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板通道或堵塞 新三板企業紛紛上市輔導

22

近日,一份上證所領導訪談紀要在微信圈流傳著,其中提到“新三板企業不要對轉板抱有太大期望”,對期望在註冊制下向戰略新興板轉板的新三板掛牌企業潑瞭一盆冷水。

轉板一詞雖然出現在頂層設計中,但在具體實施層面推進緩慢。多位市場人士對記者表示,他們對今年推出轉板試點並不樂觀,實際上實現轉板還沒有綠色通道,仍然要走常規申報程序。

目前,正有越來越多新三板掛牌企業進入上市輔導,由於流動性不足、估值偏低,新三板對優質企業的吸引力有所下降,而流動性持續萎縮也正在向定增市場傳導。

轉板通道或已堵死

2月19日,在微信圈流傳著上證所領導有關註冊制和戰略新興板的訪談紀要,其中提到“新三板企業不要對轉板抱有太大期望”,並且“註冊制和核準制審核程序時間成本上沒有太大差別”。

多名市場人士認為該說法可信性較高。一主辦券商北京地區新三板業務負責人對記者表示,這明確瞭新三板和戰新板之間轉板通道是不存在的,如果掛牌公司要進入A股仍要通過IPO程序。

從頂層設計上,“轉板”從新三板擴容的一開始被作為其架構的一個支柱。2013年,《國務院關於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關問題的決定》指出,掛牌公司達到股票上市條件的,可以直接向證券交易所申請上市交易。去年12月,國務院常務會議再次提出研究推出新三板向創業板轉板試點。

不過,前述券商人士告訴記者,“所謂轉板試點從來都沒有從證監會層面實施或推行過,轉板試點更多的是參與市場的投資機構、掛牌企業等市場主體,營造起來的輿論。(證監會)若幹意見是對輿論的澄清。”

去年11月20日,證監會發佈瞭推進新三板發展的若幹意見,文件雖然提及研究轉板試點,但更強調“堅持獨立的市場地位,公司掛牌不是轉板上市的過渡安排”。

鑒於IPO排隊的漫長等待和不確定性,轉板試點如果能夠落實,對企業和投資機構而言都是巨大的誘惑。不過,如果流傳中的訪談紀要屬實,那將意味著新三板可能通向戰新板的綠色通道已經被堵死。

據悉,關於轉板的研究工作一直在艱難地推進過程中。去年12月25日,證監會市場部主任霍達曾表示,轉板機制需要配合股票發行註冊制改革,還要研究在現有法律框架下的可行性。

企業紛紛上市輔導

2月18日,鴻禧能源(835183.OC)發佈公告進入上市輔導,自此啟動上市進程的新三板掛牌公司已經突破90傢,有至少15傢企業的上市申請獲得證監會受理並在新三板暫停轉讓。

在沒有綠色通道的情況下,掛牌企業如果要在A股上市,需要先從新三板摘牌再走常規IPO流程,這是目前轉板的唯一途徑。

值得關註的是,這些企業絕大部分是去年上半年以後進入上市輔導的。新三板市場熱度曾在去年4月達到頂峰,三板做市指數一度高達2673點,超過目前該指數水平的兩倍。然而隨著下半年流動性驟降、價格跳水,市場也逐漸回歸沉寂。

今年以來新三板流動性呈現萎縮的趨勢,上周全市場5000多傢企業成交總金額21億元,僅相當於同期A股交投最活躍股票一天的成交額。

去年10月進入上市輔導的艾錄股份(830970.OC)董秘陳雪騏對記者表示,如今參加定增的投資人越來越關註退出和流動性問題,雖然新三板融資更加方便和快捷,但上市公司在擴大市值、兼並收購和市場關註度等方面都有更大的優勢,同時,走IPO對投資人也有瞭雙重的退出保障。

不過,真正實現轉板的掛牌公司寥寥無幾,去年隻有三傢企業實現在深市上市,且都發生在上半年。

金龍騰(831222.OC)董秘宋斌對本報記者表示,“估計消化目前排隊的企業就要2年左右,算上不斷湧入的大批企業,掛牌企業從新三板摘牌後也要三到五年才可能實現IPO,時間成本很高。並且能不能上還是個未知數,摘牌以後企業融資會受到很大影響,風險是很大的。”

Wind統計的1351隻有數據的新三板基金理財產品中,隻有400多隻取得瞭正收益。一位市場分析人士告訴記者,由於股價低迷、交投冷淡,去年上半年湧入定增市場的資金大部分都不能順利退出。再融資時,投資者因為看不到掙錢效應會更加謹慎。此外,由於掛牌企業數量成倍快速增長,投資者甄別標的的難度也在加大。

證監會的若幹意見中指出,暫不降低投資者門檻、暫不實行競價交易。不過,股轉公司今年以來多次表明加強監管的決心,被市場理解為利好消息,可能成為未來投資人門檻降低等措施的鋪墊。

不過,一華北地區券商分析師告訴記者,“股轉公司手裡有牌,但出牌權不在自己手中。新三板的發展要取決於整個資本市場改革的推進進程。新三板現在要做的是如何在保證小企業融資能力的同時,制定更合理的融資和做市商監管規則。”

from:第一財經日報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