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私服大佬落幕 從待業到千萬富翁到階下囚

  26歲的蔡文,被羈押在重慶市看守所已經一年半。

  對他來說,5年來的經歷猶如“黃粱一夢”:底層出身的他,本是一名一貧如洗的待業青年;2007年3月後,他搖身一變,成為網游私服江湖“大佬”,坐擁千萬資財,駕名車、住豪宅;3年半後的2010年底,他涉案落網,身陷囹圄。

  重慶市渝北區人民法院最近審理的一樁“網游私服”案,曝光了蔡文的暴富傳奇:他招募一幫80後青年,組建駭客團隊—“騎士攻擊小組”,專門攻擊網游《傳奇》私服,脅迫私服們交出廣告代理權。

  幾家伺服器託管商亦被拉下水,充當蔡文的“打手”。更詭異的是,在這條黑色利益鏈條上,上海盛大網路公司派出的一名打擊私服的“線人”,亦跌入千萬元的利益溝壑,演繹了一出真實版“無間道”。

  網游私服江湖是一個什麼樣的紛亂世界,其內部有著怎樣的黑色利益鏈條?從重慶億元“網游私服”案中,可窺一斑而見全豹。

  從待業青年到千萬富翁

  蔡文,江蘇省海門市海門鎮青海新村人,生於1985年12月。這位熟人眼中的“小眼圓臉”的大男孩,自2004年7月高中畢業後一直待業在家,沉迷于網路遊戲,酷愛《傳奇》。

  這款2001年進入中國市場的韓國遊戲,在2002年9月時,原始程式碼洩露,國內很多人利用各種管道獲取這些程式,在網路上私設遊戲伺服器。這種未經《傳奇》的中國代理商上海盛大網路發展有限公司授權而開設的伺服器,被稱為《傳奇》“私服”。

  “私服”屬網路盜版,是一種侵害著作權的行為。但在我國網游市場上,“私服”盛行,目前60%以上的玩家在使用私服。而“私服”老闆為吸引更多玩家,就得在私服廣告發布站做廣告。

  這讓一直苦於無獨立經濟能力的蔡文嗅到商機。2007年3月,蔡文拉來同鄉邵哲宇,買了幾台電腦,開始了“網游私服江湖之旅”—傳奇私服廣告代理。2007年4月,蔡文組建“黑夜攻擊小組”,自任“帶頭大哥”,採取流量攻擊方式進攻拒絕為自己提供廣告代理權的發佈站。

  三個月後,蔡文租用“資料中國”的伺服器達到五六十台。這些伺服器可產生大約6G規模的流量,當它們同時訪問一個網站時,被訪問的網站就會卡死“掉線”,玩家即無法登錄。

  為迅速提高江湖名氣,蔡文還借用當時業界非常出名的私服代理商“騎士”名號,將駭客小組更名為“騎士攻擊小組”。很快,“騎士小組”在網游私服界名聲大噪,因為它擁有“要誰下崗誰就下崗”的強大攻擊實力。13家傳奇私服廣告發布站相繼臣服,其廣告代理權亦落入蔡文手中。

  “這樣,每一條私服廣告可賺5-10元,再加上業務量上來了,就開始大把掙錢了。”蔡文供稱,到2008年11月,他已獲利1000萬元。

  當年8月,暴富的蔡文從天津購置了一輛價格高達135萬元的進口保時捷卡宴越野車。知情者稱,發家後的蔡文開始頻頻出入高檔消費場所,每月吃喝花費至少二三十萬元。

  蔡文成為千萬富翁的同時,危險亦悄然逼近,湖北省仙桃市公安局盯上了他。2008年11月,因涉嫌非法經營罪,他被網上通緝。蔡文離開江蘇海門,逃往重慶。在這裡,有他的一位好朋友胡小偉。胡出生于1982年,江蘇宿遷人,2005年從重慶大學畢業後,一直在當地一家電子公司工作,擔任IDC(即互聯網資料中心)業務行銷主管。2007年初,蔡文向胡小偉所在公司租借伺服器時,與胡相識。

  蔡文向警方交代,他拉胡小偉一起在重慶再戰江湖,繼續做傳奇私服業務。這次重整旗鼓,在攻擊手段上已然升級—直接讓人到私服廣告發布站的伺服器機房裡將網線拔掉。

  業內人士透露,私服利潤雖高,但防護能力較弱,易受攻擊;因此,需將伺服器託管到抗攻擊能力較強的機房。而內地目前僅“資料中國”和“群英網路”等少數機房具備這種能力。

  蔡文找到上述兩個機房的主管,讓他們將指定的伺服器網線拔掉。每拔一根網線的報酬是100元,後來直接包月,“一個月付給他們20萬”。

  “資料中國”總經理高雲伍證實,2009年因協助蔡文拔網線,他共獲利900萬元。而蔡文亦自稱,給了“群英網路”相關人員100多萬元。

  高雲伍曾一度拒絕充當蔡文“打手”,但在巨額利益誘惑面前,這位1981年出生的安徽宣城人最終淪陷,“每次都只是斷網幾分鐘,時間不會太長,不會損失客戶。”

  但這幾分鐘,對於被斷網的發佈站卻足以造成致命打擊。依靠這種致命攻擊方式,“騎士小組”在私服廣告代理市場掀起一陣血雨腥風,遇到不願授予代理權的發佈站,他們便發動進攻,使其網站無法訪問而妥協,接受條件。到2009年年中,“騎士”基本拿到他們想拿到的發佈站的代理權。

  在代理私服廣告的同時,蔡文和胡小偉為擴大利潤源,先後自建4家傳奇私服廣告發布站,並陸續招募了十多名85後、90後入夥。

  據胡小偉向湖北黃石警方作出的一次供述,2009年下半年,“騎士”業務量急劇膨脹,每天的進出賬都在幾十萬元以上。

  盛大臥底“無間道”

  就在“騎士”的業務做得熱火朝天時,一名不速之客找上門來。

  2009年底,上海盛大公司稽核部派出一名臥底,潛入網游私服界偵悉《傳奇》私服資訊。這名臥底叫陳榮鋒,生於1985年11月,江蘇省鹽城市亭湖區新興鎮人,2007年7月從江蘇徐州九州技術學院畢業後,一直待業在家。

  因陳榮鋒比較瞭解傳奇私服市場,公關協調能力強,2009年12月中旬,盛大稽核部口頭承認他為該部線人。2010年1月8日,陳正式成為盛大線人,其主要職責是提供傳奇私服發佈站侵權資訊,供盛大稽核部參考。

  “資料中國”總經理高雲伍供述,2009年底,自稱是上海盛大稽核部的陳榮鋒來找他,要求“資料中國”封掉蔡文在這裡的傳奇私服廣告發布站的伺服器IP。此人還撂下一句意味深長的話,“如果大家合作,就不用封。”

  隨後,蔡、高和陳會面。蔡文應允陳的要求,雙方約定,從2010年1月開始“合作”:“騎士”私服廣告發布站的利潤三方均沽,陳榮鋒分成20%,高雲伍分成20%,剩下60%由蔡文和胡小偉平分。2010年1月至2010年11月共11個月時間裡,蔡文和胡小偉共向高雲伍轉帳1800多萬元。高雲伍供述說,“陳榮鋒從中獲利1100萬元左右,我從中獲利700多萬元。”但陳榮鋒向司法機關承認只拿到560萬元。他說,2011年春節,他從這些錢中拿出50萬元給了盛大稽核部時任經理胡駿,“順便給胡下麵的兄弟每人打發1萬-2萬”。

  盛大稽核部原稽核專員孫平波接受重慶警方訊問時透露,2010年初,陳榮鋒已不服從盛大公司線人管理規定,當年4月,盛大內部會議討論通過取消陳榮鋒線人資格。

  儘管日進鬥金,但尋求業務合法化,一直是蔡文和胡小偉的夢想。2010年12月,陳榮鋒終於帶來驚喜。

  據高雲伍接受警方調查的訊問筆錄,陳榮鋒答應給蔡文辦理私服廣告發布授權書一事,在2010年12月9日迎來轉機,他看到了陳榮鋒所獲得的上海盛大的傳奇私服廣告發布授權書。

  “授權江蘇千存網路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千存網路”)經營《傳奇》以及《傳奇世界》非官方遊戲(即私服)運營以及推廣平臺。”高雲伍說,授權書後面有很多附帶條件,其中一條為,千存網路必須用上海盛大公司開發的盛付通作為支付平臺,盛大以此監管整個授權業務。

  “千存網路主要從事C2C業務,私服合法化是其中的一個專案。”陳榮鋒透露,原本他和高雲伍口頭協定兩人各持該公司50%的股份,但因高當時被警方盯上,股份暫時讓他代持。

  陳榮鋒在司法材料中稱,通過獲得盛大公司授權,説明“騎士”私服合法化,是他向盛大公司發去的商業計畫;其後,盛大同意為他授權。

  他表示獲得盛大授權的目的有二:一是將“騎士”網站合法化,二是拿到盛大授權是他成立千存網路的前提。在他看來,先將“騎士”的發佈站併入自己的公司,再設法搞到盛大公司的授權,“即使拿不到授權,對我也沒有什麼損失”。

  高雲伍供述稱,陳榮鋒取得盛大公司授權後,此時已全面接管“騎士”私服廣告發布站的胡小偉,便在千存網路經營平臺上發佈傳奇私服廣告,每月利潤的四至五成分給千存網路;然後,千存網路再拿出其中的兩成交給盛大公司。

  事實上,陳榮鋒的野心不僅僅只是吞併“騎士”網站,他還試圖通過拿到盛大關于私服的授權,從私服界謀取更大的利益。

  針對陳榮鋒已獲盛大經營傳奇私服發佈網站的授權說法,盛大前稽核專員孫平波向司法機關透露,他們從盛大內部瞭解到,千存網路獲得的不是“運營發佈傳奇私服網站”的授權,而是“打擊發佈傳奇私服網站”的授權,“具體情況盛大公司法務部才能解釋清楚”。時代週報記者就陳榮鋒獲授權採訪盛大公司,其公關部表示,目前暫未獲悉此事,但盛大積極打擊私服的態度和立場從未改變,更不存在“將私服合法化”的做法。

  大佬落網

  作為“騎士”團夥的兩位大哥,蔡文和胡小偉頗具反偵查頭腦,他們從不在私服發佈站上留下電話和辦公地點。“騎士”小組也建立起嚴密的內部規則,成員與下級代理的業務聯繫只通過代理伺服器登錄QQ進行,嚴禁對外公佈聯繫方式。

  然而,比做“業務”更為嚴苛的是收款時的“流水線”作業。儘管行事小心謹慎,但這個被業界稱為“網路黑社會”的組織仍然進入了警方視線。

  時代週報掌握的一份公安部電文顯示,2010年9月6日,公安部網路安全保衛局專門就“騎士攻擊小組”非法入侵電腦系統案電令重慶公安局網監總隊,並將其列為公安部掛牌督辦案件。警方從500萬條線索中經過分析比對,鎖定神秘騎士的“帶頭大哥”蔡文。2011年5月30日,警方結案,除胡小偉出逃國外,19名嫌犯悉數落網。

  而盛大的“臥底”陳榮鋒,則在2011年3月向重慶警方投案自首,目前處於取保候審狀態。5月20日下午,時代週報與陳取得電話聯繫,他聲稱千存網路的商業模式在經歷蔡胡案這個事情後受到打擊,目前公司瀕臨倒閉,“自己也已退出網游私服市場”。

  據該案一團夥成員代理律師伍繼軍介紹,“騎士小組”19名成員涉案總金額上億元,為重慶網監總隊成立以來偵辦的最大網路犯罪案件。

  2012年1月15日和3月29日,此案已在重慶市渝北區法院兩次開庭審理。伍繼軍稱,因此類網游私服案判例在國內並不多見,渝北區法院相當謹慎,目前已將判決意見報請重慶市第一中級法院,“宣判日期尚待通知”。

  私服暴利堪比販毒

  這起億元“網游私服”案涉案人員,絕大多數為80後。在現實生活中,他們既無顯赫家世,更無沒有超乎尋常的能力,許多原本是待業者。但在虛擬的網路世界裡,他們搖身一變,成為叱吒風雲的“騎士”,並成為現實世界裡的千萬富翁。

  經調查,短短十個月,這個團夥即非法獲利上億元。重慶專案組清繳涉案資產時發現,僅涉案豪車就達7台,除兩部奧迪轎車(S8,A8L)外,還有尼桑天籟、保時捷卡宴越野車、瑪莎拉蒂、賓利、寶馬轎車各一台。

  此外,警方還查獲該團夥兩處房產:一處是位於重慶渝北區回興鎮的別墅,套內面積507平方米,2009年11月購買價為540萬元;另一處為重慶北部新區財富中心一整層寫字樓,面積1300平方米,2009年購買價1590萬元。

  “2009年8月,我和胡小偉投資1000萬元成立一家公司。我還投資300萬元開設KTV。到2010年5月,除去開支,我已經賺了6000多萬元。”蔡文在供詞中說,他給手下的每月薪酬最高達5萬元。

  事實上,一夜暴富,在網游私服的江湖並非傳奇。有人算過一筆賬,倘若一台私服可支援1.2萬名玩家同時線上,一般可註冊4萬-5萬名玩家,若每個玩家包月費20元,一台私服一月可淨收近100萬元。如果多架設幾個私服,或多做幾款遊戲的私服,一年即可輕鬆掙到千萬元。

  李濱是一名網游迷。他說,私服在很大程度上滿足了遊戲玩家無法從遊戲運營商那裡得到滿足的需求,比如,在官服玩網游,花幾百元才沖到初級階段,而在私服,遊戲玩家一上線就可能成為高級玩家。所以,更多的玩家樂意到私服“過癮”。

  易觀國際一份市場報告顯示,2011年,中國網游私服市場規模約50億元,占整個網游市場份額七分之一;到2012年,中國網游市場將達到557億元的規模。

  在私服的利益鏈中,無論是網站經營者,還是支付平臺經營商、廣告代理商、廣告發布商、搜尋引擎代理商,均可一本萬利。

  “私服遊戲的經營收益不亞于販賣毒品。”多次代理“私服”類案件的江蘇律師石廣說,私服不受地域限制,只要有網路信號,就可全天候向全球玩家出售自己的產品。然而,在急劇膨脹的市場份額背後,私服經營者有苦難言的辛酸如影隨形。

  “騎士攻擊小組”瘋狂斂財背後,是眾多遭到攻擊和被斷網的私服經營者的隱忍。“私服經營者本身就做賊心虛,”國內著名智慧財產權律師斯偉江解釋稱,私服經營是侵犯智慧財產權的行為,兼有非法經營特點,涉案金額在3萬元以上就夠得上刑法規定的入罪標準。由於私服的暴利性,私服經營者極易達到違法所得數額巨大的標準,而被處3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們本身幹的就是違法犯罪的事,自身權益受到侵害時,當然不敢維權。”斯偉江說,在私服界,“黑吃黑”的現象很普遍。

  在重慶“網游私服”案破獲前,“騎士”團夥非法經營曾先後三次被湖北仙桃、江蘇高郵、江蘇丹陽警方查處。但最終,蔡文、胡小偉等涉案人員,分別上繳500萬元、1000萬元、1000萬元的保證金得以取保候審。重慶一位檢察官認為,這在一定程度上助長了網路犯罪行為的發生。

聲明:網遊戲頻道登載此文出於傳遞資訊之目的,絕不意味著公司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

game2.tw遊戲網誌提示:文章轉載翻譯自新浪遊戲,若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繫站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