隻字沒有,網絡小說就一標題能賣810萬


行情:6部小說2800萬元!

於Chinajoy期間舉辦的盛大文學的網絡文學遊戲版權拍賣會,是手遊行業爭奪IP的極端表現,也是一次價格的市場化測試。方寸遊戲、37玩、美娛、遊族等近20傢遊戲公司參與競拍和觀摩。此次拍賣會的“拍品”包括盛大文學的淡定從容的某人《雄霸蠻荒》、說夢者《大聖傳》、蝴蝶蘭《天醒之路》、耳根《我欲封天》、唐傢三少《惟我獨仙》,以及方想的《不敗王座》。6部作品的手遊改編權累計拍賣的價格達2800萬元,最高810萬元,最低160萬元,平均價格467萬元。

此次公開拍賣之前,6部作品的拍賣起底價已在網上確定,並在7月15日有意向拍賣的遊戲廠傢已上交20萬元/部的保證金。拍賣會現場,遊戲廠傢反而顯得很理性。37遊戲是此次拍賣最積極的遊戲廠商,810萬元拿下《不敗王座》的手遊改編權、465萬元拿下《天醒之路》的改編權,37遊戲高級版權引進經理方模啟說:“之前有過深入思考的時間,這次拿到的IP價格,我覺得算是合理,在可承受范圍之內。”

最讓人意外的是唐傢三少的《唯我獨仙》,起拍價500萬元,盡管拍賣前有7個競拍者交瞭保證金,但現場卻沒有出現爭搶的情況,拍賣師多次發問是否有人加價,但無一相應,這種尷尬持續瞭5分鐘左右,最後以抽簽的形式決定誰是買傢。

一部小說可賣多次

“《魔天記》的遊戲版權授權500萬元。”昨天,憑處女座《凡人修仙傳》躋身起點白金大神的忘語在Chinajoy文產版權的圓桌論壇上對外坦承。對於這個價格,忘語也表示在意料之外。唐傢三少則表示,這價格賣得便宜瞭。

而據記者從《魔天記》的遊戲買傢方寸遊戲的相關人士處得知,所謂的500萬元,其實隻是手遊改編權,如果加上頁遊改編權的授權價格,則接近1000萬元。“網絡小說向遊戲廠商進行IP授權,可以細分到手遊改編權、頁遊改編權和端遊改編權,每個授權都有出價。”

如耳根的《我欲封天》,其頁遊IP授權曾於今年5月被狼旗網絡斥資百萬元拿下,當時這部作品尚未開寫;昨天,這部作品的手遊IP授權再被盛大文學拿出來拍賣,香港上市公司指遊方寸(A8)副總裁陳丹妮多次出價,最終以665萬元的價格拍下。如此看,《我欲封天》在遊戲領域的授權價格也接近1000萬元。

盛大文學一相關人士透露,今年一季度的版權收入已經是去年全年的130%。

追問:價格為何如此之高

為什麼一部網絡小說的IP授權如此值錢?“我們主要是對比用戶獲取成本的,比如目前一個遊戲用戶的推廣成本大約在15-20元,一個大神作傢的作品可能有50萬粉絲或讀者,如果有50%讀者能轉化成遊戲用戶,即25萬人,則按照一人20元的用戶獲取成本,這部分就是500萬元。”一遊戲公司剛用500萬元拿下一網絡小說的手遊改編權。

唐傢三少強調,目前的IP價格是合理的,“一個好的IP能帶來很多效應,就像開車,頂級IP能保證穩定將一輛車速度推進到60碼,也許遊戲保本隻需要30碼,其他收入多少就看遊戲開發商的研發能力和遊戲品質瞭。”唐傢三少甚至強調:自己可以和遊戲廠商“對賭”,某部作品改成遊戲能保證月流水達到某個水平,比如1000萬-3000萬月流水。對作傢而言,遊戲比較容易賺錢。

此前,騰訊文學CEO吳文輝也表示,在騰訊文學的戰略中,IP授權有重要意義,騰訊文學將圍繞明星IP在遊戲、動畫等產業鏈中進行一系列泛娛樂嘗試,打造產業鏈。此前騰訊文學將大神級作傢貓膩的代表作《擇天記》IP授權給巨人,授權費預計也是千萬級別。

點我網絡副總裁薄彬則認為,IP價格如此之高,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可能有投機倒把行為;二是跟風;三是無奈投入,比如有的遊戲公司產品就卡在版權方面瞭,隻能出高價買下來。”

思考:IP爭奪背後是遊戲殘酷競爭

移動遊戲版權危機始於去年下半年,當時暢遊狀告玩蟹科技旗下的產品《大掌門》,掀起瞭手遊行業版權危機的序幕,各大手遊廠商紛紛意識到小說、動漫、電影等IP的價值,並開始更多的儲備動作,一路推高IP價格的走高。

對於IP的爭奪,一方面是騰訊、暢遊高調獲取IP後自主研發正版授權產品,並與原授權方合作,打擊市場侵權產品,比如騰訊今年推出《火影世界》正版同名移動遊戲,並對市面上未獲取授權的“火影”系移動遊戲進行取證。另一方面,一些廠商在未獲得正版IP情況下,打造自有品牌的經典IP宣傳炒作,一旦價格合適,適時轉手出讓。

“一個成功的IP能讓移動遊戲的用戶人數增長3倍,廠商紛紛爭奪IP的背後,折射的是遊戲行業競爭日趨激烈的現狀。廠商必須通過先期導入用戶快速吸量,隨後進行找準核心用戶提升ARPU(每用戶平均收入)值獲取第一桶金。”

from:新聞晨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