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電子遊戲企業打出自有品牌

Game2遊戲:


只需擁有一台電腦,任何人都可以在虛擬世界消滅恐怖分子、風暴騎兵或是神風飛行員。

現在,電子遊戲玩家可以扮演胡志明市的共產主義軍隊,在血肉橫飛的掃射中將法國殖民統治者擊退。

《7754》這款遊戲由總部位於河內的Emobi Games公司開發製作,是越南企業家著眼於打造自有品牌而非為外國公司打工的一個例子。這樣可以幫助他們避免掉進所謂的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曾經讓很多新興市場的企業苦惱不已。

Nguyen Tuan Huy

儘管許多亞洲的新興經濟體比西方的新興經濟體成長更快,但這一點並並不是總能在股價上反映出來。去年,摩根士丹利資本國際(MSCI)亞太指數下降了18%,而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則上升了5.5%。這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西方的公司在開發高價值產品方面表現出色,而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和泰國的公司總體上依靠便宜的勞動力為利潤增長提供動力。這些國家並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窮國,但在赶超韓國方面還沒有取得成功。韓國擁有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等一批非常成功的企業。

越南同樣面臨著掉進中等收入陷阱的風險。到目前為止,其經濟上的繁榮依靠的一直是國內比中國還低的工資水平。但是,隨著通貨膨脹接近20%關口,情況正在發生變化。越南公司紛紛採取了新的策略:開創自己的品牌。

在西方的快餐品牌開始滲透進這個快速增長的市場之前,越南的京都食品加工集團(Kinh Do Foods Corp.)和Nam An集團的Pho 24河粉連鎖店就已經在全國范圍內建起了網絡。越南公司的高管們確信,創造新的品牌將會讓他們有更好的機會抵擋百勝餐飲集團(Yum! Brands Inc.)的肯德基餐廳和其他西方品牌對越南市場的侵入。一些國內品牌已經在國際上有了一定的影響力。 Pho 24在亞洲和澳大利亞都有分店,並吸引到了菲律賓快餐連鎖企業快樂蜂(Jollibee Foods Corp.)的投資。

Emobi出品的遊戲《7754》中的戰場再現了越南最有名的一次戰役,即1954年5月7日越軍在奠邊府戰勝前法國殖民主義者軍隊的戰役。

越南人十分熱衷電子遊戲。動視暴雪公司(Activision Blizzard)出品的《使命召喚》(Call of Duty)系列遊戲在河內和胡志明市大受歡迎。這個國家的共產主義的領導人非常擔心過度沉迷遊戲將會影響青少年的學業,當局最近下令晚上10點以後對遊戲廳實施宵禁。

Emobi的開發員Nguyen Tuan Huy和他的團隊決定利用這種沉迷獲利,為此他們花兩年時間和85萬美元的資金打造了《7554》,希望在世界年收入650億美元的視頻遊戲產業中揚名。分析人士說,尤其考慮到越南工資水平相對較低,這個預算意味著他們是鐵了心要打造一款高質量的遊戲。

初看之下,這款電腦遊戲對於一般大眾來說可能顯得有些費解。決定性的奠邊府戰役最終迫使法國人撤離印度支那殖民地,此戰役也開啟了許多其他國家紛紛擺脫歐洲殖民主義統治的時代。

Emobi視頻遊戲總監、現年32歲的Huy說,我們對奠邊府戰役感到驕傲,所以我們希望不只是越南人知道它,全世界的人們也要知道它。

行業分析人士說,下載遊戲、而不是從店裡購買的做法越來越普遍,使《7554》這類熱門遊戲更容易突然走紅。行業進入門檻也已經降低,因為用於電腦或手機的可下載遊戲並不受制於價格高昂的遊戲機。比如Rovio Entertainment Ltd.在2009年為蘋果(Apple Inc.)iPhone推出《憤怒的小鳥》(Angry Birds)之前,只是芬蘭一家很小的遊戲開發商。但從那以後,世界各地紛紛賣起了這款遊戲的特許商品。

科技諮詢公司Gartner Inc.的研究總監布勞(Brian Blau)說,遊戲就跟電影一樣,都可以像病毒一樣蔓延;小開發商做的遊戲可以改變整個市場。

但取得成功並不容易。主導這個行業的仍是Activision和Electronic Arts Inc.等少數幾家公司。盜版也是問題,特別是在越南,盜版遊戲都是在街上公開賣的。

但對Huy來說,《7554》是Emobi用來樹立品牌、避免像其他很多亞洲開發商那樣替人代工的一條途徑。

為開發這款遊戲,開發人員在越南戰時歷史的基礎上,加上了他們能夠匯集的各種最現實場景。他們讓德國的xaitment GmbH來做人工智能編程,以幫助創造出可信的角色行為。

《7554》本月在美國發布,售價12美元。

在這款遊戲中,玩家們將扮演游擊隊員,他們面對的是技術更加尖端的敵人。接近60年前,胡志明與武元甲(Vo Nguyen Giap)領導的越南軍隊也面臨著同樣局面。遊戲中,越軍缺乏彈藥、武器和空中支援,但他們必須想辦法在奠邊府山區根據地打敗法軍,所以要沿著戰壕秘密行軍,一路用槍或刀消​​滅敵人。

Huy說,雖然這種故事情節對西方遊戲玩家來說可能顯得比較遙遠,但他並不擔心。最重要的還是遊戲本身──角色對玩家動作的響應有多迅速,多流暢。

他說,我們在越南也不是那麼熟悉二戰,但我們仍然喜歡《使命召喚》;任何人都可以喜歡上任何遊戲,只要遊戲好玩、開心。

from:WSJ  James Hookway

本文轉載gamelook,編輯僅做翻譯。詳細請查看原網站文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