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2.TW::臺灣遊戲攻略

華語手機遊戲攻略,遊戲資訊專業網站

對話張書樂:網游媒體浮躁的大戲還未結局

Game2遊戲:


Gamelook專稿發自上海文/洪濤張書樂

編者按/

本期,Gamelook請來IT圈的知名獨立撰稿人張三豐:張書樂,來一起聊聊網游媒體業,這個採訪的起因,源自Gamelook注意到的一組數據,CNZZ近期發布的報告中,網遊行業站點數在8月最高峰值為4733家,而在接下來的兩個星期裡減少了466家。我們看到眾多網媒的前仆後繼,同時也是重複性的建設,這無疑是一種巨大的浪費。而在一線媒體圈,我們看到媒體的關注點、報導方式也因為這樣浮躁的業態,表現出一些令業內人士尷尬的狀況。通過Gamelook與張三豐的對話,希望各位讀者、尤其是媒體的朋友來反思,前進的路上停下來思考我們這個行業的未來在哪裡。

張書樂

(作為獨立撰稿人張書樂已經評論了5年中國的互聯網業界)

張書樂,80年代生人,人送外號武當派張三豐,即一個姓張的無黨派人士,每天發三次瘋。與書結下不解之緣。在人民網、互聯網周刊、博客中國開過專欄,僥倖成為他們的熱門作者。做過幾年記者,玩過電視、報紙,作過香港文匯報駐湖南記者,也當過地方小報的編輯,反正聊勝與無巴,現在在IT和遊戲產業類文章上有所建樹

GameLook:張書樂,很高興,Gamelook能夠採訪到你這樣一位獨立撰稿人。

張書樂:呵呵,同樂

GameLook:我們注意到你,是因為你的外號,張三豐,之前看到過你多篇張三豐的稿子,這個外號哪裡來的?有什麼出處?除了武當派。 。 。

張書樂:我寫稿子都是用張書樂本名,張三瘋只是我博客的名字,可能一些轉載來自博客,所以就難免會出現這種情況,原因很簡單,一個文字遊戲,無黨派(武當派)姓張的人,每天發三次瘋

GameLook:原來是是無黨派,不是武當派,這也確實很雷。

張書樂:是啊,也就是諧音一下

GameLook:我們今次的採訪,也是希望藉助你媒體業多年的經驗,來一探媒體業的究竟,為遊戲行業的媒體業把把脈。

張書樂:盡力而為吧,我也就是自說自話而已

GameLook:我們注意到一組數字,相信你也有得知。 CNZZ近期發布的數據表明,在過去的一個暑假,網游業的媒體數量峰值已經達到4733家,最後2週死掉了466家,而6.29-7.6一周之類增加536家。

這種網游業媒體氾濫的趨勢,是不是不健康。

張書樂:是的,一個很有趣但也讓人比較無語的數字,可以說這是一種市場盲動的表現,類似當年VCD和網站經濟興起的時候一樣。機會主義的蝗蟲作祟

GameLook:人家說,被中國人所看重的行業都是可悲的,從家電,到手機,到IT,現在又蔓延到互聯網。結果就是利潤率的直線下降,惡性的競爭。

張書樂:一貫如此,其實這就是中國的山寨,一種同質化下的山寨表現,這其實在遊戲媒體早已經不是一時一日了,只是最近表現的明顯罷了

GameLook:我們還注意到,媒體業的亂局不只存在於民間。有一些也是由現在的媒體所孿生的兄弟,比如sina近期遊戲頻道部分人士的出走,創辦試玩網。以及多家門戶網站開始一致瞄向SNS社區。

筆者自己已經收到無數個版本的SNS社區邀請碼,以至於只好全部刪除。

張書樂:是啊,這類問題幾乎是互聯網的老毛病了,網頁遊戲如此,SNS也如此。長的都一樣,多胞胎,大家都上來圈錢過把癮就死,或者說撈一票就走

GameLook:那麼作為一個媒體業的老人,你認為媒體要成功,要素是什麼?

張書樂:特色,這是關鍵,自己的定位是什麼,遊戲媒體要成功,這很關鍵。

大而全小而全是不可能的,在門戶已經定局的今天。比如我們除了門戶網游戲頻道外。

比較熟悉的,如電玩巴士,它強調的是電子遊戲,不和網游發生糾葛。比如多玩,早期靠魔獸起家,如此種種,特色往往是吸引網友最關鍵的。

GameLook:那你覺得現在做電子遊戲、做幾款特色遊戲的媒體,還能在這個紛亂的局面下獨善其身麼?我不認為多玩跟173存在大的差別。

張書樂:現在的多玩做大做強了,和17173的區別已經很少了。其實17173也做得越來越像新浪游戲頻道了。反而是人們很懷念過去的17173,現在登陸他,更多的是習慣

GameLook:過去的173是什麼模樣,讓我們回味一下。

張書樂:忘記了,已經被今天的17173給模糊了,一切都是漸變的過程

GameLook:就內容來看,如果我們看這些媒體的內容,你認為廠商稿和真正媒體稿的比例是多少?

張書樂:8:2  別忘記,很多媒體稿比如傳統媒體的,其實也來自廠商

GameLook:這個比例,就你了解,你覺得其他行業的專業媒體是這樣的比例麼?

張書樂:不是,基本上這是遊戲行業比較特殊的現象。

原因也很簡單,傳統媒體不懂遊戲,所以寫不出很多有深度的稿子,而玩家呢,不看這些東西,只看攻略,

所以產業分析本身就沒市場。

GameLook:那麼你認為這樣就是合理的存在的理由?媒體的職責是什麼?

張書樂:我並不認為這樣合理,只是一種傳媒的選擇

GameLook:用戶信息的消費,難道媒體只是個傳聲筒的作用麼?媒體沒有立場的直接倒給用戶?

張書樂:在遊戲廣告是網絡廣告的主要生力軍的前提下,這種情況不可避免

GameLook:那麼既然是這樣的局面,為什麼遊戲廠商不出來做這些,既然比例高達80%是廠商的,媒體何來的價值?

張書樂:媒體本身對遊戲行業的研究就不深入,特別是網媒,在信息爆炸的時代,它本質上的浮躁決定了它會選擇海量信息轟炸

GameLook:我們看到的,韓國的網游媒體就是運營商自己的,前五大都如此,無論是Hangame、NEXON、PlayNC

張書樂:是啊,都是自己的發聲筒。國內的網游媒體,平面的基本上就是廣告刊物,網絡的排名在前面的則基本上本身就有運營遊戲

GameLook:媒體做聯運,是不務正業麼?還是收入獲取困難導致的

張書樂:真正全職做網游媒體?別忘記當年網易遊戲頻道是如何倒下的

GameLook:這算是中國媒體的特色麼?多元化

張書樂:是啊,啥都做,什麼賺錢做什麼,哈哈。不過這無可厚非,當年網站經濟泡沫破滅的時候,我們不也歌頌SP業務救了網站嗎,但都知道SP現在基本上是害蟲了

GameLook:你認為媒體深度參與遊戲運營,是被拖上了廠商的船,還是自己心甘情願下的水。

張書樂:不是媒體深度參與運營,只是比如騰訊、網易、搜狐,其定位就是一個龐大的範疇,網游是他的業務,網站也是他的業務,做傳媒依舊是他的業務

GameLook:對於巨頭,他們以傳媒集團來定位這樣無可厚非,但是那些中小型的網站也做聯營,風險在哪

張書樂:風險,在於他們只為了利益,不顧一切的宣傳自己聯姻的項目,而可能會藉助網絡媒體的特徵,去攻擊競爭對手

GameLook:我們近期已經看到有媒體封殺媒體的現象,這是不是這種局面導致的

張書樂:不能這樣說,或許有一部分原因,但實質上還是媒體相互競爭所致,特別是網媒之間抄襲太過了,自己原創的,上傳幾分鐘之後就上了對手的頁面,自然很不爽。其實這也導致了網游媒體不願意原創的情況出現。原創之後立刻被”共享”,可能自己費了心血,反而對方收了漁利,谁愿意呢?

GameLook:那我們在談談,作為一個遊戲業的編輯,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抄襲是一種

張書樂:做編輯,要注重策劃,注重對著作人的尊重,就算是轉載,也要註明出處,哪怕是對手網站的,這不僅僅是對別人的尊重,也是對自己的尊重。

GameLook:在內容報導上,你認為那些事,媒體應該挺身而出,而不是麻痺下去

張書樂:對於一些不合事實的網游問題報導, 網游媒體的態度恰恰在給自己抹黑,大肆的宣傳網游很黃很暴力,其實最終是自己搞的自己沒地位,一味的強化負面的報導,追求點擊率和眼球效益

GameLook:我們都應該看到,對於“網癮”系列的報導,媒體是在挑逗玩家的神經麼?輪番去挖掘那些戒癮專家的觀點,但玩家極度的厭惡。

媒體輪番的邀請磚家上場,靠玩家的憤怒,炒紅了這些磚家和機構

張書樂:反而,比如網癮,能夠有一系列有理有節有據的撥亂反正的文章,通過網游媒體的策劃出現,反而能夠引得玩家歡心,換言之,這種“炒作”效果更好,只是沒人去做。原因嘛,因為大家也慣性思維了,連網游媒體都認為遊戲很黃很暴力了,自然就有了這種輿論導向,眼球高了,自然傳播力大,廣告也就投放的好,自然有錢啊,這是連鎖反應

GameLook:媒體的博出位,應該有紅線麼?

張書樂:目前看來,紅線不明顯

GameLook:我們早先看到過相關機構嚴打網媒的內容問題,現在似乎又有抬頭

張書樂:因為網游上的討論,還達不到輿論監管的高度

GameLook:那麼我們在談談,媒體對行業內部的促進作用,我們看到Chinajoy幾年下來,媒體都在關注“美女” ,這是廠商所為,還是媒體自己所為。為什麼專業性的報導如此稀少

張書樂:都有,大家都知道這是捷徑,就比如大家都會去看男人裝的博客一樣,其實都只看了男人裝博客上的美女暴露圖片,其實人家雜誌上,大部分還是很有品位的時尚白領生態讀物

GameLook:這幾天TGS東京電玩展正在舉行,Gamelook博客之前做過TGS專業性的報導,你認為,我們的媒體,在促進行業發展方面,哪些做的不夠。我們網媒的團隊,花在業內的時間是不是太少了

張書樂:關鍵是如何實現專業性和大眾閱讀習慣的融合,你太專業了,讀者接受不了,太大眾了,就淪為黃色小報了,兩者之間走平衡木,不容易。

而且TGS,說實話,國內讀者不太關注,原因很簡單,中國基本上是電視遊戲和掌機遊戲的荒漠,我是從大趨勢上說。大多數網友關注的還是網游 。所以不管是TGS還是E3,要學會取捨

GameLook:你對網游媒體的期望是什麼,你覺得網游媒體今後還應該做和加強的部分隨意談談。

張書樂:談不上什麼期望,只能說,希望廣告少一點,有意義的討論多一點,希望以後能夠真正發揮網游媒體的輿論導向意義,而不是一個信息的填充器,一眼看去一個媒體上資訊不少,可從頭到尾就沒有一個自己的精神,和報刊文摘意義一樣

GameLook:最後,我們來談談,自由撰稿人、博客的生存空間,你作為獨立撰稿人有多久了

張書樂:5​​年

GameLook:你靠什么生存下來,在這麼多媒體的夾縫中

張書樂:我,呵呵,我並不靠寫稿子生存啊,我不算完全意義的自由撰稿人,我一樣有自己的本職工作

GameLook:能透露你本職是做什麼的麼?

張書樂:呵呵,不好說,只能說和遊戲無關,很多圈內人都知道

GameLook:ok,繼續的寫下去,你的動力在哪裡

張書樂:而且要贏得媒體,必須贏得自己,我寫的是產業時評,基本上對於玩家影響力不大,我只是想記錄下一個產業的狀態和對其未來做一些預測,動力嘛,就是大家的認同吧。來自傳統媒體的認同(專業遊戲類的刊物一般不找我約稿,因為他們喜歡攻略和心情) ,來自圈內人的認同,起碼偶爾我也能說對一些東西,哈哈

GameLook:作為這樣的身份,你從網游業內獲得了什麼?真實的參與到這個行業了麼?還是一直都在外圍

張書樂:獲得?理解和尊重吧。參與嘛,談不上,接觸多而已,唯有自己不屬於這個圈子,才能獨立的寫評論。如果你本身是某個遊戲廠商的人,自然不可避免受到局限。

GameLook:明天,你會怎麼安排,我們想知道你的生活

張書樂:上班,呵呵。等待十一的假期,還有期待我的新書能夠出版

GameLook:嗯,我也要上班。祝你好運,期待你的新書出爐,名字有了麼?

張書樂:還沒定,只是完稿了而已

GameLook:本來打算以你的書名作為這篇訪談的結尾,那麼就把問號留給今後,《網游媒體還沒有結局》,謝謝你的訪談,給我們很多有價​​值的信息和感悟。

張書樂:謝謝,也希望你們的網站越辦越好,我經常登上來瞧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