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天橋盛大私有化或引發回購潮

分享到:陳天橋這位非常低調但強於資本運作的盛大掌門人變招了盛大網絡10月17日晚間發布的信息,董事會於10月15日收到董事會主席、CEO兼總裁陳天橋提交的一份初步的、不具法律約束力的建議函。在建議函中,陳天橋提出將以現金收購除其本人及家族所持有股份之外的全部已發行股票。在眾多公司擠破頭甚至“流血”上市的時候,陳天橋卻效仿當年TOM在線私有化退市?外人似乎猜不透個中原因。其實,不管是“突襲”新浪被逼退、“盒子計劃”無疾而終、吞下虧損連連的酷6,還是現在的私有化,陳天橋的盛大始終朝著“網絡迪士尼”的夢想進發。未來是否會回歸國內A股,或者繼續尋求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盛大無疑再次引領了行業發展趨勢。可以預見的是,在股價低迷時回購股份,陳天橋付出的代價並不大,進可攻退可守,既可以為回歸A股做準備,又可以擺脫海外資本掣肘。 “盛大旗下已經有好幾家上市公司,不缺融資渠道。假如母公司成功私有化,完全沒有股市和公眾壓力,可以放開手腳做一些大事。”小米手機創辦人、金山軟件董事長雷軍說。盛大退市10月17日晚間,盛大網絡宣布,公司董事會已收到CEO陳天橋提交的初步非約束性建議函,以每股美國存託股41.35美元(相當於每股普通股20.675美元)的現金收購陳天橋、陳天橋妻子雒芊芊(盛大網絡非執行董事)及陳天橋弟弟陳大年(盛大網絡COO兼董事)目前尚未持有的盛大網絡的剩餘全部流通股。截至2011年9月30日,上述三人總計持有盛大網絡68.4%的流通股。據悉,此次交易的總價將達到約7.36億美元。陳天橋提供的函件顯示,為了實現本次交易,陳天橋家族會設立一個針對該筆交易的公司主體作為購買方,採用現金收購的方式。購買方會通過借款的方式籌集資金。針對資金籌集事宜,​​已和摩根大通進行了初步的討論,摩根大通將擔任此次交易的財務顧問。陳天橋在函件中透露,目前已經獲得一份來自於摩根大通方面的“HighlyConfidentLetter”(高度信心函),不出意外該筆款項將在收購合同正式簽署時到位。不過,在回購的同時,陳天橋強調,己方不會將自己持有的股票出售給任何第三方。據一位盛大前高層對本報記者透露,其實陳天橋早就有私有化的念頭並一直做著準備工作。今年3月,陳天橋以全國政協委員的身份表示,盛大在美國被稱為“孤兒股”,市場和投資者是分離的,美國投資者很難理解中國的商業模式,希望回歸國內資本市場。 “假如國際板推出,我們會第一時間申請。”與此同時,盛大還多次回購股份,為私有化做準備:2010年第四季度盛大回購110.5萬股,2011年第一季度回購15.2萬股,2011年第二季度回購33.6萬股。陳天橋為何選擇在此時“動手”?一方面,盛大“不差錢”。據盛大財報顯示,截至2011年第二季度,盛大網絡共持有現金及其等價物9.6億美元,加上短期投資現金,共計13.43億美元。這些現金足以還掉回購股份時所借的資金。另一方面,中概股“危機”幫了陳天橋一把。從4月中開始,盛大股價已經連續半年下跌,股市和盛大的股價都正處於低點。以本次收購價格每股41.35美元計算,與10月17日宣布消息當天收盤價33美元相比,溢價約24%。與2011年盛大網絡股價巔峰時相比(今年3月,盛大網絡一度達到47美元),選擇此時出手,陳天橋此番收購將近節約2.96億美元。盛大高級副總裁、新聞發言人張瑾在接受時代周報採訪時表示,選擇私有化是為了公司長遠發展的利益,對於外界的揣測和關於股東的問題不方便作出回應。在私有化建議函中,盛大也提醒投資者,不一定會對收購計劃提出正式要約,也不能保證任何協議將被最終執行,不能保證這筆交易或其他交易將被批准或完成。 “下一步就是按照法律流程,大股東和特別委員會、獨立董事代表和小股東進行溝通,和公司內部已經沒有關係了。私有化對公司的實際控制權並無影響。盛大在文學、遊戲等各個領域的發展方向不變,'網絡迪士尼'的戰略沒有改變。”她表示。走出“圍城”早在2004年就上市的中國網絡遊戲第一股,盛大網絡(NASDAQ:SNDA)曾是中國概念股的代表之作。而網絡遊戲黃金期雖過,盛大也一直在互動娛樂方面全面發展,尋找和培育新的盈利點。此番卻為何要主動退市?美國投行SIG對陳天橋的意圖是這樣推測的:第一,當美股市場好轉時重新在美國上市;第二,回歸A股市場;第三,推動其子公司在A股、港股或美股市場上市。但SIG也表明,前兩種的可能性都很小。儘管回歸A股這個可能性遭到了多數投資者的否定,但種種跡像也顯示出,陳天橋確有試圖推動海外互聯網公司回歸A股。 2011年兩會期間,作為全國政協委員的陳天橋就曾提交了《加速推進國際板上市,助力紅籌“孤兒股”歸國效力》的提案。陳天橋也曾與上交所及深交所有會晤。 i美股分析師李妍分析稱,陳天橋一直希望擺脫對網游業務的單純依賴,多年來整合收購的公司業績並不理想,反而需要遊戲業務不斷輸血。作為上市公司,盛大面臨著來自美國資本市場巨大的業績壓力。實際上,納斯達克正如一個圍城:外面的人擠破腦袋想進去,裡面的人卻逐漸萌生去意。史玉柱也表示很難完全主導一家上市公司的決策。對於陳天橋來說,擺脫資本市場的掣肘,將能為他帶來更大的決策權。實際上,盛大網絡近年來逐漸剝離實體業務,而向控股公司的角色轉換。退市之後,盛大也將可能完成集團化,盛大網絡作為母公司,將可更好地實現多元化投資。這也許能令他盡快實現“迪士尼”式的盛大互動娛樂王國夢想。面對冗長且相對獨立的業務線,“整合”成為陳天橋眼下最大的難題。除了涉足遊戲、文學、視頻、音樂、影視,去年底,陳天橋甚至表示盛大將向社交和移動互聯網轉型,從而把觸角伸向了社交網絡和無線領域。同時,作為盛大主要營收來源的遊戲業務後勁不足,已經接連被騰訊和網易超越。陳天橋的互動娛樂多元化戰略效果初現,但盈利尚未實現多元化,盛大文學、酷6網、LBS切客網等其他業務尚未形成能夠支撐盛大淨利潤大局的盈利能力。數據顯示,2011年第二季度,盛大網絡淨營收為17.10億元人民幣,較去年同期增長26%;普通股股東應占淨利潤(GAAP)為880萬元人民幣,同比下降近94.8%。或引發“回歸潮”“盛大私有化是在正確的時間邁向正確的方向,如果私有化成功,將有助於釋放公司真實價值,同時為旗下公司資本操作騰出更大空間。”易凱資本CEO王冉力挺陳天橋。在外界對陳天橋的戰略家眼光和勇氣可嘉的讚許以外,估計更樂意看到他會如何重鑄“輝煌”的盛大。此次盛大私有化是否會引起其他國內公司的效仿?美國投資銀行SIG最新報告稱,陳天橋家族的私有化舉動可能引發網易和完美世界跟風。網易相關人士對本報回應稱,並不知情。 “在成交低迷、股價低估的背景下,上市公司無法得到足夠的融資,為維持上市每年還需支付一定的服務費,並面臨美國各界的嚴密監管和審查,所得益處與付出成本不相稱,導致了越來越多的公司選擇主動退市。”互聯網評論家劉興亮說。此前,網易董事長丁磊也公開表示,“赴美上市則意味著公司要透明化運作,比如網易必須每個季度對外公佈自己詳細的財務數據,這樣經常會造成我們比較被動。”但五季諮詢合夥人洪波認為,盛大網絡這種私有化的模式暫不具備效仿性,因為其他公司並沒有像盛大這樣佈局如此之多,卻又受股價拖累。 “盛大網絡目前的佈局鏈條已經足夠長,但長期以來市場給予盛大網絡低估值,使得新業務的估值無法在股價中體現出來。”From:時代周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