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界奇人Jimmy和運動導航手環ERI的故事

那是一個寒冷的雨夜,JimmyLiao用他特有的那種真誠笑容讓我放松下來。在位於悠然天地小區裡的辦公室裡,溫度沒有外面那麼冷,DigiCare團隊的成員剛吃完阿姨做的晚飯,六個工程師,兩個硬件、一個結構、三個軟件,都坐在電腦前忙著自己的工作。

我看著他們的電腦屏幕上專業的操作內容心裡默念著。後來我跟Jimmy確認瞭一下,基本上說對瞭。“那三個軟件工程師其實是一個固件工程師、一個算法工程師和一個APP開發工程師。我們還有一個設計師,今天晚上不在。”

JimmyLiao是一個清癯的年輕人,眼神透露出來一種堅定和天真。

在做過相互的介紹後,我開始聽Jimmy講述他和DigiCare的故事。Jimmy的語速不快,邏輯性強,條理分明,被打斷後他會睜大眼睛仔細聽你所講的內容,不會有一點兒的不悅。

Jimmy本科是學習高分子材料的,畢業以後去瞭比亞迪,給諾基亞專門的一個實驗部門做手機模具的研發(這句話可能比較糾結,但的確是一個比亞迪的員工在給諾基亞研發)。研發的內容是如何提高手機產品的良品率。雖然諾基亞近兩年發生瞭很多事情,但是Jimmy還是感慨這群芬蘭人對工藝的苛求——他們在模具進料的時候,用計算機斷層掃描技術分析流體的流向性、速度,結合流體的溫度,環境溫度等參數,分析註塑成型的工藝手段——每天從這個部門丟棄的廢料就有1噸。正是這樣的嚴謹工藝,使得諾基亞的產品成品率高達99.98%。在大批量生產的時候,保證瞭產品的利潤率和出貨量。

Jimmy在這樣近乎於科研機構實驗室的部門工作瞭一年,之後因為金融風暴的緣故,產業鏈萎縮,Jimmy選擇返回學校讀研,專業是衛星測控技術。

作為一個化學專業的畢業生,卻去讀瞭電子技術領域技術難度相當大的測控專業,我問Jimmy是怎麼做到的。他很輕松的告訴我他早年對電子技術的熱愛,特別在硬件方面極強的動手能力。

“那你其實是個老創客瞭。”我笑著對他說。他用那種特有的笑容默許著。我知道他聽過這個詞,隻是不願意貼那麼多標簽在身上而已。

“跨界需要勇氣,難度很大,但是也非常的有用。”我和他聊起瞭我個人的經歷,如何在工學和醫學兩個領域中跨來跨去。他的眼睛裡亮起瞭很強的興奮感。

Jimmy在2010年參加瞭Apple Developer Conference,並因此輟學進入iOS程序開發的領域。在這個領域,他分別在一傢美資的遊戲公司和一傢日資的金融服務類企業做過開發者、管理者。值得一提的是,日資企業的工作經歷讓他養成瞭嚴謹的工作作風和管理風格。

我心裡默想著“不想做好的iOS開發者不是一個學材料的硬件愛好者”。我深刻的理解這句話的意義,那就是跨界的所帶來的開闊思路和整合資源的可能性。

而Jimmy最後的經歷決定瞭他今天的事業。2012年他加入一傢法國上市公司NanCare,這是一傢在便攜式醫療領域積累瞭十幾年的老牌企業。Jimmy去的時候他們剛剛收購瞭MIT的BostonlifeLabs,一個專註醫療信息技術的全球頂級實驗室,很多今天的穿戴式設備原型就是從這個實驗室發端的。

Jimmy在這傢公司作為技術負責人與Apple一同開發BLE(藍牙4.0)的相關技術,並有幸參加瞭Apple硬件合作夥伴的技術大會。正當他們的產品研發進行的如火如荼的時候,總公司資金鏈出現瞭問題,最終亞洲研發中心在2013年上半年解散瞭,於是Jimmy收購瞭一部分公司的固定資產,出來成立瞭DigiCare。

公司最初的方向並不明確,Jimmy和他的合夥人每天沒事兒都會去深圳大學跑馬拉松。他們註意到微信圈裡跑馬的小夥伴很多人都帶著手機跑步,因為手機裡的運動加速度器和陀螺儀可以實現導航儀的效果。Jimmy想起之前一起工作的BostonlifeLabs裡有相應的技術,於是便跟前同事交流,最後確定瞭做智能導航手環ERI的方案。

圖片1

ERI是一款專註於運動導航的智能手環。之前我們看到的智能手環,一般僅僅隻有運動檢測,如Misfit Shine和Bong。而專業用於運動的導航手表,體積龐大而且價格不菲。真正能夠將二者結合在一起的,目前隻有ERI。

除瞭感知運動狀態,監測睡眠,運動提醒之外。ERI可以精確的計算出運動的軌跡、速度、和步數。

筆者個人以前曾看到這類的產品都是一個很巨大的手表形式,而Jimmy給我看的樣機精美小巧。我心裡盤算著裡面電路板的大小,驚奇地咆哮道:“你們是怎麼做到的?!!!”

除瞭MIT的背景,Jimmy的合夥人以前就是做GPS導航儀的,這構成瞭ERI在導航領域強力的硬件研發優勢和算法背景。而這位小夥伴之後居然跨界去華強北的手機圈裡面混瞭幾年。做硬件的人知道,這就意味著他們有很強的成本控制和生產制造能力。

“我們每天都在挑戰人類極限。”Jimmy用那種特有的真誠笑容對我說。

想象一下,將導航設備的全部元器件,放在一個手環裡。隻有一個給諾基亞做過模具,在華強北做過山寨智能機(全褒義,紅米拿得就是華強北智能機方案),和Apple一同開發過BLE的團隊,才能夠做到。

之後他再告訴我一個月他們做瞭四次樣機,8月份才立項12月已經量產……

其實此時他說什麼我都不覺得驚奇瞭。

與Jimmy聊完,已經是深夜瞭。我回到傢中,打開電腦,尋找在Indiagogo上的ERI手環。選擇瞭$99的完整版本。

ERI在Indiagogo上的鏈接

P.S.:ERI的手環是開源的。開發者可以在他們提供的SDK上面直接操作傳感器芯片,同時還有一個開放的運動數據庫通過API的形式提供給手機開發者。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