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2.TW::臺灣遊戲攻略

華語手機遊戲攻略,遊戲資訊專業網站

兒童網游大潮來襲成人社會準備好了嗎

Game2遊戲:


當全社會還在為成人網絡遊戲的存廢爭論不休時,摩爾莊園、奧比島等一批專門定位兒童的網絡遊戲網站已經開門攬客,且生意興隆。這不僅加重了社會對未成年人網絡成癮的擔憂,而且折射出構建安全健康的網絡環境的諸多缺失。

現象:兒童網絡遊戲潮悄然蔓延

在北京上小學四年級的張昊天最近神秘了許多。原來酷愛戶外活動的他,現在一到週末就獨自一人在電腦前目不轉睛地忙個不停。好奇的父母湊上去想看看究竟,結果發現頻繁出現的四個字:摩爾莊園。

在許多父母眼裡還很陌生的摩爾莊園,已經在眾多孩子心里扎下了根。從2008年5月上線至今,這款中國最早的兒童網絡遊戲已經有註冊用戶3000萬。在莊園裡,像張昊天一樣的小玩家們化身一個個小摩爾,當起了虛擬世界的主角。進入莊園後,各種虛擬形象裝扮、互動遊戲著實令人眼花繚亂。而小摩爾們似乎有乾不完的事:為自己選擇新衣服,佈置小居室,可愛的小寵物需要照顧,田裡的蔬菜需要播種收穫,還要去餐廳打工掙錢……

摩爾莊園並不是一個簡單個例。 2007年末,只有兩年曆史卻已擁有70萬付費用戶,超過1200萬活躍用戶的美國兒童虛擬社區“企鵝俱樂部”,被迪士尼以7億美元收購。這一商業神話立刻激醒了大洋彼岸的創業者們。不到兩年間,中國兒童網絡遊戲市場迅速膨脹。

2008年9月27日,定位為6歲至14歲年齡段兒童動漫遊戲“奧比島”正式上線,目前註冊用戶超過4000萬,活躍用戶900萬。之後“盒子世界”“海底世界”“WaWaYaYa時空港”“明星派”“尼奧寵物”等產品相繼面世。

今年暑假,開發摩爾莊園的淘米科技公司推出了第二部網絡遊戲——賽爾號。給淘米科技投入500萬美元的啟明創投董事總經理甘劍平表示,低齡網民很可能是互聯網下一個金礦所在。根據中國互聯網協會公佈的數字,中國19歲以下人群的網絡滲透率達到了35%。

記者登錄摩爾莊園看到,該遊戲的充值卡售賣點規模龐大,北京、上海、廣州三地超過600家,並對當地的中小學校形成包圍之勢​​。在中國,商業利益驅動下的兒童網游圈地運動已經開始,一張無形的大網正在向孩子群體大舉鋪開。

擔憂:兒童網游能免疫成人網游的痼疾嗎?

快速崛起的人氣加上相似的遊戲設置,使得媒體圈更願意把摩爾莊園之類的網游稱為兒童版“開心網”,但淘米公司對此並不認同。 “我們完全不同於'開心網'和大多數成人網絡遊戲。我們的遊戲裡沒有升級的概念,也不是為了交友,主要是靠劇情小任務和小遊戲來驅動孩子們的體驗,相當於一部小孩子們一起參與的動畫片。”淘米科技媒介公關部的曲元元對新華社記者說。

曲元元說,摩爾莊園裡有很多素質教育環節,比如設立了警察、消防員、教師、醫生等職業,獲取每一個職業都要經過考試。比如現在甲流流行,我們就會在醫生職業的考試中加入預防甲流的知識。這樣讓孩子在娛樂中掌握社會規範和生活常識。

點擊進入下一頁

摩爾莊園包含很多素質教育環節

對此,各方在承認兒童網游教育作用的同時,也表示了擔憂。學生家長莫文紅說,和以前的超級瑪麗、坦克大戰等遊戲機不同,現在的兒童網絡遊戲,通過劇情發展和身份包裝,已經把小孩子牢牢地綁定在遊戲裡了。一旦開始,就要一直持續下去。處於身心發展階段的孩子,自製力差,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目前中國10歲以下網民總數在300萬人左右,今年8月份公佈的《小學生互聯網使用行為調研報告》顯示,中國上網小學生中有“7.1%”是“網癮用戶”,有網癮傾向的約佔5%。隨著互聯網的快速普及,中國未成年人的網癮問題已不容忽視。

為了消除家長擔心,不少開發商都在兒童網游中設定24點關閉服務器,每45分鐘提示一次應該保護眼睛。 “但是一下子出現這麼多遊戲,小孩子玩了摩爾莊園還要玩賽爾號,還有奧比島,都想嘗試一下,孩子的身體怎麼承受得了?”莫文紅說。

在中關村專門開發上網行為管理軟件的巫柳春說,用戶黏性是互聯網產品的生存基礎,網絡遊戲的盈利模式就是依靠充足的吸引力,把普通用戶變成活躍用戶,再變成付費用戶,而且形成穩定的使用習慣。

北京市消協法律顧問邱寶昌說,目前我們對網絡遊戲的監管並不到位,相關社會制度也不完善。在競爭的擠壓下,發端於健康教育理念的兒童網游也完全有可能像成人網游那樣逐漸走味,甚至給下一代帶來傷害。

出路:和諧網絡需要全社會共​​同來構建

接受采訪的專家和家長大多認為,互聯網時代,兒童上網的趨勢難以阻擋,而和諧網絡環境的建設迫在眉睫。

兒童上網是大潮流

中國政法大學青少年犯罪與少年司法研究中心主任皮藝軍說,在中國參與的兒童權益國際公約中,我們已承諾“兒童利益優先”,但我們是否真正做到了?中國已經成為青少年網癮頭號大國,但我們對​​未成年人網絡成迷問題的研究卻很滯後,網癮的界定和標準遲遲難以出台,導致社會認知混亂、家長無所適從。歸根到底是,我們成人社會還沒有真正把孩子的利益放在首位,多考慮社會的責任。

邱寶昌認為,目前政府對整個網絡遊戲產品的監管還處於口號倡導階段,缺乏法律操作手段支撐。隨著市場不斷細分,新產品的層出不窮,政府監管也應及時跟上,不能缺位。與成人玩家不同,兒童正處於身心發育階段,缺乏獨立的判斷能力,因此對兒童網游的使用時間和內容,應該在市場准入時就嚴格把關。

對於家長一律阻止孩子接觸網游的做法,同樣被專家認為是不理智的。有教育專家指出,家長應該認識到,家庭教育對中小學生網絡使用行為有著非常重要的引導作用,一旦走向極端,不管是過分放縱還是過分的限制,都容易造成孩子網絡迷戀現象。不妨爭取與孩子做網友,一起參與到網絡遊戲中,家長多了解一些,孩子上網的安全性就會大大提高。

北京軍區總醫院成癮科主任陶然說,構建和諧健康的網絡環境需要不同部門配合努力,除了加強家庭教育的研究和宣傳,還應該反思我們的應試教育和社會單一價值評價體系,讓學校教育和家庭教育良好銜接,減少孩子依賴網絡的誘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