驅逐舊臣轉型手遊 KONAMI的劇烈變革

KONAMI和小島秀夫的恩怨

端倪初現

今年3月的時候,《愛相隨》、《心跳回憶》的制作人內田明理宣佈從KONAMI辭職,令不少玩傢感到驚訝,但在驚訝之餘玩傢們也紛紛表示KONAMI至少還有小島秀夫。可是小島秀夫在內田明理離職後也出現瞭一些奇怪的跡象,小島工作室的痕跡正在逐漸從KONAMI消失。

在3月19日,在推特上一直用於發佈《合金裝備》系列作品官方情報的小島工作室賬號宣佈今後將轉移到新建立的合金裝備官方賬號上發佈消息。

隨後細心的玩傢發現《合金裝備》相關網站上,小島組那經典的狐貍LOGO和相關字樣均已消失。

而在KONAMI發表的最新人事公告裡,領導層名單也沒有小島秀夫。此前他的職位是小島工作組的監督,KONAMI的執行內容官。

小島組洛杉磯工作室隨後也被更名為Konami洛杉磯工作室。

k01

小島工作室經典的LOGO

以此四個現象為根據,種種猜測開始浮現,甚至有觀點認為小島秀夫已經離開KONAMI。就此事外媒VideoGamer向KONAMI求證,得到的回答是“就像我們已經宣佈的,我們正在將產品結構調整成為總部控制的系統,從而建立一個能夠對於圍繞我們數字娛樂業務的不斷變換市場進行快速反應的穩固的操作基地。Konami 數字娛樂包括小島先生,將會繼續開發和支持《合金裝備》系列。請關註我們之後的公告。”

本以為事件可以就此平息,但知名外媒Gamespot隨後又有爆料,具體內容概要如下:

·小島秀夫將在制作完《合金裝備5》後離開KONAMI。
·小島工作室的主要成員在企業內的網絡、電子郵件、電話已經被限制。
·小島隻會在宣傳《合金裝備5》時會在公眾面前出現。
·小島工作室與KONAMI之間的爭端主要是待遇問題,包括主要成員並沒有獲得正社員資格等。
·小島工作室將在《合金裝備5》項目結束後解散。
·小島和工作室主要成員在契約期滿後將離開KONAMI。

就目前來看,這些當時的傳聞大部分後來都發生瞭,隻是當時並沒有多少人相信這些傳聞。

3月20日下午,KONAMI發表官方公告。公告中稱《合金裝備5 幻痛》將會由小島秀夫負責,按照此前公開的情報於9月1日起陸續在全球發售。而KONAMI在《合金裝備5 幻痛》之後還會繼續開發《合金裝備》系列作品。

公告中還稱,目前KONAMI已經決定要著手開發新的《合金裝備》系列作品,現在開始募集主要的開發成員。

k02

小島秀夫

3月20日晚,日本Livedoor向KONAMI的廣宣部門詢問此事。得到的答復是:小島秀夫現在仍然是KONAMI的社員,至於未來誰也不知道,就連小島本人都不知道。而此前的賬號轉移、LOGO消失等問題,KONAMI的回答是因為公司內部開發體制正在改革。至於下午招募開發人員一事,KONAMI表示從很早以前開始就一直在招。

這正是今年小島秀夫和KONAMI交惡的開端,而且就這一系列事件來看,KONAMI想要架空小島秀夫,重新建立一個合金裝備系列的團隊。隻是當時所有人都沒有想到,雙方的矛盾後來會逐漸不斷激化,並且持續影響到今天。

除瞭合金裝備系列動蕩之外,寂靜嶺系列的重生之作《P.T》也被叫停,這款遊戲也是小島秀夫主導制作,並且試玩版推出之後引發瞭熱議,不少玩傢盛贊這款遊戲使得恐怖的感覺再度回歸,後來遊戲叫停之後引發瞭不少玩傢的抗議,並且就連測試版都在PSN商店中消失瞭。

有趣的是,最開始提出讓小島秀夫來復興寂靜嶺系列的正是KONAMI的高層,現在又將這款遊戲攔腰斬斷,由此可見KONAMI是想進一步剝奪小島秀夫的所有掌控權和相關項目。

FOX引擎的失敗

FOX引擎的失敗或許也是使得KONAMI和小島秀夫矛盾加深的重要緣故,日本遊戲公司能夠有引擎研發能力的並不多,而這個跨平臺跨世代遊戲引擎的表現還不錯。《P.T.》令人驚悚的無限回廊來自這個引擎,《實況足球2014》這個系列復興之作也同樣采用瞭這個引擎,未來KONAMI的大作幾乎毫無疑問均會建基於這個引擎,而創立這一引擎的,正是小島秀夫領導的小島組。在這層意義上,說小島秀夫以一人之力重構瞭科樂美的主機遊戲業務的根基與架構,也許並不過分。

然而遺憾的是,這個引擎僅僅隻是KONAMI社內研發使用,FOX引擎最終的對外銷售卻毫無疑問是一場悲劇,迄今為止除瞭科樂美自傢遊戲全部采用瞭FOX引擎,並沒有任何一個外部遊戲公司使用FOX引擎開發的遊戲面世。從引擎的商業邏輯(依靠售出使用許可,並從遊戲成品銷售收入中提成)來觀察,FOX引擎已經註定是市場競爭中的的失敗者。

此前KONAMI全球技術總監也即是FOX引擎的技術總監Julien Merceron離職的消息似乎也可以佐證FOX引擎的失敗。

k03

FOX引擎無法實現成功對外銷售

終於決裂

在3月份的風波之後,這場KONAMI和小島秀夫的恩怨還在持續不斷。

7月,KONAMI正式刪除《合金裝備5》封面的Kojima團隊及小島秀夫名稱,標志合金裝備系列正式成為KONAMI的所有品。

但是KONAMI在9月的時候又通過推特祝賀小島秀夫,承認瞭小島和他的工作室的成果。並且還發佈過一個祝賀遊戲上市的視頻,在那個視頻中很多人都對小島秀夫表示瞭祝賀之意。

類似情形也出現在最近,前不久《紐約客》透露小島秀夫在10月9日已經正式從Konami離職,還舉行瞭一場百人的特別酒宴,但Konami CEO並未到場。

緊接著KONAMI方面馬上發表聲明稱小島秀夫並未離職,而是放長假。同時官方還強調,“系列最新作在9月發售後,包括小島在內的全部開發員工都進入瞭長期休假。”

之後最早放出“小島秀夫已離職”消息的推特網友Simon Parkin在KONAMI否認小島離職後不久放出瞭一張照片。據Simon Parkin稱,這張照片就是10月9日小島秀夫歡送會上的照片。

KONAMI這種兩面派的做法在今年出現得實在太多,因為很容易令大眾迷惑不解,因此可以說是羅生門不斷。一方面KONAMI似乎想要驅逐小島秀夫,另一方面似乎又想要利用小島秀夫的巨大名聲化為己用,所以才會出現有時候打壓小島秀夫有時候又力捧小島秀夫的奇怪局面。

但是不管怎麼說,從各方面來看,小島秀夫和KONAMI的決裂已經是不可挽回的瞭。

小島秀夫一手締造瞭合金裝備這個KONAMI歷史上最成功的系列,不但是遊戲電影化先驅和潛入類遊戲先驅,更是日本出品的難得具有國際化風格的遊戲,各方面都領先於時代,但是在這一過程中,小島秀夫的權限越來越大,並且還成為瞭KONAMI的高層,這就註定瞭他後來必然會和KONAMI決裂的情況,這表現在多個層面雙方都有很大的分歧。

第一個分歧是KONAMI不斷壓榨小島秀夫和他的工作室,使得合金裝備系列推出的作品過多,當然這也是KONAMI歷來的慣用做法,惡魔城系列火爆的時候,KONAMI方面也是推出瞭一款又一款續作,但是小島秀夫並不想推出作品如此頻繁,所以他曾經多次表示不想再制作合金裝備系列的續作瞭,但是作為公司員工,他又不得不服從公司規定,最後就是《合金裝備4》和《合金裝備:和平行者》都有較大的瑕疵,尤其是《合金裝備4》這款當時萬眾期待的遊戲,動輒過場長達一小時,被一些玩傢譏諷為過場電視劇,而且在玩法方面也並無太多突破。

而在小島秀夫構想的承載自己全部野心之作的《合金裝備5》上面,雙方再度發生巨大分歧。

在這個3A大作研發費用水漲船高的時代,《合金裝備5》的開發費用突破瞭8000萬美元,作為一款次世代開放世界大作,凝聚瞭制作人小島秀夫畢生才華的《合金裝備5》達到如此之高的制作費用也並不讓人感到太驚訝,與歐美3A大作比起來這款遊戲也並不是天價的開發成本,但是若放在日本國內的開發環境,這樣的大手筆確實無異於豪賭。

而且在研發時間上,這款遊戲研發多年,已經耗盡瞭KONAMI的耐性,最後遊戲雖然如期發售,但是玩過遊戲的玩傢發現這款遊戲隻是個半成品,很多地方都並沒有完工,因此不難想象KONAMI高層對這款遊戲進行瞭很大的幹預,這或許也是今年KONAMI做出一系列剝奪小島秀夫和其工作室權限的最根本原因吧。

《合金裝備5》的研發時間太長費用過高激化瞭小島秀夫此前和KONAMI積累的所有矛盾

因為作為藝術創作者的小島秀夫想要實現自己心目中的理想,而作為商人的KONAMI方面則從利益出發希望推出更多的合金裝備系列作品,而不是幾年才出一款耗資巨大的系列作品,而且這樣一個KONAMI旗下的王牌系列,小島秀夫和KONAMI必然都會認為自己對其有所有權,最後產生劇烈矛盾也是必然。

而且另一方面,KONAMI旗下一款名為《馭龍者》的手遊開發成本遠低於100萬美元,卻帶給瞭KONAMI豐厚的回報,因此KONAMI做出那些看似詭異的舉動也就並不奇怪瞭。

現在雙方終於決裂,雖然很多合金準備系列的老玩傢哀嘆小島秀夫的時代結束瞭,以後合金裝備系列即便有續作也因為沒有小島秀夫而逐漸消亡,但是從商業社會角度而言,公司經營者思考問題的核心出發點是利潤和回報率,而不是玩傢們對某個系列或者某個制作人如何深厚的感情。

不斷被驅逐的制作人

“KONAMI那邊沒有任何聯系。《桃太郎電鐵》就此正式結束”——這是“《桃太郎電鐵》系列之父”佐久間晃6月在推特上所寫的內容。作為一款深受遊戲粉絲喜愛的“名作”,自從原開發公司HUDSON於2012年被吞並後,被迫與KONAMI分享其版權。然而,與KONAMI關於最新作如何分配利益的條件的交涉,又觸上瞭暗礁。

由於佐久間的發推,KONAMI發表緊急聲明“我們仍在與佐久間晃進行商談,但很遺憾目前尚未得出結論。”但是這個交涉似乎已經遭遇挫折。目前任天堂已經參與到與佐久間共同開發新作與銷售中。新作的發售看來會在明年以後,KONAMI將《桃太郎電鐵》的版權出讓給任天堂,從最新作的收入中抽取版權費。而KONAMI很有可能就此對《桃太郎電鐵》的新作開發撒手不管。

《桃太郎電鐵》這個系列以大富翁為原型,玩傢搭乘著環繞全日本的火車,沿路收購各地點的房地產與名產,並使用卡片來強化自己或陷害別人,藉此爭奪日本第一富翁的寶座。

桃太郎系列誕生於1988年,登陸於FC平臺。雖然今後也先後在PCE、GG、PS、PS2、X360、PSP等平臺發售過一些遊戲,但總的來說還是偏向任天堂主機一些。其正統作截止於2007年PS2和Wii的《桃太郎電鐵16》,其後開始走番外、合集和攜帶版路線。最後一個主機、掌機平臺是2010年NDS的《桃太郎電鐵:世界》。此後和大多數日本小廠一樣,偶爾在手機裡出個小遊戲表達一下存在感就再無建樹。

再無建樹的最主要原因,是其公司Hudson被KONAMI完全收並。眾所周知Hudson被收購後隻剩一堆知識產權,人才都走瞭(很大一部分都去瞭任天堂第二方NDCube)。

在8月的時候,事情終於明朗化,桃太郎電鐵的官方推文說:新的《桃太郎電鐵》遊戲已經授權給瞭任天堂發行,計劃明年發售,KONAMI隻負責授權。

雖然目前HUDSON方面還沒有公佈這款新作將登陸任系的哪個平臺,但是好歹這個系列因為任天堂出手相助因此可以延續下去瞭。

這件事情在玩傢群體中再度引發瞭熱議,畢竟桃太郎電鐵是一個歷史非常悠久的系列,很多老玩傢對這個都有著深厚的感情。

k06

佐久間晃老先生

不止桃太郎系列,KOANMI著名遊戲系列《愛相隨》的制作人內田明理和人設擔當箕星太朗也先後離職。

《愛相隨》系列是KONAMI旗下繼心跳回憶系列之後的一個著名戀愛遊戲,曾經在NDS和3DS上大放光彩,曾經在NDS時代引發瞭一股遊戲熱潮,甚至出現瞭不少日本宅男因為癡迷於遊戲中的女性而公開舉行婚禮和其結婚的事件,由此不難看出這款遊戲當時的如日中天情形。

k07

《愛相隨》在日本一度令不少死宅沉迷多時

然而好景不長,後來在3DS平臺推出的《新愛相隨》出現瞭很多惡性bug,由於bug和遊戲制作的失敗,一時間日本的遊戲市場出現瞭停止販賣這款遊戲的現象。後來過瞭好幾個月這場bug風波才逐漸停止,而且KONAMI也開始重新販售這款遊戲,但是已經錯過瞭最好的時機,而且也影響到瞭後續作品。

於2014年發售於3DS上面的《新愛相隨+》因為受到前作的低劣影響,使得該作的宣傳再大也無法回到當年的話題性。

也許在其他遊戲公司,對於這樣一個著名系列偶爾的失敗還能容忍,但是KONAMI目前已經在大力向其他方向轉型,並且KONAMI一向對於那些不怎麼賺錢的系列都會迅速放棄掉,這從心跳回憶系列和魂鬥羅系列多年沒有續作即可看出。

k08

內田明理

惡魔城系列的沉寂也能說明這個問題,根據離職的惡魔城系列制作人IGA曾經接受媒體訪談所言,他曾經在KONAMI社內提出過惡魔城系列3D續作的開發方案,但是當時西班牙遊戲公司MercurySteam展示的惡魔城作品的demo使得KONAMI高層更加傾向於MercurySteam來制作惡魔城系列的3D續作,這就有瞭後來的惡魔城:暗影之王系列兩作,並且這也影響到瞭IGA制作2D惡魔城系列續作的計劃,KONAMI的高層直接把他排除在瞭惡魔城系列之外,使得他沒有辦法再做自己想做的遊戲,後來轉入移動領域做瞭一些小項目並且深感不得志的IGA離開瞭KONAMI,轉而通過眾籌的方式去做自己夢想中的遊戲。

至於MercurySteam制作的暗影之王系列,因為第二作口碑和銷量表現不佳,而且該公司已經宣佈將不再制作這個系列,所以惡魔城系列的未來一片黯淡。

惡魔城系列未來可能很難再有續作瞭

就目前來看,很可能這些制作人的離開隻是開始,以後預計還會有更多的遊戲制作人被驅逐或者自願離開。

正是因為今年和如此多的制作人產生瞭諸多矛盾,因此在遊戲界引發瞭認為KONAMI薄情寡義毫無人性的種種說法,給KONAMI帶來瞭很多負面影響。

而這些制作人被驅逐和KONAMI架空小島秀夫的出發點是類似的,即KONMAI不再重視主機遊戲瞭。

大力從主機轉型手遊的KONAMI

在9月的時候據外媒VG247援引法國媒體gameblog的消息,KONAMI在日後將會停止除瞭《實況足球》系列之外的一切3A大作開發,包括《寂靜嶺》、《合金裝備》在內的老牌大作從此將徹底死亡,當然這裡指的死亡不包括街機和手機平臺。

VG247稱,該法媒先是最早報道瞭FOX引擎總監從Konami離職的消息,隨即又報道瞭KONAMI停止3A大作開發的消息,隨後外媒Eurogamer也報道瞭此條新聞。

一石激起千層浪,聯系到早前KONAMI社長早川英樹的發言,因此引發瞭主機玩傢們的強烈抗議。

在5月份的時候,日本網站Nikkei Trendy Net對KONAMI新社長早川英樹進行瞭一次冗長的采訪,采訪中早川英樹表示他們未來的主攻平臺將是手機端。

早川英樹表示:“我們將大力推進手遊業務,我們的主攻平臺將是手機。當下的遊戲平臺非常多,但是常伴我們左右的平臺是手機。手機將是未來遊戲的重要平臺,手機也將扮演一個互通大眾們進行遊戲的重要角色。”同時,早川英樹談到瞭他對當下遊戲中內購項目的看法,並表示將來在手遊領域也會更多考慮這方面內容。

不過我們從以上內容中也並沒有看到KONAMI將要離開“傳統遊戲領域”,但從這位CEO的話來看,該公司將來在主機遊戲研發上下的功夫可能會有所減少。

最後早川英樹補充道:“我們很希望看到我們的佳作如《實況足球》系列和《合金裝備5》能繼續獲得喜人成就。但我們同時也在想如何把我們更多的遊戲系列帶到手機上。”

其實此前就有媒體報道稱:一名Youtube主播“SuperBunnyhop”稱他從KONAMI公司離職員工那裡收到爆料,KONAMI正在將業務轉向賭博業和手遊,這是《合金裝備》《寂靜嶺》等知名遊戲的制作人小島秀夫被開除的關鍵原因。該視頻還一度被KONAMI以侵犯版權指控。

曾給《合金裝備》作曲的音樂傢Rika Muranak也一度在推特上證實瞭KONAMI不再制作除PES外3A大作的消息,她表示,“是的,我感到非常傷心,我不能再給3A大作作曲瞭,好吧,我得另找一傢3A遊戲公司才能繼續瞭。”

k09

早川英樹的發言引來瞭很多抨擊

但是KONAMI方面卻馬上做出瞭回應,在早川英樹接受采訪的半個月後,KONAMI美國方面發佈瞭一則官方聲明,針對這次采訪內容進行危機公關:

“近日,有不少媒體引用瞭一篇日本網站有關KONAMI將轉型手遊的報道。但因為部分報道引用的話語缺乏語境聯系,導致公司的權益人、合作夥伴以及粉絲之間引起瞭些許騷亂。我們意識到周圍的人因為早川英樹的這番言論而產生瞭一些焦慮,對此此我們表示深深歉意。

KONAMI在今年3月份進行瞭主要結構重組。目的是為瞭紛繁復雜的市場環境下能夠快速、準確的觀察用戶需求和市場趨勢,並讓我們可以利用豐富的經驗及技術進行針對性的回應。

同時,重組的過程需要重新定位我們現有的工作室,聚合成一個更加集中的生產部門系統。其中《合金裝備5:幻痛》的制作人小島秀夫及其團隊成員正在努力的融入到新的生產部門系統中。我們的開發團隊正在緊鑼密鼓的研發過程中,保證為玩傢們的期待得以實現。我們也想借著這個機會向玩傢們聲明,《合金裝備》和《寂靜嶺》這2個系列,對於KONAMI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也會繼續推出這兩個系列的後續作品。

KONAMI會接受各種挑戰,並在不同平臺上創造出更好的遊戲。不單單是手機平臺,還包括傢用機平臺、街機平臺等。你的支持將促使著我們更加努力,對此,我們也要向各位支持者表示深深的感謝。”

除此之外,在《合金裝備5》發售後不久,又有一位KONAMI的官方人士出來進行辟謠,那就是Konami 歐洲的社區經理 Su-Yina Farmer。

他在其個人推特頁面上講到:“我希望能夠導正這陣子大傢的猜測以及謠言,因為並不是這麼一回事。我可以向玩傢保證我們絕對不會拋棄合金裝備系列或者諸如此類的作品,我知道最近網絡上有許多文章宣稱我們會這樣做,但我不知道他們是從哪得到這樣的消息。我們絕對會繼續努力開發主機遊戲,例如《合金裝備》、《寂靜嶺》、《惡魔城》、《實況足球》以及其他所有的熱門遊戲系列。”

在今年,KONAMI似乎為瞭辟謠而疲於奔命,到處都是他們進行各種辟謠的消息,例如今年5月的時候,一度傳出著名的實況足球系列將被取消的消息,當時是KONAMI歐洲產品總監Adam Bhatti出來進行辟謠,他是這麼說的:“我隻想說不必擔心,《實況足球》的未來非常穩固。”他說,“我們有著非常華麗的前景,已經等不及要為玩傢展示瞭。”

也難怪玩傢們會憂心忡忡瞭,合金裝備系列前途未卜,《P.T》被取消,惡魔城系列和魂鬥羅系列似乎也很難再有續作,這一系列事件自然會令玩傢感到KONAMI似乎正在放棄主機遊戲。而且此前日本多傢媒體報道,KONAMI除保留《實況足球》《合金裝備》這兩個主機系列外、已決定全面轉向移動遊戲開發。

事情看起來十分的撲朔迷離,我們無法弄清楚KONAMI到底是隻保留實況足球系列和合金裝備系列,還是保留更多的系列,但是有一件事是確鑿無疑的,那就是KONAMI已經並且未來都會大力主攻手遊領域,主機遊戲這塊以後的投入將持續減少。

根據日本六大主機遊戲廠商第二季度財報對比數據,KONAMI 2015年Q2遊戲業務營收達238.29億日元、同比增長16.7%,在日本地區KONAMI遊戲收入排名位列萬代南夢宮、SEGA、Square Enix之後排名日本第4。

移動遊戲也的確成為瞭KONAMI最大的營收增長點。該公司旗下手遊《實況棒球》在去年12月正式上線後,上線8個月累計下載超1400萬,並一直維持在日本區暢銷榜的Top20。在其助力下,公司遊戲業務二季度營收同比增長16.7%、營業利潤同比增長78.5,僅次於手遊大廠SE。雖然第二季度,這6傢主機遊戲大廠的總營收出現同比下滑,但由於將更多的重心投入到開發成本更低的移動遊戲中去,反而使營業利潤有所提升。其中諸如KONAMI和SE在該季度大力發展移動遊戲業務,致使公司遊戲部門營業利潤大幅上升。這些數據都表明,網絡內容(主要是手遊)的增減對於日本遊戲公司的業績有著非常大的影響。

因此,KONAMI做出轉型手遊決策是基於公司整體業務發展的考慮,其做法也得到瞭市場的驗證表現在良好的財報數字之上。

而且就手遊具體項目而言,《馭龍者》的傑出表現正是促成KONAMI逐漸轉型的重要遊戲,在去年,KONAMI當時的社長田中富美明接受媒體采訪的時候,尤其提到瞭這麼一句話:“還有一點,雖然我們都很清楚原生手遊將會是接下來遊戲市場的主導力量,但以《馭龍者》為首的許多產品所帶來的巨大收益也是我們必須保持的。KONAMI一直都想讓遊戲制作人員逐漸向原生手遊轉型,可是公司內對員工的教育速度卻還遠遠不夠。”

《馭龍者》是KONAMI於2010年推出的一款頁遊,後來推出瞭手遊版,在近些年全球手遊崛起的環境之下,這款從頁遊平臺移植到手遊平臺的遊戲在移動領域獲得的收入正不斷提升,並且成為瞭KONAMI旗下的拳頭產品。

KONAMI是一傢多元化公司

雖然很多主機遊戲老玩傢都在為KONAMI的這次劇烈轉型而感到不滿和哀嘆不已,甚至有些人認為KONAMI未來將陷入絕境,但是事實上KONAMI是最開始就是一傢綜合性的多元化公司,除瞭轉型手遊之外,這傢公司還有非常多的其他業務。

以KONAMI的數碼娛樂營業部門為例,這個部門每年貢獻瞭45%到50%左右的收益,而數碼娛樂營業部門並不是隻有主機,還有手遊、街機、音樂電影、卡牌遊戲、周邊等諸多產物。

手遊的情況前面已經分析過,這裡不再提及,而街機方面,KONAMI一直是街機音樂遊戲的領導者,其旗下的《JUBEAT》也就是《樂動魔方》這款遊戲在日韓、香港等地區一經推出就引起瞭玩傢極大關註,現在也是當地各大機廳最熱門的音樂遊戲。而且在國內很多街機廳,我們都能看到這款遊戲的身影。

再以集換式卡牌遊戲而論,遊戲王系列自90年代末期誕生以來,一直持續多年為KONAMI創造收益,雖然近年來收益比起本世紀初那些年的收益有所下降,但是一直都是KONAMI比較穩定的收益來源,而且該遊戲每年都會舉辦各類比賽,如果說歐美的集換式卡牌遊戲代表是萬智牌的話,那麼日本就是遊戲王。

除瞭遊戲之外,占瞭KONAMI35%左右的營業額的是一個名為“健康生活”的部門。在這個部門之下有著健身俱樂部運營,運動飲料開發,健身器材開發,等一系列關乎人類生命健康的項目。

運動和健身已經是當下時代的一大熱門話題,從現在各類智能健身器材不斷湧現和夜跑運動的盛行我們不難看出健身領域是多麼龐大的一個市場。

而且KONAMI的創始人上月景正是一位對遊戲業務有一定排斥感的從業者,“(遊戲的)形象不好所以對孩子說不出口自己工作的行業。”上月景正在1999年回顧自己創業經歷時這麼說道。

“我終於得到遊戲以外的業務瞭。”2001年的時候,投入超過700億日元收購健身俱樂部People(現KONAMI Sports & Life)從而建立起健康服務事業的上月景正,在之後的經營會議上對著在座的公司幹部們說道。而KONAMI社內則有員工向媒體披露說上月景正不喜歡被別人稱為做遊戲的人。由此可見,KONAMI的多元化佈局很早就開始瞭。

k10

體育健身是KONAMI現在非常重要的業務

另外在柏青哥和賭博領域,KONAMI也建樹頗多,在澳大利亞和北美,這2個地方均設有KONAMI的賭場和旗下的賭博機制作公司。

除瞭賭場之外,在日本KONAMI還有3傢柏青哥機的公司,而這3傢公司的資本金均為:10億日元、1億日元、1億日元。值得註意的是,這些資本金都是KONAMI100%出資。

而且KONAMI方面也在大力加強在博彩行業的投入。

最近不少關於KONAMI的消息指出,該公司似乎正在逐漸脫離傳統電子遊戲業並更加努力地推廣其博彩遊戲,而美國內華達州的一項新法律或許讓KONAMI露出瞭一絲開心的微笑。在過去,隻有純粹以運氣類的遊戲(比如老虎機)允許作為博彩項目使用。而根據該州的新法律規定,所有以技術比較勝負的博彩項目現在均屬合法。也就是說那些“獎勵回合”現在可以加入到遊戲之中,並讓那些技藝過人的玩傢得到贏得的獎勵。

該項法律由遊戲設備制造協會(Association of Gaming EquipmentManufacturers,後面簡稱AGEM)提議,並由州參議員通過。而非常巧合的是,AGEM的董事長Thomas Jingoli同時也是KONAMI博彩業分社的總裁。而KONAMI本身則是該組織的“金牌會員”。

AGEM的一項公告中稱,所有以技術對抗為核心的傳統遊戲項目均可加入派彩項目,比如駕駛類、射擊類、槍戰類、體育類等等。KONAMI或任何遊戲發行商都可以用旗下的標志性產品作為主體制作老虎機,並將派彩和遊戲融為一體。

根據AppAnnie此前發佈的全球博彩遊戲報告,預計博彩遊戲行業2017年規模將達到1000億美元,2014財年全球iOS博彩手遊收入同比增長55%,紙牌遊戲收入增長瞭50%左右,擲骰子遊戲收入同期增長瞭70%左右。隨著智能機普及率的提高,博彩手遊的收入會持續增高。

由此我們不難看出,未來在手遊和博彩的結合方面,KONAMI勢必將會有更多動作。

KONAMI為什麼要轉型?

KONAMI戰略轉型的開始,就是2010年發佈的手機遊戲《馭龍者(Dragon Collection)》。這款遊戲開發費用僅僅數千萬日元,這個“廉價”遊戲一直保持著極高的人氣,每個月都貢獻出數億日元規模的利潤。

“現在是社交遊戲的時代瞭。要加大社交遊戲的投入!”當時,KONAMI創立人同時是董事會長的上月景正這樣鼓勵周圍的人。傢用機遊戲隨著遊戲機性能的提升,遊戲的開發費用隻會一味地上漲,隨著硬件銷量的減少市場也同時在縮小。由於一款遊戲數十億日元的巨額開發費用難以回收,上月將社交遊戲看作一棵“搖錢樹”。

k11

左一為KONAMI創始人上月景正

KONAMI2014財年年總銷售額2181億日元,其中遊戲業務(數字娛樂)為969億日元,在10年裡急劇萎縮40%。而遊戲業務中,有4成來自因《馭龍者》的大熱而得勢的社交遊戲部門,因此傢用機遊戲與商業遊戲的利潤在10年裡縮水瞭三分之一,利潤(132億日元)的大半來自社交遊戲。

將視線轉到其他業務上的話,賭場業務在這10年中銷售額提升瞭近3倍,利潤為63億日元,利潤率將近20%。高風險低回報的傢用機遊戲轉向低風險的社交遊戲,而今年3月小島組的消亡正是這種向社交遊戲的經營方針轉變的必然結果。

所以現在的情況非常明朗化,對於KONAMI而言,與其投入巨大資金去開發《合金裝備5》這種3A大作,還不如從社交手遊以及賭場業務中來錢更快更多,這也是目前KONAMI轉型的深刻根本原因。

而且KONAMI的這種做法並非孤例,日本很多大的遊戲公司都已經紛紛轉型手遊或者其他業務,像SE就因為每年推出的手遊太多而被譏諷為手遊大廠,而且SE旗下耗費巨資投入開發的《最終幻想15》研發時間比《合金裝備5》更長,投入資金更多,並且遲遲未能面市,所以就日本遊戲大公司而言,轉型手遊幾乎已經是一種共識瞭,就連在手遊領域屢遭挫折的CAPCOM也多次表達要強化自己在手遊領域的作為。

在這股時代大潮下,這些喧囂和爭議,其實也正是這個劇烈變革的混沌時代下無法避免的一種現象。

from:新浪遊戲 文/superwave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