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世界杯看球筆記·第一夜

分娩的莎拉波娃

每次擊球,莎拉波娃的叫聲,會達到100分貝。因此,慘叫娃被形容為“分娩的孕婦”。

恰好,那種叫嗚嗚祖拉的小喇叭,也能飆到100分貝。

8萬個孕婦,同場分娩,還不是剖腹產。那份壯觀,光是想想,就讓人心潮澎湃。

F1比莎娃稍猛,一般是120分貝。上海站時,我去看舒馬赫,旁邊一位大叔不戴耳塞,甚至還講電話。我五體投地,表揚他:大叔你是不是娶了20個老婆。大叔很淡定:我當了20年坦克兵。

有不明真相的記者散佈謠言:德國隊比賽時,將帶上耳塞——那不是連裁判哨聲都聽不到了嗎?

正值週末,夜深人靜,電視裡就像有幾萬隻大黃蜂,嗡嗡待命,伺機殺出。我家貓兒子高小咪,一直滿臉驚恐死盯電視,隨時準備扔下它爹逃命。

一位朋友對首個比賽日的評價是:我再也不要聽《野蜂飛舞》。這首四手聯彈的鋼琴曲,因為1900和周杰倫,而被文藝青年們視為檢驗天才的標準。

去年聯合會杯,由於乾擾解說,小喇叭已被投訴很多次。國際足聯,為此在官網上刊載了一篇文章: 小喇叭是南非悠久的民族傳統,吹奏群眾目前情緒穩定。據說,這種小喇叭,是為驅趕狒狒而生。

一年前,特派到聯合會杯的新華社記者,用以下優美的排比句,描述小喇叭對南非人民的重要性:

喇叭給我們帶來了快樂;

喇叭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不吹喇叭,我就無法享受比賽……

勞駕你和蒼井空,一起慢慢享受吧。

專業

一大早,留守主持洪剛,就在直播間表揚劉前輩:“黃牌的沙發”,是天外飛來一筆,被網友大加讚賞。

那他一定也看到了,更前的前輩孫老師,如何被眾口鞭撻。

23年前,孫老師的前輩方明,在春晚上朗誦的隨風潛入夜,不知教壞多少人。說話不像政府調控房價,說一下頓一下的,就是不深沉;腔調不像發改委降油價,一口氣死拖老長,就是不專業。

所以,與方老師同輩的趙老師,跟憲哥一起主持舞林大會,要是不搶那句“請評委亮分”,就真一句台詞也沒有了。 300萬,買個報時娃娃,番茄台真有錢。

比起抑揚頓挫拿腔拿調食古不化的播音腔,更讓人受不了的是不專業。屎殼郎就是屎殼郎,叫成甲克蟲,它也貼不了寶馬的標。 NBA就是NBA,叫成美國男子籃球職業聯賽,你也NB不了啥。何況人家非洲,本就以屎殼郎為榮。

鏡頭里出現通稿沒寫的明星,孫老師就沉默了;祖馬總統現場英文演講,劉老師就沉默了;之前一天的演唱會,黑眼豆豆一出,邵新人沉默了;那倆裝bility的女主持,說喜歡西班牙是因為有C羅時,天安號都沉沒了。

讓孫老師解說開幕式,跟讓非洲主辦世界杯一樣,都是政治。政客追求讓正確的人,做正確的事,而不是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所以中國女乒丟了冠軍,水上中心主任當了足球掌門。

當年的黃健翔,算是無限接近體制天花板。他可以像五好憤青芮成鋼一樣,用英語採訪布拉特。但當波諾出現在看台上時,他只能疑疑惑惑:這個人長得很搖滾巨星。總決賽湖人主場,鏡頭給到傑克尼克爾森時,於嘉乾脆假裝看不見。

所以不能不服詹俊。 “南海岸犀利哥”,“他們(CCTV)不愧是江湖第一大幫派”,都是詹俊的原創。整個英超,從球場到看台,他家親戚真多。

當然,昨天最不專業的,是多梅內克。

上屆世界杯開始,我就追著罵這個星像大師兼小資文青。耗時6年,歷一屆功敗垂成的世界杯、一屆一敗塗地的歐洲杯和一輪戰戰兢兢的預選賽。法國隊就像郭德綱說的:老先生留下傳統相聲1000多段兒,經過我們青年演員這些年不斷努力,現在終於剩下200多段兒了。

鳳嬌離全家桶有多遠,你丫就滾多遠。

本報記者高興

查巴拉拉進球後,整個球場的廣告牌,全部變成VISA,閃閃發亮,儼然是拉斯維加斯禁用詞語通關的排場。我嚴重懷疑,VISA另出了一筆進球貼片廣告費。首球英雄配VISA,那簡直是馬諾相中豹哥,川崎配上火鍋,事業編制嫁給公務員,絕配啊。

當然,後來馬科斯的進球,證明visa跟英雄,只是萍水相逢一夜情。

最嚇人的巧合,發生在世界杯開幕前一天。 CCTV新聞台,報導那個倒霉的羅老號時,屏幕左下角悍然出現“高興”兩個大字。

事後證實,那些看熱鬧的人想多了。 “高興”只是個地名,寫“高興”是因為羅老宇航中心坐落在全羅南道高興郡。

我有個同事,跑社會新聞的,就叫高興。不管別人家死人、車禍、火災,最後她一律表示“本報記者高興”。

當然,跟央視一樣,她也不能為了照顧人家情緒,署名成“本報記者不高興”。

杯具的阿迪達斯

阿迪達斯跟眾多待嫁女青年,最大的不同點,是拒絕像海藻一樣當小三。

所以,明媒正娶嫁給世界杯后,少先隊大隊長,堅決排斥那個長相就很勾引人的狐狸精。

開幕那天,本該是阿迪家的洗具:揭幕戰兩隊都是阿迪的客戶;第二場的法國隊也是,對面的烏拉圭是彪馬,總比耐克強。

千里杯具,始於足下。世界杯前,阿迪動用梅西大帝,力推F50足球鞋系列。沒想到,揭幕戰首發的22人,17人穿著耐克戰靴,1人穿著Under Armour,只有4人穿阿迪——恰好每隊2人。法國隊也沒改觀,首發11人,6雙耐克,2雙彪馬,2雙阿迪,一雙lotto。倒是彪馬系的烏拉圭給面子,首發11人有5雙阿迪的獵鷹系列,耐克降到4雙,一雙茵寶,一雙彪馬。

兩戰首發44人,一共27雙耐克鞋,占到61%。其中,有23雙是耐克最新的MV SuperFly II系列。這種用碳纖維做鞋底、號稱史上最輕的足球鞋,實在太俏了。橙配搭金屬紫的色彩,在綠草地上,就像郭小四站在一群郭德綱中間,光芒醒目。

更更杯具,簡直慘絕人寰的是,第一個比賽日,所有球鞋特寫都屬於MV SuperFly II。第一個進球的查巴拉拉,扳平的馬科斯,甚至因為飛鏟被罰下的洛伊德羅,穿的都是MV SuperFly II。轉播方安排了29個機位,哪個角度重播進球,鉤鉤都顯擺一下。

導播好像跟阿迪家有殺父之仇。揭幕戰上半場,姆菲拉彎腰繫鞋帶,也要專門給個特寫,那個鉤鉤大得像宋祖德的嘴。

接下來,C羅、羅尼、羅本,當紅炸子雞都將為MV SuperFly II跨刀。

阿迪,你就從了吧。你是沒看到,咱這疙瘩還有個山寨阿迪王,鐵了心要你當壓寨夫人。

劉甲B

歐弟在天天裡,這樣表揚汪涵:大哥以前抬桌子,現在是台柱子。

這已經是馬屁界的梅西、盜墓界的木乃伊了。

不過這句話,基本符合汪涵,也大致適用劉建宏。 12年球齡以上的球迷,應該知道,劉在足球之夜出道時,人稱“劉甲B”。現在,雖然很多人把中間那個“甲”字,換成個字母稱呼他,但在黃表演完搖滾後,天朝足球檯台柱子,劉不頂也得頂了。

首個比賽日,劉甲B重操舊業。那就是兩場甲B。技術戰術鬥志,無一可取。對比產生美,我連中國男足都覺得可愛起來。

這種爛 比賽,配世界杯?呸,世界杯!

假裝

8年前,阿內爾卡客串過一部爛片:Dead Weight。片裡他演自己,一個叫尼古拉斯的足球運動員。

這部片在IMDB的評分,跟昨天法國隊的表現一樣,都不及格。

儘管是爛片,阿內爾卡依然備受鼓舞,準備投身電影業:我喜歡假裝是別人,很有意思。

昨天,他果然假裝是中國隊前鋒,很有意思。

在一項團隊運動中,自私、不顧隊友、沒有大局觀的人,永遠都沒出息——你不從越位位置搶戈武那腳單刀會死啊。

4年前,我說里貝裡就像沒頭的蒼蠅亂跑。當時有很多人反駁。 4年後,里貝裡依然是個沒頭的蒼蠅,還是個召雛妓被抓了的蒼蠅。

NBA最矮的常規賽MVP艾弗森,非常崇拜亨利。其實,艾弗森跟偶像有個共同點:在拯救球隊命運的那一刻,他們用的都是手。

用一生清譽,換取法國隊出線權的亨利,居然要為兩個極度自私的人渣讓路。因為他而保住飯碗的多梅內克,只給了他20分鐘。昨晚,所有能來到南非的法國人,都是拜他所賜。但那群人,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是大牌是救世主,他們像5歲孩子比誰尿得高,亂射一通。

跟烏拉圭的最後一分鐘,亨利舉手,向裁判投訴維克托里諾手球。沒人理睬他。一個因為手球,改變了兩個國家命運、改變了自己一生、掀起軒然大波的人,還有資格投訴嗎?

這是報應嗎?

這是報應。

這個晚上,愛爾蘭人坐在家裡,冷冷看著地球另一端發生的一切。那個毀滅了他們夢想的男人,在戰術體系中,被排斥被邊緣。

冷暖自知,亨利保重。

筆記典故出處

1.嗚嗚祖拉:南非球迷的一種吹奏樂器,噪音極大,現場形成黃蜂雲集的聲音,嚴重干擾比賽和收視。

2.四手聯彈:詳見電影《海上鋼琴師》與5月29日《快樂大本營》。

3.黃牌的沙發:揭幕戰第18分鐘,墨西哥隊員華雷斯手球,被黃牌警告。劉建宏的解說靈氣十足:這是本次世界杯第一張黃牌,華雷斯坐了黃牌的沙發。

4.蒼井空:著名日片女星。

5.鳳嬌與全家桶:連這個都不知道,你奧特曼了。

6.詹俊的解說:需要500字解釋,請百度。

7.亨利:世界杯預選賽附加賽,生死之刻,亨利用手球打進一球。淘汰愛爾蘭,挽救法蘭西。愛爾蘭上訴至國際足聯,並引發兩國外交爭端。

8.高興:好事者可以百度該記者。

作者:高亞 原文鏈接

—冷廣告:少先隊員大隊長Tee熱賣中——

少先隊員Tee

                                

Game2遊戲冷笑話分享: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本文來自冷笑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