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魚陳劍瑜:突破重圍 利用自創IP做泛娛樂

2015年,不同類型的IP改編成手遊並獲得瞭良好的成績,大傢發現通過IP改編成手遊更易變現,於是IP成為眾多遊戲企業佈局的重點。當背後各大遊戲公司們對於優質IP的爭奪正在激烈廝殺之時,飛魚科技傾力打造的原創IP《保衛蘿卜》出書啦!

休閑塔防遊戲《保衛蘿卜》自面市以來,以其超萌可愛的場景和滑稽搞笑的音效引爆瞭無數玩傢的熱情,“萌系”風格深入人心。而遊戲衍生圖書的出爐,更是為遊戲提供瞭更多關於商業模式和產業生態鏈的創新思路。

飛魚科技是一傢以研發為主的研運一體化的遊戲公司,旗下有《神仙道》、《保衛蘿卜》系列,《三國之刃》、《囧西遊》、《小魚飛飛》等產品,產品線佈局較為多元化,涉及的遊戲類型涵蓋瞭RPG、冒險、動作、休閑等多領域;像《神仙道》、《保衛蘿卜》系列遊戲都累積瞭很龐大的一個用戶基數,《保衛蘿卜》系列遊戲擁有用戶數超過2億,有多款遊戲形成瞭自有品牌。系列化發展是飛魚科技未來的方向之一,2016年公司將會推出明星產品的續作,《保衛蘿卜3》與《神仙道2》都計劃在2016年面世。

3

飛魚科技總裁陳劍瑜

“自創IP”生態產業鏈的佈局

在2015年,飛魚科技開始瞭泛娛樂的步伐,也取得瞭一些成績。2月份,旗下手機遊戲《囧西遊》同名網劇正式在騰訊視頻獨播,該劇共10話總播放量超過1億次。同時也授權中國少年兒童出版社出版《保衛蘿卜》系列圖書,目前已出版瞭故事書、漫畫書、益智書等7大系列47種圖書,出版總數超過150萬冊。回到市場,回到用戶上來,最終需要的還是有誠意的精品遊戲,以及有創意性的可玩性產品,這是飛魚科技始終堅持的研發理念。另外,飛魚科技具備“自創IP”的條件,能夠進行生態產業鏈的佈局,利用自己的IP做“泛娛樂”,這也是飛魚科技從自身的條件出發基於對未來公司“泛娛樂”發展的一個重要方向。

陳劍瑜指出:“遊戲內容與影視、動漫等內容能夠進行更多的匹配和結合,甚至有可能產生一種聯動效應。例如《神仙道》也在探討有沒有可能拍成連續劇、《保衛蘿卜》有沒有可能拍成動畫片等。大傢會發現,《保衛蘿卜》遊戲裡面的每個蘿卜的形象都很生動。我最初在制作《保衛蘿卜》遊戲的時候,就開始為以後的動畫、電影做考慮瞭。所以每個蘿卜在設計之初都有不同的背景、性格,是一個很完整的世界觀。我們希望創造出來的不僅僅是在遊戲行業裡的IP,而是能覆蓋整個娛樂領域,這是我們接下來的佈局方向。”

2

跨界合作,延續並拓寬品牌價值

在娛樂IP大熱的2015年,影視IP格外受歡迎。由於影視作品受眾范圍廣、影響力強,通過影遊聯動可快速地推廣相應的手遊產品,實現爆發式地增長。但同時,影視IP的影響周期短,且用戶質量一般,還需要通過更為精細化的推廣和運營來擴大影視IP的價值。飛魚科技在2015年嘗試跨界合作,與上海芒果互娛、蒙牛真果粒合作推出的《花兒與少年官方手遊》,借助瞭綜藝IP的巨大粉絲聯動效應,吸引瞭更多用戶群體,延續並拓寬瞭品牌價值。

關於《花兒與少年官方手遊》的合作,陳劍瑜認為:“這次合作主要基於兩個方面出發:第一,綜藝IP具備一定的粉絲,能夠借助粉絲效應將明星IP的價值最大化,而現在用戶的娛樂需求也越來越多元化,綜藝與遊戲進行聯動,是能夠滿足用戶日趨豐富多元的娛樂生活的。第二,從遊戲類型與節目受眾群體的契合度來談,遊戲的受眾群體逐漸廣泛,誠然也是大傢平時娛樂的一種方式,而綜藝節目的受眾目標也是娛樂群體,兩者的受眾群體是相契合的,將明星與綜藝節目的粉絲號召力轉移到遊戲的產品層面,能滿足玩傢與節目互動的需求。”

《花兒與少年官方手遊》與節目同期推出,在節目中進行植入與互動,贏得瞭不少粉絲的關註,上線時期在遊戲類別排行榜裡位居前列,取得瞭還不錯的成績。然而陳劍瑜也坦言,IP是把雙刃劍。在節目火爆時,能夠同時帶動遊戲的下載與玩傢進入,該季綜藝節目播完,也會相應的不再特別的受粉絲的關註。這是這類具有時間局限性的IP可能會存在的問題。但IP對於品牌的宣傳與帶動作用,依然是值得認可的。

不忘初心,堅持創造並輸出好的內容

2015年,手遊行業大洗牌,受到資本寒冬和市場泡沫影響,國內出現瞭大批中小CP倒閉潮。即使是資本寒冬,今年的遊戲行業依然創下瞭往年所不可及的行業產值。

在陳劍瑜看來,資本過熱之後的回溫,是回歸到理性的競爭中,而非真正意義上的寒冬。但如果還像之前資本青睞時那樣過於投機取巧自然是要被市場淘汰。資本回溫,中小CP的投資就沒有以前那麼好拿,於是也出現瞭大批中小CP倒閉的情況。但,這並不能說遊戲行業已經沒有瞭機會。

飛魚科技堅信,遊戲公司在未來要走好,最關鍵的就是要出好產品,不管在什麼時期,產品一定是最終決勝的關鍵。研發公司在於生產優秀的產品,發行商要尋找精品遊戲,渠道需要好產品來吸引玩傢,這其實是一環緊扣一環,而到最後決定的依然是產品自身的質量。所以,最核心的競爭力就在於誰能夠握有用戶鐘愛的產品,那麼誰才會是最後的贏傢。“不忘初心,堅持去創造並輸出內容,這是我們始終堅持的,相信這也是取得市場認可的正確方式”,陳劍瑜如是說。

1

手遊行業全球化、系列化、產業化新趨勢

縱觀2015年的國內手遊行業,少瞭浮誇運動,更多的是殘酷的競爭,在重重壓力之下產生更優秀的內容。

對於2016年手遊行業的發展,陳劍瑜談瞭自己獨到的見解:在2015年,全球手遊市場達到瞭200多億美元的級別,在體量上超過瞭傳統主機遊戲;不難發現手遊行業已經開始呈現出全球化、系列化、產業化的全新趨勢。在2016年,手遊創新將會進入新的階段,不僅僅是在遊戲本身的玩法上,還包括它的表現形式,包括電競、虛擬體育以及VR/AR;隨著國內市場競爭的日趨激烈,也會有更多的遊戲公司到海外去尋求發展,手遊更加全球化也將成為未來的一大趨勢。從飛魚科技來講,在海外這塊,目前收入占比約10%,在未來三到五年,飛魚科技也希望將自己公司的產品發展至海外,能夠把收入占比提升至50%左右;另外,在2015年被廣泛提起的“泛娛樂”、“IP”在2016年裡依然也會是一個熱點,粉絲經濟時代,人們的核心娛樂需求已經從最初的產品體驗轉移到IP或品牌上,在未來依然要重視IP的培養以及品牌的沉淀。

最後,陳劍瑜表示:“如今的中國遊戲環境,顯得惡劣卻也是面臨著機遇。大公司快速切入,大部分中型公司也成為戰場廝殺的主力。大傢都在思考如何在如此格局中突破重圍獲得發展。‘產品保證,格局開拓,合作共贏’,我認為是2016年尋求發展的關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