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2.TW::臺灣遊戲攻略

華語手機遊戲攻略,遊戲資訊專業網站

蝸牛孫大虎:堅持端遊 打造移動平臺服務鏈


GameLook報道 / 虛擬運營商牌照已經連續發瞭幾批瞭,作為第一批獲得牌照的唯一一傢遊戲公司,遊戲蝸牛最近利用這塊牌照做瞭哪一些東西呢?在這移動互聯網到來,移動遊戲爆發的好時候,遊戲蝸牛在手遊領域又做瞭哪些事情?帶著很多大傢跟興趣的話題,GameLook向遊戲蝸牛副總裁孫大虎進行瞭專訪。

蝸牛拿著虛擬運營商牌照做些什麼呢?孫大虎介紹道:“我們當時在做虛擬運營商的時候,我們的目標定位就是做最好的手遊虛擬運營商,針對手遊的用戶進行服務。我們在垂直領域做瞭一系列業務的延展,我們推出瞭免商店、999免卡、399免卡,5月收購摩奇手機的制造商。”從平臺到SIM卡,再到未來用戶的手持終端,包括遊戲本身的內容,蝸牛正在形成一個遊戲全產業鏈的服務模式和生態。3G免流量下載針對全網用戶,目前移動方面已經實現全國31省市全開通,電信、聯通近期也將實現全國開通,上海、四川等五個省市已實現三網全通。

采訪中,孫大虎向gamelook透露:“蝸牛目前頁遊不再開發瞭,將頁遊的力量集中到手遊領域。端遊還會繼續做下去。端遊發展到現階段,它的制造企業變少瞭,競爭的環境變得寬松瞭。其次,傢用主機也好、遊戲盒子也好,它提供瞭很多大屏跨平臺的通路,這事實上給端遊一個不錯的發展機會。蝸牛這邊大概2/3的力量是放在端遊上的。”

蝸牛最新公佈的一款MOBA產品《九陽神功》是一款跨平臺產品,年底將會登錄XBOX ONE。對於國內肯定主機市場前景和認為主機市場難成規模,主機會被遊戲盒子取代的說法,他也發表瞭個人觀點,他認為:“主機進入中國市場,給中國遊戲廠商帶來瞭新的機會,給中國遊戲玩傢帶來的新的體驗。傢用主機的存量用戶還是比較大的,遊戲盒子市場大傢覺得是一塊處女地,一片藍海,我覺得現在去討論孰強孰弱是沒有必要的,雙方的性能、畫面表現都不一樣,各自有各自的用戶群。”詳細內容請看專訪實錄。

以下專訪內容:

蝸牛獲得虛擬運營商牌照至今已有一段時間,目前用戶規模怎樣?

孫大虎:用戶規模要從絕對數值上來說。因為虛擬運營商前期的技術、三方環境各方面還處於調試階段,8月份正式商業化,隻有16個省份才商業化,之前有報道說虛擬運營商差不多做瞭差不多20W的用戶群,蝸牛用戶量與京東、阿裡巴巴位列虛商前三。我們目前的發卡量超過5W,前三大虛擬運營商基本占到市場份額的70%。用戶規模絕對總值不斷,因為用戶規模擴增還是有一定的限制。170聯調還需要一定的時間,商業化要成熟也需要聯通總部進行各方面溝通和驗收以後才行的。

蝸牛是第一批獲得虛擬運營商拍照並且能夠在十多個省份中進行業務的兩大企業之一。

目前獲得虛擬運營商牌照的互聯網公司已有多傢,蝸牛相比其他互聯網公司來說的優勢在哪裡?

孫大虎:每一傢都有優勢,各自的優勢集中點不一樣。蝸牛是一傢老牌集遊戲內容研發、運營、發行於一身的企業,我們針對的群體就是遊戲的用戶,尤其是手遊的用戶。雖然虛擬運營商拍照發瞭好多傢,但是蝸牛作為遊戲公司是第一傢。我們當時在做虛擬運營商的時候,我們的目標定位就是做最好的手遊虛擬運營商,針對手遊的用戶進行服務。

我們在垂直領域做瞭一系列業務的延展:

第一個,年初我們著手去打造一個免流量的平臺,叫免商店。用戶玩手機網絡遊戲的時,在3G網絡狀態下可以免流量,目前是國內做的覆蓋面最大的一個平臺,截止到目前移動方面已經實現全國31省市全開通,電信、聯通近期也將實現全國開通,上海、四川等五個省市已實現三網全通。

第二個,4月份我們開始發行國內首張語音通話全免費的卡,999免卡;

第三個,7月份我們又發佈瞭純免費模式的399免卡,這些卡在通信產品領域算是有著不錯的創新和顛覆,在行業內引起比較大的反響。

第四個,今年5月份我們收購瞭深圳瑞高,它是在遊戲掌機領域做的比較專業的一傢企業;

從平臺到SIM卡,再到未來用戶的手持終端,包括遊戲本身的內容,蝸牛正在形成一個遊戲全產業鏈的服務模式和生態。針對虛擬運營商推出電話卡,這些電話號碼是我們維系用戶和形成對用戶長久服務的紐帶,而由此帶來圍繞遊戲的一系列產品服務,這是我們在這個垂直領域去擴大我們的優勢,或者是發揮我們服務的一個重要手段。

蝸牛之前也曾公佈蝸牛手機的硬件,目前銷量如何?是否會繼續做手機硬件?

孫大虎:手機硬件這塊,今年1月份的時候,我們定制瞭一批TCL idol X 的手機硬件,這款手機的銷量不是很大,都是遊戲用戶,銷量大概幾千臺,都在遊戲用戶內部消化掉。為什麼我們當時會收購深圳瑞高摩奇手機呢?我們也是覺得一個真正的能夠讓遊戲用戶掌握的硬件,它必須更專業的服務遊戲,所以我們收購瞭深圳瑞高。

蝸牛自研的遊戲掌機還沒有發佈,目前,免商店以摩奇手機原有的W1和G2的兩種機型進行集碎片手機特惠購活動,沒有進行正式的銷售。通過這些活動讓玩傢以一個低於市場價的價格去購買。比如摩奇W1,它的市場價是1999元,用戶隻要在平臺上玩遊戲,獲得遊戲憑證,累計到一定的天數,遊戲憑證累計滿瞭之後就可以以499元的價格購買到手機,也就是以1500元的補貼力度幫助用戶購買摩奇WE手機。

用戶對這個活動和低價購買掌機是什麼態度?

孫大虎:用戶很踴躍。同期整個活動參與人數要比以往至少翻瞭一倍,即同樣的遊戲下載,活動後與活動前對比至少翻瞭一倍,這也就說明的用戶的參與度還是非常高的。因為現在平臺上的手機掌機還不是蝸牛自研的,自研的手機要到年底才會公佈,裡面會有很多硬件針對遊戲方面的創新,所以在此之前,蝸牛是保持平臺活躍、回饋用戶的目的去做活動的。手機硬件我們肯定是會繼續去做的。這一批機器我們隻是把它用作活動來做的,我估計到年底發售量在1-2W吧。

蝸牛推出的免商店,是否隻有使用蝸牛的電話卡才可以免3G流量下載?

孫大虎:免商店是針對的全網用戶,電信、移動、聯通基礎運營商用戶都可以實現。特別是移動這塊,我們移動全國的覆蓋已經做完,近期會對外公佈消息。

目前這些免流量省份用戶使用情況是怎樣的?

孫大虎:

目前移動方面已經實現全國31省市全開通。原來我們說Andriod的領域,用戶一個月下載2款左右的遊戲,到免商店這邊數據會略高一點的,至少要提升50-60%以上用戶的積極性。用戶下載的場景變多的,在移動狀態,3G的狀態,用戶敢於去下載瞭。

免商店目前已接入多少款遊戲?目前分發量、收入的情況能否透露?

孫大虎:免商店基本上存量遊戲3000款,但是我們比較註重網遊這塊,近期發行的熱門網遊我們都涵蓋瞭。目前,免商店的分發量和收入都還沒有達到一個平臺級的水平,這個數據暫時不方便透露。但是總體來說,從4月份到9月份,差不多半年的時間,我們的用戶發展還是比較快的。

做平臺和做遊戲不一樣,平臺需要一定的時間去經營和培育的,它不像CP,比如做《九陰真經》公測吸很大的量。平臺拼的是服務,持久性和耐力,我們今年的目標是年底裝機量超過500W,這個目標的實現還是比較樂觀的。

蝸牛本身是一傢遊戲公司,你們今年也已發佈瞭多款自研手遊,目前的表現是怎樣的?你們是否滿意?

孫大虎:手遊目前來看有喜有憂。因為從端遊到手遊,我們經歷瞭一個適應過程。但是在蝸牛在做手遊的過程中發現,現在手遊領域應該是比較寡頭的,它和以前端遊、頁遊還是比較類似的。雖然手遊給很多創業者提供一個低門檻的介入機會,但是每年真正能夠做出來,並且取得比較好的成績的手遊,還是比較少的。蝸牛也投入瞭幾百人的工作組去研發多款的手遊,之前一段時間我們也發行瞭《讓麻將飛》、《仙之痕》等產品。很多方面我們還是吸取瞭很多的經驗和教訓。作為一傢端遊企業,如何在手遊領域挖掘出屬於自己的一塊蛋糕,這是我們要不斷嘗試和努力的。

喜的一方面是,我們最近發的《太極熊貓》用戶的留存、總體的留存和用戶的口碑相當不錯,另外我們9、10月份還有4款產品要上線。蝸牛做出來遊戲的都會有獨特的個性,不會盲目的跟從市面上的主流吧。我們還是力求打造獨特的、有個性的產品給到用戶。因為我們發現,真正能夠在這市場上脫引而出的手遊,一定是有獨到的體驗和樂趣提供給用戶的,這是一款成功的手遊產品必經之路。

《太極熊貓》測試的數據能否透露一下?

孫大虎:這款遊戲在2000左右的測試人群,都是主動邀請的玩傢。次日留存89%、7日留存70%、付費率42%、Arpu值200-300。

ChinaJoy期間蝸牛宣佈下半年將會著重於手遊,你們是續以自研產品為主、還是也來做獨代發行?是否有具體的計劃?

孫大虎:手遊像修煉武功,它的任督二脈必須要打通。手遊產品的成功和發行運營分不開的,所以我們出瞭自研產品之外,也會代理和發行一些產品。海外的產品我們一直在看,目前已經拿下3-4款產品,我們下半年會陸續開展代理發行的業務。

代理國外的這幾款產品涉及IP嗎?

孫大虎:這幾款產品沒有涉及IP。IP這塊我們也在努力尋找,但是我們也相對謹慎一點。我們會發現,其實國內的IP要優於國外的IP,一些日本的IP引入並沒有達到預期的效果,相反國內的一些IP吸量能力都會比較大。我們認為遊戲產品和IP不宜混為一談,蝸牛本身對遊戲有比較大的創作欲望和意願的企業,像成品的IP連著遊戲這種整合不一定適合蝸牛,我們希望是把一個知名IP結合我們自己的創作整合成一款產品。

換句話說,我們會為瞭一個我們認為不錯的IP進行二次創作,不是把現有的產品簡單的往IP上靠。我們也在看IP,我們也在考慮把IP引入進入來是否會引起市場的用戶自然增量,滿足這個條件之後,我們會考慮如何去利用這個IP創作一款產品,而不是把現有的產品進行簡單的換皮,討巧的去做。

IP是目前手遊市場的熱點,蝸牛是否有儲備相關的IP資源?

孫大虎:IP資源我們之前有儲備一些,現在也在積極的洽談,並且我們的眼光並不局限於目前日韓熱門的IP。

蝸牛本身在端遊市場開拓瞭多年,同時也曾推出過頁遊,是否有考慮把端遊/頁遊產品的品牌拿到手遊市場上,推出相應的手遊產品?

孫大虎:這個問題問的非常好。我們在接下來公佈的幾款產品中,首先會把原來頁遊產品的品牌,或者說產品進行再創作到手遊中來。端遊這塊我們也在做,《九陰真經移動版》已經進入到開發日程上來瞭。另外像我們最近公佈的MOBA類產品《九陽神功》,初期我們就把它定位於一款跨平臺的產品。優先會在PC和傢用主機領域進行跨平臺,等這款產品完成年底或者明年年初在XBOX ONE登錄之後,我們就會考慮移動平臺的移植瞭。

自由貿易區開放之後,關於主機市場有肯定它的市場前景的聲音,也有認為主機市場難成規模,主機會被遊戲盒子取代的聲音,對此您怎麼看?

孫大虎:不管是什麼類型的遊戲,尤其是XBOX主機遊戲,它已經有這麼多年的發展歷史瞭,它的市場群體我認識相對比較成熟的。自由貿易區的開放,傢用主機的進來給中國遊戲企業帶來一些機會,對於中國文化的傳播和遊戲企業品牌的打造價值是非常大的。以往在傢用主機上,我們很難看到由中國企業直接開發和發行的遊戲,很多的公司都是從事外包工作。主機進入中國市場,它意味著中國用戶群體名正言順的玩主機遊戲,以前都是玩水貨。這塊市場的用戶得到主機廠商的認可,同時最適合在這樣的市場制造內容的我認為是中國的遊戲企業,特別是網絡的情況下,網遊是有非常大的機會。

盒子本身還要進行論證,它的用戶存量和主機用戶存量還不是一個級別的。

看主機市場不能單看中國市場,你去買一臺XBOX ONE 你可以通過網絡跟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的玩傢進行對抗和娛樂的,所以傢用主機的存量用戶還是比較大的,遊戲盒子市場大傢覺得是一塊處女地,一片藍海,我覺得現在去討論孰強孰弱是沒有必要的,雙方的性能、畫面表現都不一樣,各自都有各自的用戶群,主機更加偏向於重度用戶。

總結來說主機進入中國市場,給中國遊戲廠商帶來瞭新的機會,給中國遊戲玩傢帶來的新的體驗對嗎?

孫大虎:沒錯。原來我們一直消費水貨,像支付這樣的問題,不帶一點極客精神的人都搞不定的。對於小白用戶來說,不是因為價格門檻高,而是使用門檻比較高。這一次傢用戶主機進入中國市場雖然價格各方面與市場預期有一點距離,但是這不重要,這些東西終歸會向大傢所希望的那個方向進行發展。

蝸牛一直在蘇州,您如何看待蘇州的遊戲環境?在北上廣這些城市是否有建立瞭分支?

孫大虎:蘇州的遊戲環境,或者互聯網人才環境,較之北上廣還是欠缺的,這指的是人才總量。但是我個人覺得蘇州更像聖地亞哥,它不是世界關註的焦點,它比較適合潛心去做些東西。當我們把人才吸引到蘇州之後,他們會少瞭很多浮躁,真正潛心的去一些產品。所以整體來說,人才各方面相比北、上、廣、深等城市要弱一些,但是它的優勢在於團隊穩定性比較高,他對產品的追求要做的更加從容。

蝸牛目前硬件的開發的都在深圳;北京這塊主要是做虛擬運營商的業務,涉及蝸牛移動這邊商務接洽、政策,包括與電信相關的基礎研發。

你們在海外這塊是怎樣一個情況?

孫大虎:蝸牛在北美和俄羅斯都有自己的子公司。在北美這塊業務主要是自有遊戲的發行和運營,另外針對北美這一塊還有諸如IP合作的商務事宜。海外這塊我們認為還是通過自主運營把產品推出去,通過這麼多年的嘗試,發現有比較大的市場,走自主發行、自主運營這條路還是走的不錯的。同樣通過分支機構的完善,未來我們也希望將遊戲的發行拓展到國外去。通過海外分支機構,我們也能將海外的商務資源、技術合作資源和比較重要的訊息帶到國內。在虛擬運營商這塊我們在海外也進行相關技術的采購,所以這些分支機構也承擔一部分產品任務。

在端遊市場,今年蝸牛推出瞭新產品《黑金》,蝸牛是否還在立項開發端遊?還有頁遊?

孫大虎:頁遊不再開發瞭,將力量集中到手遊領域。端遊還會繼續做下去,端遊發展到現階段,它的制造企業變少瞭,競爭的環境變得寬松瞭。其次,傢用主機也好、遊戲盒子也好,它提供瞭很多大屏跨平臺的通路,這事實上給端遊一個不錯的發展機會。蝸牛這邊大概2/3的力量是放在端遊上的。我們比較慶幸的是,蝸牛沒有按照市場大潮去做,也積累下來很多產品經驗。就像當時頁遊比較火的時候,我們依然繼續堅持做端遊,隻是投入少部分的人力去做頁遊,現在發展到手機遊戲和傢用主機一樣如是,因為你會發現其實端遊市場還是有很多機會的。

另外,蝸牛現在也有自己的遊戲平臺,從平臺角度來說,更樂意接受一些比較重度的、RPG的、大世界的遊戲,我覺得整個發展趨向,對於我們原來積累下的經驗、技術、基本功的端遊企業,它的功效和威力開始慢慢體現出來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