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平台飛(二)

  麻匪劫道

  盜亦有道,在劫之前先弄清楚是劫誰的財。在原有秩序內,渠道將廣告信息傳播到需求者手中,企業主通過傳播渠道與需求者建立聯繫,渠道幫助他們實現交易,為他們創造了價值,渠道因此就可以在生產商消費者的商業鏈條中分一杯羹,渠道平台就可以由此兌現渠道價值。

  在社交化媒體階段,網民與網民間直接聯繫,網民甲與企業主有關係,也與網民乙有關係,網民甲將企業主的廣告信息傳播給網民乙,網民乙就此購買了企業主的​​產品,那麼網民甲就完成了當初渠道所完成的傳播信息工作,網民甲就該可以兌現之中的渠道價值。社交化媒體階段,信息的傳播由網民直接完成,那麼這傳播過程的渠道價值,就應該是網民享有,但現在平台仍試圖依賴巨大的用戶基數,獨吞網民的渠道價值,則是不義之財。對於某些人來說也許還有疑問,平台是開發者的衣食父母,沒有平台,開發者寸步難行,用戶也無法享受到高效便捷服務。這與沒有國哪有家哪有你的邏輯是一樣的。每個朝代都號稱千秋萬代,但歷史上朝代是一茬一茬的換,老百姓在這片土地上則存續著幾千年,持續創造著文明。沒有老百姓哪有什麼國家,哪有什麼特權階層,沒有老百姓繳稅,國家和特權階層你們又能持續多久呢,老百姓才是國家真正的衣食父母。網民與網民,他們可能通過一條新聞、一篇博客、一個視頻、一個應用由於相同的意見或完全不同的意見,建立並維繫著相互間鬆散的關係,這些關係散落在互聯網的各個角落,有沒有平台,他們的關係都客觀的存在著,將這些關係聚集在一起集中顯示,構成平台。網民間關係的存續成就了平台,先有這種關係的存在,再有平台。網民的關係經過集中後,每個網民的信息生產和傳播能力得到了集中展示和爆發,這兩種能力帶來巨大的商業價值,並可以在平台上體現出來,在目前階段為平台帶來巨大的商業價值。網民才是平台真正的衣食父母,不要看到五毛,就顛倒黑白,是非不分,平台從你身上搜刮的遠比賞賜給你的要多的多。

  不義之財,人人可取,不過劫道是個技術活,我們現在還劫不了。在威權社會,特權階層讓老百姓依附於國企,提高人員流動成本,用戶籍制度限制人們的遷徙流動,沒有戶籍就是黑戶,就是一個被社會拋棄的人,醫療福利教育工作等等在社會系統內的數據都是空白的。平台上同樣存在著這樣的限製網民流動的戶籍制度。網民在使用某項應用後,就會產生數據,而這些數據是網民長期互聯網行為的累積,對網民來說是很有價值的。當平台限制用戶對這些數據的使用時,比如只限在該平台上的應用上閱讀使用,那麼出了這平台,網民就無法使用這些數據。因為這些數據,網民就不會輕易轉換平台,這樣就成功的限制了網民向其它平台的遷徙流動。如果網民非要到其它平台上的話,那麼他的數據跟黑戶一樣是空白的,代價昂貴。互聯網應用上的網民數據就是互聯網上的戶籍制度。平台對於自己開發應用樂此不疲,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也在於此。

讓平台飛(二)

  沙場練兵

  經過上面的討論,釐清了平台的搭建思路,我們也可以開始嘗試建立一個與他們類似的平台了,為以後的劫道建立技術儲備。首先,平台是網民存續關係的集合,是將散落在網絡各處的網民關係的集中。需要作點解釋的是網民在這裡是抽象概念,不單指具體的網友,是指能向外發出信息的信息源,包括網友、企業、機構、具體產品、活動等等。搭建平台的第一步是聚合網民間的關係。有直接聚合和間接集中的方法。直接聚合,是通過信息源發出的不同種類信息來聚合相對應的網民關係,比如新浪微博通過娛樂明星集合追星族,IT名人聚合互聯網從業者等,也可以如知乎通過IT專業知識的解答,聚合互聯網從業者,如點點網一樣直接通過提供各種興趣的信息聚合有共同興趣的網友,也可以通過LBS、具體的活動、具體的產品將網友進行聚合,網友的活動是多元的,不同的時間地點情境與他人有不同的聯繫,尤其是當前線下活動和線上活動界線逐步模糊,可以讓網民發生關係的情境更為豐富,創業者的創新機會數不勝數,創業者只需探究用戶的需求,開發幾種應用,就可以通過應用將有共同需求的網民相互聯繫,形成關係,只要這種聯繫具有一定的可捕捉,持續性,就可以聚合,就有聚合的價值,就有平台的潛質。這是直接的聚合,間接聚合是相對於傳統產品而言,比如淘寶、360殺毒、迅雷等他們的用戶都與所使用的產品建立聯繫,相互間的聯繫渠道是貧乏的,平台可以為他們建立豐富的聯繫渠道,促進他們間關係的生成。從理論上說,只要有一定用戶基礎的產品,都可以通過間接聚合完成平台搭建的第一步。

  平台初步聚合了網民的關係後,接下來就是對這些關係進行加工提純。平台的現有關係很多都只是通過某一類的信息源導入的,信息源的質量不同,類別不同,導入的關係也各不相同。平台在此基礎上,需要讓網民間的關係向縱深和網絡化發展。當一個網友可能只是被一娛樂明星吸引到平台上,平台要提供給網友不同類別的信息源,不同類型的信息,幫助他與其他信息源建立聯繫,幫助他發布自己有質量的信息,讓其他網友能夠follwer他,形成網絡狀的關係網。這個過程往往是與第一步同步的,通過不同類型的信息源導入新網民,同時也將這些信息源推介給原有網民。騰訊將地方論壇導入自己的平台,通過地域這一區別性資源,豐富網民間的關係,同時也可以將垂直社區論壇導入平台,也可以將網民的通訊錄手機聯繫,郵箱聯繫方式導入。可以將傳統產品的用戶群導入平台,通過平台將為這些用戶提供溝通渠道,建立相互間關係(平台為自身的擴張,將大大促進傳統網站社區的社交媒體化,平台將由此可以獲得大量的用戶,並為用戶提供更多的選擇,豐富他們間的關係)。網民間的關係豐富後,就要開始對關係進行管理,分門別類,界定關係邊界,根據網民的需求,將關係根據工作,生活,公開,私密,地域,時間,興趣等等進行分類管理,讓網民能夠根據不同類別的關係來獲取不同的信息,能根據信息的類別在不同的關係里分享,對關係的管理,能讓網民有效的管理自己的互聯網應用數據,為互聯網應用的大批使用打好基礎。

  有了精細化的關係管理後,平台搭建進入第三步,對外的有限開放。網民間每種關係背後都隱含著一種或幾種需求,平台提供關係的整合管理,但自身無法滿足用戶龐大的需求,必須藉助外界力量,來開發各種不同的應用,滿足用戶千奇百怪的需求(包括網民間的互動需求),這就要求平台必須對外開放。但是這種開放是有條件的,就是之前所討論的威權模式下的平台,是在保證對平台的控制下,開放擴張平台。進行有限開放,就需要用到互聯網的戶籍制度,通過對網民數據的管控,來實現平台對網民的“遷徙”控制。平台此時需要分析網民的需求,盡可能將網民的基礎性需求交有平台來滿足,基礎性需求代表著與大部分的網民有聯繫,若將此應用交與外部開發者,有一天外部開發者不滿平台的條件而離開平台,就會影響到平台上的大部分網民,若平台多遇到幾個要逃離的的開發者,那麼願意拋棄應用上的個人數據,留在平台的網民將會屈指可數。當然如此極端情況出現概率會較小,不過,平台不容忍開發者能夠要挾平台的情況發生。平台將會根據應用與網民的數量關係,決定是開放還是封閉,若該應用與大部分網民相關的,將會堅決封閉,比如網上支付應用,看看騰訊的入股公司與他們所可能影響的網民數量,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平台真心開放的會是滿足小眾市場的應用,或對數據依賴程度較低的應用,這些應用可以滿足平台錦上添花的要求。當然在獲得對平台的完全掌控力的時候,那時開放的尺度可能會放開點,否則在建立初期,該封閉的,平台絕不會手軟。

  平台的搭建基本完成,餘下的就是與其他平台的競爭。競爭無時無處不在,在搭建平台的第一天開始,就面臨著競爭了。對特殊信息源的爭奪,是平台聚合網民關係的競爭,新浪通過搶奪名人資源獲得先機,騰訊通過QQ、會員空間實現間接聚合,點點等則另闢蹊蹺,尋求新的信息源等等,擁有這些特殊的信息源,就保證了一批穩定的網民關係。在信息源擴展方面騰訊有了進展,地方社區論壇,垂直社區等都是相對具有區隔性的信息源,獲得這些信息源,就可以穩定增加一批網民關係,穩步擴展平台。新浪看起來還糾結與微博是應用還是平台的問題,平台是關係的聚合,若留下微博的關係,那麼微博將會是一個現成的平台,若糾結與微博的具體形式,那麼微博就只會是一個好應用。當前大部分平台還是只處於第一步和第二步,第三步的戰爭還沒來到。戰爭的形式可能會取決於平台的戶籍制度的執行能力,各企業若能牢牢掌控著平台,那麼網民的話語權有限,互聯網將現電信移動聯通類似的“激烈的三國大戰”,若網民能突破互聯網的戶籍制度,可以較容易的在各平台間遷徙轉換,那麼平台將會為爭取網友進行京當東當般的纏鬥。

  對平台的搭建進行了假設和推演,事實是否真的如此發展,只有等時間來驗證。不過經過這樣的推演,清晰了平台的技術和策略,我們終究是為劫道而來,接下來就將為打敗現有平台,超越平台做新一輪的嘗試了。 (待續)

  來源:sbumblebee投稿。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