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戲視頻的山谷裡,手游競技會有春天嗎?

Facebook Fanpage

        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這句絕句大概是中國遊戲視頻的業者當下心情的最好寫照。

  幾乎一夜間,與遊戲視頻關聯的創業專案的估值都翻著跟頭蹭蹭蹭往上漲:A專案半年前以中國牛叉手游媒體的帽子出來融資無人理睬,回歸視頻攻略的本來面目反而把自己的估值報到投後1億美金;B專案一年前估值是4000萬美元的投後,如今已經是1.2 億美元,還是投前,一年內估值翻了近4倍,也是因為其搭上游戲視頻的這個春風。

  讓這些專案一年內扶搖直上的是軟銀賽富這樣的在上一撥視頻裡賺到錢以及紅杉這樣喜歡把整個賽道都買下來的大金主們,他們之所以呼嘯而至,很大程度上因為Twitch的成功在前。

  Twitch是誰,各位Google下,三年前,Twitch還是Just.tv下的一個子專案,如今成為Youtube不得不花10億美元買下的明星創業專案。

  誰都知道,Twitch在中國其實水土不服,雖然YY直播每月數千萬的流水證明在中國訂閱打賞的模式是行得通的,但有兩個問題是Twitch的中國門徒們必須直面的,一是昂貴的頻寬費用(Twitch在美國是可以自己建IDC的,在天朝這個哪個外企都搞不定,因為資訊安全和行業管制),二是中國競技遊戲的氛圍形成還任重道遠。

  但熱錢之下,從來不失攪局者。首先殺進來的是有A股上市公司背景的財大氣粗的玩家們:

  鬥魚和戰旗。奧飛在從B站手裡截胡A站後,把A站為陣地,做了鬥魚。而浙報傳媒之前收了邊鋒,邊鋒直接做了戰旗。

  由於是A股上市公司撐腰,因此,鬥魚和戰旗這兩直播玩家是一家比一家大手筆,兩家公司都以讓業者瞠目結舌的力度砸錢,主要砸錢的地方也正是其最薄弱的兩點:一是砸錢在頻寬上,二是砸錢在戰隊上。頻寬上,一個粗略估算是這兩年每個季度都是上千萬的投入。戰隊上,兩家也都是不斷做軍備競賽,頂級戰隊的簽約已經到了300萬每年,此外,對於一些在鬥魚戰旗上的粉絲眾多的選手,鬥魚戰旗也有分成機制,換言之,這筆投入也是每季千萬級的花銷。

  但即便有奧飛撐腰,鬥魚也如今在外面融資,可見這樣燒下去誰也受不了。

  今年3月,Twitch在直播之外開始進軍手游視頻分享領域,這個領域由於投入木有直播這麼大,同時市場需求廣闊,加上有友盟Talkdata的案例在前,蜂擁者也不少。這其中以愛拍最為強悍,ShareSDK、游視秀以及在移動端使用者量最大的手游媒體超好玩也進入這個領域。

  相對直播業務,手游視頻分享SDK領域更需要積累,需要在管道端有勢能,需要在CP端有影響力,需要線下有更強的拓展能力,需要有勢力。但同時,手游視頻分享SDK也同樣需要投入,想想看,你把你剛錄好的視頻分享出去的時候總不能分享到優酷這樣的平臺吧,優酷是要審核的,一審核一延時整個使用者體驗就全木有囉,得自己架伺服器來著,所有的事情一進入架伺服器的環節都是燒錢的事情。手游視頻分享SDK這個事情要做好還有一個必須直面的點是產品本身,不能太大,使用者的體驗要到位,從目前來看,已經發佈的這幾個SDK產品的體量都過大,使用者體驗上的改進空間都很大。

  于此,也足以理解,為什麼愛拍能拿到比鬥魚高近一倍的估值。左林右狸的理解是,因為手游視頻分享這個事情需要運營、需要投入、需要技術產品端的能力,三位一體的事情比光砸錢的事情要更難,也更有壁壘。

  直播派和SDK派外,第三個流派是內容派。其中代表性的已經塵埃落定的是遊戲風雲出來的ImbaTV,ImbaTV一出來什麼沒有,就一個團隊就估值2000萬美金,但即便如此,搶者眾,創新工廠扔進400萬美金,紅杉跟了200萬美金,這與海濤、BBC、妖魔等人極強的號召力有關,但確實也是因為在風口上。另外一個流派是做視頻攻略的流派,1006TV、超好玩等遊戲媒體都在殺進這個領域,17173視頻也其實在這個市場上繼續發力,對遊戲媒體來說,手游視頻本就是兵家必爭之地,理論上也至少有一家專業手游媒體能脫穎而出,畢竟媒體靠的就是以內容為生。

還有一個流派就是服務派,就是圍繞遊戲視頻和手游競技這個大市場做送水者,這個流派參與的玩家不多,但卻是草根創業者最可能尋找到機會的領域。

  筆者看好以下的幾個市場區隔:

  市場區隔1:手游競技主播經紀。圍繞二三線的還木有進入職業,但有職業化苗子的潛力選手作經紀業務和選秀服務的公司,可以理解為華誼的遊戲主播版,畢竟不是每個遊戲主播都能像海濤那樣獨立門戶,圍繞他們做好經紀服務,還是有生意可做的。

  市場區隔2:平民化的手游線下比賽。宋煒老師搞得WECG一貫走其高大上國際化的路線,有機會。但機會更大的是做平民化的賽事,比如與CP合作開競技專服,做類似超好玩大師賽樣的系列比賽。

  市場區隔3:手游競技社區。手游競技媒體肯定有機會,但不如手游競技社區的機會大,這個同樣得捆綁遊戲,得有職業半職業的玩家一起玩,得從容的做。

  許有鄰里在問,有木有集分享派+內容派+服務派一起的玩家呢,還真有,筆者還正在參與這樣的事情。至於為什麼不碰直播派,嗯哼,錢多人傻速來的事情大叔從來不碰,這事關做人底線,可以節操盡碎,但求底線比人高一公分。

  必須悲觀的一句提醒是,看似熱鬧的這個市場裡,有兩個大玩家一旦下場,可能對整個市場是決定性的:一個是YY直播如果仿100.COM 單獨拆分出的話,另一個是QT,騰訊如果仿照易訊與京東的操作手法將其打包給場上的任何一個玩家都會形成寡頭。

  泡沫也罷,巨頭環伺也罷,整個遊戲視頻和手游競技市場在中國苦苦支撐了這麼長時間後終於像野百合一樣擁有了自己的春天。左林右狸想說的是,比起那些可能成十億美金公司的夢想,共同成就一個能讓中國手游競技得到長足有序發展的軟環境更加珍貴,更加讓人熱血沸騰,更加讓我們年老的時候能有足夠多的勇氣回望我們慘澹的人生過往。

  寂寞的山谷裡,野百合也有春天。遊戲視頻的山谷裡,手游競技也有春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