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平台飛(一)

  本文通過討論社交化媒體的技術特質,網民與平台的關係,來對平台的出現背景,平台的組織模式,平台的建設以及平台的未來進行一些探討。

  亂世江湖

  眾多互聯網企業紛擁而上平台項目,平台間的競爭排入了日程,作為看客,打群架比互博要激烈很多倍,有趣的多。不過在看熱鬧之前,先做點功課,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平台一夜之間就冒了出來。

  每個互聯網企業都有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騰訊有QQ,百度有搜索,新浪有門戶,360有安全等等,大家在自己的專長領域聚集了大量的網民,坐擁巨大的流量,形成自己的信息傳播渠道,通過這一傳播渠道,他們可以將廣告信息傳播給大量網民快速推廣新產品,逐步擴張自己商業疆土。

讓平台飛

  對於網民來說,通過QQ聊天,新浪獲取新聞,通過百度搜索信息,企業也可以通過這些網站將廣告信息大範圍的傳播。這些網站都是網民的互聯網入口,是網民獲取信息和傳播信息的關鍵環節。信息傳播的路徑:信息——>傳播渠道——>網民,對這些傳播渠道的掌控力讓網站擁有強勢的話語權,在於網民和企業主博弈時佔據強勢主導地位,是網站的核心競爭力。

  在社交化媒體階段,網民與其他網民直接建立交互關係,網民可以通過其他網民獲取第一手的資訊,而無需通過上述網站,同樣網民也有機會將自己的產品信息大範圍的傳播,應用軟件無需廣告就在短時間內獲得上千萬級用戶的新聞層出不窮。這就跳過了傳統網站的傳播渠道,信息傳播路徑:信息——>網民,這比傳統的信息傳播路徑更短,成本更低,也更直接。對互聯網巨頭的衝擊也更直接。

  社交化媒體階段,互聯網讓網民可以從任一網民那裡獲取信息,也可以隨時將自己的信息進行傳播,網民在對網站的話語權大大增強,網民可以繞過原有的互聯網入口,避開原有的傳播渠道,將社交化媒體作為新的互聯網入口。網民可以直接從微博上聊天、獲取資訊、搜索信息,而不再依賴傳統網站,企業主可以在低成本的社交化媒體和傳統網站的傳播渠道間進行選擇。這就改變了原有必須依賴傳統網站傳播渠道的模式,瓦解了牢牢控制著渠道的網站巨頭的強勢話語權。網民擁有了與網站相對等的話語權,網民與網站間的關係處在了洗牌重建的階段。被網民拋棄的傳播渠道的商業價值一落千丈,從雞腿變成了雞肋,依靠控​​制傳播渠道建立的商業帝國也面臨崩塌的危險。 (參見互聯網的錘子

  在社交化媒體面前,互聯網巨頭褪去了壟斷的光環,失去了壟斷渠道的競爭優勢,在新技術社交化媒體面前,大家都是一張白紙。舊有秩序被社交化媒體瓦解,互聯網迎來了重新洗牌建設新秩序的機會,對於這樣的機會,相信有想法的人肯定不想錯過,這是平台湧現的重要背景。

  草莽英雄

  辭去舊人迎新人,既然定下方向做平台,那就加足馬力拼命幹吧。大家基於對社交化媒體的理解,加上原有的平台經驗,紛紛推出各自的平台,但社交化媒體是新事物,理解不盡相同,推出的平台也就怪力亂神。有做平台又做應用,有選擇性開放,有擇機開放,有開放後放任不管,有試圖靠硬件建立壟斷性開放,一片亂象。也讓我們看的雲裡霧裡的,不過有一個類比,可以將這些亂象逐一看透,在這之前,有必要先分析下平台的推出邏輯。

  大部分的互聯網產品的盈利邏輯是:用心做好產品,吸引用戶,然後運用這些用戶資源盈利。可以直接向用戶收費,也可以利用用戶流量賣廣告,實現信息傳播渠道的價值。用戶是企業一項能帶來利潤的重要資產,對於做傳播渠道的互聯網巨頭而言,用戶數量和流量更只是他們爭奪利益一項籌碼。

  有了這樣的背景,對他們在社交化媒體階段做出的平台就可以進行一些推測了。平台們紛紛出重招,放出糖衣砲彈,吸引開發者,吸引用戶,擴張自己的平台。他們希望為平台帶來足夠多的用戶,一如傳播渠道中的龐大用戶數量,他們希望能用各類應用將用戶牢牢的吸附在平台之上,他們希望能像控制傳播渠道一樣牢牢的控制著平台,這樣新平台就能夠象原有的傳播渠道一樣成為企業的戰略立足點,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商業帝國的基石。在平台有足夠的用戶和壁壘後,互聯網巨頭們就可以重溫往昔的幸福時光,倚靠著平台吃著火鍋還唱著歌。當然,用戶仍會是巨頭們的重要資產,是他們博弈談判的重要籌碼。

  如果看明白了,可以直接跳到下一節,還沒看明白的,為幫助更形象的理解平台,將舉個不恰當的類比,注意不要過分解讀,因為他們有天然的相似性。

  我們有專制社會、威權社會、民主社會的叫法,現在將這些叫法套用在平台上,逐一分析。

  專制社會對應的是專制模式的平台,渠道平台,在這樣的社會裡,公民沒有話語權,任人宰割,平台想給你看什麼信息,你就得接收怎麼樣的信息,各類彈窗,各類虛假搜索結果,相信都已領教過。專制模式平台的發展高潮和謝幕是3Q大戰的爆發。平台們將用戶作為利益爭奪的工具和炮灰時,嚴重傷害到用戶權益時,作為用戶,沒有話語權,無力反抗,對他們的侵權行為沒有任何約束力,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在我們的電腦上打架,堪比清末的日俄戰爭。

  威權社會號稱民主社會,但實質仍是獨裁統治,由一幫特權階層統治。對應的是威權模式的平台。包括國內的各種平台,國外的FB,APPLE等平台。各類平台都號稱開放,但平台的掌控權牢牢掌握在各企業手中,平台的利益由他們獨享。威權社會為了保持獨裁統治,控制著國家的經濟命脈,號稱國企;平台直接投資各類創新應用,佈局平台的關鍵應用,號稱平台長子。威權社會有國進民退、市場准入、宏觀調控等等。平台毫無保留的繼承,平台開發應用與開發者競爭,是國進民退,特定開發者不得入場,是市場准入,自主調整分成比例叫宏觀調控。當然國家主義也是他們所推崇的,獨裁者把國家看得至高無上,因為他們代表著國家,國家至高無上其實就是他們自己至高無上,至於百姓那是無所謂的(茅于軾)。說不定哪天你就觸犯了國家利益,影響社會和諧,因為你的網站不能訪問了;說不定哪天你就觸犯了平台的利益,因為你的應用被下線了,或者你的競爭對手變成了平台。國家利益和平台利益總是很貼心的為你提供7*24全年無休服務,在他們需要的時候,你就可以被服務到。需要明白一件事,在威權社會和威權模式下的平台,安全感都是奢侈品。開發者如此,用戶自然不在話下,用戶增多表明平台的數字在增大,表明平台的博弈能力在不斷增大。

  這一階段的平台,你說他封閉,但是有開放,你說他是開放平台,但在平台裡做種種自以為是的管控,而且平台間的動作大相徑庭,讓人看得眼花繚亂,不過操作的企業很明白自己的核心價值,各類花俏的平台動作之後,是同一個訴求點,就是維護執政地位,如何保證企業對平台的掌控,及在這前提下盡可能的擴張平台。不過不管怎麼樣,威權模式平台的出現是專制模式平台的取代,是一種進步。

  費盡心思掌控平台,就等著可以吃著火鍋還唱著歌的那一天,可惜我們處在社交化媒體階段,在半途中,就被人劫道了。 (待續)

  來源:sbumblebee投稿。

特别注意: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文章转自月光博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