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河數娛饒昊蘇:創業一年 估值近十億

饒昊蘇,一個有賭性的創始人。一個偶然的機會,他進入遊戲圈創業。在沒有人做原創IP的時候,他的“銀河數娛”全力打造原創IP,推出瞭“銀河數娛10大原創IP”計劃;在沒有人看好重度遊戲的時候,銀河數娛傾全力押上。結局是:饒昊蘇賭對瞭。回報則是:公司成立僅一年,A輪融資超過1億元,公司估值接近10億元。但此刻,饒昊蘇仍在盡全力快跑,同時決不能犯錯。如同他的公司出品的遊戲《無間獄》:裡面的人必須贏得每一場戰鬥,如果輸瞭就意味著死亡。

銀河數娛 創始人 饒昊蘇

銀河數娛創始人饒昊蘇

午夜,饒昊蘇坐在銀河數娛的會議室裡,打開換氣扇,順手抽出桌案上煙盒裡的一支煙,不緊不慢點上。頻繁吸煙並且深夜還留在辦公室奮戰,已經成為他的習慣。隔壁,一批投資客也在抽煙。在這禁煙的時代,總有任性的一群人,他們都在為瞭興趣而耗費著自己的身體。

此夜不眠似乎已成定局,這個時間,投資人還在追著饒昊蘇洽談投資。在“不是人幹的事”的創業中,他務實,始終奉行“若無必要,勿增實體”。但是更多時候,因興趣使然,他反而時刻像打瞭雞血一樣興奮。

饒昊蘇吸一口煙,然後用手敲著桌子,一字一句頓出一句話:“每一個絕世無雙的好作品都是以無比寂寞的勤奮為前提,要麼是血,要麼是汗,要麼是大把曼妙的青春時光。”這種廢寢忘食有瞭古典主義俠客的浪漫。

以遊戲為入口的原創IP

人,是不缺浪漫和情懷的,但更難以抵制遊戲化。

饒昊蘇把原創內容以手機遊戲作為入口進行推廣,同時賺瞭大把錢。但饒昊蘇一直定義自己的工作為內容創造,並且從頭至尾認為手機遊戲是內容創作的一部分。

2015年,數字娛樂的業內人士都在談IP戰略,實力雄厚的大公司開始投入眾多資金購買版權。饒昊蘇的銀河數娛確是在原創IP,是自己創造人物,並且隻做這件事。

如今的中國成為全球化背景之下的最大市場。在文化消費領域,最後一個得到發展的應該是數字娛樂與數字內容的創造領域。

任何一個時代的IP、內容和精神內核的產生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特征。饒昊蘇總結為“以當時最喜聞樂見的方式產生的(內容)”,是由當時最廉價,最喜聞樂見的載體決定的。在紙質載體最喜聞樂見的時代,可以產生魯迅,可以產生金庸;在收音機最喜聞樂見的載體時代才會產生評書七俠五義、楊傢將;隻有在全民都認為電視機是最喜聞樂見的載體,才會產生1983年版的西遊記。電視機現在不是全民喜聞樂見的載體瞭,因為年輕人是不看電視的。

在2015年,中國有五億多手機用戶,最喜聞樂見的方式和最廉價的傳播方式一定是手機。這是一個新的時代。

如今中國的數字創造領域裡,尚沒有能拿得出手的東西。饒昊蘇因著自己的興趣,也有瞭自己的情懷。“中國在數字娛樂領域裡面這一仗是一定不能輸的”。

“2015年,中國手遊公佈瞭17個IP:火影、海賊、拳皇、世焚、helloKT,這全球最頂尖的17個IP,隻有一個中國產品就是銀河數娛的《無間獄》”。那天,饒昊蘇非常憤怒地在微信群裡發瞭一條信息:“這不是廣告,也無關銀河數娛,這是這個行業的悲哀,也是所有從業人員的悲哀。”

在饒昊蘇看來,中國手遊在如此激烈的競爭環境下,給中國的原創IP留瞭一絲活路。“如果連《無間獄》也不存在的話,代表中國原創IP全滅”,但這並非意味著全部,手機遊戲隻是饒昊蘇創造IP的一個形式。

饒昊蘇選擇瞭數字娛樂這一入口來進行奮鬥。也正是這個入口,給他帶來進一步發展的基礎。

信念是不可辜負的

饒昊蘇曾經有一次做夢,夢到公司倒閉瞭。醒來痛不欲生,老婆提醒他,沒倒閉,這是夢。

那以後,饒昊蘇更努力做事。“一天也不休息,我沒有周六周日,我也沒有過年過節,沒黑沒夜,凌晨要到五點鐘,就是無間獄一樣,這根本不是人過的日子。我想多睡一下,告訴自己要睡瞭今天就輸瞭。”

銀河數娛的作品之一《無間獄》故事是這樣的:地獄第十九層叫做無間獄,是不能輪回的,在裡面是無窮無盡地受苦。江湖上有一個榜單,一旦有人上榜就會被黑白兩道追殺,所以榜單內的人必須贏得每一場戰鬥,如果輸瞭就死瞭。

這個劇本在創作過程中已經開始不斷隱喻。

“我覺得創業就像無間獄,我的每個產品都必須贏,我的每個決定都必須贏,我的每一次合作都必須要大傢贏,隻要我輸掉一次就沒人跟我玩兒瞭。”饒昊蘇說。

《無間獄》的主創是一名叫殷正的小孩兒,他和饒昊蘇一樣都是天蠍座,都屬馬。他喜歡徐克導演早期的作品。“我們就搞這樣的,《無間獄》是他提出來的,我就非常贊同”,饒昊蘇對這位手下甚是愛惜。

《無間獄》是一個武俠手遊,據說這個遊戲能“讓你看見奇跡和信念是不可辜負的”。

創業是一個沸熱的地獄,創業的過程就是滅人欲的過程。

18歲那年,饒昊蘇離開嶽陽的平江縣城,為生存而奔波來到長沙。他敲開一傢出版社的大門說:“我能在這工作嗎?”

出版社的社長看著眼前這個孩子,問:“你能幹什麼?”

“能畫點畫。”

社長看瞭他的畫,答應一張畫給他三元錢,恰好一盒盒飯的錢。

無間獄

這是一傢技術和內容相結合的出版社。偶然的機會,饒昊蘇在出版社裡學會瞭操作電腦,並且省下外出洗澡的錢來買書學習。

作為一個還在為溫飽掙紮的年輕人,饒昊蘇想到更廣闊的天地闖蕩。

這一天突然之間就來瞭,一個三四線城市的創業者到瞭上海之後,10個月之內拿到瞭將近1000萬投資做瞭一傢多媒體公司,但夢想有時候就是如此容易破碎。此時,行業盜版太猖獗,光盤發佈不到四個小時,就有人盜版下載。饒昊蘇當時很受傷,他把這一切歸結為不會做市場、銷售和管理,他因此進瞭外國人的公司學習。

他避開瞭別人的英語優勢,選瞭一傢日本公司。在這傢公司裡,他像小孩子一樣搞地推,帶著幾個人從淮海路1號開始敲門拜訪,一天下來拜訪到900多號。饒昊蘇頂著大太陽,脖子上的皮曬得一抹就掉。為瞭彌補銷售短板,技術出身的饒昊蘇沒氣餒,他已經是事業部總經理瞭還親自去打電話,一天打70個。

饒昊蘇說:“那段日子教會我很多東西,比如任務完成瞭沒有,不能回答說基本怎麼著,說基本,他們就給你打一個完成75%,日本人就是這樣的,全是數字化,硬生生把自己變成瞭一個理性的人,後來我覺得搞完技術是一切的核心,我必須要把技術這一塊短板補上來。”

基於這種磨練和平臺,饒昊蘇進入瞭中國第二大IT外包公司——中國軟件國際集團。當時智能手機客戶端被很多人嫌棄,IT公司最討厭做這玩意兒。IT公司不講用戶體驗,隻講合理性和邏輯穩定,確保不能有事故發生。

一次酒會杯盤狼藉之後,饒昊蘇得到進入一傢大型遊戲企業的機會。“但後來我這邊辭職後,那邊去不瞭瞭。”饒昊蘇的創業就這樣被逼上絕境。

而時至今日,饒昊蘇也經常逼自己。

“有時候說被逼是沒辦法,沒有理由”,饒昊蘇說,“第一,我們選擇瞭一個正確的方向、最賺錢的方向——重度遊戲;第二,作品全部是3D的,全部沖著最高品質來做,而且都是原創IP,每一部都有可能成為經典,才有瞭一個行業公司的崛起。”

駛入未知之地

“你得得的馬蹄聲,是我心中的錯誤……”(音)一首16歲的詩歌,饒昊蘇覺得很好。雖然今天讀來,已經甚是羞澀,但那時候是勇敢的表達。

“勇敢地駛入前人未知之地”,饒昊蘇經常用這句話來鼓勵自己,“創業是在黑夜裡尋找方向,根本不知道誰是對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勇敢地向前走,走到走不下去為止。”

饒昊蘇有著文藝青年的感性,因為寫一條微博,自己都哭瞭。

“心中最後一朵美麗的花,幾百號兄弟的職業發展前景都在我手裡面,當遇到一個夢寐以求的舞臺時,以進駐倒立的方式去成長,去餞行承諾,以誇張的或者有儀式感的方式去迎接這種變化和提升,但是我從來都是告明一切信念與情義的,責任與愛也從來都是我最後的底線。夜深人靜的時候,我就會回想起自己19歲的時候失學瞭,獨自一個人生存,看不到未來,瘦弱、自卑而又敏感,但是我知道自己將來會踏進北京或者上海,也不可能一直都那麼迷茫。人的本質是很難改變的,但是想起過去就會更加珍惜身邊的這些兄弟和機會,所以最後我還是不像一個老板或者一個商人……”那天晚上,他仿佛在微博上裝瘋賣傻。

“在那一瞬間我是真的,我寫這個東西的時候,是我的真情流露。”

饒昊蘇寫這條微博的時候,覺得自己就是他們的大哥,不像一個老板。正如2015年春節,他一個人關上門,在單位繼續畫他的畫。那一刻,他感覺自己真的像一個創意總監,然後肆意揮發。

傾其所有畢其功

前不久,饒昊蘇在其微信朋友圈宣佈,銀河數娛A輪融資超過1億元人民幣,投資方為東方富海、松禾資本。

紫輝創投則為其天使輪的投資機構。早些年,紫輝創投一直跟著饒昊蘇。在更早的時候,這個公司的投資人隔兩三個月就請饒昊蘇吃飯。

2013年10月16日,紫輝創投打電話給饒昊蘇:“你來搞個事,我們來出錢,你要錢我們就給你,一直給到你不用我的錢為止。”最後,這些錢饒昊蘇大約用去瞭2400萬元。

而在上市這個問題面前,饒昊蘇相當謹慎。

“我們從頭到尾也沒想過上市這件事,如果不是為瞭我的投資方能夠退出,我為什麼要上市呢?我都不需要上市。”饒昊蘇有著湖南人本性裡的經世致用,銀河數娛為瞭投資人退出才會上市。

饒昊蘇年輕的時候很喜歡一個理論:沒有必要,就不要增加一些東西。如果這個東西是不必要的,去用不但不是好事,反而會增加麻煩。

有很多人說為瞭上市,為瞭融資,就去創業。

饒昊蘇卻說,創業的本質是做商業,商業的本質是做生意,生意的本質是做買賣,買賣的本質是為瞭生存和生活。他這樣解釋:“因為沒有工作瞭,找不到路,所以我得做一個事來營生,來生活。”

融資不是勝利,上市也不是。“我們做一件事情挺賺錢,而且在賺錢的時候還挺開心,我為什麼要上市?”銀河數娛A輪融瞭幾個億,至今都沒地方花。

饒昊蘇說:“30歲以前,我認為每天早上想去上班就是成功,這是一種狀態,不是一種結果,商業世界是不確定的,但是如果我想要一個結果,我能得到的話就是成功。”

有人告訴饒昊蘇,應該至少做兩款休閑遊戲或者輕度遊戲,萬一出點事好有產品能兜底。

但是饒昊蘇始終認為,曹操官渡沒有打贏就沒有曹操,越是創業越要“傾其所有畢其功”。既然如此,饒昊蘇便把所有的寶都押在瞭重度遊戲上。故事發生瞭,去年年底重度遊戲超過所有休閑遊戲的時候,整個行業裡面隻有重度遊戲的公司就是銀河數娛。

在沒有人做原創IP的時候,公司推出瞭“銀河數娛10大原創IP計劃”,在著力打造10個原創IP;在沒有人看好重度遊戲時,銀河數娛也做瞭,然後賣給日本人、韓國人……饒昊蘇覺得三個月以上的戰略都是假的,“轉速是最好的戰略,每一步都贏你最後才贏”。

饒昊蘇對《創業傢》記者說:“就像在黑夜裡我不知道自己的方向,就朝著一個地方走,一直走到一面墻的時候,我再換個方向走,如果我沒有碰到墻之前,我就一直朝這個方向走,不管它是對還是錯,所以我做遊戲就做最高級別的大型遊戲,就做原創的,我隻能這樣。”

From:i黑馬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