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虛擬現實業務除Cardboard還有更多

14

2013年底,克萊·巴沃爾(Clay Bavor)開始嘗試“心靈傳送”。他將Oculus Rift虛擬現實設備與機械臂進行瞭配對,並在機械臂上安裝瞭多個GoPro相機。他希望,在他轉頭時,相機能模仿這樣的動作,從而成為自己的第二雙眼睛。如果這一設想取得成功,那麼就意味著他可以“傳送”自己到幾米遠以外的位置。他仍然保存著第一次嘗試時的視頻:高高瘦瘦的巴沃爾戴著Oculus Rift。他伸出手,在相機前揮手。與此同時,他也通過Oculus Rift看到瞭自己的動作。他對自己說:“哇哦,太瘋狂瞭。這是我所體驗過最瘋狂的事。”

這款被稱作“心靈傳送機器人”的產品是巴沃爾在谷歌的眾多嘗試之一。在技術上,他的工作是領導谷歌的應用團隊,而該團隊開發瞭Gmail、谷歌Drive和谷歌Docs等產品。然而,在首次嘗試Rift之後,他開始迷上瞭虛擬現實。在約一個月的時間裡,他利用谷歌的“20%時間”項目研究瞭多種方式,嘗試在視頻聊天中實現持續的眼神接觸。

最初,他利用瞭鏡子、4K電視機,以及提詞器,但他的計劃很快就提高瞭幾個水平。他認為,眼神接觸還不夠,身臨其境的感覺才是關鍵。為此,他開發瞭心靈傳送機器人,並在某些會議中使用這些機器人。他會隨身攜帶Rift和Mac電腦,向所有人進行演示。在谷歌設立與虛擬現實相關的職位之前,巴沃爾就已經被認為是谷歌內部的虛擬現實專傢。目前,虛擬現實已成為他的全職工作。

巴沃爾看起來有點稚氣。他穿著灰色衛衣,裡面是灰色T恤。不過,他已經成為谷歌的虛擬現實副總裁,帶領著數百人的團隊。兩年前,桑達爾·皮查伊(Sundar Pichai)在舞臺上介紹瞭谷歌的虛擬現實產品,而目前虛擬現實團隊已占據瞭谷歌園區的一整棟樓。

谷歌的虛擬現實設備CardBoard價格很低,在畫質方面無法匹敵Oculus Rift和HTC Vive。不過,巴沃爾並不介意這一點。他關心的是產品的普及:谷歌售出或贈送瞭數千個這類設備;一些大品牌免費提供這款設備,推動用戶試用它們的虛擬現實應用;而《紐約時報》和科契拉音樂節都在向用戶提供這款設備。巴沃爾表示:“Cardboard使我們可以參與虛擬現實市場並從中學習,在虛擬現實的發展初期將更多人帶入這一領域。”2016年1月,Cardboard的總出貨量達到500萬個,而這時Rift、Vive和PS VR仍沒有面市。谷歌的虛擬現實設備面向所有人,這款產品就在這裡。



不過,谷歌對虛擬現實的興趣並不僅限於Cardboard。谷歌是神秘的現實增強創業公司Magic Leap的投資者,此外還收購瞭創業公司Tilt Brush。利用後者的技術,用戶可以凌空繪畫,這被認為是虛擬現實未來可能的應用之一。其他虛擬現實公司的想法是使產品更完美,隨後再大規模銷售。但谷歌卻反其道而行:將虛擬現實設備盡快交到更多人手中,隨後再使產品逐步優化。巴沃爾的團隊已經提出瞭這樣的計劃,其中涉及谷歌正在從事的所有一切。其中包括智能手機,也包括其他更多東西。

在巴沃爾開始展示機器人的幾個月後,谷歌巴黎辦公室的一名工程師大衛·科茲(David Coz)來到加州山景城,提出瞭更簡單的心靈傳送方案。Cardboard的首個原型產品比最終版略顯笨拙:科茲開發瞭一種手機支架,並配上鏡片和有趣的軟件,從而帶來立體效果。他最終讓巴沃爾去進行瞭試戴。巴沃爾回憶:“我的感覺是,這很棒。我很喜歡,我們需要去開發。”皮查伊和谷歌時任CEO拉裡·佩奇(Larry Page)也贊同他的看法。他們決定在隨後的谷歌I/O開發者大會上推出這款產品。這是個好消息。然而壞消息是:那年的谷歌I/O大會還有八周半就要開始。

隨後兩個月,十餘名谷歌員工停止瞭手上的工作,犧牲瞭陪伴傢人的時間,不分日夜地從事Cardboard的開發,目標是使其成為一款足以公開發佈的產品。皮查伊在發佈會上對Cardboard的態度輕描淡寫,甚至令人覺得有點神秘。不過,當與會者走出Moscone Center,將谷歌提供的Cardboard戴在眼睛上之後,這款產品很快吸引瞭外界的關註和討論。同一天,多傢公司開始聯系谷歌,希望谷歌協助它們開發自己的Cardboard設計。那年,谷歌也給所有與會者發放瞭智能手表,但最終持續發揮影響力的是Cardboard。虛擬現實是當時最轟動的技術。

從一開始,巴沃爾就是領導這一業務的最合適人選。一方面,很明顯虛擬現實將成為谷歌全公司范圍的一項工作。即使是谷歌在I/O大會上推出的第一款應用也聚集瞭YouTube、谷歌地圖、谷歌地球和Spotlight Stories等多個團隊的努力。巴沃爾具備在谷歌內部運營多個團隊的能力。巴沃爾長期以來的合作者、團隊產品經理安德魯·納特克(Andrew Natker)表示:“他被認為能很好地完成這件事。”另外,所有人都知道巴沃爾的試驗,包括心靈傳送機器人以及他建立的多個此類實驗室。巴沃爾非常適合這一工作,你甚至可以認為,他就是為這一項目而生。

數字夢想

在兒童時代,巴沃爾並沒有想過去從事虛擬現實領域的工作。他在加州山景城長大,傢裡距離現在的辦公室隻有約5英裡(約合8公裡)遠。他一度甚至可能去從事藝術行業。他曾看過父親的一本書,即路易斯·梅塞爾(Louis Meisel)的《照相現實主義》,並喜歡上瞭查克·克洛斯(Chuck Close)的現實主義繪畫作品。巴沃爾表示:“看看這些繪畫,你的感覺是,這真是漂亮的照片。但隨後你會意識到,這並非照片。”作為一名繪畫天才,他對抽象或印象派作品絲毫不感興趣。他希望做到的是讓繪畫看起來像是照片。“用非真實的原材料讓東西看起來很逼真,這一概念令我震撼。”當時,最接近於虛擬現實的設備是任天堂短命的Virtual Boy,而巴沃爾已經在為未來接受訓練。

他的傢裡有一臺蘋果LC II電腦,這成為瞭巴沃爾接觸全新的人造現實的窗口。他表示:“當我首次在電腦上看到掃描的照片時,我的感覺是,這東西是真的,就在計算機上。”他隨後開始癡迷於圖像渲染和3D動畫,使用過的軟件包括Ray Dream Studio和Strata Studio Pro。他隨後還贏回過一個售價7500美元的ElectricImage拷貝,這是一款高端動畫軟件,被用在瞭《終結者》和《星際迷航》等電影中。他曾拿父親的吉他和自己的Discman作為模型,花瞭很長時間去確保每顆按鈕、每塊陰影、每個弧邊看起來都是準確的。隨後他將這些拿給父親克萊頓·巴沃爾(Clayton Bavor)去看,而父親也對他大加贊賞。8年級時,他鼓起勇氣對作為醫生的父親說,他不想讀醫學院。

他隨後進入瞭普林斯頓大學學習計算機科學。在上學期間,他為全體學生開發瞭網站門戶,以及名為Tiger Trade的拍賣系統。沒有人要求他這樣做,這完全出於他自己的意願。他表示:“如果看到有些事應該去做但卻沒有做時,我會感到很失望。”巴沃爾表示,如果重新選擇人生,那麼他可能會離開學校,成為一名神經科學傢或特效藝術傢。而在現實中,在2005年從學校畢業之後,他花瞭6年時間去從事谷歌廣告系統的各方面工作,直到他認為自己比其他任何人都要更瞭解這一系統。這就是巴沃爾的方式:在決定去做一件事後,就一定要做到盡善盡美。隻有在成為這方面專傢之後,他才會選擇改變。

即使自己的工作是技術,但巴沃爾仍然保留著他所說的“古怪的興趣”。某一年,他決定去完善花生醬黃油多士的配方。他最終真的做到瞭這一點。他同時也很擅長制作烤乳酪三明治。目前,他對於油炸的東西很感興趣。他表示:“當我烹飪時,我會多次去做同一道菜,直到完美。”這種高度的專註是他最自然的狀態。當他開始從事Cardboard的工作時,他仍在繼續負責谷歌應用團隊的產品和設計。後者是他離開廣告產品團隊後的主要工作。對他來說,這這意味著關註方向太多。

2016年1月,在同時負責谷歌Cardboard項目和應用團隊的18個月之後,巴沃爾獲得瞭一份新工作,即負責谷歌新成立的虛擬現實團隊。應用團隊有瞭一名新的負責人戴安·格林(Diane Greene),而虛擬現實成為瞭巴沃爾唯一的項目。Gartner行業分析師佈萊恩·佈勞(Brian Blau)表示:“谷歌被認為是一傢很酷的Cardboard公司。如果不這樣做,人們可能會認為他們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這一重組也表明,谷歌的高層開始關註虛擬現實,而巴沃爾有機會全力專註於這項業務。

在一個贏傢尚未出現、結果尚未明確的新興行業,他帶領瞭一支規模逐漸擴大的團隊。賭註很大。虛擬現實正在到來,發展速度很快。分析師對具體數據有不同看法,但普遍都很看好。一名分析師表示,到2026年,虛擬現實市場的規模將比電視更大。所有人都很感興趣,所有人都在關註,所有人都在從事某方面的工作。這裡的關鍵是,你不能犯錯,而你或許隻有一次機會。

現在和未來

我和巴沃爾初次見面是在一個3月份的雨天,地點是他的辦公室。他穿著自己的“制服”:灰色衛衣搭配灰色T恤,牛仔褲和新百倫的鞋子,以及一個Cardboard。他剛剛從病中康復,而當談到給團隊購買的4臺Avegant Glyph時,他開始眉飛色舞。他喜歡這款產品,尤其考慮到這款產品非常易用。關於在美國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上看到的虛擬現實產品,他滔滔不絕。不過,最令他興奮的還是當他想起2013年夏季初次接觸Oculus Rift時。當時他開始瞭解,真正的虛擬現實是什麼。他表示,Rift當時還不夠好,“但一些關鍵點都已經具備”。

從長期來看,如果總是印象派的風格,那麼將無法實現真正的虛擬現實。隻有當新鮮勁退去後,我們才能看到真正優秀的虛擬現實。考慮到巴沃爾的團隊到目前為止隻開發瞭市面上技術性最不強的虛擬現實平臺,因此認為巴沃爾充分理解這一點有點奇怪。不過,他確實瞭解這一點。這也是推動他和他的團隊前進的動力所在。不過他也非常務實:他閱讀過許多期刊雜志,嘗試過一些演示設備,隨後得出的結論是,目前完美的虛擬現實還無法做到,至少無法以所有人都可以用得上的方式去做到。然而,讓所有人都能使用,這對巴沃爾和谷歌而言就是全部。

從一開始,谷歌的目標就是讓產品能被盡可能多的人使用。搜索的目的是幫助所有人更方便地使用整個互聯網。YouTube是為瞭提供一個必要的平臺,保存在線視頻。Chrome是一款面向所有人的瀏覽器。Chrome OS則是面向所有人的計算機。谷歌虛擬現實部門產品副總監邁克·賈紮耶裡(Mike Jazayeri)表示:“這一哲學是谷歌最優秀產品永恒的主題。”關於虛擬現實,谷歌也計劃瞭同樣的發展道路。

Cardboard真正的關鍵在於,你可能已經擁有瞭這套系統中最昂貴、最復雜的設備。巴沃爾表示:“利用智能手機,你就不必決定要怎麼辦。你不需要回到辦公室或專門的房間,去使用你的智能手機。你也不必將3根線纜連接至一個大盒子。”因此,即使更復雜的高端虛擬現實平臺已經誕生,手機仍是谷歌短期計劃的核心。谷歌的團隊也曾自問,為何不開發一款完美的頭戴設備。然而,將最優秀的顯示屏、處理器和其他所有一切元件組裝在一起,這可能需要10萬美元。這令人難以致信。巴沃爾表示:“是的,我們可以這樣做。但這樣的技術無法被直接帶給全世界。”

谷歌的所有人在談到與《紐約時報》的合作時都很自豪。在某個周日的上午,這項合作將虛擬現實技術帶給瞭130萬人。佈勞表示:“你可以說,他們發明瞭移動虛擬現實,或者說他們以其他公司無法做到的方式讓虛擬現實得到普及。”使虛擬現實真正進入主流,這一點對谷歌來說很重要。賈紮耶裡指出,80%的Cardboard應用安裝都發生在美國國外。盡管Oculus、索尼和HTC開發瞭最優秀的產品,並計劃面向資金充足的遊戲玩傢銷售,但谷歌的理念是先讓產品能被所有人使用,隨後再讓產品變得更好。

谷歌也試圖獲得先發優勢。虛擬現實仍處於發展早期,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用得上此類產品,而吸引用戶的興趣並不一定需要非常強大的技術。巴沃爾表示,在每次演示中,用戶的反應都很類似。他們看著紙板,眉毛揚起,就好像在說這款產品已經不能再好。在拿起產品,仔細端詳產品時,他們都不會感到這款產品有什麼出奇之處。然而在佩戴之後,他們將會非常驚嘆。巴沃爾很喜歡這一點。他甚至專門設計瞭Cardboard,以引發用戶的這種反應。

他表示:“Cardboard的魔力在於,你的期望和產品實際效果之間的差異。”這也正是這款產品被稱作Cardboard,而不是Paperscope或谷歌考慮過的其他名稱的原因。盡管Cardboard並不出色,但遠遠好於你的期望。這使你可能期待更多。

未來幾年,你的手機將會變得更好、更快、分辨率更高、屏幕或許也會更大。智能手機的設計將會把虛擬現實考慮在內,集成頭部追蹤軟件、3D音頻,甚至谷歌強大的Project Tango位置追蹤技術,當然還有更強大的電池。聯想已經宣佈將推出Project Tango手機,而巴沃爾和賈紮耶裡暗示,更多此類手機即將到來。數十億人使用智能手機,而還有數十億人即將用上智能手機,手機將迅速變得更強大。谷歌為何不這樣做?實際上,谷歌希望做得更多。

隨著谷歌虛擬現實團隊的擴大,該團隊需要考慮更重要的問題。可能的問題有很多,但其中有一個很關鍵:你要從何處開始?虛擬現實的概念新穎,充滿各種可能性。關於人們“虛擬現實有何應用”的問題,巴沃爾常常會談到真正的現實有何意義。由於正確的答案並不明朗,關於如何發展虛擬現實技術缺乏明確的原則,因此所有決定都令人感覺很重要。他表示:“虛擬現實行業發展的所有一切都會受到此刻的影響。因此我提醒團隊,我們現在所做的工作就相當於在Mac電腦上設計如何關閉窗口,即點擊窗口左上角的選框。”

他常常以“充滿可能性的黑暗洞穴”來比喻虛擬現實的發展。谷歌身處於這樣的巨大洞穴裡,其中有很多通道和路障,不時的閃光給人們指出瞭可能性在哪。巴沃爾表示:“這是全新的。受限於當前的技術,所有一切要麼看起來完全不可能,要麼隻是勉強可以做到。”谷歌的虛擬現實團隊有一個小組,每周都會開發兩款應用,以探索在虛擬現實環境中的縫紉、園藝和打鼓是否有趣。

巴沃爾本人對於觸感反饋很感興趣,並認為這對未來的虛擬現實非常重要。不過他也認為,目前還無法做到這一點。辦公應用、文字輸入,以及諸如此類的功能也是如此。除非屏幕變得更好,否則這些都不值得嘗試。他表示:“幾年時間裡,我們就會為此感到擔憂。”他更加關心,如何從事一些有可能的事,而他的選擇很多。

我和巴沃爾的最後一次會面發生在谷歌園區40號樓的一間藍色會議室裡,這間會議室主要用於活動和管理層會議。巴沃爾來到這裡是因為,他要在這裡與皮查伊開會,而主題則是關於虛擬現實的計劃。他們常常舉行這樣的會議。他表示,這是因為虛擬現實並不僅僅是谷歌的一款產品。“虛擬現實無所不在,這不僅僅涉及我的團隊,還涉及YouTube團隊、位置服務團隊、地圖團隊,搜索團隊和Android團隊。”巴沃爾尋求的目標對谷歌而言的重要性堪比搜索:一種涉及谷歌每個角落的新技術和互動方式。

兩方面的概念定義瞭巴沃爾關於虛擬現實的目標。首先,他一直希望完美地捕捉並重現現實。他表示:“對我而言很明確的一點是,人們有興趣體驗現實世界的內容,例如心靈傳送、時間旅行,與你最喜歡的藝人一同登臺,以及在旅行之前去目的地先看看。”這一思路推動瞭Expeditions的發展。這一早期的Cardboard項目使教師可以帶領學生前往地球上的各個實地現場去學習,甚至走出地球。團隊項目經理簡恩·霍蘭德(Jen Holland)表示,“海底是非常熱門的”實地旅行目的地。“海底和太空。因為對大部分孩子來說,他們並沒有試過與大白鯊一同遊泳。”巴沃爾希望,未來的《行星地球》節目可以使用虛擬現實技術去拍攝,這樣他就可以親自體驗非洲大草原,並與獅子們生活在一起。

YouTube被認為是保存這些內容的理想平臺,但你要如何拍攝這些內容?在對全景立體相機進行調研之後,巴沃爾某天設想瞭一種新的相機設計。用賈紮耶裡的話來說:“他在產品評估的過程中發明瞭這款產品。這令人難以置信。”他畫出瞭設計,進行瞭計算,並認為這一設計是可行的。他隨後拜訪瞭華盛頓大學教授史蒂夫·塞茨(Steve Seitz),向他展示瞭藍圖。塞茨對他說,他簡直瘋瞭。巴沃爾回憶到:“我的態度是,不不不,我認為完全有可能。盡管很困難,但在這裡我已經向自己證明瞭可行性。”幾周後,塞茨發郵件給巴沃爾:“我考慮瞭你的相機,我認為這勉強能夠做出來。”不僅如此,塞茨及其團隊還前往瞭谷歌,參與這項工作。

幾周後,他們就得出瞭成果Jump。這是一款用16臺GoPro相機組成的設備,結合瞭奇妙的處理算法,從而成為瞭市面上最優秀的虛擬現實相機。巴沃爾表示,從長期來看,拍攝現實世界的360度視頻隻是虛擬現實有趣之處的很小一部分。不過,這是向人們展示虛擬現實可能性最簡單、最顯而易見的手段。

巴沃爾關註的另一個概念有著長期意義:你要如何超越現實,突破現實的邊界,給人們真正自由的場所去表達自我?畢竟,真正的現實在這方面已經做得很好。巴沃爾也多次表示,大自然母親在圖像渲染方面已經很棒。在虛擬現實世界中完全模擬真正的現實“就像是說,我們有一個特別好的特效系統”,巴沃爾表示,“讓我們在房間裡擺上更多椅子。不!那麼來一條龍怎麼樣?或是三根彩虹?這些東西很酷!”他希望看看,藝術傢傑夫·昆斯(Jeff Koons)和雕刻傢安尼什·卡普爾(Anish Kapoor)如果不使用黏土和氣球,而是使用光線,那麼能做到些什麼。因此,他在沒有試用過的情況下就批準收購瞭Tilt Brush的團隊:“關於將概念、對象、事件和體驗從大腦中提取出來,變為可以看見、走過,以及讓他人去瞭解的東西,這就是1.0版的工具。”

意料之中地,關於該團隊的計劃巴沃爾不願多談。不過有許多可以相信的傳聞,例如谷歌正在開發更先進、類似三星Gear VR的設備,並將於今年內發佈。此外還有消息稱,虛擬現實版Android系統可能即將推出。請不要忘記還有Magic Leap、Tilt Brush,以及在谷歌虛擬現實部門內每周都在進行的新實驗。這就是谷歌:從不會去小打小鬧。巴沃爾要說的是,Cardboard遠遠不是谷歌開展的最終的虛擬現實項目。“我非常希望照相現實主義的虛擬現實能夠存在。”

巴沃爾並不清楚,我們要如何才能實現這樣的目標。他設想瞭球面光場相機。這樣的相機能記錄來自所有方向的所有光線。如果你可以將這些信息數字化,並擁有設備將這些信息重新變為光線並發射,那麼從功能上就相當於重現瞭現場。Jump正在向這個方向發展,但目前才剛剛起步。在設備方面,開發者正在解決分辨率和動態范圍的限制。

完美的虛擬現實還需要一系列技術突破,而這些聽起來遙不可及。不過巴沃爾認為,這些技術突破即將到來。確實,照相現實主義水平的虛擬現實還很遙遠。“但關於獲得接近現實的體驗,即虛擬現實中的獅子能令人感覺害怕,那麼實現這一目標將會比人們的想象中更快。”這或許會是在5年之內。在此之後,我們將獲得真正的獎賞:現實增強,將數字內容疊加在現實世界上。請不要忘記,在谷歌推出Cardboard之前,該公司還有一款產品谷歌眼鏡。相對於他人,谷歌更加清楚,正確的技術能帶來多大的力量,以及用戶的感覺有多麼容易出現差錯。在虛擬現實領域放慢步伐,這或許正是谷歌的明智之處。

在我們會面結束後,巴沃爾需要與皮查伊開會,向老板報告虛擬現實團隊的最新情況。到目前為止,這一團隊的運營大部分仍然保密,但這樣的局面可能很快會改變。我們或許會很快看到,借助更昂貴的材料,谷歌能夠做到什麼。巴沃爾表示:“我們目前隱藏在Cardboard的背後。我們部門有一整棟樓,但這裡的同事並不是在開發更厚的谷歌Cardboard,或者隻是用可再生材料去制作Cardboard。”在他離開後,我看瞭下日期。距離今年的谷歌I/O大會還有八周半。時間還夠。

from:新浪科技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