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頻網站玩虛擬現實 趕時髦還是號準脈

3D電影算什麼?大導演斯皮爾伯格已經在用虛擬現實技術拍電影。

VR(VirtualReality,虛擬現實)視頻技術先後低調進入愛奇藝、合一集團(優酷土豆)等主流視頻網站公司的研發矩陣中。這一時髦技術的應用,或將成為未來各大視頻網站重新劃分地盤的分水嶺。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近日在上海世博公園內舉行的土豆映像季(土豆出品的視頻自媒體線下互動秀)瞭解到,土豆首次使用VR技術對活動現場進行360度全景拍攝。而不久前優酷土豆在正式改名為合一集團時,曾對外宣佈進軍VR視頻制作領域。

此外,YouTube今年已經開始支持VR視頻的上傳;愛奇藝早在去年就針對VR試水研發,但產品仍處於內測階段。據本報記者瞭解,這種360度全景視頻的普及,涉及到拍攝設備、視頻編解碼技術、壓縮算法、帶寬支撐、VR頭盔等終端播放設備的普及等一系列環節,短期內流行起來的可能性很小。

合一集團(優酷土豆)董事長兼CEO古永鏘8月16日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稱,現在國內外針對虛擬現實行業談論更多的是VR頭盔等硬件,但今後驅動硬件的一定是VR內容,合一集團會在產品端對那些擁有VR拍攝設備的用戶提供增值服務。

VR

尚無成熟VR視頻上線

目前,VR視頻內容已經得到好萊塢的青睞,一些導演開始嘗試和硬件公司合作制作沉浸式電影。與觀眾在電影院裡戴著3D眼鏡隻能朝著一個方向觀看相比,VR電影可以讓觀眾在頭盔設備的幫助下,主觀任意地旋轉觀看視角,形成完全的身臨其境感。
VR視頻能產生什麼樣的視覺效果?或許可以理解為動態版的“谷歌街景”。在谷歌街景中,用戶用鼠標拖動可看360度靜態街景照片,而VR視頻是在拖動鼠標或佩戴VR頭盔轉動頭部時,看到360度動態的視頻內容。

在土豆映像季上,采用瞭360度視頻拍攝技術,這是優酷土豆前不久更名為合一集團後的首個線下大型活動,也是其第一次試水VR視頻。本報記者現場瞭解到,此次拍攝是與一傢全景視頻制作團隊insta360合作,但用戶想要看到有關這次映像季的VR全景視頻,至少要等到今年10月份。也就是說,對於這種大型活動的全景視頻,制作出品過程需要兩個月左右。

眼下,這一新潮的視覺技術正在引入國內,除瞭一些生產VR頭盔等硬件的小型創業團隊外,在內容上,VR視頻已經被納入瞭像愛奇藝、合一集團等國內主流視頻網站的未來規劃中。合一集團前幾天剛對外表示,計劃未來3年內斥資百億元人民幣用於出品原生網絡內容,其中就包括VR視頻,但其沒有透露在這一領域的具體投入規模。

而另一邊,聲稱早在去年就開始研發VR視頻的愛奇藝也遲遲不見大動作,更多的嘗試尚停留在內測階段。在愛奇藝CTO湯興看來,視頻用戶追求畫質、音效,從3D到虛擬現實和全息技術,這是視頻行業的可觀發展規律和趨勢,愛奇藝已提前佈局。

在美國市場,目前YouTube已經支持3D視頻,用戶戴上谷歌的VR頭盔GoogleCardboard後,可以以任意角度觀看360度視頻。YouTube同時在後臺技術上為用戶上傳這類VR視頻內容進行瞭改進。

此前曾在美國考察VR行業的古永鏘對本報記者說,2005年他提出多屏時代,現在10年過去瞭,視頻行業將進入全屏即無屏時代。像谷歌目前正在研發的一項前沿科技中,可以將視頻內容用激光直接攝入用戶的眼中,無需屏幕載體,用戶看到的是一個虛擬人物站在面前。

有望理順視頻付費模式?

去年3月,美國矽谷虛擬現實頭盔的鼻祖級公司Oculus被Facebook以20億美元收入囊中後,VR頭盔等穿戴硬件的關註度迅速升溫,谷歌、微軟、三星、索尼等國際巨頭均已涉入該領域,國內的硬件廠商則以暴風魔鏡、蟻視、3Glasses等為主。

本報記者向一位VR業內人士瞭解到,就像主機遊戲市場PS4和XboxOne類似,硬件和遊戲內容是相互促進的關系。但目前VR領域的現狀是,硬件設備的用戶體驗還不完善,VR影視和遊戲內容也比較匱乏,行業熱度積累還需要一段時間。據易觀國際預測,今年中國虛擬現實消費設備的市值為人民幣1.8億元,到2017年有望超過21億元。

對此,國內虛擬現實穿戴設備品牌Virglass的CEO陳朝陽對本報記者分析稱,大概到2017年,隨著虛擬現實內容生態的完善、能靠內容去吸引用戶,且硬件產品本身能縮小到護目鏡大小時,虛擬現實穿戴設備才會真正進入消費級市場,達到行業千萬級別出貨量。到2019年左右,隨著帶寬的進一步擴增,以及5G網絡的出現,技術上有望進入分佈式虛擬現實階段,讓設備都共享在網絡上。

但對於硬件,無論是合一集團還是愛奇藝,均表示短期內不會試水頭盔等VR設備,而是選擇與第三方合作,自己則將主要精力放在VR內容和技術的研發上。

在盈利模式上,VR視頻未來可以為目前艱難前行的視頻收費模式開辟一條全新的道路。目前,視頻網站的收費無非是會員收費機制,像愛奇藝對《盜墓筆記》等視頻提供付費搶先看排播的服務,但在用戶端的推進效果有待檢驗。“(VR視頻)收費完全有可能。”古永鏘對本報記者說。

古永鏘舉例說,像使用VR設備遠程觀看一場樸樹的演唱會,不同的視角收費不同,視覺效果離樸樹越近,收費越高;再比如看一場球賽,不同的視角權限收費不同,是虛擬地坐在看臺上看,還是坐在教練席上看,甚至虛擬地進入更衣室中,收費價格都是不一樣的。

除瞭內容收費外,像VR設備暴風魔鏡等也在研發VR廣告等模式。未來,VR視頻技術和內容生態圈的逐漸成熟將為視頻網站的盈利模式帶來更大的嘗試空間。

from:第一財經日報

Comments are closed.