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競雜談:電子競技,可以觸摸的夢想

Game2遊戲:


 文:孔祥瑞

  一.從足球籃球說開去

  先來討論一個問題,現在的足球籃球運動員是靠什麼養活自己的?

  有人會提出今年夏天的世界杯,正如火如荼的歐冠和五大聯賽,提出剛剛開賽的NBA和男籃世錦賽,這些比賽是大家關注的焦點,也是給球員帶來財富和榮譽的舞台。這些比賽中最基本的是什麼?答案可能出乎意料,不是世界杯,不是歐冠,而是國內聯賽。很簡單的道理,聯賽有名次才能打歐聯歐冠,聯賽踢得好國家隊才要你,而對那些普通球員,聯賽就是他們掙錢養活自己的地方——對一個球員來說,沒有歐冠,沒有世界杯,打不了季后賽都不會影響到自己生存,而少了聯賽,猜猜多少人要去要飯?

  聯賽為球員提供了生存​​的基礎,至高的榮譽,也提供了踏入更大舞台的機會

  那麼我們的電子競技選手們又是靠什麼吃飯的?

  說起比賽來我們可以如數家珍,正在打的有ROTK,IEF,G聯賽,即將開始的有IEF,WEM,今年已經打過有WCG,ESWC,IEM,BLIZZCON等等等等,賣電腦的賣主板的賣鼠標的賣耳機的甚至買牛奶的都可以搗鼓起一個聲勢浩大的比賽,很快我們發現我們已經分不清IEF和IEST,分不清WEM和IEM,只是每次到了分獎金的時候我們又要感慨,啊,又是這麼幾個人。是的,目前的電競比賽就是這種幾個人分著不同人給的蛋糕的樣子。

  應接不暇的電競比賽,在隊伍裡你看到多少重複的名字?

  再來討論一個問題,足球籃球俱樂部是靠什麼賺錢的?

  連續四年佔據全球足球俱樂部收入排行榜第一位的西班牙豪門皇家馬德里, 2008年收入3億6580萬歐元,其中比賽所得1億100萬歐元,轉播收入1億3580萬歐元,商業收入1億2900萬歐元,所佔比重分別位28%、37%、35%。這其中比賽所得即是門票,季票和會員收入;轉播收入是聯賽和歐冠等比賽電視轉播分攤的費用;商業收入則包含了出售球衣以及各類商業活動,表演賽的收入。和皇馬一樣,其他球隊的收入也都分為這三個部分,只是三者的比例會有所不同,相對而言越是小球會,轉播費用的比例就越高。於是我們在欣賞了C羅的犀利突破之後,也能看到一些小球會上演阻擊世界冠軍的好戲。

  那麼,再次回到我們的電競俱樂部上,電子競技俱樂部是如何賺錢的?

  事實上,電競俱樂部很少有賺錢的。這些俱樂部——現在已經少了很多很多——運營方式非常簡單,一是靠贊助商,二是靠贊助商,三,還是靠贊助商。其他的嘗試不是沒有,比如EHOME最近上線了俱樂部網上商城,Nirvana也發布了真品隊服,不過總的來說——剛起步。換句話說,現在至少是國內大部分的電子競技俱樂部,還過著仰人鼻息的生活。這從有些隊伍換來換去的隊名就可見一斑。

  當然,任何的競技體育都是要靠贊助商,一傢俱樂部的老闆給力絕對比隊裡哪個球員給力重要得多,只是我們都知道,迫於影響力有限,現在電子競技領域的贊助商們關注的都只是金字塔頂端的那幾個耀眼的名字,而那些非常努力戰績不錯僅僅上不去冠軍領獎台的選手們,要找誰求包養?

  回過頭來試想一下,假如我們也有自己的正規的電子競技聯賽,可以固定的每年一個或幾個賽季,讓選手們能夠有固定的賽程表,充分的曝光機會,能夠享受專業的賽事運作,同時還不用提心吊膽的擔心自己本就不多的獎金被剋扣,那會發生什麼?

  有人問,你說的是韓國星際職業聯賽麼?

  是也不是,從賽事專業性上說,韓國的比賽已經很難讓人有所挑剔,無論是戰隊聯賽還是個人聯賽,從賽事運作到選手和比賽的包裝都讓人讚不絕口(OSL的宣傳片每個賽季都會重新拍攝,但主角都是當屆參賽的選手,而國內的賽事宣傳片,要么沒有,要么看不到選手的影子)。不過賽事的市場運作,離專業的足球聯賽還是有差距的。我們希望看到每個俱樂部有自己專屬的電競場館,讓比賽可以分為主客場,同時希望場館能有非常好的觀眾體驗,使之能達到面向觀眾收費的標準,我們的標準就是,讓電競聯賽能達到高水平足球聯賽的高度。

  啊,說的多美啊,我們還等什麼呢?趕緊動手吧!

  很抱歉,我們現在即使想達到韓國電競聯賽的水平,也是幾乎不可能,因為我們有韓國沒有的東西——廣電總局的一紙禁令。

  二、媒體之殤

  2004年,廣電總局一紙禁令發到所有電視台,然後一夜之間,之前還紅紅火火的遊戲競技類電視節目全部凋零,一個不剩。如今6年過去了,每過一陣都有人說解禁的春風即將吹來,然而等了好久我們等來的卻不是春風,而是楊教授的電擊。可以這麼說,這張封殺令,讓電子競技被公眾接受的難度翻了數十上百倍,它直接擋住了這個行業走向規範化產業化的道路。

  三.電子競技——無門檻行業?

  很多人,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自認為熱愛電子競技的人,都認為只要自己遊戲水平高,就能進入這個圈子成為一名職業選手,享受眾人膜拜輕取萬貫獎金。是這樣的麼?

  再回到足球場,球場上哪些行為會直接被罰下並被罰款禁賽外加球迷唾罵?

  惡意傷人,沖你的對手吐口水。

  即使是意大利球星托蒂,在歐洲杯上沖對手吐口水被發現後也吃到了罰單,還被禁賽三場,導致羅馬王子的歐洲杯之旅提前結束。

  受萬人膜拜的羅馬王子尚且這樣,還在努力求生存的電競選手們又能如何呢?在比賽中打字辱罵勸退對手,對裁判指手畫腳,甚至現場上演真人PK,這些不應該出現的現像一次又一次讓電子競技蒙羞。作為一個電子競技愛好者我時常想著,有朝一日能和廣電總局的大爺們理論,對方拿出一個比賽視頻截圖,上面有比賽中各種不堪入目的ID和對話,我該拿什麼反駁?我只能無話可說。

  說完選手,再來看看電子競技的從業人員。

  問,如今電子競技比賽嚴格按照賽前公佈的時間表進行不拖延不耽誤的有哪些?

  再問,現在電子競技比賽賽前嚴格檢查過比賽用機場館設備把機械故障之類的問題提前排除的有哪些?

  繼續問,有多少電競賽事的負責人在比賽開始前,發現所有佈置的工作都完全按照計劃完成,所有的工作人員都沒有出岔子?

  最後一個問題,在這些從業人員中,多少人在入行的時候認為,“我成績差我厭學我在學校混不下去還可以去搞電競”?

  套用一句非常通俗的歌詞,電競不是你想搞,想搞就能搞。有位一直關注並熱愛電子競技的同學告訴我,電競圈的從業人員往往是最重要的,反而也是最不被重視的。如今長久以來的案例已經一再告訴我們,電子競技絕對不是零門檻行業,賽事策劃,執行等等領域,絕對不是所謂“在學校混不下去了就來電競圈混”的同學能輕易完成的。大韓航空上海OSL的現場震撼了所有人,在這背後是遊戲風雲和OGN工作人員長達一個月的精心準備。無法想像一個天天在網吧吞雲吐霧的人能夠做出這樣的賽事,這種認真細緻絕對不是靠在網吧混日子能學會的。

  在這樣的黑網吧裡有多少自以為在追逐夢想的少年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抱著“遊戲打得好就能在電競圈混得好”的想法進入這個圈子,也不知道現在還有多少人還抱著這種想法想進入電競圈。為什麼每次聽到有觀眾說想做職業選手,幾乎所有的主持人都會勸他慎重或者直接勸他放棄,因為這些孩子幾乎都抱著這種想法。電子競技這個行業的門檻絆倒了無數的少年,卻還無法讓剩下的人警醒。

  事實上,任何一個有前途有發展的行業都需要門檻,電子競技也是如此。要走向前台,為自己掙得更廣闊的發展空間和更美好的環境,行業內部的環境必須先自我改善。我們如果不想讓大眾認為電競選手就是網癮少年,不想讓父母認為我們支持電競是玩物喪志,就必須做點什麼。著名主持人BBC解釋自己在解說完舉世矚目的木瓜大戰之後第一句話是​​讓大家趕緊睡覺不要耽誤明天上班,用意就是給電子競技一個良好的形象,讓公眾體會到電競人的生活也是健康的,也是積極向上的。可惜的是,幾年後的今天,已經年過三十成家立業的BBC依然要不斷在節目裡提醒選手注意自身修養,注意自身素質。

  所以,那些做著電競夢的孩子們,如果你下定決心要進入這個行業,請努力讓自己具備這個行業應有的素質和能力,只有熱情是不夠的,就算你缺乏能力,也一定要有足夠的責任感。是的,責任感,是最基本的門檻。

  光有門檻是不夠的,沒有強力的監管措施和監管人員,一切門檻都是空談。我們需要一個像樣的組織來管理這些習慣了散漫的電競選手。這方面,韓國人給了我們足夠的經驗和教訓。而這,也是未來一切美好前景的前提。

  KESPA,全稱為韓國職業電子競技協會,在推動電子競技發展上他們走的比我們更遠

        四.可以觸摸的美好未來  我們需要的,是一個穩定的有足夠權威性和執行力的組織,一個類似於籃協足協以及KESPA的協會,為了能夠保持其代表性,我們的職業選手和專業裁判以及賽事運作團隊都需要在這個協會進行註冊。對選手來說,經過認證和註冊,你才是真正的電子競技選手,國家承認的運動員,這和網吧裡混日子的人有了本質區別,同時你才有資格參與協會組織或者授權舉辦的各項賽事,獲得榮譽和獎金。而對於賽事組織方,經過協會授權和認可的比賽,註冊運動員才可以參加你們的賽事,協會會對主辦方的能力進行考察,對比賽時間進行協調,盡可能杜絕拖欠獎金的情況,同時避免賽事撞車,給選手合理的安排的同時保證賽事有足夠的吸引力。

  然後我們可以有以此為依託的穩定的聯賽,可以每週固定進行一定場次,我們的俱樂部可以再各地有著自己的專業場館,讓他們可以坐鎮主場或是遠赴客場進行比賽,同時吸引觀眾們買票入場觀看。我們有對得起票價和投資方的賽事運作和包裝,有專業的電視台對聯賽進行直播,主流新聞裡會報導我們的賽況,男女老幼都會關注我們的選手。我們的俱樂部能夠從電視轉播中獲益,同時通過多種渠道獲得收入來不斷發展。

  冒雨觀看韓國星際職業聯賽的觀眾

  我希望在正規的管理下,這個行業的人能不再做給這個行業抹黑的事情,讓我們能理直氣壯的回擊磚家叫獸們的質疑與污衊,我希望通過這樣的行動讓整個行業的風氣變得積極向上,讓我們可以挺起腰桿和廣電的老爺們談談,從而登上主流媒體為自己謀取更大的舞台,電競只有被主流社會所認可,才有展翅騰飛的希望。

  這樣的希望很渺茫麼?很遠,也很近。首當其衝就是需要建立我們的協會,考慮到其權威性以及聯賽的扶持,政府的出面是必要的,同時為了協會的順利推廣,我們需要我們的知名選手參與其中,這里天王SKY是最好的人選。以此為基礎建立起一個完整的結構,以專業的從業人員為主要策劃和執行人員,由體育局保證其權威性同時對其進行監管,這個協會會代表國家對所有運動員和賽事進行管理。當然這是理想情況,博得政府信任除了電競人的努力,一個具有足夠實力的投資方是必要的,而這一切的建立都需要我們的競技人去爭取。國選賽以及國家電子競技公開賽的舉行已經表現了國家對我們的重視,這是個不能不抓的機遇,不但對行業的發展是如此,對投資方獲取更大的利益也是如此。所以仔細想想看,這一切真的不可實現麼?

  一切的不可能論點,在看到BOXER是如何推動韓國電子競技發展的時候,就會偃旗息鼓。林耀煥能做到的,同樣努力地李曉峰為什麼不可以?

  之後的問題在於樹立良好的公眾形象和吸引更多的投資,在規範的管理和國家的支持下廣電總局的領導們不可能與國家和民心作對,而有了電視的宣傳和電子競技的巨大市場驅動,我們的發展狀況是遠遠好於現在的,那麼接下來聯賽的運作,有韓國職業聯賽現成的先例。事實上,只要這個協會是由電競人來負責,這個賽事是由內行進行運作,我相信電競圈有能力做到——G聯賽就是個很好的例子,這樣下來至少我們能組織起一個像樣的聯賽,能夠很快達到目前韓國電子競技的發展程度,之後只要對協會成員的管理得力,比如像KESPA那樣要求選手必須參加職業選手的素質教育課程,整個行業的形像只會越來越好。那麼即使還沒有達到足球聯賽的發展水準這也是一個所有電競人夢寐以求的環境了。

  但這一切的前提在於我們自己,是否我們的偶像願意不辭勞苦的去碰壁去爭取國家的支持來促使協會的建立,是否我們圈內人依然沉迷於各種各樣的內訌,是否我們的選手依然我行我素不顧自身形象,是否我們的從業人員依舊如此的靠不住讓人氣憤,是否我們的新人們依舊想著自己不學無術也能在這裡吃香喝辣,是否我們的愛好者依然以噴人為樂趣——

  所以在說了這麼多之後,我也只能說一句,夢想的實現只能靠自己。加油,中國電競!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