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的馬雲:創業最大的心得是學習失敗

2014年,馬雲50歲,阿裡巴巴15年。

這一年阿裡巴巴完成瞭創業史上的飛躍——成功登陸紐交所,創造瞭全球最大的IPO。馬雲隨著阿裡的上市成為中國首富,之後又成為亞洲首富。

不過,被問及成為首富的心情,他說:“我從來沒想過成為中國首富,創業的時候連杭州首富都沒想過。”

馬雲的成功曾被諸多成功學培訓演繹,不過他自己從來沒有在演講中提及如何成功。但阿裡巴巴這個在全世界識別度都很高的名稱背後是一個快樂青年發現寶藏的故事。

2014年9月,他帶領阿裡集團在紐交所上市,連續幾天緊鑼密鼓的行程之後馬雲還趕來媒體招待晚宴,雖聲音已經啞瞭,但精神奕奕,看上去不像知天命的年紀。

馬雲曾發微博稱自己是有著強烈好奇心的人,科學解釋不瞭的東西都有去探究的欲望。如今,50歲的馬雲仍然滿懷好奇心,仍然樂觀,仍然幽默,仍然面對猝不及防的競爭時會焦慮。他,仍然是15年前那個互聯網青年。

芝麻開門的好時代

彼時國際上但凡談到電子商務,要麼是eBay,要麼是亞馬遜,馬雲則清晰地提出瞭自己的論調——“亞洲的電子商務應該有自己獨特模式而不是復制歐美模式”。

1999年,互聯網在中國落地四年,風生水起。中國互聯網的先行者們正經歷著“信息高速公路”在中國這土地上肆意蔓延。在那個互聯網公司群體亢奮、無限見光的年代,張朝陽、丁磊等網絡新貴們成瞭新經濟和新財富的代言人。

在互聯網行業觥籌交錯的狂歡中,馬雲帶領自己的團隊黯然回到杭州老傢。兩次創業失敗的他對互聯網已經有瞭自己深刻的認識。再次創業,馬雲將公司命名為阿裡巴巴,這個在童話世界裡念動“芝麻開門”就會開啟寶藏的快樂青年日後開啟瞭無數螞蟻企業的夢想。

雖然說著一口流利的英語,有著很強的國際視野,但馬雲卻是個接地氣的創業者。浙江是一個外貿大省,無數私營中小企業為歐美的消費者制造著價廉物美的產品。然而,在這條產業鏈上,這些企業幾乎沒有話語權。在歐美市場,假如一支鋼筆售價15美元,沃爾瑪給他的中國供應商的訂購價可能隻有8美元。雖然利潤微薄,但是中國的供應商不得不做。因為一旦沃爾瑪取消訂單,這傢企業就沒瞭活路。馬雲隱約覺得,這就是阿裡巴巴的機會。

彼時國際上但凡談到電子商務,要麼是eBay,要麼是亞馬遜,馬雲則清晰地提出瞭自己的論調——“亞洲的電子商務應該有自己獨特模式而不是復制歐美模式”。

做別人沒做過的事,短短兩年,中國供應商在阿裡巴巴平臺上累積到100萬會員。這批傳統企業變身網商之後給阿裡巴巴帶來的會員費收益也節節攀升。2007年11月6日,阿裡巴巴B2B在香港上市,成為中國互聯網首傢市值超過200億美元的公司。

馬雲曾用這樣一個比喻講述阿裡生意的邏輯:“見過捕蝦致富的,從沒見過捕鯨掙著錢的。”2003年,馬雲創辦淘寶網,把服務的目標對準更小的小“蝦米”。當時,被eBay收購的易趣網已經在中國做到瞭90%的市場份額,正做著中國C2C老大的黃粱美夢。而淘寶網一亮相就免費,而且喊出“三年不許贏利”口號。那時候,在易趣上做生意,是要交錢的。對於小本經營的廣大夫妻店、小創業者,免費是一面最好的旗幟。

某創業者,在淘寶上賣化妝品,一年銷售額達到500萬元;北京一對學設計的姐妹在淘寶上銷售自己設計的服裝,僅兩年銷售額就突破千萬元;大二學生淘寶開店,為賣傢提供包裝服務,一個月的銷售額達20萬元……這樣的故事鼓噪著越來越多的創業者加入淘寶大軍,還吸引瞭諸如優衣庫、戴爾、綾致時裝等傳統行業中的“大象”進駐淘寶。

於是,馬雲的螞蟻雄兵策略隨著淘寶的壯大很快成勢,雖是免費,隻要一手握著幾百萬商傢,一手握著上億的買傢,從淘寶衍生出來的天貓、聚劃算以及廣告平臺很快便成為阿裡的印鈔機。

電商老大的假想敵

這次馬雲面對的敵手太過強大,不是騰訊,也不是微信,是用戶習慣。

以如今阿裡的市值,在電商行業似乎全世界都沒有對手。不過,馬雲的危機感從來就沒有停過。

阿裡在創業15年中,總會有競爭者冒出來,即使沒有競爭者,阿裡人也會找到假想敵。

2007年,百度上線瞭一款C2C產品——“有啊”,阿裡憤而屏蔽百度爬蟲,將百度流量攔截在淘寶之外。據天貓創始人之一黃若回憶,彼時阿裡正籌備做B2C平臺天貓,很擔心百度亦做。“因為百度的客戶都是B類客戶,做B2C不僅有著天然的流量優勢,而且對未出生的天貓是巨大的威脅。”虛驚一場的是百度搞瞭C2C,這讓2008年出生的天貓基本未遇敵手。

京東算得上阿裡的半個假想敵,雖然阿裡並不承認曾將京東放在眼裡,但是2008年之後崛起的B2C模式的確讓阿裡猝不及防。京東商城通過自營商品、自建物流,創造瞭全新的用戶體驗,從一統江湖的阿裡手中分走瞭很大一杯羹。馬雲曾公開宣稱阿裡絕不做物流,但2013年,馬雲打造菜鳥網絡開始涉足物流。

本來以為中國的互聯網格局已經定,馬雲在2013年5月淘寶10周年的時候高調退休,將陸兆禧推上阿裡CEO的寶座。本想退休後“生活就是工作”的馬雲根本沒想到會迎來一個最具威脅力的敵人——騰訊。

就在馬雲退休後的三四個月裡,微信的用戶數陡然增長到5億,移動互聯網的大浪來襲。當人們用越來越多的時間沉迷在微信裡時,各種基於微信的商業模式也漸漸成形。微信搭載電商,微信連接線下商業一下子讓其具備瞭巨大的想象空間。最為可怕的是,這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社交的基礎之上。

實際上,馬雲老早就預見到瞭社交的力量,也曾在阿裡系裡屢次嘗試社交類產品,但基本沒有成功的先例。而在移動互聯網時代,微信竟輕而易舉地做到瞭。

退休的馬雲不淡定瞭,他的焦慮體現在來往產品的打造和推廣上,該產品由阿裡集團新任CEO陸兆禧親自掛帥並成瞭阿裡戰略優先級產品。馬雲雖退居幕後,仍數次發聲力挺來往,甚至鼓勵內部員工為來往拉人頭。來往滿月,馬雲攜眾明星為來往站臺,自己還和一幹好友在來往上開瞭“紮堆”為來往聚人氣。之後,阿裡又封掉瞭微信的淘寶鏈接。

馬雲或許想重演當年淘寶打敗eBay的輝煌,不過,含著金鑰匙出生的來往並未長成馬雲希望的樣子,因為,這次他面對的敵手太過強大,不是騰訊,也不是微信,是用戶習慣。

棋局太大,退休無期

馬雲的棋局已然太大,佈出去的每一個“子”都顯得舉足輕重。如果離開瞭馬雲的運籌帷幄,很難想象未來的戰局。

移動互聯網的價值並不在於移動APP,而在於移動端可以隨時隨地連接線下,可以將線上商業和線下場景實時打通。相對於商品消費,用戶對線下服務的消費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對於互聯網公司來說,移動是通往這個市場的唯一路徑,那麼肩負起通往線下使命的,似乎既不是淘寶,亦不是天貓。

微信看上去是個連接線下的好產品,然而這個強社交弱支付的微信似乎很難完成o2o的整個閉環。2014年春節,微信紅包病毒般蔓延,而且微信未采取任何市場和傳播手段,隻是通過社交關系鏈的裂變,微信支付打瞭一場漂亮的陣地戰。

春節過後,阿裡的員工提前三天上班,或許這是阿裡面對的一次最強勁的競爭。實際上社交關系鏈使得電商有瞭重新想象的空間,2013年一整年,關於中心化入口和去中心化都是電商領域討論的焦點。

每到這樣的時候,馬雲的思想就會像迷霧中的一盞燈,2014年3月,馬雲給全體員工發出郵件,闡述瞭以控制為出發點的IT時代正在走向激活生產力為目的DT(data technology)數據時代思考。他說,移動電商將必定是移動互聯網時代最重要的領域,而雲端(Cloud +App)將是未來移動互聯網的關鍵,阿裡將全面從雲打到端,阿裡人將全部專註在移動電商領域,即All In移動電商。

在移動互聯網時代,馬雲提出阿裡巴巴“必須與數億客戶一起移動到DT”,而就具體的做法,則是“端帶動雲,雲豐富端。數據創造價值,提升體驗。快速建設移動電子商務的生態系統”。為此,“我們十年的目標:建立DT數據時代中國商業發展的基礎設施。”

馬雲思路的清晰也使得整個阿裡集團的戰術更加穩健,一方面在純移動端將每個產品都挖掘出自身的優勢,占據用戶的時間。連接線下的使命則依靠支付寶錢包來完成,2014年“雙12”,支付寶錢包在全國許多超市掀起的支付狂潮已然讓馬雲找到瞭連接線下的感覺。

2014年11月底,阿裡巴巴在杭州召開離職校友會(即阿裡離職員工的聚會)。馬雲在這次特別的會議上發言時表示:“當董事局主席比CEO的壓力還大。我有個理想,希望不做董事局主席、不在公司內部上班,我不希望60歲瞭還在開董事會。因為這會給中國很多企業樹壞的榜樣。創業的目的是給傢人、自己、朋友良好的生活,如果60歲瞭我可以釣魚、曬太陽、聽音樂、去酒吧,這樣大傢才會喜歡創業。”

從字面意思看,馬雲似乎把退休時間放在瞭60歲,這似乎並不在他的之前的計劃中,無論對於馬雲自己還是對於整個阿裡集團,退休似乎遙遙無期,阿裡這樣一個龐大的帝國所處的時代是一個很難讓人放松的時代,互聯網技術發展太快,用戶習慣變化太快,在這樣一個時代,會隨時冒出競爭者甚至是顛覆者。

與此同時,馬雲的棋局已然太大,佈出去的每一個“子”都顯得舉足輕重,如果離開瞭馬雲的運籌帷幄,很難想象未來的戰局。

從2014年開始,馬雲就加快投資收購的步伐,其中有許多投資更是大膽跨界,與電子商務完全無關,比如文化中國(後改名阿裡影業)、銀泰百貨、恒大足球和恒生電子。僅這四個公司的投資涉及資金就有約22億美元。有關恒生電子的投資還引發瞭業界對其從“後門”闖入金融業的擔憂,因為恒生電子目前壟斷著國內金融軟件市場。

馬雲無論玩足球,還是玩電影,其方式都與傳統方式不同,最直接的想象就是打通現有阿裡手中的用戶消費習慣大數據,通過數據去定義娛樂。馬雲在各種公開場合提及自己投資足球更多的不是從戰略佈局的角度去提及,而是從文化弘揚的角度。“中國需要的不是足球,而是足球背後的集體運動的文化,是團隊精神”,不過馬雲自己也並不清楚自己參與進去是否就能改變這一切。但至少他把這種責任背在瞭自己肩上。

對話篇 馬雲:阿裡巴巴隻專註中小企業

你認為阿裡巴巴成功的原因是什麼?

馬雲:沒有中國黃頁,沒有無數個失敗,我們不會走到今天,任何一棵大樹下面一定有巨大的營養,巨大的營養來自於這個時代很多人犯的錯誤。

我創業10多年來最大的心得體會是永遠去思考別人是怎麼失敗的,因為成功有很多的要素,有很多的東西你是沒辦法學的。但失敗卻是可以學習的,我看過很多案例,發現基本上企業做事情失敗的地方都差不多,所以做企業、做商人其實很艱難,它就像是打仗一樣,活著就是成功,戰場上回來的人就是成功的,不管他戰場上什麼樣。商業也一樣,你走上這條路的時候,你應該想到95%的人已經倒下,憑什麼你就是那個幸運的5%?所以你要想活到這5%的話,你記住你必須學習那些倒下的人犯瞭什麼樣的錯誤,防止自己碰上這些然後再找好未來的規律。

你認為一個公司最危險的時候是什麼時候?

馬雲:阿裡在六七年以前、三五年以前都充滿瞭爭議,我們上市前的兩個月,很多人認為我們這個公司是不賺錢的,甚至是沒法賺錢。那時候我很堅信地知道阿裡巴巴比這些人想象的好多瞭。但是今天我卻覺得我們碰上大麻煩瞭,當人們認為你那麼好,你無所不能的時候,其實我知道我們根本沒那麼好,現在才是最危險的時候。

阿裡一直專註於做電子商務平臺,將目光集中於中小企業,這是不是說明阿裡戰略抉擇的正確性?

馬雲:15年以前,我們確定做電子商務的時候,面對著做大企業還是小企業的抉擇,如果做大企業,掙錢容易一點,那時候最流行的詞叫“電子商務解決方案”,如果你搞定大國企,搞定跨國企業很快能掙到錢,不過,通過公關手段去搞定一個項目,我們認為這不是我們的強項。

我們認為,互聯網如果是一個世紀以來最具革命性的技術,它一定是做昨天做不到的事情,是什麼東西昨天做不到呢?就是幫助那些小企業,解放那些小企業的生產力,所以15年以前鎖定隻做小企業,隻幫小企業,導致我們的方向跟別人完全不一樣。

《阿甘正傳》的電影告訴我,沒有人通過抓鯨魚賺到錢,但人們卻能從蝦米身上挖出肉來。你要想從每個人身上拿一點點,你就必須為每個人創造技術價值,而且是別的技術公司做不到的。所以15年以來阿裡巴巴隻專註於中小企業,我們也犯瞭無數的錯誤,直到七八年以前我們越來越明白一個道理,要想幫助小企業,你必須要建立一個生態系統。

什麼是生態系統,如果我們幫助一個很小的企業,從它身上隻掙到三四十塊錢,你怎麼可能派出人跟他交流,怎麼可能跟他溝通,給他做解決方案?小企業的需求很多,需要物流、誠信、信息、數據以及支付。整個體系我們沒辦法全做完,所以必須引進各種各樣的合作夥伴一起來幹,每個人在這裡面拿到一點點你才有可能成功。

你提到IT向DT轉變,對於創業企業有沒有啟發?

馬雲:21世紀做企業,很重要的是一定要用好IT,這個世紀做企業一定要做好DT。

IT的核心思想是讓自己越來越強大,數據信息獲得越快,我的能力越強,我的錢越多,我越強大。IT時代誕生瞭無數的巨頭,DT時代你隻能倒過來,別人越強大你才能強大,IT到DT時代,未來20年到30年一個重要的標志是你的思想是如何幫助別人成功。

DT時代非常重要的是體驗,體驗很有意思,就是感受。我們20世紀講瞭很多服務,其實客戶要的不是服務,客戶要的是體驗。體驗是這個世紀很瞭不起的一個技能,這個技能不是工程師擁有,不是老板擁有。上個世紀拼的是智商,這個世紀拼的是情商,而情商就是讓人傢舒服,讓客戶舒服,讓合作夥伴舒服,沒有比這個更重要。

from:i黑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