她一開始不把愛情當真,就不可能有這樣的成就。張愛玲講過一句話:”真愛就是撞上鬼。”

所以我要講的是,創業不是真正過日子,創業要脫離常軌,一定要記住,創業一種是勾搭,一種是愛情。勾搭就是正常生活,愛情就是小概率事件。後來我也想清楚,人生隻有兩種,一種過日子討生活,日子要熬著過。這是多數人過的生活,尤其是苦難的時候,不討就要餓死。還有一種人生就是挑戰命運,改變生活,創造自己的未來。這部分人是非常少的。比如張藝謀,挑戰並改變瞭自己的命運。從攝影折騰到導演。比如劉曉慶,作風非常靈活,不停地折騰。60歲變18歲。這都是不按常規來,都是挑戰命運、改變未來,創造生活新形式。

從95%的人變成5%的人

但世界上這兩種人生又非常不平衡。第一種人生占到95%,第二種人生是5%。大部分都是第一種人生在電視和故事裡看第二種人生。但是進入5%以後會發現,是非開始改變瞭。你在95%裡面的時候,像劉曉慶這樣,剛開始會被人說成作風問題,到瞭劉曉慶進入5%,就變成生活精彩。這是另外一種玩法。如果我們在95%裡面,下班回傢看孩子,練鋼琴,這叫不是好丈夫。變成張藝謀以後,這叫人才。叫做為事業奮不顧身地獻身。這詞都變瞭。

所以在常人裡做極端的事情,哪怕不違法,也會被很多人批評。但你堅持進入到5%裡後,就開始有人說好瞭。這就是人生的轉換。

比較尷尬的就是從90%到95%之間的時候,相當於蟲子變化為飛蛾,還沒有變換完的時間,95%的人還在罵你,5%的人還沒有接受你。但一旦進入5%,就像衛星進入另外一個軌道。說來道去,就是要變成5%的人,變成和其他人不一樣的人。

最重要的是,創業是要做夢想中要做得那件事,而且為之奮鬥,改變你的生活軌跡,創造一個別人都不知道的未來。這是超越的開始。

在這個過程中,面臨的所有的事情都會和傳統人生不一樣瞭。這個不一樣就是以不確定的方式在不確定的環境下尋找確定的結論,這個結論就是成功。所以最大的精彩就是在不確定中體驗這種確定帶來的失敗、成功、焦慮、等待、孤獨、喜悅等所謂五味。不變的叫願景,叫價值觀。變的是生意的形式。不管怎麼變,還是想要做一個好人。

創業者一開始都缺錢

剛開始創業,面臨的最大的不確定就是缺錢。錢在別人口袋,怎麼能跑到你的口袋呢?我認為,謀人錢財其難度僅次於奪人貞操。憑什麼人傢願意把錢給你保管,讓你做事,最後掙的錢還能留一部分利潤給你?其實這個事的起因並不是錢。因為所有天下創業者共同點都是沒錢。沒錢要變成有錢,這才是創業的動力。有錢的人早就趴在錢上睡覺瞭。一群人創業都沒錢,為什麼就有幾個人成功?李嘉誠出現之前,香港有錢人也很多,馬雲創業的時候也沒有錢,但為什麼人傢喜歡把錢給李嘉誠?把錢給馬雲?

我們開始創業的時候不是一般的沒錢,連生活費都沒有。那個時候經濟不像今天這麼發達,我們辦公司所有人湊起來的兩三萬塊錢全是借的。最後拿到執照後還剩下幾百塊錢,我們就坐在海南的馬路牙子上,和今天的農民工一樣。一想,錢路茫茫。現在已經欠瞭別人的錢瞭,歷史上從來沒有欠過這麼多錢,幾萬塊隻換來一張執照,除此之外啥也沒有。但最後決定還是做,不做也欠瞭這麼多瞭,做瞭無非再繼續欠。就開始繼續借。借錢本身就是一項挑戰。在借的過程中,有一次問人傢借十萬塊錢,還要一個擔保。我當時借住在陜西老鄉張維迎的傢裡,青年公寓15樓的一個小間房。當時請人傢幫忙做擔保,沒錢,就叫到傢裡做飯吃。他喝點酒就坐那裡睡著瞭。後半夜下起瞭大雨,他醒瞭,於是帶他到旁邊的大鐘寺酒店,開房時候我口袋沒錢。於是就告訴他,不好意思,您先墊上,結賬時候我再來。我再爬上15樓。這個時候挑戰的是人的自尊心。我以前在機關,在公傢單位我怎樣也是個廟裡的小神,所以那時候內心是極其糾結。第二天借錢把房子退瞭,找他做瞭擔保。又借錢。這次借的多,500萬。別人怎麼借給我呢?我就開始找人,一個朋友幫我介紹,讓我先準備一下要講什麼,要不然別人也不信我。第二天我提前一小時在朋友面前練習瞭一番,之後就見瞭要借錢的那人。於是,他說,你幫我怎麼做,我來幫你做這個事,用事來交換,所以就借瞭500萬。後來又借瞭1300萬。

借瞭這麼多錢,才買瞭我們最初的房子,賣瞭後才賺到瞭第一桶金。所以你發現都是借錢,憑什麼別人借給你錢?有很多因素在裡面,其中一個重要的是誠實。這不僅表現在借錢之前,還表現在借錢之後。我們後來賺錢瞭,原來答應別人的事情都做到瞭,而且別人遇到困難我們也湧泉相報。當你掙到100元的時候,10塊錢叫湧泉。當你掙到1個億的時候,幫過你的人預期是1000萬。人的一生總在這個因果裡不停地循環。現在很多以前幫助我們的老人,以前幫我,現在有義務去照顧。如果你開始不誠實,後來不感恩,這個故事要是傳出去瞭,以後誰還敢借給你錢?所以很多事經過多年的累積,人傢會知道,你這人值得幫忙。

我一個朋友,公司十周年慶祝酒會,現場有個很大的主席臺。通常我們會請官最大的先上,但是他最先介紹的是最小的官,說當年應為他支持鼓勵我下海,沒有歧視我,所以我發展起來瞭。最先請他上臺。接著就是請上幫過他的同事。接著就是請我們這些老朋友,很多朋友商量著。再就是請已經退下來的領導,我們應該記得他們。然後請母親上臺,說做著一切都是為瞭讓母親高興。最後請書記。這就是創業成功的人,永遠和別人不一樣,誠實。所以人傢就願意把錢借給他。

創業初期借錢的兩大挑戰

沒有一個人創業初期不借錢的,除非你爸是李剛,或者叫周永康。在這種情況下,所以一開始借錢就兩大挑戰,一是是否誠實,第二是是否能彎下腰來。人都希望自己站著,但是有時候你會發現,彎腰下跪,點頭,甚至是趴下。除瞭白天站著,晚上躺著,人生還需要各種姿勢,跪著蹲著也是一種姿勢。所以我經常安慰自己,就當自己蹲一會兒,咱們陜西人蹲習慣瞭,蹲著也挺好的。咱見皇上多瞭,下跪也是個習慣。按照學歷,和機關的背景,我不比求的人差。我現在求人辦事已經很自然瞭。心大是非就小,心小是非大。在農村婦女心眼小,一個閑言碎語就跳井裡瞭。城市人心大,在農村拉個手就是大事,在城市摸個身子也是小事。佛就是無是非,無欲無求,沒有是非人就平和瞭,看的就慈祥瞭。

所以剛開始創業的時候,很多青年朋友心小,不是說理想小,我說的意思是對人生的百態都沒裝下,見得少,想不明白。把事情容易想的絕對化,覺得那就是求人。那咋叫求呢?那可以叫交流,交流求人和被求的經驗。所以這一關過瞭,再加一個誠實的素質。錢就來瞭。當然,還有就是你要做的事是真事,不能忽悠。

所有創業者一開始能借到錢,我看都和這個素質有關,誠實、不怕自己彎腰。同時忍受被別人看不起,而且不把自己求人當成委屈。再加上要做的這件事是真事。這就是一開始別人給你錢的根據。有瞭這個,就完成瞭第一步的原始積累。在起步的時候不要擔心沒錢,不要吝惜自己的膝蓋。再牛逼的人都有腿軟的時候。別看現在報紙上、電視上都有很多風雲人物,他們也曾有腿軟的時候。也有很多大領導,去哪裡很牛逼,但是一見中紀委,腿都軟瞭。

掙錢過程中要處理好錢、利、義的關系

完成瞭第一步,在接下來掙錢的過程中就更復雜瞭,要處理好錢和義的關系,利和義的關系。有的錢該不該掙?有的錢該不該拿?這個錢該不該給?無非就是這三種情況:掙人錢的時候、給人錢的時候、拿人錢的時候。就開始糾結瞭。

比如行賄,要給錢,慈善,也是給錢。那麼那些錢要給?那些錢不給?這就出現瞭道德尺寸。這時候錢就要有所區分瞭。在你沒錢到有錢的過程中,錢是個數量的概念。當你有瞭一點錢,要掙更多的錢的時候,錢有時是是非,數量反而變為第二位的事情。所以說,這個是非左邊叫贓款,中間叫利潤,右邊叫善款。這是否非常清楚,利潤是中性的,在中間。這時候你每天都要和這三種錢打交道。

比如說行賄。中性的利潤,你一給,錢就進入瞭是非,就變成瞭贓款。但是不給行不行呢?很多人認為不行,這個世界上哈慫太多瞭。

我們也考慮過這個事情。當初在海南,經常陪生意夥伴去K歌。當時有兩種女孩,一種是小姐,一種是服務員。我就琢磨,這件事很有意思,我就問服務員,人傢那個一晚上可以掙那麼多錢,褲帶松一松,勝做十日功。幹一次能掙400塊錢。你這端盤子一個月也掙不瞭多少,你們怎麼不幹那個?海南服務員說:“我們不是那種人”然後就轉身生氣地走瞭。

於是我就一直在琢磨她的這句話“我們不是那種人。”哪種呢?生理結構都是一樣的。這就是觀念。“我們的想法不是那樣的想法”。由於想法不同,天天看見那麼多錢在眼前晃,人傢就不動於衷。

於是,有時候面臨該不該給人錢的時候,我也時常想起這句話,也在心裡說:“我不是那種人。”我要做夜總會裡的處女,給錢我要,摸一下認瞭。但是,我不是那種人,就有些事情不幹,有所為有所不為。這就是我的價值觀,我對錢、正確和錯誤有自己的看法。但是也有妥協。手還是拉瞭,不該摸的還是讓人摸瞭。但是還是要有原則,就是因為這點原則,才能活到今天。如果這點原則突破瞭,就真的死球瞭。因為多少人都出事瞭,掃黃掃瞭多少輪瞭?夜總會、發廊被抄瞭多少瞭,你今天還在,就是因為你沒幹那事。這裡面的原則性要保持。這就是一開始有錢需要幹的事情。後來我們才慢慢將其上升為一種思考。

行賄是賺不到錢的

為什麼說行賄是賺不到錢的呢?我給大傢算個賬,行賄是第一輪能有點錢,以後錢就慢慢慢慢少瞭。我給你舉個假設的例子。假如主任幫我個忙,我當然要感謝主任瞭。一個項目,本來需要1個億拿下,最後經過主任的幫忙,8000萬拿下瞭。我就有瞭2000萬的利益,給主任200萬,自己還撈瞭1800萬。

這一輪是肯定賺,很多人也就是算賬算到這裡。但是後面的賬很多人沒有算過。我們先看看主任拿這200萬幹啥。要藏在中國金融體系中而不被暴露,基本不可能。隻有放傢裡,這樣老婆就知道瞭,老婆就開始花錢瞭,女人到中年後就開始打扮自己瞭,有錢瞭自然就穿的好瞭,做美容,穿金戴銀,這是自然現象。娃也就知道瞭,就開始拼爹瞭。可是這樣的話群眾關系就要開始緊張瞭,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咱傢吃饃,他傢吃肉,咋回事?就有人開始調查瞭,發現主任的媳婦跟馮老板聯系很多,就開始琢磨瞭。突然發現,有點蛛絲馬跡。這個時候,本來來提主任當首長,結果來瞭一封匿名舉報信。這麻煩就開始來瞭。主任就會給我說,遇到麻煩瞭,你去給我擺平。那我就開始托關系找中紀委。牽線的中間人也有很多壞人,通過事托要錢。如果給瞭錢以後,這些人又開始犯錯誤。因此隻要犯瞭那一次錯誤,後面為瞭平這個事情,就會不停的犯錯誤,犯到有一天,主任升官調走瞭,那還好一點。萬一平調,或者沒升官,這就麻煩瞭,會出現馬桶效應,坐著的時候你不沖,抬屁股的時候就臭。是非就不斷的發酵,不斷被人說,終於有一天,組織上來查真有200萬,就抓起來瞭。主任的這錢算是歸零瞭,一切勞動所得也分不清瞭。剩下的餘生就是在鐵窗懺悔。而我為瞭打點、救人也花瞭不少錢,心思也不能全用在公司經營上瞭。

公司這邊呢,平白得瞭1800萬,公司底下的人也不好好幹瞭,他們會看到,原來這麼容易,老板這錢算不義之財,也拐一塊走。走後自己也找另外一個主任搞一個項目,這麼也掙一筆。於是公司就亂套瞭。老板在外面平事撈人,底下的人開始偷老板的錢,沒人研究產品,沒人研究銷售,公司就開始垮瞭。等到主任出事那一天,老板就得跑路。為什麼?行賄。公司也會被查。

所以大傢自己可以想想,行賄到底賺錢不賺錢。我也見過周圍有這樣的例子,最後搞的焦頭爛額。原因就是主任的媳婦惹的事,有錢不花沒辦法,藏著總得花。

所以,是非這件事很重要。開始做生意,第一筆錢掙到以後,腦子裡就要知道什麼是是非瞭。否則在這個過程中就會經常迷失,因為你對賺錢太著急。陳勝吳廣起義,是因為“天下苦秦久已”。我們創業是“天下苦窮久已”,啥錢都想要。但這些錢就不能給。也有錢也是不能要的,比如股票,你是上市公司,乘著股票價格低,告訴朋友,弄些錢再裡面埋著,再放個消息,拉高以後再把錢拿回來。這些錢很容易。但是這錢也是不能要的,這叫操縱股價,是非法的,要坐牢的。黃光裕被抓起來就是因為這個。

所以創業很重要的就是要知道是非,要有正確的價值觀,把錢分清楚,我回西安以後,有個老朋友說,我離開老傢太久瞭不瞭解行情。現在掙錢要:“悄悄地,緩緩地,然然地,顫顫的”。然居然都變成優勢瞭!但我覺得,你可以把別人弄然。但自己不能然。一下沒有是非瞭,不知道什麼什麼錢該拿,不知道什麼錢要送,不知道什麼錢要捐出去。最後一定是在半道上就死瞭。

很多商人在半道上就死瞭,就是因為對錢的是非開始模糊,失去瞭自己對錢的判斷。我為什麼不講具體怎麼掙錢,那本事太多瞭,書上到處都是。我要講的就是怎麼讓你活下來,又能掙錢,還不會死,那就要講是非。不光政治上要講原則,要講是非。掙錢這件事情上,也要講原則講是非。我15歲在西安入團,20歲在大學入黨,最後調到中央機關,算是正統教育的一個胚子。這個東西的好處就是讓我知道瞭對和錯,這就是黨性鍛煉的重要性。後來我又讀瞭法律,又研究更多,我年輕的時候也很喜歡看偵探小說,鍛煉瞭推理能力。習慣瞭一件事從結果往原因導。

創業要時刻註意“歸零”風險

所以這個事情處理不好,今天有錢,明天歸零。歸零這件事情非常殘忍。一個錯誤就能導致回到原點。

就像監獄的減刑。我去監獄裡探視一些犯人,有一天在監獄墻上看見都在記分。我就問監獄管理員是什麼情況。他說,他們這裡很簡單,每個動作都是有積分的。比如倒水三分,每天的勞動都是有積分的。一天5分,一個禮拜5天25分,一年大概250分。當天下班時候一個動作錯瞭,當天歸零。這一個禮拜,星期五最後一天下班前最後一分鐘動作做錯瞭,一個禮拜積分歸零。這一個月最後一天一個動作錯瞭,這個月歸零。這一年最後一天倒水,燙人手上瞭,這一年的積分歸零。三年一點差錯都沒有,連續三年沒有歸零過,才能申請減刑。

後來我才明白,生活中也有很多是這樣,隻是我們不重視。比如現在很多貪腐的官員抓起來,等於一輩子歸零瞭。有的時候,也有一天、或者幾個月的歸零,我們往往不重視。所以明確錢的是非,知道什麼錢拿,什麼錢該給,實際上就是要知道,有時候會歸零。要小心一點,盡量不要做錯動作。隻有這樣才能夠持久的把企業經營下去。

所以公司大小事相對的,成敗是絕對的。但是歸零和不歸零差距很大。所以要防止“歸零”的發生,一定要研究錢的是否,不要因為企業還小就忘瞭這件事。所以要積善,朝正確的方向發展。

馬雲老講價值觀,大傢感覺這事有點虛。但我告訴大傢,這是真的,這是保命的本事。如果你不懂這個,你哪天就歸零瞭。如果懂瞭,“不是那種人”,就保住命瞭。你有一天一旦忘瞭,一個不小心真成瞭“那種人”,那隻要一掃黃你就緊張。

創業者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緒

再有一件事,做生意每天的情緒變化,基本是焦灼的情緒變化,一會有點希望,一會兒又不行瞭。一會兒又快成瞭,一會兒又不成瞭。大傢可以看一本書,是巴特寫的《愛的緒語》,講的是戀愛過程中人的情緒,其實有一種就是焦慮。其實做生意也是這樣,焦慮、等待也是很痛苦的。有時候一個合同快成瞭,突然又快不成瞭。就會讓人焦慮。因此在做生意當中,管理自己的情緒很重要。通常都是焦慮、多思、懷疑,和結果出現之後的喜悅。

我們叫做情商,情商就是要在任何時候,我們都要管理自己的情緒,不要因為自己的情緒影響到周邊人,影響到事情的進展。有句話叫:“喜怒不形於色”,就是要人淡定,怎樣才淡定呢?

《古文觀止》裡收錄瞭蘇東坡有四篇人物論,講到張良的時候有兩句話,卒然臨之而不驚。無故加之而不怒。別人突然來跟你急,你別著急,這就是淡定。怎麼才能做到這個呢?“士必有堅韌不拔之志,才有堅韌不拔之力。”就是說,先有瞭一個非常大的理想、志向,才能有將其一直實踐下去的毅力。我要講的正是毅力和志向。

有瞭志向,才有毅力。毅力不是空的,為瞭那個目標,一切都可以犧牲。比如電影裡的共產黨員,寧死不屈。

創業需要一個志向

在我50歲生日時候,準備給自己一個禮物。就騎自行車在臺灣環島,騎瞭九天。有一天看到一個中年婦女在磕頭。磕頭環島。我問瞭朋友,才知道原來她有宗教信仰。這種信仰給瞭她力量和毅力。

宗教人士心裡有追求,所以心裡有追求的人,才有毅力。宗教追求也好,理想也好,都是內在的自我激勵的動力。因此做生意能否堅持不在於生意好壞,而在於追求的理想是否高遠。這是非常重要的,至於在這個過程中碰到的麻煩、曲折,我相信總有辦法。這就是毅力和理想的關系。理想和心裡不變的東西就像黑暗隧道盡頭的光明。有瞭這個光明,你在隧道裡才能堅持,才能繼續前進。當光明滅瞭的時候,就會恐懼,就不再走瞭。因此做生意的時候不要忘記,自己有一個比生意更往前的理想。隻有這樣才能讓你的人生變得持久有意義。王石最近有個解釋非常正確:創業就是找不舒服,就是在不舒服中習慣,把不舒服當舒服。創業者就是過這樣的人生,這是非常與眾不同的人生。所以一個好的創業者就是會享受痛苦,而不是享受甜蜜。痛苦是男人的營養,滋潤男人但不滋潤女人。男人最後的品質:堅定、執著、寬容、睿智、幽默、自信、大度等都是用苦來養的。沒有多少苦是練不成這樣的品質的。一天很舒服的人都很容易小心眼。大度來自於“古今天下事,盡付笑談中。”一件事沒開始,你已經知道結尾瞭,這就叫大度。我們發現,小孩子容易緊張、弱者容易緊張,婦女容易緊張,年輕人容易緊張。為什麼?對未來世界的不確定性不知道。老人淡定,經歷多的人淡定,男人淡定。預知瞭結果,當然就淡定瞭。所以在這個時間過程中,所有的苦難、曲折、麻煩最後都會滋養你成為一個成熟的男人。在任何麻煩來的時候,你都會堅定,都會有自信來應付。尤其到瞭這個時候,你更不會去做之前說的“那種人”瞭。所以,不要拒絕受苦。創業的過程很苦,我們可以喪事當喜事辦,喜事當平常事辦。

成功的概率很小

最後,如果說不小心真成功瞭。我說不小心,是因為成功的概率太小瞭,我們當年在海南做企業,有幾十萬傢企業,但是堅持到現在的,隻剩下幾百傢。民營企業成功率非常低,能夠支持五年活以上的有7%。就是如果有100傢企業,隻有7傢能活到五年以上,如果要變成優秀的民營公司,那隻有2傢,2%,能變成巨優秀的企業,隻有幾十萬分之一。所以我才說,萬一你成功瞭。這是個小概率事件。

創業過程中,萬一失敗瞭,不要丟棄自己的夢想,爬起來繼續做。失敗瞭也有失敗的價值。大傢都知道史玉柱當年的失敗。唐萬新從監獄裡出來又重新開始。等等,這些人都是超級英雄,能夠面對失敗。

王石最近去看瞭褚時健,他講瞭一句話:“人的高下,不是失敗和成功,而是看失敗以後的反彈力。”不要害怕失敗。人不是生來就成功的。人是為著成功、勝利來面對失敗的。巴頓將軍在出征時候說:“今天我們出征,不是為瞭犧牲而去的,我們是為瞭勝利而去的,我們是為瞭回傢而出發的。”

這就是要看見希望,心裡想著成功,來面對失敗。

在創業的過程中,如果有失敗和挫折,如果你不停步,還會有希望。所有的成功都是給不害怕失敗的人準備的,和無情的面對失敗的人準備的。而不是給那些老想著成功的人準備的,因為這真的是個小概率事件。很多人都在半道上犧牲瞭。那你還可以堅持往下走,但實在不行瞭,還可以去給別人打工。所以人生沒有高下,隻有不同的精彩。

馮侖,萬通控股董事長,中國城市房地產開發商策略聯盟——“中城聯盟”的發起人和“新住宅運動”的倡導者之一。1993年,領導創立瞭北京萬通實業股份有限公司,之後,參與創建瞭中國民生銀行並出任該行創業董事。

From:創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