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8走紅:手遊界最嚴重的抄襲

2048走紅:手遊界最嚴重的抄襲。《2048》是一款現象級的遊戲,其在全球的風靡程度甚至超越瞭《Flappy Bird》,有超過2300萬人玩過或者正在玩這款遊戲。然而,大多數《2048》的玩傢卻並不知道,他們在手機上所玩的《2048》其實並不是原版的《2048》,而是一款抄襲原版《2048》的遊戲。甚至連原版的《2048》本身,也是一款抄襲《Threes!》的遊戲。

抄襲鏈

這場堪稱手遊界最嚴重的抄襲事件遠比人們想象的要復雜得多。

2014年2月6日,一款由Asher Vollmer和Greg Wohlwend合作開發的遊戲《Threes!》上架App Store。《Threes!》的玩法很簡單,玩傢首先將出現在4×4方格中的數字卡片通過滑動合並組成3,比如1和2可以合並成3。3之後的數字,玩傢隻能將相同的數字進行滑動合並,比如3和3可以合並成6,6和6可以合並成 12,以此類推,合並得到的數字越大,獲取遊戲的分值越高。當數字卡片填滿4×4方格且無法滑動合並的時候,遊戲就結束瞭。

2014年2月27日,一款由Jason Saxon制作的遊戲《1024!》上架App Store。《1024!》的美術風格和遊戲玩法基本照搬《Threes!》,唯一的不同是《1024!》沒有使用1和2作為初始的數字卡片,也沒有使用3作為滑動合並的單位。《1024!》的初始數字卡片是2,而且以2為單位進行滑動合並。顯然,《1024!》要比《Threes!》容易得多。

2014年3月9日,19歲的Gabriele Cirulli制作瞭一款網頁版遊戲《2048》,並將源代碼放在瞭Github上面,以MIT協議開源。在《2048》的官方頁面上顯示,《2048》基於《1024!》開發,遊戲理念來自於《Threes!》。與《1024!》對《Threes!》的基本照搬不同,《2048》對《1024!》的美術風格和遊戲玩法進行瞭一些改良。

2014年3月19日,一款完全照搬《2048》的同名遊戲上架App Store,該遊戲由以抄襲著稱的Ketchapp開發,Ketchapp開發過多款抄襲《Flappy Bird》的遊戲。這一款《2048》遊戲就是現在風靡全球的《2048》瞭,它最大的特點就是免費,通過遊戲內懸浮的廣告條賺錢。相比之下,《Threes!》售價1.99美元。目前,《2048》高居App Store遊戲免費榜頭名,而《Threes!》則位居App Store遊戲收費榜第八名。

原創者對遊戲抄襲的指責淹沒在抄襲者成功的光環之下

《2048》的成功是現象級的,Ketchapp也因此獲利頗豐。《2048》的風頭完全蓋過瞭《Threes!》,甚至有一些玩傢認為《Threes!》是一款抄襲《2048》的遊戲。這讓《Threes!》的開發者Asher Vollmer和Greg Wohlwend完全不能忍受。

2014年3月28日,Asher Vollmer和Greg Wohlwend在《Threes!》的官方博客發佈瞭一篇名為《The Rip-offs & Making Our Original Game(模仿者們和制作我們的原創遊戲)》的文章。在這篇長達4萬5千多字的文章中,Asher Vollmer和Greg Wohlwend公開瞭長達14個月設計開發《Threes!》的完整過程。文章中並沒有使用抄襲這個詞,而是將《1024!》和《2048》視為《Threes!》的模仿作品,並且表示“我們很想慶祝我們的遊戲創意被模仿瞭,這是一件好事。《2048》是一個更加簡單和容易的《Threes!》,值得我們去研究它。但是當大部分《Threes!》玩傢還沒有時間理解我們所開發的遊戲系統以及我們為什麼花瞭14個月來開發它的時候,《2048》就蓋過瞭我們的遊戲,這讓我們很傷心。我們認為模仿是最大程度的贊賞,但是理想的模仿應該是在我們走下山峰之後,而不是我們剛剛在山峰上插上旗幟的時候。”

在文章發表過後,Asher Vollmer和Greg Wohlwend在Twitter上表示“這種感受真的是很復雜,我們還是在為玩傢們對《Threes!》的愛感到開心,但是這件事讓我再也不想制作這種精美的小遊戲瞭”。

Asher Vollmer和Greg Wohlwend的文章在遊戲界引起瞭強烈的反響,很多知名遊戲制作人都表達瞭對Asher Vollmer和Greg Wohlwend的支持以及對手遊界抄襲之風盛行的聲討。然而,盡管Asher Vollmer和Greg Wohlwend不再制作像《Threes!》這樣精美的小遊戲的事實令人遺憾,但是這並沒有能夠阻止《Threes!》下載量的逐步下滑和《2048》下載量的持續增長。

《2048》的開發者Ketchapp在遊戲界幾乎默默無聞,因為這傢公司並沒有能夠拿的出手的作品。這傢公司最擅長的是抄襲優秀的遊戲作品,快速在App Store上架,以免費吸引玩傢下載,通過遊戲內的懸浮廣告條來賺錢。這種賺錢方式雖然為眾多手遊界人士所不齒,卻行之有效,獲利頗豐。然而這一次,原版《2048》的作者Gabriele Cirulli也無法忍受這種行為。

2014年5月6日,Gabriele Cirulli在個人博客上發佈瞭一篇名為《2048,success and me(2048,成功和我)》的文章。在這篇很長的文章裡,Gabriele Cirulli講述瞭他開發《2048》的完整過程。文章中也解釋瞭Gabriele Cirulli在完成網頁版《2048》開發後沒有立即開發移動版《2048》的原因。“在開發《2048》的時候,我決定開源《2048》的源代碼,因為《2048》借鑒瞭太多別人的遊戲創意。我曾經考慮過開發移動版的《2048》,但是我對手機遊戲開發沒有經驗,而且利用《2048》獲利是對那些構思出遊戲創意的人的不尊重。”

不過,Ketchapp開發的移動版《2048》的出現讓Gabriele Cirulli有些動搖瞭。“第一款移動版《2048》出現瞭,有些人利用移動版《2048》獲利,而我和那些構思出遊戲創意的人卻得不到任何回報。在瞭解到Asher Vollmer和Greg Wohlwend對移動版《2048》的回應後,我認為我當時沒有強迫自己開發移動版《2048》並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唯一可以讓我不後悔自己錯失機會的方法就是自己開發一款移動版《2048》。當然,我依然不會利用移動版《2048》獲利。”現在,由Gabriele Cirulli開發的《2048》已經上架App Store。

但,指責歸指責,勝利歸勝利

抄襲一直是手遊產業良性發展的最大隱患,抄襲者獲利頗豐使得那些優秀的遊戲制作人心灰意冷。這一次《2048》的巨大成功使得Asher Vollmer和Greg Wohlwend這兩位優秀的遊戲制作人退出瞭手遊界,也讓年僅19歲,代表未來遊戲制作人希望的Gabriele Cirulli失望不已。很難說未來還會有多少優秀的遊戲制作人退出手遊界,但是如今手遊界優秀的遊戲創意的確越來越少。當Rovio都開始抄襲《Flappy Bird》的時候,手遊的未來又在哪裡呢?

《Threes!》有出色的遊戲創意,有出色的遊戲體驗,還有先發優勢,然而擁有這些的《Threes!》卻在競爭中輸給瞭《2048》。Asher Vollmer和Greg Wohlwend認為《Threes!》比《2048》更優秀。“為什麼說《Threes!》更好?因為我們的目標更高。我們希望《Threes!》是那種能讓人玩上幾個月甚至是幾年的遊戲。在《2048》裡,你可以使用一種“墻角戰略”輕易地完成遊戲,這就是《2048》的瑕疵所在。直到今天,全世界仍然隻有6個人能在《Threes!》裡拼出6144,還沒有人能說自己贏下瞭《Threes!》,這就是我們在遊戲設計上做得更好的原因。易於上手,難於精通,古老的遊戲法則。”

《2048》比《Threes!》更簡單,有特殊的“墻角戰略”完成通關,這些在Asher Vollmer和Greg Wohlwend眼中《2048》的瑕疵卻剛好是《2048》的優勢。手遊的獨特之處在於它是"碎片時間“中的遊戲,所以大部分手遊玩傢都沒有精力去真正用心的玩手遊。因此,更加簡單的遊戲往往更加受歡迎。《2048》最大的優勢在於它是免費的,對於手遊來說,免費的優勢幾乎是壓倒性的。《Threes!》在競爭中輸給《2048》很大程度上是遊戲設計以及定價策略的問題,抄襲並不是競爭失利的唯一原因。

對於Gabriele Cirulli來說,現在才開發移動版《2048》並上架App Store顯然已經失去瞭最佳的競爭時機。如果他能夠在網頁版《2048》開發完成後,立刻開發移動版《2048》,也許一切都會不同。Ketchapp雖然缺乏優秀的遊戲創意,卻擁有強力的執行力。網頁版《2048》直到3月20日才真正為大多數人所知,而移動版的《2048》在3月19日就上架App Store瞭。Gabriele Cirulli在猶豫中喪失瞭最好的時機。

為抄襲辯護的人或許會說:好的遊戲創意並不能一定使一款遊戲成功,真正使一款遊戲成功的是對遊戲創意的執行力和對遊戲市場的理解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