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估值太誘人 中概股遊戲公司輪番私有化

美股開盤前,中國手遊發佈公告稱,已收到東方鴻泰(北京)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京東方投資”),東方證券有限責任公司(“東方鴻泰”)的子公司的初步非約束性建議,私有化價格為每美股存托憑證21.5美元。此時距離中國手遊正式登陸納斯達克相隔2年零8個月。

中概股

作為赴海外上市的國內手遊企業,中國手遊集團也率先選擇瞭退出美國資本市場。據消息人士向新浪科技透露,本次中國手遊的私有化是為瞭實現回到國內A股上市,從而獲得更高的估值。對於這種說法,中手遊官方並未予以回應。

歸來:估值的誘惑

根據易觀統計的數據,截止到2014年第四季度,中國手遊占國內手遊發行商20.1%的市場份額,位列第一。龍圖遊戲、樂逗遊戲、昆侖遊戲分別以16.7%、15.7%、10.3%的市場份額位列2-4位。

但這幾傢公司,由於所處的資本市場的不同,得到的估值也大相徑庭。已經赴海外上市的中手遊、樂逗的估值分別為6.4億美元、3.5億美元,而在國內上市的昆侖萬維的市值為436.55億人民幣(約70.37億美元),即將借殼上市的龍圖遊戲的市值也被估到瞭96億人民幣(約6.93億美元)。

從上述數據可以看出,國內資本市場與國外資本市場在對待中國的手遊公司有著天壤之別。隨著“手遊熱”在國內資本市場愈發興盛,更多的上市公司已經加入到分食手遊產業這塊大蛋糕的行列當中,同時這也成為許多上市公司謀求轉型的重要切入點。

以最近宣佈擬借殼上市的龍圖遊戲為例,其賬面凈資產僅為4.06億元,但卻以96億元的價格被友利控股置入資產,作價預估增值率達到2309.57%。相應的,在國內資本市場上市的手遊概念股,在停牌後都有不同程度的翻倍。

令人遺憾的是,即便國內的手遊行業並不落後於世界任何一個國傢或地區、即便國內資本市場的遊戲概念依舊保持著點石成金的魔力,但華爾街對中國傳統遊戲公司和手遊公司的看法並沒有改觀。美國人繼續堅持瞭自己“搞不懂就不認可”的態度。

離去:讀不懂的模式

從中國的互聯網遊戲公司登陸美國那天開始,無論是手遊還是端遊,華爾街都無法理解也不承認這種,免費遊戲+收費道具或增值服務的模式。他們認為,“酒吧”裡面的美酒固然要收費,但“酒吧”還是要收取門票的。

對於國內這些在上市前就已經成名的遊戲公司來說,海外嚴格的財務制度和嚴苛的市場預期,給其帶來困擾感一直在不斷增加,股價不斷被壓制也使得自身品牌的價值在縮水。

但在國外遭到冷遇的手遊,並沒有影響其在國內大紅大紫。隨著手遊公司在流水、利潤等方面優勢的逐漸顯現,其他上市公司也紛紛跟風,一步步助推整個板塊的炒作,股價呈現聯袂拉升的走勢。

盡管毛利率不是很高,但很多投資者看好手遊行業的發展,目前二級市場手遊市值的爆發正在從於市場遊資的題材投資行為,轉變為主力資金支撐的結果。從近兩年中國的二級市場來看,但凡哪隻股票傳出與手遊搭上瞭關系,不管手遊產品如何,接下來的幾個交易日、甚至十幾個交易日內肯定連續漲停。

隨著國內外對遊戲公司估值的差距越來越大,一些遊戲公司也下定退市的決心,傳統遊戲領域的巨人、盛大遊戲、完美世界,如今又有瞭手遊領域的中國手遊,這種國內遊戲公司因為價值而尋求回歸的腳步並未放緩。

未來:還有誰

在眾多遊戲公司中,未上市的遊戲公司在資本層面又會做成什麼樣的選擇?已經在海外上市的公司還有哪些即將私有化?還有哪些公司會在海外繼續堅持?

目前仍然堅持在美國資本市場的遊戲概念股還有:網易、暢遊、樂逗、淘米,除網易因其西遊類手遊,股價一路走高外,其餘幾傢均沒有獲得與國內市場上相應的估值。

曾經帶領觸控一度沖擊IPO的陳昊芝,在今年結合美國資本市場的現狀,談及當初暫停IPO時,用“塞翁失馬”一詞概括瞭自己的心路歷程,“今天中國的A股市場可能會比我們想象的更友好,證券市場如果真的對創業和高質量企業更友好,其實大傢都會有自己的選擇”。

關於公司上市的問題,陳昊芝還稱,“我們隻尋求最好的市場回報,哪個市場真正回報好,哪個市場更容易操作,我們便會選擇哪個市場。”

雖然第一個宣佈私有化的並不是盛大遊戲,但它卻成為瞭率先回歸A股的遊戲中概股,根據盛大遊戲公告,截至2014年12月31日,寧夏中銀絨業以及其關聯公司總共持有盛大遊戲24%股權和40.1%投票權,是盛大遊戲的第一大股東。

今年4月3日,盛大遊戲宣佈,已與凱德集團(Capitalhold Limited)及其全資子公司Capitalcorp Limited簽署最終的私有化協議。凱德集團將以每股3.55美元的價格收購盛大遊戲,估值達19億美元。預計該交易在2015年下半年完成。

對於“恰好”趕上香港資本市場冷遇遊戲概念股的飛魚科技,其CEO姚健軍表示,當初雖然市場的態度已經起瞭變化,但由於在IPO上已經投入瞭太多的精力,不想在轉換一個資本市場重新來過。但他同時透露,與飛魚同時謀劃上市的幾傢公司,後來紛紛選擇瞭其他途徑,有的叫停瞭香港上市的計劃,有的直接選擇瞭回到國內借殼上市。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