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2.TW::臺灣遊戲攻略

華語手機遊戲攻略,遊戲資訊專業網站

朱駿:我是個商人

Game2遊戲:


朱駿:“我不是企業家,我是個商人”;“我進入這個行業,就是為了賺錢。”

  丁磊:“我不是以追求利潤本身為驅動去經營企業”;“競爭是一場長跑,誰跑得最遠、最久,誰就跑得最好。”

  小時候曾騎黃魚車幫別人運貨賺家用的“窮小子”,後來成為開賓利跑車的富豪。人生的起起落落,對42歲的朱駿而言,也許真的不算什麼。

  就在網易(NTES.NASDAQ)宣布奪得了暴雪的網游《魔獸世界》代理權的16日下午,失去代理權的九城(NCTY.NASDAQ)CEO朱駿還在與上海申花足球隊的預備隊一起踢球。他親自上場,並進了兩個球。

  沒有人能真正猜到他的真實想法,就在當天,他將70萬元獎金發給了球隊,而《魔獸世界》佔了九城93.8%的收入。申花康橋基地場邊的球迷見到身穿藍色球衣的朱駿後,有人驚呼“他這麼有空啊”!

  朱駿昨日仍強調,九城的運作與投資申花完全沒有關係,投資申花是自己的興趣愛好,即便放棄《魔獸世界》也不會影響到投資申花。

  玩家

  朱駿是那種你見過一面就能感受到他個人風格的人。在網游高速發展的2006年,當時盛大(SNDA.NASDAQ)和九城佔據了中國網游界的前兩位,那是以遊戲代理為主的“第一代”網游企業的黃金年代。

  有次開會,新聞出版總署副司長寇曉偉穿西裝打領帶坐在主位,盛大CEO陳天橋穿著西裝解開一個襯衫釦子;網易CEO丁磊只穿襯衫,也解開一個釦子;朱駿也穿著襯衫——但解開三個釦子。

  “張朝陽花400萬美元買艘遊艇,跟我比差遠了,我一年要花1000萬美金。”朱駿曾這樣評價他玩足球的愛好。

  他心目中的理想是,等到退休了,抽根雪茄在一旁看著一群小伙子踢球,這才是最奢侈的享受。事實上,2000年朱駿就組建了足球隊,2007年,運營魔獸世界3年後的他以1.5億投資申花。

  “怎麼全隊人都把球傳給16號呢?”2007年8月的荷蘭鹿特丹港口杯足球邀請賽,朱駿的上場曾讓英超球隊利物浦的教練大吃一驚。朱駿當時以16號球員的身份,在這場正式比賽中獲得了首發機會並踢了6分鐘。

  當時,其他申花球員都“瘋狂”地爭取把球傳到朱駿腳下,這讓對方主教練以為朱駿是位核心球員。

  朱駿入主球隊時曾放言:“不就是每年幾輛法拉利開進黃浦江嘛。”朱駿不僅參與訓練,還指揮球隊,負責考察球員和主教練等諸多管理事宜。

  為了讓自己能從日常工作中“解放”,九城任命陳曉薇在去年年初出任公司總裁一職,負責公司日常工作及戰略發展規劃,向董事局主席兼CEO朱駿匯報。朱駿當時對CBN記者表示,“我跟陳曉薇的分工就是,我負責戰略,陳曉薇負責執行。”

  對於外界質疑朱駿玩球的問題,他曾說,“如果你手上有十幾個億,你擁有了一支球隊,正好又喜歡踢球,那麼,你會不會讓你的隊員們陪你一起踢球?”他認為,如果他一周不出現在公司,這證明公司運行得良好。

  事實上,盛大和九城正好在張江園區比鄰而居,雙方的員工在日常工作中都感受到了兩位公司CEO的不同。有九城員工表示,“我們私下的總結是,陳天橋即使一天沒有大事,也要工作到晚上12點;而朱駿可能一個星期都不在公司裡出現,”他經常露面的地方是足球場,接受體育媒體採訪要遠遠多於財經媒體的採訪。

  都市媒體的文體版成了朱駿常露面的版面。申花足球隊隊員打架鬥毆,他需要出來表態;足球隊管理層在酒吧鬧事,他需要出面調查;甚至他在徐匯區的別墅搭建了一堵3米多高的圍牆擋住鄰居採光,被告上法庭也被公之於眾。

後魔獸時代

  對於九城失去了魔獸的代理權,朱駿的比喻是,現在九城的情況是有房無貸、有存款、手上還有活兒。有九城的員工認為,九城現在就像有錢人丟了高薪工作。

  “魔獸這個遊戲在過去的4年裡給九城帶來了很多財富,我承認魔獸肯定可以做到120萬用戶或者更多的用戶同時在線,但是,沒有哪個遊戲可以長盛不衰地走下去,在這個時候,放棄魔獸也沒有什麼。”朱駿表示,希望大家相信九城有能力做好後面的一些遊戲。九城就是沒了魔獸,還有現金。

  根據九城2008年第四季度財報,當季來自於付費網絡遊戲(《魔獸世界》)運營的淨營收為3.8億元,佔其總營收的93.8%。

  而截至2008年12月31日,九城的總現金和現金等價物盈餘為人民幣22.2億元(約合3.255億美元)。

  在艾瑞首席分析師曹軍波看來,九城沒有失去魔獸之前,前四位基本上都是在十億元人民幣以上的收入規模,盛大、網易、騰訊和九城規模差距不是很大。而現在網易強化了第一陣營中位置,九城會進一步下滑。

  與暴雪談判持續了一年多,朱駿曾有不好的預感,他曾多次對公司內部提醒,要做好沒有魔獸的準備。他的預設的方向一是佈局研發,二是更多地代理其他遊戲。但九城的準備歷經2年多仍沒有最終達成。

  在朱駿看來,基本上所有的網游公司都是靠一款遊戲成功的,網易靠《夢幻西遊》、巨人靠《征途》、盛大靠《傳奇》。因此,只要九城手握現金,再抓住一個魔獸,就會更加輝煌。而由於暴雪對中國市場的介入越來越深,代理魔獸的利潤逐漸下滑,九城也為魔獸付出更多的資源與精力。如果這部分資源投入其他遊戲,可能也會獲得類似魔獸的成功。

  朱駿希望能夠抓遊戲的大戰略跟方向。他對遊戲的理解是,“只要你不撤離,手裡還有籌碼,這籌碼包括資金與有質量的人才,就永遠還有成功的機會。這場叫網游的比賽,我相信我們會一起打下去的。”

  對朱駿而言,網游是一場純粹的掘金遊戲。 “我不是企業家,我是個商人。”朱駿並不想給自己貼金,他說:“我進入這個行業,就是為了賺錢。”

  早在1998年,他就是中國最早投身網游的商人,2002年,盛大依靠代理韓國遊戲《傳奇》成功,2002年朱駿也跟進買下了韓國遊戲《奇蹟世界》,2004年,他依靠同時在線50萬用戶的承諾和更多的妥協,擊敗盛大,取得了世界上最好的MMPORPG(大型多人在線角色扮演遊戲)《魔獸世界》的中國代理權。

  在2007年,他以15%的股份引入國際遊戲巨頭EA的1.68億美元注資。而EA是暴雪的全球競爭對手,朱駿認為自己股份賣得很好,因為當時九城股價接近歷史最高點。但這現在被認為可能導致暴雪“移情別戀”的前奏。

  一直以來,九城只做遊戲代理、過分倚重《魔獸世界》已經被外界不斷提起。

  而如今,朱駿頭上的那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果然落下,他現在面臨的最大挑戰是,在自主研發的產品還遠不能到位的情況下,再找到第二個可以代理的主力產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