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濤發表演講稱隻做精品和個性化的產品

金山網絡副總裁及西山居首席執行官鄒濤在2014年CDEC大會上發表演講,同時也接受瞭CDEC大會媒體聯合采訪,表示隻做精品和個性化的產品,在他眼裡,移動遊戲行業還是會不斷的得到擴充,而且(移動遊戲市場)不會在短期內衰落。

采訪時間:7月30日下午

主持人:我們歡迎金山網絡副總裁及西山居首席執行官鄒濤先生接受采訪。

記者:我主要有三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在本屆ChinaJoy上,《劍網3》並沒有參展,請問《劍網3》是因為什麼原因沒有參展?

鄒濤:雖然《劍網3》很牛,連續三年的復合增長率已經達到90%,但我們這次參加ChinaJoy主推的是手機遊戲,關於端遊這方面的並不想過多說。

記者:我的第二個問題是,在本屆ChinaJoy期間,西山居公佈瞭12款手遊,這是否體現瞭西山居和金山在移動遊戲領域的決心以及信心?

鄒濤:可以這麼說,早在2011年我們就已經開始研發手遊,今年是我們精心準備的第三年,我們認為我們的產品差不多可以出來見見人瞭,所以今年就來瞭。

記者:自貿區開放瞭傢用機遊戲市場,金山是否準備在這個領域發力?

鄒濤:我們對這個領域並不看好,我們更看好智能電視。

主持人:西山居去年並沒有參加ChinaJoy,但您在去年的ChinaJoy之後和西山居的七個高管在普陀山開瞭三天的會,最後制訂瞭西山居在未來一年的發展戰略,如今一年過去瞭,請問在你們做出那次決議後,一年之後效果如何?

鄒濤:我覺得去年做的決議非常好,在做出那次決議的一周年之際,我們又去瞭那裡。

我認為遊戲行業現在處於一個最好的時代,以前做單機(遊戲的時候)很苦逼,我(把那個時候)叫做苦逼時代。過去十幾年中,做網絡遊戲很容易讓人浮躁,當然做手遊也一樣。但對我而言現在是最好的時候,為什麼呢?並不是因為不用管支付、渠道、發佈這些事情,而是因為現在是自媒體和口碑的時代,不好的產品沒有辦法欺騙住用戶,因為玩過這款遊戲的人可能會在微信、微博這種社交平臺上一說,這款遊戲就很有可能沒有人玩瞭,即便是再打廣告也沒用,在口碑時代,最重要的是做好產品。

我們去年在普陀山開會主要談的就是這方面,我們嘗試著在遊戲的各個方面都做得最好,我們(的遊戲)在美術上面是讓暴雪幫我們做的,他們接我們的單子時覺得很奇怪,他們說他們之前從沒有接過國內的單子,問我們是不是騙子公司?我們說(我們)是雷老板的公司,(他們)也是雷老板的朋友,和雷軍打瞭一個電話,暴雪(的工作人員)就說沒有問題瞭。我們是去年7月份做的這個決定,在工藝上我們一直保持著優秀,並從創意上堅持著我們自己的個性,我們把“精致、個性”作為我們西山居手遊的發展戰略。

記者:我有兩個問題想問您,第一個是,西山居是做端遊出身的,請問一下端遊公司在轉型手遊的過程中,會出現那些痛點?又有哪些優勢?

鄒濤:面對轉型的問題,我跟我們公司的員工說,你們這幫人過去的成功從現在開始都要清零。原因很簡單,原先你們是木匠,但現在要去打鐵,哪怕以前擁有和魯班一樣高超的水平都沒有用。但這個轉變的過程是很艱難的,尤其是成年人,一旦形成瞭固定的思維模式,想要進行改變是很難的。我當時隻能讓他們拼命的學,也包括我自己,我們一年花費五六十萬玩手遊,我稱這個方式為洗腦,這是從木匠轉鐵匠的過程,不能按照做木匠活的方式去打鐵。

記者:另外一個問題,手遊在最開始的時候都是一些所謂的輕度遊戲,現在手遊大的走向是慢慢的往重度上面發展,手機硬件上面的架構算法比PC更為簡單一些,而且手機本身沒有散熱器,所以手機遊戲在向著重度遊戲跨越之後,必然會產生硬件上的發熱等問題,您怎麼看待這些問題?

鄒濤:我覺得你的這個概念有一些混淆,我從來不認為重度遊戲就是PC的重度遊戲。

其實說實話,我認為咱們這個圈子很亂,很多概念沒有形成。你說重度遊戲是花時間?還是燒硬件、操作復雜度高?其實從來沒有一個精確的說法。要說花錢,《大掌門》就是重度遊戲。要說燒時間,純粹是看個人。我不認為那些會把手機(硬件的能力)發揮到極限的遊戲是大眾遊戲。我也不認為做這種遊戲會有什麼好處,這個留給未來三五年後的市場去進行細分會比較科學。

記者:西山居作為一傢老牌的遊戲公司,其實早在2011年的時候就開始涉足移動遊戲,但是直到今年才推出瞭首款移動遊戲產品。有一種觀點認為西山居在向移動遊戲轉型上面的進度有些慢,對此您怎麼看?另外一個問題,在今年上半年的時候西山居和小米成立瞭一個專註於電視遊戲研發的公司,現在這個公司的業務方面的進展如何?

鄒濤:你知道的挺多。首先我先回答第一個問題,剛才的那位記者朋友說瞭,西山居為什麼在轉型上慢,是因為轉型是木匠打鐵的過程,能快得起來才怪。所以其實我個人也一樣,我以前負責端遊,沒日沒夜的玩瞭十幾年,所以我從2012年開始就不再負責《劍網3》,我現在連PC都不用,隻用手機和平板,目的是為瞭將自己的大腦思維轉換過來。所以就如我剛才所說的,我們每年平均要花五六十萬玩遊戲,我認為這是最科學的方法,而且從整個行業來看,所有老牌的端遊公司的轉型沒有特別快的。

當然,大公司(在轉型方面)後發的優勢也很明顯,騰訊依靠的是它強大的渠道能力,當然它的產品能力也很強。西山居的轉型確實是慢瞭一些,公司中我所看好的人領會並理解我的意圖,就足足花瞭一年多的時間。

但在我眼裡,移動遊戲行業還是會不斷的得到擴充,而且(移動遊戲市場)不會在短期內衰落,說白瞭,我們並不急於這一兩款遊戲或者這一兩年的成功。這個市場的發展前景巨大,而且三五年,或許未來十年都不會消亡,既然如此,我們又何必急於今天或者明天的成功呢?這點有些像做電影,你拍瞭一個電影,並不代表我沒得拍瞭,無非是你拍完瞭,票房歸你;等哥們拍瞭《阿凡達》瞭,票房歸我。

第一波做移動遊戲成功的企業,他們現在都在苦惱,為什麼這兩年出來的產品不受歡迎?做遊戲和拍電影其實是一個道理,你不能指望部部電影都是大片。

主持人:按照您說的,是不是說端遊公司的市場機遇已經來瞭?

鄒濤:我在會上就說瞭,《劍網3》火得一塌糊塗,連續三年的復合增長90%,而今年上半年的行業增長隻有9%,這就是機會,因為除瞭我們很少有人去做瞭。

記者:請問現在西山居的第一款移動遊戲產品即將問世還是已經上市瞭?

鄒濤:是我們自主研發的,即將問世。

記者:這款產品是否延續瞭西山居的精品策略?

鄒濤:我們隻做精品和個性化的產品。

記者:但是在移動遊戲行業,遊戲的用戶特別容易流失,咱們的精品思路能否從端遊上面延續到移動遊戲?

鄒濤:怎麼說呢,我給你舉失寵的例子,《植物大戰僵屍》失寵瞭,《憤怒的小鳥》失寵瞭,《切水果》失寵瞭,失寵是什麼概念?因為剛開始的時候這個行業產品匱乏,有瞭產品就會有玩傢去玩,慢慢的,產品開始逐漸變多,玩傢們開始挑合適自己口味的,這跟人吃飯的口味一樣,有喜歡吃西餐的,也有喜歡吃中餐的,中餐中也有人喜歡吃真功夫或是廣東菜、上海菜的,這需要慢慢的去細分。所以你不能看以前大傢都吃真功夫,菜的種類變多之後就說真功夫失寵瞭,不是這樣的,真正喜歡真功夫的人一直在吃。

移動遊戲市場,以前一百個人隻能玩一個遊戲,現在有一百款的遊戲可以玩,由兩個人留下來玩以前的那款遊戲,剩下的去玩別的,這個(現象)很正常。

記者:小米現在擁有的西山居、金山等一系列實力非常雄厚的研發公司的支持後,您認為這些公司的發力點將放在哪個平臺上?在客廳市場這方面,您覺得哪傢(公司)會成為您不可避免的競爭對手?

鄒濤:用雷總的話說,我們的所有合作關系都屬於弱合作關系,雖然我們同屬一個老板。說白瞭, 好比西山居一樣,雷總基本是不幹預我們的,隻會在大的戰略方向上進行把控。他不會強硬的去要求我們必須把精力放在小米或者別的地方上。

我們遲早會進行發行這方面的業務,隻是我們在前期會把發行的業務交給別人去做,主要的原因是因為現階段我們必須要專註於做好產品,這是最重要的。

關於競爭對手,說實話,我認為遊戲行業中並不存在競爭對手,如果問那些在遊戲行業做瞭很多年的人,如果他們說實話,那答案一定是自己。我到現在也沒有做《劍俠情緣4》,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超過《劍網3》。其實“劍俠奇緣3”是03年立的項目,我如果簡單的復制,還不如把現在的做到更好。

我剛才說到,做遊戲好比拍電影,你不能拿馮小剛的《集結號》和張藝謀的《英雄》來比,這二者沒有任何可比性。同樣是這個道理,做遊戲的企業是沒有競爭對手可言的。做軟件和做遊戲不一樣,像我們金山網絡和360打的頭破血流,我以前是做軟件的,軟件的使用是具有唯一性的,用戶用瞭這個,就不會再用別的瞭,這也是做遊戲的和做軟件不同的地方。

記者:我是第一遊戲的記者,我想問您幾個問題,現在的手遊平臺還是類似於單機操作,比較弱粘性的平臺。在西山居帶來的12款產品中,是弱黏性的,還是強黏性的?亦或是接近端遊的那種遊戲?

鄒濤:現階段我們肯定是主推弱黏性的遊戲產品,這跟我們的遊戲開發商沒有關系,這是由我們現階段的硬件條件決定的。畢竟用戶在玩手機遊戲的時候不可能像在PC端上玩遊戲一樣聊天和用手敲。

但隨著遊戲的發展,現在已經有人在這麼做瞭,他們把社交化的工具融入到手機遊戲中,騰訊本身是具有一些先天優勢的,並且他們也在做這方面的嘗試。所以西山居跟強勁的端遊比,肯定居於弱勢。但我們在不斷的進行嘗試,例如我們在嘗試著去做“多人副本”,現在年輕人的交友欲望很強。接下來,我們希望能在這方面有所創新。

我有段時間在玩一款叫《萌江湖》的手機遊戲,加入到瞭一個QQ群裡,沒敢告訴群裡人自己的年齡,因為一個哥們兒說他才25歲就有人叫他大叔瞭,我說那我就是大爺瞭,那個群裡主要是高中生、初中生、大一大二的學生。我發現他們的聊天速度很快,在QQ界面和遊戲界面切來切去。之後我明白瞭,這種社交上的需求和平臺沒有任何關系,這是由人本身的年齡階段決定的。而一些具有端遊特性的東西將來一定會在手遊上有所體現。

主持人:今天謝謝鄒總!

(說明:根據現場實錄整理,未經被采訪人及相關媒體記者確認,僅供參考)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