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億覓從設計蛻變

【編者按】本文的作者是億覓聯合創始人覃康胤。

把一個公司做到千萬級別要多久?在深圳如果你能準確切入一個上升期的市場,也許隻要不到一年時間,而我們用瞭兩年的時間:團隊從無到有,用一年多的時間在做基本功, 近半年時間放開手腳大創新,這是一支創新和現實主義並行的團隊。

帶著使命感去創業

2013年10月,是我們公司的兩周年生日。剛開始創業的時候,創始人JEAN隻是想做一傢設計感很強的產品公司,並沒有懷揣太多不找邊際的夢想,市場什麼元素流行就做什麼,都是為瞭保持穩定的現金流,但如果一直那樣做下去也許就沒有今天的億覓瞭。JEAN曾經說過:“創業最大的一個問題是,沒有人告訴你該做什麼東西。所以你要自己告訴自己去做什麼東西,然後才是把這個事情做好。”我們開始思考自己的責任、使命、願景是什麼,能夠為用戶創造什麼樣的價值? 如今我們產品用戶已經突破100,000,而且越來越多的用戶跟我們分享他們的喜悅,我們發現瞭我們自己的使命是什麼。

曾經一個用戶用幾個單詞把億覓的英文名串瞭起來,我們覺得能 “Enjoy Mentality Interest Extreme”享受,心態,興趣和極致,讓用戶感受到這幾個詞是我們的使命也是我們自己做品牌做產品的要求。

做硬件沒有捷徑

現在中國的設計師和擁有發明創造想法的人很多, 2013年是中國硬件革命的元年,這兩年硬件團隊雨後春筍般出現,媒體和資本市場的關註更讓他們走向瞭硬件市場的前臺。

兩年來,我們唯一的經驗是“做硬件沒有捷徑”,一個產品的誕生不是想象的那麼簡單,產品定義、產品設計、工程結構、投入資金、生產及供應鏈管理、銷售渠道和市場推廣都是擺在他們面前的絆腳石。反倒是已經在深圳摸爬數年的電子產品公司,因為擁有紮實的技術和供應鏈基礎,可以在極短的時間內完成產品線的轉型,這些公司迸發出的創新能力和生產能力是初創團隊不可想象的,有點像二戰時美國工業瞬間完成向軍工轉型。

在初創時期,我們也沒有敢涉足復雜的電子產品,通過一系列的輕量級產品開發,一步一步的積累設計到銷售這個閉環的經驗。在團隊初創時期隻有12個人,和現在大多數硬件初創團隊一樣,需要承擔產品設計研發、項目管理、市場和渠道開拓的重任。簡單的一個手機保護殼產品的上市準備,其中的工作就多得不可思議:產品包裝設計、產品平面描述、產品定價、前期市場的推廣預熱、銷售渠道接受度、品控和產能管理等,每一項工作都還包括許多小環節,如果拋開整個市場需求變化的因素,每一個環節出問題對這款產品的生命都是不可挽回的損失。

對於初創團隊來說,最怕的還是來自供應鏈的”不可抗力因素“,對於供應商的選擇其實是隨著團隊的發展而變化的,沒有最好的供應商隻有最適合的供應商。在供應商對我們初創團隊是沒有任何信任和期望值的,必須讓供應商感受到你在認真做這個產品,並且不斷給他們公司的新動態,讓他們覺得你是一支潛力股。所以我們一開始就得有全職管理供應鏈的項目經理每天跟供應商去扯皮,如果供應商還是沒法做好,隻能說明他們不適合我們,所以還是準備換供應商吧。

當我們把產品設計、工程結構、投入資金、生產及供應鏈管理、銷售渠道和市場推廣等產業鏈條基本給走通的時候,品牌自然就建立起來瞭,這條路我們足足用瞭兩年的時間。現在,我們才敢去嘗試一些更有想象力項目。

能量刀鋒是設計出來的?還是感謝工程師

能量刀鋒給大傢的印象:億覓是一個設計師主導的團隊,不可否認我們的設計師擔當瞭和重大責任。

我們一開始絕對不會做能量刀鋒。能量刀鋒所獲獲得的成功,其實工程團隊是最大的英雄。我們在今年年初開始研發能量刀鋒的時候,產品經理和設計師的想法都是“能不能再薄一毫米?”,,但是這對於工程師來說簡直是災難,產品會議時不可避免的發生瞭激烈的爭執,提出過N種靠譜和不靠譜的方案,最後是工程師挺身而出:“這事還是我們來吧”。

能量刀鋒前後6個月的研發時間,工程團隊用瞭5個月的時間解決厚度的問題,每一個解構件包括螺絲釘、電芯、PCBA、外殼、USB接口的設計方案都要考慮厚度的問題,團隊工作壓力幾何級的增加,而且經常在你隱約看到成功的時候,卻要推倒重來,這對一個創業團隊來說無疑是一種煎熬。這也讓能量刀鋒上市的時間一再拖延。

突破口就在USB! 就像80年代中國軍工研發新步槍口徑一樣,能量刀鋒的厚度一直在6.5-6.8之間徘徊,就在研發進行瞭3個月的時候我們發現最後的瓶頸竟然是在這個小小的USB口上瞭。 因為USB接口方案的厚度決定瞭我們沒法做得再薄瞭,那試試曲線救國吧,USB口一端厚一些、機身薄一些,但這種妥協的後果就是能量刀鋒“看起來像一把鏟子”,一次失敗的嘗試。

“幹脆把它拆瞭吧!”現成USB供應商的方案都沒法再薄一毫米,那我們自己做一個USB!也許這麼做我們又會給自己找瞭個燙手山芋,但是工程團隊胸有成竹,這一仗我們必須倚靠他們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方案就出來瞭,USB被拆解成上下兩個部件,通過推動上蓋的方式打開USB,平時USB關閉時比一般的USB薄瞭一毫米,堪稱完美的開合式USB結構,非常後來市場團隊給這個結構起瞭個很酷的名字MOS(Motional Open Structure)“動式”USB。

USB的問題解決瞭之後,猶如撥開瞭一直懸在大傢頭頂的陰霾,整個團隊在能量刀鋒項目上迸發出來的能量是驚人的,今年6月中旬順利推出瞭能量刀鋒1.0版。團隊為能量刀鋒這款產品投入瞭巨大的精力,也因此獲得瞭極大的鍛煉。

硬件創業團隊需要設計創始人

有經驗的創業團隊一開始都會想到如何占據自己的那塊兒市場,如何防范隨時出沒的行業巨頭,所以創業團隊給自己挖一條護城河非常重要,技術會是護城河麼,我的答案是會,但是這是一條不深的護城河,冷冰冰的技術用戶是不會產生情感的,恰恰是感性的設計和體驗可以讓用戶對你有依賴感。最容易讓用戶感知你的產品,說白瞭也就是讓用戶在人群之中多看你一眼,就是讓用戶在使用的過程中默默的在心裡“點贊”。如果你能夠這點,你就有護城河瞭,行業巨頭去教育市場,創業團隊能夠在護城河裡分到一塊兒蛋糕,這是多麼舒服的一件事情。

我們的團隊一開始就有一個設計師聯合創始人,他和團隊一起創造瞭令人驕傲的用戶體驗。這一點是我們最想和團隊們分享的,其實很多硬件團隊都知道自己需要設計,但是需要什麼樣的設計師也許大傢並沒有想的很透。設計並不是為瞭讓你的產品好看這麼簡單,否則你的設計師隻能被稱作美工,好的設計師能夠洞察人心洞察市場。

一切的產品都是為瞭解決某一些的需求,需求就代表瞭市場,創業團隊一開始就要找到適合自己的需求切入點,越是底層的需求市場越大,當然門檻也最低,競爭也就更激烈,回歸到設計這個話題來說,產品的功能盡可能滿足底層需求的,通過產品的設計滿足盡可能上層的需求,這樣你能夠在強需求的市場裡獲得差異化的競爭力。對我們來說,設計的核心正是提升用戶體驗讓用戶心中會泛起一絲漣漪,這是我們最擅長的。

進擊的巨人

“公司剛剛完成首輪融資,2013年即將要完成2000萬的營業額。”團隊已經完善很多,但是創新的速度還不夠,JEAN對公司還是有更多的期望。我們絕對不是一個隻會做移動電源的公司,而是“把大傢想法變成現實產品, 並且所有人都因此獲利。”這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是我們正在實踐的模式正是如此。其實我們已經和一些硬件團隊和互聯網社區開始進行這樣的合作瞭, 這些合作的背後依托的真正的“大設計眾包社區“。

對於億覓來說,“設計”是一個廣義的概念,設計師群體可以是設計科班出身的人,也可以是喜歡搗鼓硬件的創客,甚至腦子裡曾經閃過的一個創意的念頭的人。”這樣的模式下產品從產品設計、命名,CMF,甚至定價都可以由用戶來決定,因為這些產品開發必經環節其實都是可以眾包的。 “大設計眾包”可以拉近硬件團隊和工業設計師之間的合作, 並且提供給我們的是明確的開發方向和難以想象的產品開發信心。能夠有信心做到這一點,靠的是我們用兩年的時間與生產供應鏈和銷售渠道建立起來的“強鏈接”。

我們不會像孵化器一樣提供辦公場所和創業資金,相比之下,社區裡的團隊更缺乏管理生產的專業背景,這部分工作將是我們的任務。我們不僅要完成“創意方案到產品化”設計工作,還要投入初始資金進行投產,最終幫“設計師”完成投產,和他們一起賺到錢。簡單一點說,我們和設計師之間其實是相互孵化的關系。這樣的模式我們已經在線下成功嘗試瞭幾次,包括最新的能量刀鋒TITAN和印記MEMO電源。

Made in China一定可以更酷

以前我們談到Made in China,就會想到廉價產品甚至山寨。以前我們談到設計、創意, 更多的是想到的是表面的外觀,而現在的設計是要求我們經營客戶與產品、與品牌、與廠商之間的互動點,通過一個完整的用戶體驗供應鏈——客戶的所觀所觸所聞所嗅所感,給客戶一種富有生命力的美妙體驗。

2013這個中國硬件革命的元年,越來越多的硬件企業會將互聯網式體驗與硬件開發整合,以此形成我們中國制造的獨特競爭力。隻有完美的創意和不斷推陳出新的產品才會讓公司和產品與競爭對手拉開距離, 不斷向前發展。因為一個產品很容易復制,但一個系列的產品的體驗是難以復制的,文化內涵+功能性+簡潔設計+優質素材不僅是我們做硬件的設計方向,也是所有中國硬件團隊應當堅持的方向,堅持下去總有一天中國創造的產品能夠更酷、更美、更有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