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控取消上市 陳昊芝內部信:估值太低


5月21日消息,觸控科技官方證實,公司暫緩赴美IPO計劃。觸控科技CEO陳昊芝隨後在內部郵件中稱,觸控目前隻能被認定為純遊戲公司,按5.4億的定價上市。因估值太低決定暫緩上市,但保持F1即公開遞交的狀態,也就是保持隨時可以重新IPO的狀態。

以下是陳昊芝內部郵件全文:

各位觸控的負責人

昨天我和Gary做瞭一個選擇,這裡面和大傢分享一下我們這個選擇的思考過程

1、可能有一些人關註到完美世界昨天公佈季報Q1凈利潤2億人民幣,但下跌瞭9%。源於環比Q4有輕微下滑,同時Q2增長預期有限。但核心的問題是利潤質量,即單純遊戲收入的美國市場估值模型。也就是說一個年凈利潤6-8億規模的公司,刨除現金資本市場給出的公司定價1億美元不到。相當於2014年利潤1倍的PE

2、考慮前一點我們比完美幸運很多,因為我們的移動遊戲業務利潤資本市場願意給出2015年利潤8-10倍的PE,這已經遠高於端遊公司的估值水平瞭。同時,我們以剛剛上市的聚美作為例子,資本市場給出2015年聚美利潤預期的PE是多少呢?17倍。因為電商業務在遊戲和平臺型業務之間,聚美又是電商中高利潤、女性用戶群可持續消費的一種特征,最重要的是聚美在女性化妝品電商市場是老大。因此PE在遊戲和平臺之間偏平臺定價

3、假設按照我們2015年利潤預期6000萬美金,投行根據他們的預測給我們打個折,按照90%完成度算5400萬美金,給予我們8-10倍的PE我們上市按照10倍是5.4億美金的市值。

如果以2014年Q1作為可比數據,我們僅遊戲業務有3500萬以上的凈利潤,超過中手遊(這是攤消瞭人員、辦公、行政、一切成本後的凈利潤)我們的市值怎麼會低於現在中國手遊呢?因為我們還有引擎及開發者平臺的業務需要持續投入成本,這部分成本對沖瞭遊戲業務的利潤。又因為我們目前基於引擎的平臺化還沒有實際收入體現,所以無論2014年還是2015年都無法計入我們平臺收入作為財務預測,這是我們非常難受或者說吃虧的。

也就是僅遊戲業務我們大於中手遊超過6.7億美金市值的業務,僅引擎業務1年前Amazon給我們開出引擎收購的Term是6億美金(當時我們還不是全球第一),兩個部分相加有超過13億美金的公司價值,我們卻隻能被認定為純遊戲公司,且利潤低於同行,按5.4億的定價上市。

同樣假設我們現在上市,會發生什麼呢?大傢如果關註獵豹上市會發現獵豹上市所有人持有的期權也就ADS,是按照10股合一股上市的,因為他們上市前總公司設定的股份數超過10億股,而現在上市瞭僅對外按照1.3億股核算,也就是說之前有10萬股期權的人,現在上市瞭變成1萬股,而這1萬股每股13美元。13萬美元和多數人期待的10萬股每股13美元天壤之別。這個遊戲非常多的公司在上市前和上市過程中玩過,最終是員工有苦說不出。

我和Gary可能的確不喜歡忽悠,所以觸控的公司股權一直是很控制的,雖然我們期權的授予量看起來不大。但是對於至今總共隻設定瞭1.6億股的觸控,我和Gary在過去路演和上市準備過程中一直期望公司在10億美金以上上市,甚至是15億美金以上,這樣大傢拿到的期權會在上市的時候有機會1:1轉換成公司股票,最不濟2:1,隨著股價的上漲現在的期權也是貨真價實的。

如果我們現在上市這個比值很可能是4股合1股,的確我們相信公司上市後會大幅上漲(投行也這麼看,因為我們還沒有開始路演已經錄得1.5倍左右的募資規模,而途牛、金山是在香港路演結束也不過這個水平上下。理論上京東這一兩天上市,將會有10倍左右的認購,投行對我們的判斷可能是6、7倍的超額認購。將是上半年僅次於京東的一傢公司。我們如果想上市已經具備瞭所有條件。

我和Gary還是決定暫緩上市,保持F1即公開遞交的狀態,也就是保持隨時可以重新上路的狀態,但給自己幾個Q的時間把業務和利潤質量進行一個梳理。

給大傢兩個參考

A公司

2014年目標收入規模23億人民幣2200萬美金利潤全遊戲收入含部分廣告收入(預測)

2015年目標收入規模40億人民幣6000萬美金利潤全遊戲收入含部分廣告收入(預測)

上市估值,以遊戲業務定位2015年PE10倍投行打折5400萬美金凈利潤上市估值5.4億

B公司

2014年目標收入18億人民幣

其中僅遊戲業務年度凈利潤有2億人民幣但是Q1 Q2刨除平臺投入僅省2500萬人民幣

其中4月份單月遊戲業務凈利潤1500萬,但Q2總利潤隻有1000萬人民幣

這傢公司運營到2014年Q4,遊戲業務月均凈利潤2000萬,僅遊戲業務當季度6000萬凈利潤

Q3開始發力外部平臺業務合作如向WP8、Facebook甚至騰訊通過引擎和工具幫開發者輸出產品,引擎為基礎接入第三方雲服務、廣告、支付分賬,用戶平臺提升用戶多次轉化,廣告業務實現利潤

在Q4基於平臺業務的毛利潤5000萬,凈利潤1800萬,即平臺業務自付盈虧的同時還有300萬美金利潤

2015年收入目標30億人民幣

其中遊戲業務規模24億,平臺業務規模6億(含各大平臺分賬、廣告傭金、用戶平臺收入)

遊戲業務當年凈利潤3億人民幣即5000萬美金

平臺業務當年凈利潤2.4億人民幣即4000萬美金(因為平臺業務僅計入分賬收入屬於高毛利高利潤業務)

該公司按照2015年估值遊戲業務5000萬美金*10 +平臺業務4000萬美金乘以20

公司上市估值13億美金。如果是一年後的這個時候上市將按照2016年的預期上市

2016年平臺業務利潤將從2015年的40%占比提高到60%,公司總利潤預期可能是2.5億美金

這個可以自己去算瞭。

A公司是我們現在B公司是我期望我們在Q4最晚明年Q1達到的起步狀態。

到香港10天的時間,我增加瞭對於資本市場的敬畏和理解,但同時也去除瞭對於IPO過程的恐懼。剛到香港的時候對於如此惡劣的市場環境感到悲觀。因為中該股在過去2個月中普跌40%包括騰訊都跌去瞭27%。可10天的時間,我們看到非常多的投資人對我們平臺和引擎概念的認可,但是沒有收入支撐,他們不可能給出超出市場普遍認知的定價方式。

這裡包括我們現有投資人及一些策略投資人都爭先恐後的下單,給我們最大的支持。

而另一方面如果按照這個價格上市,我們將成為過去5年來成長速度比利潤規模比公司業務的長期PE最便宜的公司(什麼比例呢,假設騰訊今天的估值方式是1,京東是0.7,京東的估值就具備不錯的性價比有30%以上的成長空間,我們的估值比實際價值是0.05,所以我和Gary之前是通過招商銀行貸款1000萬美金希望購入自己的股票,因為太便宜瞭),買入即意味高額回報,可他們告訴我,市場環境和公司的階段就是這樣,你們沒有準備好,就必須面對。

我和Gary在這種環境下選擇延緩上市,但這個選擇需要能得到大傢的理解和支持

汽車之傢2012年上市時4億美金沒有承銷商解盤,2013年上市30億美金還在哄搶

去哪兒幾次路演的準備最後上市還是延後瞭近1年我們首先要面對的是我們是否已經有充分可以預期的業務增長,有良好的管理,有平臺業務的收入體現。其他的已經不那麼重要瞭

如果按照B公司的模型,我們現在和投行重新核算我們的預期,一方面是平臺業務預期無法計入,因為還沒有財務體現,一方面是目前上市的過程需要延後1個月,但估值不一定會提升多少。隻是年內的收入規模壓力下調後我們有更多空間推動平臺業務。慘勝如敗

我隻要大贏

按照Gary的說法,我們終於搞明白競技場的規則瞭,那就按照他們的規則玩。

我和Gary回來之後,會集中資金和資源在遊戲業務及平臺業務的優質業務和優質團隊上,同時會拆分遊戲業務及平臺業務,平臺業務提高研發、運營、產品的有效性和效率,實現收入模式的突破和快速增長。遊戲業務我們已經摸索到一些有效並且可持續的產品和業務模式,我希望觸控遊戲真的可以讓用戶認可,讓我們自己為之驕傲。

在上述的過程中,我希望可以讓有利潤的團隊獲得更高的回報,讓有預期的業務及團隊獲得更有效的資源和支持。

昊芝

2014年5月21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