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中國互聯網救贖年

  互聯網是20世紀人類文明的輝煌成果,經過30多年的發展,互聯網已經成為對世界經濟文化產生了深遠影響的新媒體平台,創造了一個又一個令人驚嘆的奇蹟。伴隨著世界互聯網發展的高潮,中國互聯網也高歌猛進。尤其是21世紀的頭10年,發展迅猛,成果顯著。然而,當時間到了2010年,中國互聯網的發展再次到達了一個歷史性的轉折點,在這個前途未卜的十字路口,中國互聯網應該何去何從呢?

  審查與關閉

  谷歌走了,不管我們將此視為商業行為或是政治作秀,這家全球最偉大的企業之一確確實實的離開了中國,彷彿福樓拜筆下那個頭也不回在清晨離開妓院的男人一樣,他心慮重重卻毫無悔意。

  封殺,在當今中國早已成為一個司通見慣的常用詞彙。上至國家要聞下至豬毛八卦,只要有人觸犯莫須有的規則,一定會封你個密不透風。封殺這東西到了互聯網上也是與時俱進,改名叫“審查”了。谷歌就是因為中國的互聯網審查制度走的,如果說這家口口聲聲談自由的美國企業不過是西方右翼力量普世價值的一個傳話鸚鵡的話,或許我們可以淡定一笑:不遵守我們的法律就走吧。但是如今工信部對個人網站的嚴厲打壓,又該怎樣去評判呢? ——個人擁有的小型網站是互聯網不折不扣的中堅力量,他們提供了大多數的信息資源以及異常豐富的個性化服務。而如今個人網站遭遇無情的封殺,大量站點被迫下線無法訪問,數以萬計站長的財產遭遇侵犯…僅僅在上個月,就有媒體爆料差不多有上萬家小網站遭到了關閉。

  這場中文互聯網的浩劫,名義上是反低俗和整頓網絡內容的,實際上卻採用了先封再查,甚至封了就不管的暴力做法。導致很多絲毫不涉及黃賭毒、也沒有違反國家法律的網站都遭到了牽連。追溯到去年,國內對微博客服務和社交網站的屏蔽,很好的反證了審查制度並非只針對低俗的信息,其真實的目標似乎是要抹殺掉信息傳播過於自由的現象。

  反侵權與創作自由

  這一年來,以廣電總局為首的行政部門一如既往的禁令頻發:從鬧得沸沸揚揚的整治視頻網站到最近淪為笑柄的嚴禁使用英文縮寫,在我們這個禁令的國度中,司法的嚴肅性最大限度的被無視和戲弄。腦袋一拍、靈光乍現的行政哲學繼續無情地摧殘社會的活力。

  不過憑良心說,整治文化產品的做法,多少帶有一些知識產權保護色彩,從這一點上看並不算太過分。民眾只是反感文化產品的壟斷性以及過高價格——比如微軟大爺一套OS非得賣幾百上千就很過分。所以保護知識產權的要點,實際上不僅在於打壓盜版,更重要的是鼓勵和扶植文化產品的自由市場,用充分競爭和自由創作來實現產品的豐富,用產品的豐富來實現正版的價廉物美——相信我,價廉物美的東西老百姓絕對買賬。

  反過來說,如今互聯網中侵權現象的氾濫其實是一個簡單的市場原則在作祟:高價值文化產品的正常供給嚴重不足,旺盛的需求只好轉向盜版。因為進口的電影、電視、遊戲等,中國歷來有著嚴格的審批與進口限制,真正能進入中國市場的,往往也是成本居高不下,比如在中國看一場《2012》,其開支已接近奢侈品消費。而在國內,對創作自由與言論自由的嚴格打壓,使得中國文化界整體慘遭閹割,根本沒有能力生產出能夠表達真善美與人性探索的作品。在這樣內外皆困的背景下,由於進口與自產的兩條路都很狹窄,年輕人,尤其是城市白領及學生對文化產品的需求根本無從滿足,因此只能藉助於互聯網的侵權,從海量的海外盜版作品中尋求精神慰籍。

  而這種言論管制語境下催生的精神慰籍方式,顯然是很有害的。就拿美劇來說,它體現著美國的大眾文化,儘管在人性層面上與中國的文化基本相通,但在社會倫理與生活價值方面卻截然不同,中國年輕人長年累月的看美劇,會產生意識形態與現實生活的偏差,最後往往帶來精神的負擔。反而,美國的年輕人很少看電視劇,而是熱​​衷於派對、運動、社團和冒險,相較之下,並不屬於美國文化世界的中國年輕人,則陷入差異文化的折磨之中。

  當然,若行政部門對於互聯網影視的整治真的是出於尊重知識產權,這不失為一件正確的事,但重要的前提就是:中國社會要完全允許創作的自由和言論的自由。而這絕非一件易事,在國內倡導自由言論的聲音由來已久,但這些聲音遭遇刻意忽視或封殺的傳統同樣淵遠流長。

  互聯網需要救贖

  在這撲朔迷離的世道,究竟是權力精英想要封殺平民主義?還是權貴階層想要封殺自由呼聲?抑或這愚人的審查不過是自我折磨、與人鬥其樂無窮式的無腦亂殺?

  文明社會,對言論的尺度自然嚴格​​,稍有失當或低俗可能觸犯法律,這是正道。約法三章,公平辯論,有效地排除了大量無謂的叫囂和辱罵。中國則反其道而行之,無謂的叫囂和辱罵往往被默許,公平的辯論或公正的說話則腹背受敵,生不如死。

  對言論的封殺,現在到了窮凶極惡的地步,在簡體中文互聯網環境中,想要隨意輸入一段完整的文字甚為困難,歷史悠久的漢語,硬生生被劃出了成百上千的非法詞彙,簡直是中華民族之大辱。如今,基於社會化網站的互聯網應用步入輝煌,理論上互聯網已經可以實現全新的自由、便捷、超低成本的信息交流,但在國內偏偏要盡量打壓這些便捷與先進的東西。在這樣的互聯網中,唯有低俗、無聊和消磨時光的內容尚能獨善其身。

  2010年,這是中國互聯網需要被救贖的一年,知識產權保護的大旗尚未迎來自由的清風,無法飄揚於文化世界,但網絡審查的風暴卻又吹響了警鐘…中國,一個崛起中的大國,一個渴望走向富強文明的古老民族,還是一個21世紀時代精神的局外人?我真的很怕民族的榮耀與進步就這樣被萬惡的封殺所侵害。

  來源:讀者華爾投稿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