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韓國-網絡強國名不副實?

Game2遊戲:


據韓國《朝鮮日報》報導:現年43歲的阿里巴巴副總裁張子恆,日前在出席該公司和韓國貿易協會在首爾COEX共同舉辦的“邀請大買家購買韓國商品”活動上,直言不諱地稱:“韓國雖然是網絡強國,但中小企業並沒能把網絡充分應用到貿易商。”

 

作為立足於中國市場全球最大​​的電子商務企業全球銷售副總裁的張子恆此番表態,著實讓以網絡強國引以為豪的韓國同行大吃一驚。

    他還進一步指出:“韓國中小企業在出口中佔的比重比其他競​​爭國小一半,出口也只是依賴於某一國家。”他認為要想解決這個問題有必要積極應用,費用和危險負擔都較小的電子商務。

    而在此次阿里巴巴、韓國貿易協會聯手舉辦的韓國貨大採買活動中,沃爾瑪、百思買、歐尚、華潤萬佳等全球100強的大牌採購商悉數聚齊,而近1000多家深受內需不足,經濟衰退之困韓國中小企業則成為該項活動最大的可能受益者。借助電子商務的棧道,暗渡中國市場的陳倉。也許不久的將來中國互聯網上,會刮起一股強熱帶對流空氣所帶來的網民搶購韓國商品風暴。

    韓國互聯網企業海外慘敗

    張副總裁表示:“受金融危機和甲型H1NI流感盛行的影響,世界貿易大幅畏縮,相反網絡電子商務卻暴增。”

    然而,事實上韓國並非缺乏類似於新浪、搜狐、阿里巴巴、淘寶的互聯網企業。只不過韓國互聯網行業幾乎形成了“自己出不去,外人進不來”的封閉式格局。儘管互聯網世界是一個虛擬、開放的世界,但是卻依存於文化、經濟、現實、實力的線下世界。

    日前SK電訊宣布撤出美國、台灣市場,韓國最大的互聯網企業NHN在中國出現大額虧損。相比較後者只是出現虧損,尚未表示退出中國市場而言,SK電訊旗下的Cyworld今年才剛剛進軍德國、日本、美國、台灣等4個國家和地區,不到半年便宣布撤出,著實令人唏噓感嘆。在韓國國內橫行無阻的兩大巨頭,到了海外市場則出現水土不服的症狀,落得個鎩羽而歸的慘淡收場。

    韓國最大的互聯網企業NHN也被指稱為“家裡稱雄,外邊稱熊”的窩裡橫高手。目前NHN的營收規模超過1兆韓元(約合RMB59億元),進入兆韓元級大企業行列。不過去年該公司美國分部銷售額僅為區區100億韓元(依照現行匯率換算約為RMB5886萬元)。尤其是該公司在進軍中國市場5週年之即,收穫的則是今年3季度營收僅為54億韓元(約合RMB3183萬元),營業損失高達9.7億韓元(約合RMB571萬元)的“慘敗成果”。加之,今年7月進軍日本搜索服務市場,被佔據市場份額約90%的Google和雅虎兩大巨頭夾擊,一直未能找到突破口的NHN日本之行自然算不上輕鬆愉快。

    此外,韓國排名第2的門戶網站Afiliateportal,04年斥資1120億韓元(約合RMB6.6億元)收購美國互聯網公司LYCOS,進軍美國市場。不過,自收購當年至今,一直限於虧損的深淵,當初200人左右的公司職員,目前已經削減到了四分之三,只剩下不到50人還在苦苦支撐。

    中國互聯網同行實力強勁

另外一方面,在中國大陸市場中國最大的互聯網門戶網站新浪,日前發布的3季度業績則顯示:截止9月30日,新浪當季度營收(OR)環比增長7%,增長到9640萬美元,淨利潤(NP)則達到1670萬,每股收益(EPS)則高達29美分。與此同時該公司預計,不計來自房地產業務廣告營收,四季度預計營收9300萬美元~9600美元;計入來自房地產業務廣告營收的話,四季度營收有望達到1.06億美元~1.09億美元的高水平增長,遠遠超過湯森路透以及華爾街大牌分析師們的預期。

    新浪3季度高營收、高增長的上佳表現,同時引起全球各大媒體的廣泛關注。 FOX NWES 、Zacks.com、Eastday.com、 MalaysiaNews.net(馬來西亞)、 RMN​​、 The Motley Fool以及Philippine Entertainment Portal (菲律賓)等傳統及網絡新媒體均以“遠超分析師月期”為題大篇幅的報導了該公司3季度業績表現。路透社甚至以《Sina beats Wall Street expectations(新浪擊敗華爾街預期)》醒目的標題,傳遞出來自中國的互聯網巨頭業績令全球同行難望項背,氣勢超邁領袖群倫的信息。

    分析師認為,新浪在3季度之所以取得“SINA SINA SINGING A SONG……”領先同行的經營業績,一方面與其主力市場中國經濟的複蘇有著直接關係,另一方面則得益於該公司在咨訊服務、博客互動服務,尤其是今年下半年新推出的產品–微博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分析師高調評價了新浪微博對互聯網行業帶來的影響。認為新浪微博將網民帶進了“網友-博友-脖友的新時代”,並表示新浪微博推出微博粉絲團的網絡交流新理念,非獨名人有粉絲,草根也將平等的擁有為數諸多的粉絲團,從而徹底顛覆了網絡虛擬世界“線下化”的交流規則。

    該名分析師援引微博脖友的話稱:“微博到圍脖的延伸理念,使得網絡的作用不單純表現在影響生活方面,而是作為一種生存和精神狀態'滲透式'融入生活。”

    該名分析師稱,NHN在中國市場的慘敗,恰恰源於未能很好地把握中國傳統文化對互動交流的功能定位,事實上是一種“文化衝突的失敗”。而新浪的成功則恰恰基於這一點。作為中國最大的互聯網門戶網站,新浪博客、新浪微博所基於的草根文化元素,完美地契合了中國傳統文化及現代人文理念中的“君子好仁,仁者好友”的互動交流理念以及通過交流達到彰顯自我價值、品位的人際價值觀。從而使得新浪已經超越了門戶網站的“認識定位”,資訊服務、互動服務、交流服務成為其點擊量及習慣用戶群不斷攀升的根本原因,也使得互聯網廣告主的廣告投放的投產比大大提高,投放信心得以穩固提升。

    業內分析人士表示,韓國互聯網企業之所以中國等在海外市場接連吞下慘敗的苦果,根本原因在於並未進行充分的市場調查和準備,而是盲目照搬韓國國內的成功經驗。個中原因還是源於對其“互聯網強國”的盲目自信。

    事實上,無論是互聯網企業還是實體企業,進軍海外市場之前,進行必要的市場調查和風險評估至關重要。譬如SK電訊的CyWorld在韓國市場其取得成功的經驗在於,韓國用戶習慣於花大把鈔票打扮,作為自己“理想人”化身的互聯網虛擬形象。而美國用戶則更將更多的關注投入到與網友的互動交流、遊戲、音樂等方面,幾乎不存在虛擬形象就是自己化身的概念。

    全球互聯網企業韓國慘敗

另一方面,全球性互聯網巨頭同樣出現了在韓國市場遭遇水土不服,接連慘敗的情況。

    最近,全球最大的3D仿真虛擬世界網站「Second Life」宣布撤出韓國市場。 SecondLife以其用戶使用自己的仿真虛擬形象,在虛擬空間“生活”風靡歐美。目前該公司在歐美市場擁有1000多萬習慣用戶。 2年前挺進韓國市場的SecondLife,卻由於本土化策略失敗、服務不合韓國人口味兩大失誤,被迫踏上打道回府的“傷心歸途”。

    全球傳媒大亨默多克投資的社會性網絡服務(SNS)網站-“MySpace(我的空間)”,進入韓國市場不到1年,也出現了同樣的遭遇。業內分析人士不無惋惜的表示:“MySpace在全球26個國家擁有著超過2億人的用戶群,但是在韓國的處境相當地淒慘。”

    甚至連在全球市場戰無不勝,獨領風騷的搜索引擎巨霸「Google」,在韓國市場也首次品嚐到了屈辱的滋味。這家佔著全球搜索量60%的巨無霸,在韓國的份額居然是敬陪末座的最後1名。而且禍不單行,其韓國合作夥伴Daum Communications在本月初宣布將中止與Google的檢索廣告代理權契約,相反卻向Google對手的雅虎投怀送抱。

    封閉的韓國市場?

究竟是韓國沒市場,還是市場不夠開放?目前已經成為包括世界性互聯網巨頭們在內的全球性跨國企業所深刻反思的問題。非但在互聯網市場,就是在消費品市場,沃爾瑪、諾基亞、摩托羅拉、索尼、惠而浦等巨頭,要么壓根放棄韓國市場,要么在韓國市場“進進出出”。韓國市場似乎成了外資企業一塊心病;而韓國“最難攻克的市場”之名則又令韓國人自己感到不怎麼樂意。

    事實上,韓劇風靡亞洲乃至全球的同時,已經將韓國人的文化、生活方式、價值取向推向了世界。被譽為“日本熟婦殺手”的裴勇俊、“東方芭比”的韓彩英以及金喜善、宋慧喬、樸在熙等等,掀起的一股股“韓潮熱風”,不僅在中國大陸、台灣催生了一大批以崇拜韓星為己任,追捧韓貨為樂事的哈韓一族。就是在日本、美國、英國等等發達國家,韓星、韓貨兩大韓國特產也是風靡不衰。

    雖然韓劇被指稱為涉嫌文化軟侵略。但是三星、LG兩大巨頭無論在液晶面板、液晶電視,還是在手機、PC(台式電腦)、NB(筆記本電腦)、DC(數碼相機)領域,在全球市場上的份額都在以“超美甩日賽歐統霸全球”的狀態節節攀升。韓劇熱也把韓國燒烤推向世界,日本料理、中華美食,甚至連KFC、麥當勞都難免嫉妒其如“忽然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風靡程度。

 

種種跡象表明,韓國互聯網企業海外市場的失敗或許只是暫時性的“休克”;而全球互聯網巨頭何時迎來在韓國市場的“好日子”還是一個為期遙遙的未知數。

    也許下一次糾集全球採購巨頭,幫助韓國中小企業擴大中國外需市場的主角不再是阿里巴巴,而是韓國的某電子商務巨頭。究竟會是誰呢?讓我們拭目以待;究竟在何時呢?讓我們翹首以望……

遊戲網誌:本站所有转载文章言论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所提供的摄影照片,插画,设计作品,如需使用,请与原作者联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