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手機遊戲動漫IP亂彈

Facebook Fanpage

      2013 年,遍佈中國的手游廠商們拿著自己團隊鼓搗出的產品去找管道時,總是反反復複能在管道嘴裡聽IP、IP……除了遊戲本身的品質,IP也是管道判定遊戲的一大標準,所謂好IP值萬金,就算是一款跑酷,只要抱上了《爸爸去哪兒》的大腿,也能在上架第一天就沖上App store的第一名。2013年的手游市場,除了MT和沒完沒了的三國,日本動漫是最受青睞的物件之一,滿坑滿谷的海賊王和火影忍者就是明證。

  而到了2014年,在動漫IP中,廠商又會選哪些來榨一榨油水?

  流行日漫:佳人再難得

  表面上看島國既有人氣,又不好打版權戰爭的日漫可是遍地都是:《進擊的巨人》、《魔法少女小圓》、《EVA》、《妖精的尾巴》……隨隨便便都可以舉兩款讓人感覺特別火的日漫出來。

  可日漫真的是IP的金礦嗎?看看去年的遊戲市場,三大民工漫中的死神《bleach》在哪裡?雖然搜搜也能搜到相關主題的遊戲三五個,但是從遊戲數量上和前兩款比根本不在一個檔次上。為什麼?去百度貼吧看看日簽到數量都能看個端倪:死神吧不到8萬的簽到量對上動輒就能簽上25萬的海賊和火影。這死神雖然同被列為三大民工漫,可惜稍作對比,就好像《天龍八部》中「北喬峰 南慕容」。雖然江湖上兩人齊名,可一動起手來,慕容複分分鐘就被喬峰襯成了戰鬥力只有5的渣。

  《bleach》尚且如此,其他的能好得到哪兒去?《進擊的巨人》火過2013之後已經漸露疲態,連2013年都沒有跟風的力作出來,2014年再跟進,這飯就顯得有點冷了。剩下的日漫裡,真的很難再找出一款能夠與海賊王和火影一般擁有海量使用者的IP來。

  流行日漫的IP號召力是有的,但要再出一個海賊王或火影的王者之作,難。

  經典舊作:想說愛你不容易

  再到故紙堆裡翻一翻,還能在80後的記憶中翻出《七龍珠》和《聖鬥士星矢》。這兩IP老而彌堅,80後又已成長成相當有付費能力的一代,看上去好像大有可為。但《七龍珠》人氣角色過少,設定上的系統性也顯得單薄。鳥山明親自上陣監製,韓國Ntl-inc公司開發《七龍珠OL》在2010年測試之後,就泯然眾游之中。不管是做卡牌還是APRG,《七龍珠》都顯得有些力有不逮。

  從改編的角度看,《聖鬥士星矢》倒是先天優勢更高。人氣角色多,正反兩派可圈可點的角色都不少。聖衣系統更是和網游慣用的裝備系統貼合得天衣無縫,從聖域篇到海皇到冥界,幾大主題場景設定也各具特色,再加上海量原畫,大大節省美術團隊的設計。對卡牌玩法來說再適合不過。

  剩下的問題是你要玩正版還是盜版?端游時代拿著正版版權的完美先是被日方在雅典娜的發色、星矢能不能穿紅T恤上折騰得發瘋,又在CJ上被露底褲的山寨雅典娜搶風頭。在時間就是金錢的手游市場,不知道有幾個人願意拿了版權去和日本人細細的下水磨功夫。那麼大家齊齊做盜版吧?已經有號稱流水過千萬的X愛互動先寨了一款在偷笑,《聖鬥士星矢》經典是經典,但顯然沒有能一統江湖的王霸之氣,使用者量可架不住「大家一起來火影」式的哄搶。

  本土動漫:年齡大一點 財氣旺一點

  看日漫長大的一代,眼光自然是高的,中國的動畫大多數都是爛的。至於什麼《喜羊羊和灰太狼》、《熊出沒》,說起來就是嘴角一撇,吐出兩個字:垃圾。

<br />

  可你春節回家看看,家裡大大小小的熊孩子們都守著電視機面前等喜羊羊和熊大熊二呢。喜羊羊系列電影從第一部牛氣沖天起,票房就直上8千萬,第二年虎虎生威票房直接破億。接下來《兔年頂呱呱》、《開心闖龍年》票房分別為1.4億和1.59億。今年首次被搬上大銀幕的《熊出沒之奪寶熊兵》上映首日票房破 2400萬,3天累計票房過億。

  使用者量沒有問題,剩下的就是怎麼賺錢的問題。相比日漫系列,喜羊羊和熊出沒最大的問題,在於錢袋子在誰手裡。這幫小小使用者們手裡有著數額不菲的壓歲錢和零用錢,但是錢要能花出去,有時候還得大人說了算——熊孩子可以拿自己的壓歲錢去街邊買把小水槍,但你別太指望他會在ipad和手機上完成付費操作。對比下《賽爾號》在頁游上的輝煌和在移動端的幾乎默默無聞,低齡動漫的遊戲改編上,從網頁到移動這道坎並沒有那麼好跨過去。

  相比之下,觸控從駿夢手裡接下的《秦時明月》在掏錢方面倒要樂觀不少。觀眾大多已經有了經濟自主權,付費流程也不是問題,儘管從收視率上來說《秦時明月》還比不了前兩部低幼作品,但也已經是近年來最成功的動漫作品。從改編的角度上來看,《秦時明月》從背景設定完整、人物角色豐富,改編的難度也並不大。

  互聯網動漫:有人氣,怎麼做遊戲?

  2013年最火的互聯網動漫,當屬有妖氣手中的《十萬個冷笑話》。這部從漫畫改編而來的動漫作品,第一集在優酷平臺上的播放次數就有2782萬,再加上 ACFUN和BILIBILI等動彈幕網站,觀眾使用者數量已有保證。在宣傳方面,《十萬個冷笑話》生在互聯網,紅在互聯具有先天的傳播優勢。很容易就可以打出動畫內置廣告+有妖氣本站+視頻、彈幕網站的組合拳。再加上配音、主創人員的博客、微博推廣,傳播成本低,使用者鎖定精准,傳播效率高。

  而剩下的一個大問題是,對於《十萬個冷笑話》這樣的段子式動畫,要怎麼做遊戲?雖然同為互聯網動畫,《我叫MT》背後靠著的是WoW這棵大樹,而《十萬個冷笑話》抽離了一個個搞笑的段子,剩下的基本上可以稱得上支離破碎,無法完成撐起一款重度遊戲的任務。

  因為使用者年齡層的相對成熟,《十萬個冷笑話》走《爸爸去哪兒》的路線改成輕度的三消和跑酷類休閒產品,原本的使用者群也很難買帳。和《百萬亞瑟王》聯手推出太乙真人卡片這種內嵌式的合作,算是《十萬個冷笑話》這類互聯網動漫和手游一次成功的結合,但離把它們做成一款遊戲還有一定的距離。

  《十萬個冷笑話》、《萬萬沒想到》等互聯網熱門動漫、短劇手游化最急需解決的問題,是尋找一個能貼合動畫內容,遊戲系統又不能過於豐富的接合方式。和目前大熱的卡牌等玩法相比,島國 COCOSOLA Inc家的養成類產品:《兄貴草泥馬》倒頗能做個參考。

  作為一款養成類遊戲,《兄貴草泥馬》的玩法並沒有多少創新之處。這款名不見經傳的養成類遊戲能在中國互聯網上風靡一時,原因就在於其奇葩的角色設定和鬼畜的養成過程。這類產品不需要豐富的劇情支援,也不需要龐大的遊戲系統。這種培養角色搞怪、誇張,養成模式重口鬼畜的非主流路線與《十萬個冷笑話》的惡搞風格倒是頗為契合。從收費的角度來說,免費下載,加速培養、特殊培養、圖鑒解鎖的收費模式亦有先例可循。

  最後,再為大家提供幾款類似的重口養成類遊戲。

  以培養中年猥瑣大叔為主要賣點的《爸爸觀察箱》。

  和《兄貴草泥馬》類似,培養怪異小貓的《貓咪性派對》。

<br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