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平台飛(三)

  槍在手,跟我走

  我們要超越現有平台包括新浪、騰訊、FB、APPLE等的話,要先確認我們要通過什麼形式來與他們競爭,以及需要確認超越他們的底氣何在,還是只是一句噱頭。

  首先,在社交化媒體階段,網民間的關係是一直在那存續的,在帖子裡、博客裡、視頻裡、應用裡…等等發帖者和跟帖者,跟帖者與跟帖者,博主與粉絲,粉絲與粉絲他們的關係散落在互聯網各處。智能移動終端的發展,網民的線下生活移動支付,地理位置,照片,突發事件報導等等,都可以與互聯網融合,網民線下活動與線上活動的分界線變得模糊,兩線生活逐步融合,這就提供了大量的創新機會,開發者們可以開發無數種應用,來滿足網民的互聯網上的線下生活,線下的互聯網生活。這些應用順應了網民行為的內容和範圍擴展後的需求,也極大豐富了網民的兩線生活範圍。大量應用的出現直接導致一個如何將應用傳播給相應有需求的網民,同時我們也知道網民間的一個重要生活內容是與他人的關係(信息源),而現在這些關係還分散在互聯網各處,從網民自身的角度來考慮,需要可以管理自己在互聯網上關係的平台,也需要及時獲取自己所需的應用,這兩大需求就促生了社交化媒體平台的誕生,平台的形式可能有很多種,客戶端、appstore、網站等,但最重要的是至少要提供關係的管理,因為應用的傳播還需要網民的關係來完成。建立以網民間關係(包括公開關係、私密關係)為基礎的平台,來滿足用戶的信息應用整合需求,是社會化媒體發展的技術要求,建立平台也將是我們的選擇。當然這一技術背景同樣也是當前平台能夠湧現的一個重要原因。

  在社交化媒體階段,網民可​​以隨意發布信息,也可以轉發分享信息,每個網民擁有信息生成和傳播的能力。無數個網民個體這兩種能力在平台上聚合,就形成巨大的能量,我們可以在平台上看到海量的信息生成以及大範圍的信息傳播。在平台裡,每個網民都為平台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每個網民都擁有話語權,平台是網民的平台。也許有很多人會疑問,平台只與平台的精英相關,與普通網民關係不大,因為根據28理論,20%的人生成80%的信息,20%人的影響力超過其餘80%的。也許這樣的數據是正確的,不過如果換種角度來思考這些數據,你會對平台另眼相看。 A.根據28數據來推理是以結果論英雄,有意無意的忽略了過程,試圖以當前的靜態數據來評估平台的動態發展全過程,這樣的評估方式是不客觀的。 B.在渠道平台階段,若佔據渠道,那麼信息就可以通過渠道大範圍的傳播,快速形成知名度和影響力,不過這樣的傳播方式是一對多的,渠道佔據主導地位,接收者是沒有話語權的,是信息的單向傳播。但在社交化媒體階段,信息的發布者和接收者都有話語權,對於博主發布的任一條信息,粉絲們都可以轉發,評論,收藏,送分,取消關注,拉黑等等操作,每一項操作,都是與博主的互動,在這一階段,信息是雙向交流溝通的,在考慮博主的影響力時必須要將這些情況考慮之內,要參考粉絲與博主的互動情況,若仍以粉絲數量多少來衡量,有失偏頗。而實際上當前階段,對粉絲的互動行為尚無較準確的評價,你就很難對博主的影響力有較客觀的評估。 C.當前有些平台精英們有眾多的粉絲,與粉絲有頻繁的互動行為,在粉絲們中間有巨大的影響力,這一客觀事實不是28理論的證據,反而是反面例子。擁有大量粉絲的明星精英們往往是在現實社會已經被證明了的人群,他們將現實中積累的人氣、資源帶到平台上來,聚集眾多的跟隨者和粉絲,粉絲的數量在某種程度上是他們在現實世界的價值在平台的表現方式(這裡的價值是蘿蔔青菜各有所愛),而不是平台有能力憑空讓某人成為明星精英,平台只是為他們提供了展現價值的舞台。新浪看到名人資源為平台帶來的好處,就對名人實行特殊政策,即使如此,精英們也會受到巨大的挑戰,當精英們在平台上無法展現出自我價值,很快就會被粉絲拋棄,名人們在平台上被八不是少數,形象盡毀。這表明了平台是實力展示的舞台,具備了一定的實力,就可以在平台上自由發揮。因此在平台這個舞台上,只要有實力,每個網民都有機會來展示自我,並獲得別人的肯定。有實力的網民在平台上的良性競爭可以不斷壯大,為平台持續帶來更多的優質信息​​。

  平台是網民的平台,網民對平台上信息的進行雙向互動,決定了它的傳播範圍,對它的質量進行篩選,留下有實力的網民源源不斷的為平台提供優質信息。

  討論威權模式的平台時,平台將網民創造的渠道價值佔為己有。在社交化媒體階段,平台的信息傳播是由網民通過分享轉發評論等方式來完成的,是數不清的網民的操作實現了信息的大範圍的快速傳播,誰勞動誰受益,只有將這信息傳播的渠道價值兌現給網民,網民才會有更大的動力提高傳播渠道的效率,實現信息的快速針對性的傳播。 (參見互聯網的錘子)

  平台的兩大重要功能是信息的生產和傳播,信息是由網民來生產,信息的傳播是有網民來操作,但是由此產生的利益由誰來獲取?利益該如何分配才能保持平台的活力?

  在平台上,每個網民都是信息源,網民可以從其他網民口中獲取某一事件的方方面面,信息傳播從一對多的方式變成多對多,這就造成通過信息源的壟斷,通過傳播渠道的壟斷來封鎖信息,過濾信息成為一件困難的事件。信息源時代,讓信息更加透明公開,啟發了民智,同時特權階層依賴信息優勢來控制操縱民意的難度大大增加。

  在平台上,網民不僅可以從其他信息源獲取信息,還可以自己發布信息,發出自己的聲音,讓信息從單向傳播向雙向溝通轉變,當有損害自己權益的事件時,網民可以發出自己的聲音予以乾涉。在信息源時代,網民擁有了話語權,而這在威權模式的平台下,網民只是企業爭奪利益的籌碼,網民只有有限的話語權,兩者是決然對立的。

  在威權模式下,平台是企業的利益載體,平台是以企業利益為核心的平台。通過上述的討論,我們可以知道,平台是網民的平台,網民擁有的話語權,要求平台要以網民的利益為核心,而這些都是與現有平台的本質格格不入的。

  平台是網民的平台,網民通過平台這個舞台,放大了信息獲取和傳播的能力,平台也能集合網民的創造力,生產海量的信息和顯示傳播力,網民既是平台的使用者也是生產者,網民是平台的核心競爭力,誰能調動網民的積極性,激活他們的創造力,就可以發揮出平台的競爭力,就可以在平台的競爭中贏的勝利。

  我們要超越現有的平台,需要建立以網民利益為核心,保障網民話語權的平台,充分調動網民的生產力,用更高效的平台競爭力來取代威權模式下的平台。

  要建立以網民利益為核心的平台,需要建立保障機制,讓平台始終為網民服務,而非為某一特權階層服務。這要求平台的控制權要由網民來決定,眾多網民的控制權如何實現,可以考慮將管理者的任命權和​​罷免權分離。平台的管理者由董事會任命,但當決策者作出損害網民利益時,網民有權對其罷免,平台董事會再另行任命他人。從制度上保證網民對自己的利益擁有話語權,保證平台是網民的平台。

  平台對所有人公平開放,鼓勵網民間的公平競爭。為開發者創造自由的,有安全感的競爭環境,用市場競爭機制讓網民在平台上充分展示自己的才華,創造平台的繁榮。

  建立網民間的交易機制,讓網民的信息價值能夠兌現,渠道價值能夠兌現,保障網民個體的產權,來激活網民的創造力(參見互聯網的錘子)。

  民主模式的平台與當前威權模式平台的區別是民主社會與威權社會的區別,一個是將平台作為服務網民的舞台,一個是將平台作為企業攫取利益的載體;一個在機制上保證網民做主,一個是口號上讓網民做主;一個讓人有安全感有預期有希望,一個是用恐懼讓人服從,一個是無條件支持開發者和普通網民,一個是有選擇性的支持利益相關者,一個是自由展示的創造力,一個是受約束的創造力…

讓平台飛

  信息源時代不僅僅​​促進信息的流動啟發民智,同時其技術特點讓網民擁有了平等的話語權,從目前來看,民主模式是天然匹配信息源時代的模式,通過建立民主模式平台不僅可以在競爭力上超越現有平台,同時也是民主取代威權在互聯網上的試驗。

  結合互聯網的錘子,從微軟—yahoo—google&mdash ;twitter—facebook這一路的發展都是有跡可循,每個發展的點都是對網民信息處理能力的解放和發展,有理由相信,互聯網的民主模式可以激發網民的生產力和創造力。在以往的發展過程中,我們在懵懂中做了順應潮流的事情,現在對未來的描述已經標在地圖上,不過不管有沒有看懂這張地圖,時勢會為我​​們創造英雄,儘管有可能是一兩年之後。 (完)

  來源:sbumblebee投稿。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