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發者的故事:遊戲有時並不是為“有趣”

1 月 12 日是一款遊戲的發售日,並不是什麼很重要的大作,也不在我們每周固定預告的新遊名單裡。遊戲的名字叫做《That Dragon,Cancer》(那頭名為癌癥的龍)。當這個遊戲發售的時候,可能會有不少人再次揭開遊戲背後的故事。而每講述一次,都會讓人看到一位父親的心痛欲絕。

遊戲裡的無聲吶喊

9

醒來吧,醒來吧,我的約爾

《That Dragon,Cancer(那頭名為癌癥的龍)》由科羅拉多州的獨立團隊 Numinous Games 制作,這個團隊的成員是程序員 Ryan Green 和他的妻子 Amy Green,以及兩人的朋友藝術傢 Josh Larson。《That Dragon,Cancer》遊戲最開始是 Ryan Green 夫妻二人打算為自己的兒子 Joel 制作的,Joel 在 1 歲的時候被診斷出患有致命的腦癌,隻能存活相當短暫的時間。

Ryan 和 Amy 每天陪伴被病痛折磨的兒子出入醫院病房中,在傷痛之下,他們想要通過制作一個遊戲來表達對這個孩子的愛,講述和孩子相伴的這段短暫時間。Ryan 和 Amy 此前從來沒有做過遊戲,一切幾乎是從零開始。遊戲被定名為《That Dragon,Cancer》,決意通過自己傢庭的經歷,去幫助遭遇同樣情況的更多傢庭,資金通過眾籌平臺募集,最終獲得瞭超過 10 萬美金的資金。

遊戲模擬 Ryan 傢裡和醫院裡的場景,人物沒有面部,但都飽含情感。劇情相當於制作者的自傳,玩傢要扮演父親,時而樂觀地給予兒子希望,時而強壓著心中的絕望來面對漸漸憔悴的兒子。不同於一般“打打殺殺”獲得高分最後獲勝的遊戲,在這款遊戲中無論玩傢做出什麼決定,結局都註定隻有一個。

8

為瞭藝術效果,一傢人做瞭許多艱難的選擇,比如在遊戲中使用約耳真實的笑聲。Joel 最後沒有活過 4 歲,而 Ryan 和 Amy 也根據這個悲痛的結果,給遊戲修改瞭一個最真實的結局。除瞭 Joel 之外,Ryan 還有 4 個孩子,他說:“他們可以通過玩這個遊戲,逐漸知道 Joel 去瞭哪裡。”

通過玩《That Dragon,Cancer》,人們在遊戲過程中的經歷會慢慢釋放他們的悲傷絕望,能夠直面失望帶來的痛苦,這也是 Ryan 制作遊戲的另一個目的。然而遊戲做出來之後或多或少需要宣傳,更何況 GDC 和 Pax 展這個遊戲都受到瞭很大的關註。每當面對外界談論這個遊戲,都會迫使 Ryan 一次次地再次面對失去愛子的痛苦。在西雅圖的 Pax 遊戲展上,這位留著大絡腮胡子的胖子坐在舞臺中,滿眼含淚。

6

《That Dragon,Cancer》顯然不會獲得商業上的成功,甚至有的玩傢表示,他們會買下這個遊戲,但卻不會去玩,因為實在太過悲傷。如果要拍劇情片,這是個完美的悲劇主題,但它不適合遊戲。可 Ryan 不在乎這一點,對他而言,這是他應對兒子疾病的一種方式。

請關註那些“不好玩的遊戲”

可能你也註意到瞭,包圍著我們的眾多遊戲裡,有一些遊戲並不是什麼“有趣的遊戲”,但無疑,它們絕對是“好遊戲”。就像此前火爆的《這是我的戰爭(This War of Mine)》一樣,玩這類遊戲的時候,現實感總會沉沉地壓在你的心頭,完全沒有一般遊戲裡的爽快、刺激、娛樂和成就感。

5

這些能夠帶給玩傢不同體驗的特殊的遊戲,證明著給人帶來的心理上的震撼要超越遊戲自身,當今這種產物被稱為“嚴肅遊戲”或“非娛樂遊戲”,它們通常不以娛樂消遣為目的,商業性也比較低,在十多年前,高瞻遠矚的行業先鋒就認識到這一點,認為為娛樂而誕生的電子遊戲,可作為宣傳推廣非娛樂主題的重要手段。

eBay 創始人皮埃爾·奧米迪亞的妻子帕姆·奧米迪亞(Pam Omidyar)——一位年輕科學傢,每天數小時在顯微鏡下觀察癌細胞增生過程。為瞭放松自己,回到傢裡後她會坐在電腦前和丈夫一起玩遊戲。帕姆問丈夫,是否有可能為患有癌癥的孩子編寫一款遊戲,幫助他們更好地戰勝病魔。這是一個大膽的構想,甚至有些瘋狂,但皮埃爾答應瞭。

如今,這款專門為癌癥兒童設計的名為《Re-Mission》的射擊遊戲,已經成為美國一些醫院療法的一部分。在此遊戲中,孩子們在人體各個地方尋找並消滅癌細胞。科學研究和臨床效果證實,遊戲提高瞭孩子的意志力,改善瞭孩子的耐藥性。

4

2006 年,世界首款人道主義教育電子遊戲《糧食力量》中文版本推出,這是一款典型的嚴肅遊戲,以“饑餓”為主題。它由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me,以下簡稱“WFP”)發佈,旨在向更多的人揭示困擾全球的饑餓問題,尤其是發生在戰亂地區的糧荒。

該遊戲的下載次數已經超過 500 多萬,並被翻譯成包括中文在內的 12 種語言。在《糧食力量》中,玩傢需要設法向飽受戰火蹂躪的謝爾蘭(Sehylan)島運送救援食物,拯救島上的饑民。遊戲共包含六個任務,例如以直升機偵察饑民的位置、設計營養餐單、籌措經費、直升機空投救援食物、在地面運輸時遭遇地雷和武裝分子談判、合理分配糧食重建自食其力的社會等。通過這款遊戲,你還會記住一連串可怕的數字:全世界每七個人中就有一人身陷饑餓,因饑餓而死的人數比因艾滋病、瘧疾和肺結核而死的人數的總和還要多。

3

著名的《模擬城市》系列也可以被歸為一款嚴肅遊戲,玩傢應該很清楚,這些策略類模擬遊戲帶給我們的不是刺激的體驗。盡管在很多方面嚴肅遊戲都可以與頂級的商業遊戲相媲美,甚至超越後者。正是因為遊戲為玩者提供瞭臨場感、互動感等基本的娛樂要素,人們才更願意去玩嚴肅的遊戲,而不是去看嚴肅的報紙。

從社會的角度來說,嚴肅遊戲比一般的遊戲更容易融入並影響主流社會,除瞭在題材上貼近現實外,嚴肅遊戲的表達和交互方式比“嚴肅文學”、“嚴肅電影”更容易讓玩傢代入自身,轉換立場,讓人面對現實的問題,而不是隻著眼一個小眾市場。在這方面,嚴肅遊戲無疑有著很多商業遊戲“不會觸碰的東西”。

2

你看,遊戲並不僅僅是一種娛樂,也並不是一種可有可無的消遣。從一雙父母對年幼兒子的紀念,到更多的瞭解、沉思、反省,它能做到有意義的事,那就是在快意砍殺之外,讓我們慢慢懂得更理性地看待世界,更慎重地對待生命。

from:威鋒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